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67章:事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67章:事大字體大小: A+
     

    張桂蘭真不敢相信這話是從眼前的這個男人嘴裏說出來的,心裏又苦又澀,說不清是什麼滋味,回想自己重生之後的努力和付出,只覺得自己是個笑話。

    縱然不想跟眼前的男人多說話,張桂蘭還是想把事情解釋清楚了,總不能揹着這麼大的一個罪名,斂起心神,纔開口道,“羅繼軍,我現在不是狡辯,只是想把這件事說清楚了。是的,我是怕江枝出去亂說,江枝說的很對,那陣子我跟楊宗國走的很近,有幾次楊宗國還怕我出事到城裏去找我過,甚至帶着我帶他家吃過飯,更重要的是那時候我與江枝走的也很近。流言傳出什麼我不怕,我怕別人會相信江枝的證詞,我也不怕自己背上壞名聲,是怕再讓幫過我無數次的楊宗國因爲我而受牽連。”

    緩了口氣,張桂蘭一口氣直接說完,“你想一想,打我隨軍之後你是怎麼對我的?把我一個人仍在人生地不熟的大院裏,相比之下,你爲我做的還不如楊宗國爲我做的多。可我從來沒有一句怨言,你家裏人整日的鬧,從農村鬧到城裏,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你因爲這個受到影響,被派到了大山裏去,讓楊宗國照看一下我,他是看在你們戰友的情誼,纔會照看我,不然誰會爲了照看別人的媳婦而讓自己的名聲受累?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你這樣想我與楊宗國之間的關係,你傷害的不指是我,還是你與楊宗國之間的感情。”

    “他確實喜歡你,他和我承認了。”羅繼軍不敢看媳婦,想到與楊宗國打架時,楊宗國的話,羅繼軍心又硬了起來。

    張桂蘭微微一愣,隨後笑了,笑的卻比哭還要難看。“我也喜歡楊宗國,我還喜歡周付國,我也喜歡白松和東子他們,那就有問題嗎?如果不喜歡對方。也不會來往。我看你現在就是這樣認爲了,我說什麼也沒有用,那就離婚吧。”

    丟下話,張桂蘭轉身大步離開。

    羅繼軍站在原地,卻因爲‘離婚’兩個字,身子晃了晃,望着遠遠離去的背影,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卻不管羅繼軍是什麼感受,張桂蘭一路哭着回到了大院,到了院外。又怕家裏人擔心,扭身去了廠子,朱藍和劉小蘭看到她紅着眼睛,忙拉着她問怎麼了。

    聽到張桂蘭說完,朱藍跳起來大哭。“羅繼軍真不是個人,怎麼能這樣懷疑你?難不成別人喜歡你就是你的錯,你們就有關係?他的腦子怎麼長的,怎麼能這樣想?我現在就去罵醒他。”

    張桂蘭拉住她,“算了,我竟從來不知道他是這樣懷疑我的,至不如就這樣離了。大家各過各的,他這樣看低我,我也覺得跟他在一起沒有意思了。”

    朱藍嘴上說着羅繼軍不對,到底覺得事情還沒有到了離婚的地步,“桂蘭,繼軍他會多想。也是因爲心裏在乎你,不在乎你,誰會吃那個錯,你說是不是?”

    “是啊,桂蘭姐。他生這麼大的氣,正說明你在他的心裏重要啊,關心則亂,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等過幾天他慢慢自己想開了,就知道錯在哪了。”

    張桂蘭搖搖頭,“不是在不在乎的事,這一個多月來,我就覺得他怪怪的,現在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要是在誤會的那天就問我,我還不能這麼傷心,可是他卻一直一個多月,甚至連家都不怎麼回,這樣的男人我不要了。”

    見張桂蘭是真的動了氣,朱藍只能往好的勸,“你先別衝動,冷靜兩天。”

    尋了機會讓人給白松帶了話,等到下班前,白松和徐德都從廠子那邊過來了。

    聽朱藍說了前因後果後,白松沒有急着開口,只勸着,“你也出來一天了,快回家看看孩子,又不是一個,有什麼事等過兩天再說,繼軍那裏到時我給他打電話,讓他先別回家。”

    到底白松這點辦對了。

    張桂蘭此時不想回家,也是怕在家裏遇到羅繼軍,不管羅繼軍會不會回去,張桂蘭卻都不想有這個機會。

    現在聽到白松這麼說,張桂蘭才點頭答應回家,朱藍和白松兩口子把張桂蘭送回的家,孫淑波看到女兒的眼睛腫了,愣了愣,想到女兒是去部隊了,也沒有多問,等吃飯的時候看到人沒有吃多少,才擔心起來,晚上把孩子哄睡了,去了書房。

    “和繼軍吵架了?他在部隊裏忙,不回來你也別跟他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工作的性質。”

    “我知道了,媽你就別擔心了,我們沒事。”張桂蘭沒說實話。

    孫淑波也沒有多想,這舌頭和牙還有碰到一起的時候,更不要說兩口子了。

    卻說白松兩口子把張桂蘭送回了家,才找電話亭給羅繼軍打了電話,羅繼軍這一天也心不在焉的,接到白松的電話,忙問,“她怎麼樣了?”

    “你說能怎麼樣?桂蘭要和你離婚,你自己看着辦吧,這幾天你先別回家了讓她自己冷靜兩天,你再想着怎麼勸她吧。”

    “繼軍,不是我說你,不管你怎麼想,你先想想桂蘭是那樣的人嗎?楊宗國是那樣的人嗎?你就這樣對桂蘭,你說你能不讓她傷心嗎?”白松心裏也憋着股氣,“要不是你現在的工作關係,我非得找你給你幾拳,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別人往桂蘭的身上扣屎盆子,你也扣是不是?難怪桂蘭要跟你離婚,這就對了。”

    說完,白松直接摔了電話。

    朱藍在一旁這纔敢開口,“你看看,哪有你這麼說話的。”

    “我這麼說話都是輕的,你看看他像個什麼樣子,我要再不罵罵他,真怕他後悔一輩子。”白松何嘗不是爲羅繼軍着急。

    朱藍到也不好再說他,嘆了口氣,“你說這事要怪也怪江枝,真是沒了良心。”

    “桂蘭也是糊塗,就不給她辦,讓她去鬧,大不了楊宗國被上級找去談談話。”

    “要真是談話那麼簡單就好了。聽桂蘭說因爲楊宗國與商紅的事情,上級那邊對楊宗國就有些微詞,要是再鬧出什麼流言來,他以後往上升的機會怕是難了。不然桂蘭能爲了這個而答應江枝嗎?”

    白松不語,半響才道,“行了,回家吧,這事咱們也答不了。”

    夫妻二人這纔回了家。

    部隊裏的羅繼軍卻是一晚也沒有睡,第二天碰到楊宗國也不知道說什麼,打上次兩人打過架之後,便再也沒有說過話,羅繼軍知道是自己的小心眼在做怪。

    楊宗國卻是有氣,拉他到沒人的地方。“你懷疑我打我也就算了,跟桂蘭吵架算怎麼回事?”

    “那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羅繼軍正心煩,楊宗國是好心,他也不愛聽。

    楊宗國冷笑,“羅繼軍。是我錯看了你。”

    不再多說,轉身走了。

    羅繼軍後悔的一拳打到牆上,明明該借這個機會把誤會說開了,偏說出心口不一的話來,現在好了,這怕是真與楊宗國成陌生人了。

    隔日便是週六週日,羅繼軍強堅持一白天。晚上就往家裏趕,到家後卻撲了一個空,家裏空蕩蕩的,沒有張桂蘭的身影,連孩子的身影也沒有。

    癱坐在沙發上,羅繼軍這才知道事情鬧大了。

    原來張桂蘭早就算着羅繼軍會回來。白天就以換個地方住換個心情帶着孩子去了給父母買的平房那裏,孫淑波知道女兒是在跟羅繼軍治氣,到也沒有深管她。

    這才讓羅繼軍撲了一個空,看着空蕩 蕩的家,羅繼軍的心也空了。

    以往回到家裏的時候。都是笑聲和媳婦的歡喜迎接自己,如今家裏卻空蕩蕩的,直到一陣電話響鈴打破了家裏的安靜。

    羅繼軍快速的接了起來,“桂蘭?”

    那頭靜了一下,周付國纔開口,“回來了?”

    聽到是周付國,羅繼軍不勉有些失落,“嗯。”

    淡淡的應了一聲。

    “在家等着。”周付國直接掛了電話。

    不出五分鐘人就到了羅家,羅繼軍給開了門,身後的周付國把門帶上之後,一拳對着羅繼軍的下巴打了下去,羅繼軍踉蹌幾步往後退,才穩住身子。

    “我打你你服不服?”周付國一邊解開衣服,把外面的軍裝脫了,“來,咱們倆過幾招,你這陣子不是喜歡打人喜歡罵人嗎?心裏有氣就發出來。”

    羅繼軍撫着下巴坐到沙發上,不理他。

    “怎麼?現在沒脾氣了?”周付國把衣服扔到沙發上,才坐了下來,一臉的火氣,“知道你今天回來,我可就等着呢,看來你也是個孬種,只挑好欺負的欺負,打你的你到不敢還手了。”

    這幾天張桂蘭的事周付國從田小月那裏也聽說了,他先去找了楊宗國,問清楚了是怎麼回事後,肚子裏就一直憋着口氣,就等着羅繼軍回來呢。

    剛剛那一拳,他還沒有打痛快,可這架一個人也打不起來,特別是看着坐在那低頭不吱聲的羅繼軍,周付國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ps:

    不敢看留言啊,罵聲一片啊,哈哈,不過還是忍不住要票票啊,嘿嘿。八八新文需要pk票,大家多多支持,《惡女從良》族中姐妹,費心費力的她出謀劃策,她以爲是真心待她,不過是一步步將她推進惡女的深淵,毀掉她的名聲,成了勳貴世家眼裏的惡女。

    重生回到開始,她要改過自新,報復賢淑兩手抓。

    任她如何賢淑,惡名扔與京城的惡少們並肩而立,元喜撫額感嘆:閨秀難爲啊。

    惡女從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