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83章:謀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83章:謀生字體大小: A+
     

    孫米粒的體貼並沒有換來徐敏的笑臉,徐敏手裏正拿着一件試過的衣服,原本是要換包的,往日裏羨慕孫米粒的溫柔,此時只覺得刺眼,用力的把衣服甩到孫米粒的臉上,哭着跑開了。

    趙雪沒有急着追女兒,冷眼看着孫梅,“這些年來徐虎掙的錢一大半都給了你們母女,你現在弄出一副受苦的樣子,做給誰看呢?要怪只怪你自己不會理財,把養孩子的錢都拿去養男人了,養別人的孩子了,果然還和當年一樣,臉皮厚的一點也沒有變。”

    孫梅搬回本市,趙雪豈能一點也不打聽,況且這些年來孫梅一直與陳友在一起過,還有陳友家的孩子,唯一沒有想到的是孫梅竟然讓孫米粒早早的接觸了自己家的徐敏,好在今天知道了,不然孫米粒壞一下徐敏,都只能受着。

    趙雪後怕,恨意的瞪了孫梅一眼,轉身走了,跟本沒有叫徐虎。

    看到趙雪高傲的樣,孫梅冷嘲的撇撇嘴,當年被她當成小丑一樣耍,現在傲氣起來了,還不是撿了自己不要的男人,有什麼可得意的。

    徐虎不悅的看着孫梅,“如果你搬回來只是爲了讓大家不痛快,我還是有能力再 讓你搬走,你自己看着辦吧。”

    又看向孫米粒,“我與你媽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媽是怎麼跟你說的,我只能告訴你,我已經盡到了一個做父親該做的,以後不要與徐敏聯繫,對你們都好。”

    說完並不急着走,等着孫米粒的答覆。

    孫米粒咬緊下脣,“我……我不知道她是我的妹妹,真的不是有意去接近她,以後我不會再與她來往。”

    “徐虎,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些年來沒有看過孩子,第一次見到孩子竟然就是說這些。跟趙雪在一起呆的,讓你變得這麼狠心。”

    “無理取鬧。”徐虎早就領教過孫梅這樣子,懶得與她多說,轉身大步離開。

    售貨員一直在旁邊看着。見不吵了,才上前來問,“要買衣服嗎?”

    “不買。”孫梅怒氣衝衝的回了一句走了。

    孫米粒跟了上去,還能聽到身後售貨員的罵聲,臉也漲得紅成一片。

    直到沒有人的地方,孫米粒才叫住母親,一臉的不高興,“媽,你看看你,非要弄的像仇人一樣。現在他一定更不喜歡我了。我到是無所謂,可是媽要是覺得這樣對你有幫助就這樣鬧吧。”

    孫梅被女兒這麼一訓,才息下火氣,“我到也想好好的,可是看他們在一起就有氣。趙雪她算是個什麼東西?以前還不得巴結着我?”

    “媽,以前是以前,現在你讓趙雪巴結你可能嗎?”孫米粒暗想難怪母親當年會輸,一點也沉不住氣,“你現在這樣一弄,原來我可以藉機會接近徐家,然後利用徐家與羅家更近一步。結果現在好了,你一鬧,徐家哪裏會喜歡我?現在都讓我離着徐敏遠點,好機會就這麼失去了。”

    孫米粒到沒有因爲不被父親喜歡而傷心,到是覺得這麼好的機會沒了,怪可惜的。

    孫梅聽女兒的分析也不出聲了。孫米粒走過去捥過母親的胳膊,“算了,就是不靠徐家,就憑着你女兒的魅力,不信拿不下羅家的兒子。”

    “這纔是媽的親閨女。”孫梅才展開笑顏。

    母女倆個回到家的時候。一起回了孫梅住的屋,原本孫梅與陳友住的屋,陳友住着,到是陳丹沒有地方可住了,只能在客廳裏的沙發上將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陳丹就被孫梅趕出去找工作,連飯也沒來得急吃上一口,陳丹初到這裏,人生地不熟,又畏畏縮縮的,就是有招工的地方,看到她這個樣子也不願意用。

    又兩天沒有吃東西,陳丹整人個也沒有精神,蹲在街邊上不動,穿着農村人現在都不愛穿的土氣衣服,又無精打采的,被人誤會成要飯的,看着有人往自己面前丟錢,陳丹抿着脣低頭哭了起來。

    徐敏心情不好,打那天跑開之後,就一直也沒有回家,一個人在街上逛,就看到了被人當成要飯的陳丹,想到孫米粒就有些不喜,轉念又想陳丹與孫米粒不是新姐妹,才又靠上前去。

    “你怎麼了?怎麼在這裏要上飯了?”徐敏心下還是有一絲的幸災樂禍的。

    陳丹擡起頭,認出是徐敏,才吸了吸鼻子,站起身要走,徐敏拉住她,一邊撿起地上的錢,塞到她手裏,“要飯雖然丟人,可是出賣的是自己的力氣,就不丟人了,這是三十多塊錢呢,拿着吧,畢竟是好心人給你的。”

    看着懷裏的一大把零錢,陳丹咬緊了脣,猶豫了。

    徐敏看她這樣,靠上前又問,“是不是孫米粒和她媽總虐待你啊?你看看孫米粒穿的,你在看看你,當時我就覺得奇怪,明明是姐妹怎麼一個像從農村出來的,一個像城裏人,再說現在農村人像你這樣的也少,除非是那種深山裏屯子出來的,原來你們不是親姐妹,這就對了,不然怎麼會差距這麼大。哼,一看孫米粒跟她媽就不是什麼好人,從對你的事情上就看得出來。”

    先前徐敏與孫米粒很好,陳丹見到徐敏也不敢說話,生怕徐敏會告訴孫米粒,現在聽到的都是爲自己報不平,心才安穩下來,偷偷打量着徐敏。

    徐敏的心情不好,見陳丹受氣的樣子,心裏更煩,卻也升起了一抹同情,“你剛剛怎麼一直在哭?”

    “我在找工作。”這回陳丹纔開口,“可是沒有人用我,我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

    “兩天沒吃飯?”徐敏大爲驚呀,“怎麼回事?你細和我說說,走,我帶你吃東西去。”

    在去飯店的路上,陳丹就把家裏吵架和自己在家裏過的日子大體了說了一下,徐敏大爲驚呀,她也聽媽媽說過陳丹的父親並不是個什麼好人,所以對陳丹也有牴觸,可是現在看到陳丹這樣。又覺得她挺可憐,沒有媽媽,爸爸也是個不負責任的。

    等到了飯店,徐敏點了兩個菜。陳丹一口氣吃了三大碗飯,兩盤菜吃的一點也沒有剩下,等落了筷子纔不好意思的道了謝。

    徐敏搖了搖頭,“我從來不知道現在這個社會還有吃不飽飯的,你可真可憐。”

    到不是嘲弄對方,徐敏是個直性子,一般的時候想到什麼便說什麼。

    陳丹也不在意,羞浪的笑了笑,“我這麼大了,該找工作養自己了。也不怪他們會不喜歡我,這麼大了,什麼也幹不了。”

    徐敏皺了皺眉頭,“羅姨的廠子到是招工,就是羅愛軍的媽媽。不過我聽我媽說你爸當初和羅姨還有矛盾,可惜了,不然你可以去廠子裏工作,那裏還有宿舍呢,還有食堂,伙食很好,愛軍他們沒有走的時候。我們也總過去吃飯。”

    陳丹聽了很是羨慕,“是什麼廠子?”

    “服裝廠啊。”徐敏到沒有多想。

    又說了一會兒話,纔跟陳丹分開。

    陳丹一個人站在街上,想着徐敏說的話,咬了咬牙一路打聽往服裝廠走,待看到若大的廠房的時候。眼睛都亮了,可惜到了門衛的時候就被攔了下來。

    “我想應聘,只要供吃供住就行,我可以不要工資。”想着在家裏過的日子,陳丹苦苦哀求門衛。

    守門的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看陳丹也可憐,到也沒有強行的將她趕走,還好心的讓她等等,一邊給廠子人事部打了電話。

    劉小蘭得了信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跪在廠子門口的人,“好好的怎麼跪着了?快把人扶起來。”

    陳丹不啃起來,“我爸不管我,後媽又不給我吃飽飯,連住的地方也沒有了,求求你們收留我吧。”

    一邊用力的磕頭,劉小蘭也是苦命的人,聽她這樣,忙將人扶住,“我們廠子是缺人,你有什麼話起來好好說。”

    陳丹才聽話的站起來,“我爸叫陳友,聽說他跟你們廠子的老闆娘有過結,可是我跟我爸不一樣,我什麼不事也不做,只要給我碗飯吃就行,有住的地方,不開支也行。”

    聽着眼前的女子顛三倒四的說的話,再聽到陳友,劉小蘭隱隱知道眼前的女孩是誰了,“這樣吧,你先到門衛這裏呆會,我去打個電話,你要進來上班,也得跟廠長說一下。”

    劉小蘭走到外面用手機給張桂蘭打了電話,張桂蘭聽了始末後,沉默了一會兒,“按正常的招工走吧,讓人平日裏盯着她點,觀察一下她,要是有什麼問題再趕出去。”

    劉小蘭笑着應下,收起電話纔去跟陳丹說話。

    “你來我們廠子裏上班,也不會讓你白乾活,你的工資和其他人一樣,包吃住,不過廠子裏也有規矩,我一會兒讓人給你講講,你要不要回家跟家人說一聲?”最後一句,劉小蘭也有試探之意。

    “不用,我丟了他們才高興呢,終於不用浪費口糧了。”陳丹找到了地方,別提多高興了。

    劉小蘭這才叫人來帶着陳丹去宿舍,聽說她連被子都沒有,又讓人給她買了回來,只說從工資裏會扣掉,陳丹就在廠子裏落下腳來。

    有些讀者說八八在拖文,可是我上來沒有故事就 噼裏啪啦的一頓虐,然後把人都處理掉,文卻一點故事也沒有,因虐而虐,我不覺得那樣好啊,而且也沒有必要拖文,我要是現在就這樣結了,一定會罵我爛尾啊,所以我想把尾好好收住,而不是爛 尾。大家多多投給八八粉紅票啊,還有八八的新文《惡女從良》族中姐妹,費心費力幫她出謀劃策,她以爲是真心待她,不過是一步步將她推進惡女的深淵,毀掉她的名聲,成了勳貴世家眼裏的惡女。

    重生回到開始,她要改過自新,報復賢淑兩手抓。

    任她如何賢淑,惡名仍與京城的惡少們並肩而立,元喜撫額感嘆:閨秀難爲啊。

    惡女從良。

    推朋友文《家禾》大婚之日慘死,睜開眼,竟發現自己重生成前世的閨中密友。

    面對無法迴歸本體的無奈和即將走向衰亡的家族厄運,文家禾決定既來之則安之,好好經營方是上策。

    簡言之,就是女*絲重生爲僞白富美的奮鬥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