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77章: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77章:故人字體大小: A+
     

    女孩子嬌羞一笑,像春天的花,晃了衆人的眼。

    不過到底是大院裏出來的,都見過世面,衆人也只是被驚豔了一瞬間,便回過神來了,才聽到她自我介紹道,“我叫孫米粒。今年剛參加完高考,出來野遊的。”

    “你在哪裏讀的高興?怎麼沒有見過你?”徐敏又補充道,“我們高中的學生我可都認識,你不是在我們市裏上的學吧?”

    孫米粒點點頭,“是啊,我在外市上的學,今年和家人剛搬到這裏。”

    “你是自己嗎?”徐敏已熱絡了起來,像她這麼大的女孩朋友,她還一個也沒有,這樣一打量,才發現孫米粒身後還跟着一個女孩,看年歲比米粒大,穿着也老土,“這是你朋友?”

    看穿着和年歲,兩個人該不是朋友,可看人就站在米粒的身後,一刻也沒有走開,又不像看熱鬧的人。

    “這是我姐姐。”孫米粒給衆人介紹,“我家剛搬到這裏,我和姐姐就出走走。”

    “是這樣啊,那正好我們出來玩,就一起吧。”不等周愛月攔着,徐敏的話已經出口了。

    “這樣多不好。”孫米粒沒有爽快的應下,而是看了衆人一眼。

    畢竟出來玩不是徐敏一個人的事情,只有她一個人的邀請,就應下,到顯得自己太不知趣。

    “一起吧,今天讓你受驚了,算是當給你壓驚了。”周愛月看了羅愛國一眼,然後纔開口。

    “是啊,我們東西帶的也足夠多,多兩個人也沒事。”羅愛軍也點點頭。

    他到是所無謂,反正從多更熱鬧。

    就這樣,四個人變成了六個人。

    開始的時候孫米粒姐兩還都很拘束,慢慢的時間久了,孫米粒也放開了,到是她的姐姐一直古板的坐在那。也不說話,徐敏有什麼話問她,她只笑笑也不開口。

    見她是個不愛說話的,衆人到也沒有再拉着她說話。

    孫米粒是個很會說話的。而且有眼色,總是能做到不讓人討厭,而且讓氣氛好起來,這樣一個陽光笑聲多的女孩子,很吸引男孩子,特別是血氣方剛又愛玩的羅愛軍這樣的。

    等到晚上分開的時候,羅愛軍還有些不捨,問孫米粒要了聯繫方式,聽說她家沒有電話,不勉有些失望。只要了傳呼號,才分開。

    這一天裏,到是羅愛國幾乎沒有說過話,羅愛軍和徐月在後面打鬧,周愛月看了一眼。才問羅愛國,“你今天的話不多,是覺得這事有問題?”

    “有問題現在也晚了,你看看後面的那個,怕是陷進去了。”羅愛國苦笑。

    雖然跟弟弟只差幾分鐘,可是弟弟卻總像比自己小很多一樣,所以不管在什麼事情上。他都盯着,今天到底還是晚了一步。

    周愛月到是不在意,“放心吧,事情沒你想的那麼嚴重,明天咱們去查查不就知道了。”

    雖然沒有挑破,兩個人還是心照不宣的默認了車刮到孫米粒的事情有蹊蹺。不過是沒有說出來,畢竟羅愛軍和徐敏都是愛鬧的性子,知道了之後不會相信,還鬧得耳邊不清靜。

    先把徐敏送回了家,三個人才回了大院。

    張桂蘭看到兒子回來笑着讓兩人去洗手吃飯。回頭見大兒子皺着眉,得了空才拉他偷偷的問,“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沒事,就是太累了。”不想讓父母擔心,幾個人約好了不把車刮到人的事說出去。

    大兒子向來懂事,聽他說沒事,張桂蘭也沒有多問。

    等吃過了晚飯,跟羅繼軍出去外面散步,如今羅繼軍也升了軍長,跟上一世比起來晚了許多,可到底還是當上了軍長。

    每當這個時候,張桂蘭都覺得一切不真實的像在夢裏一樣。

    而且命運就是這樣,哪怕是近二十年不見,張桂蘭還是一眼認出了孫梅,一身職業女裙裝的走在路上,身邊還跟着一個十*的女兒,猜到了是她的女兒。

    一條路上走着,又走了個對面,孫梅也看到了羅繼軍和張桂蘭,然後帶着女兒走上前來打招呼,“好久不見。”

    “是啊,你家孩子也這麼大了。”羅繼軍沒有開口,張桂蘭笑着打招呼。

    不得不承認孫梅的女兒長的很好看,有那種江南女子的味道,站在那裏亭亭玉立,像一朵出淤泥人蓮花。

    孫梅淡淡一笑,“是啊,歲月不饒人啊,我還有事,就不多聊了。”

    對着張桂蘭點點頭,孫梅帶着女兒走了。

    多年的再見面,沒有像仇人,到像是朋友。

    張桂蘭和羅繼軍兩人往前走,確定孫梅母女聽不到了,纔開口,“看來孫梅也變了很多,沒有以前那樣尖銳了。”

    “她沒有做那些事之前不也是這個樣子?”羅繼軍難得背後說一個人,“她這麼一回來,徐家怕是不安穩了。”

    張桂蘭抿嘴笑,“你這點跟田小月想的到是一樣。對了,你說你見到李雪軍了,他不是辭職回老家了嗎?你在哪裏看到他的。”

    一天天不出 部隊,除非是李雪軍去部隊了。

    “我在門衛那裏,看見他好像來找一個老鄉,給老鄉捎的東西,人老了,頭髮都白了,腰也彎了,認了半天才認出來是他,看到我之後要躲開,我叫住了他,他回家鄉後只靠着家裏的地,日子也不好過,聽他的話裏話外,江枝跟婆婆處的也不好,整日裏的吵鬧,後來就分了家,他們也沒有房子,是借住在別人家,這次是到城裏找工作,順路給老鄉捎點東西。”羅繼軍搖了搖頭,“男人啊,想立業先安家,當年要不是江枝去縣裏面鬧說他跟女下屬有關係,李雪軍的工作也不會在單位裏呆不下去。”

    “我看這事也是有心人壞江枝,不然江枝在市裏跟誰也不親近,哪裏會聽到這個消息。”張桂蘭到不覺得李雪軍可憐,那樣的媳婦也是他沒有管教好。

    “還不是王麗到城裏的時候去跟江枝說的,因爲這個宋衛東還鬧過離婚。不然這些年王麗能這麼老實。”羅繼軍笑了笑,“這幾年宋衛東昇到政委也不錯了,要不是當年他把王麗給拿住了,家裏亂七八遭的。他現在還到不了這個位置。”

    “可不是,現在知道貪上我這個媳婦有多好了吧?”張桂蘭打趣道。

    羅繼軍認真的承認,“可不是,所有人都羨慕我。就是當年我當面給你認錯,大家都覺得那是我應該做的。”

    明明張桂蘭是開玩笑的話,可見他這麼認真,到不好意思再打趣他了,“夫妻之間,不都是這樣,什麼好不好的。只要兩人在一起開心就行了。”

    “是啊,孩子們都大了,等他們都結婚了,我就早早的退伍,好好陪你四處走走。這二十年來,雖然沒有什麼大事,可我家裏那也沒少讓你操心,到是你爸媽,爲了不讓我媽說那些話讓你難做,搬回了農村,到是我對不起你。”

    “好了。這又不是你的錯,再說我爸媽也不習慣呆在城裏,這不是孩子們也不用他們帶了嗎?他們總算解放了,沒看平時打電話的時候,我媽笑的有多開心,到是乾媽少了人說話。不時的埋怨我。”張桂蘭說起這個,也笑了。

    “今年演習過後,能放個大假,我陪你回老家走走,也看看爸媽他們。”羅繼軍拍拍捥在自己胳膊間的手。“廠子的事你也別忙了,孩子們的錢讓他們自己花自己掙去,你給他們攢那麼多,讓他們當公子哥養着去,那還不如不掙了,有錢了竟學些壞習慣。”

    “兩個孩子夠省心了,你看看大哥家的那個白亮,大哥管得住又沒有時間管,天天忙廠子的事,大嫂管他又不聽,跟咱們家的兩個年歲相當,初中畢業就不念了,你說讓不讓人頭疼。”

    說起這個,羅繼軍就有氣,“放心吧,明天我去找白松,今年把白亮弄部隊去,在部隊裏鍛鍊幾年什麼壞習慣都改過來了。”

    “大嫂可捨不得,我看還是算了。”就那麼一個兒子,要不是捧在手蕊裏,哪裏會慣成現在的樣子。

    “我還怕她生氣?等白亮真鬧出什麼事,她後悔就晚了,婦人之見。”羅繼軍冷哼。

    張桂蘭心虛,“咱們家的還沒有進部隊呢,就把大哥家的弄進去,讓大嫂怎麼想。”

    “咱們家的不用送,自己就考進去了。”羅繼軍說起這個一臉的驕傲,“你放心,她就是挑理也不敢當着我的面挑。”

    “是啊,大嫂一定找我,你是耳根子清靜了。”張桂蘭苦笑。

    “要不然她一天天也沒事,你全當找你聊天了。”羅繼軍打趣道,兩人往家裏走。

    到了大院裏,遇到了院裏的人,打了聲招呼,羅繼軍停下來跟人聊部隊裏的事,張桂蘭則回了家,一進屋就見兒子抱着電話在打傳呼,還打趣的開玩笑。

    “是給哪個喜歡的女生打電話啊?”

    羅愛軍忙放下電話,“給同學打個傳呼,媽,你和我爸老夫老妻了還這麼浪漫,我同學都羨慕呢。”

    張桂蘭瞪了他一眼,羅愛軍才笑嘻嘻的跑書房去了。

    電話這事張桂蘭也沒有放在心上。

    大家多多投粉紅票啊,八八新文《惡女從良》族中姐妹,費心費力幫她出謀劃策,她以爲是真心待她,不過是一步步將她推進惡女的深淵,毀掉她的名聲,成了勳貴世家眼裏的惡女。

    重生回到開始,她要改過自新,報復賢淑兩手抓。

    任她如何賢淑,惡名仍與京城的惡少們並肩而立,元喜撫額感嘆:閨秀難爲啊。

    惡女從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
    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