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02章:暗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302章:暗招字體大小: A+
     

    張桂蘭從開始的焦急,隨着時間的流逝,人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眼下就是這個情況,急也沒有用,也解決不了問題,而是真當紀委知道東西是送給羅繼軍的會怎麼樣?自己又要怎麼回答。

    冷靜之後,張桂蘭的腦子也清明起來,阮池中明顯是衝着自己家來的,而無冤無仇的,爲何送的煙盒裏裝的是錢?不言而喻,也知道是奔着自己家來的,或者是奔着羅繼軍來的。

    細想羅繼軍得罪的人,除了孫梅便是李雪軍,再還真沒有旁人。

    而且這麼大實力的,能拿出錢來的,第一個就是孫梅。

    不管自己猜的對不對,張桂蘭心下也算有了底,比剛剛什麼也不知道,坐立不安的時候好多了。

    她剛安撫好自己,門就被從外面推開,走進兩個穿軍裝的男子,臉上神情嚴肅,公事公辦的坐在張桂半的對面,其中一個翻開手裏帶來的本,一邊掏出筆。

    另一個長相偏黑的中年男子開始尋問,“張桂蘭同志,請你配合我們工作,照實說出我們問的問題。”

    張桂蘭點點頭。

    心下腹菲,自己又不是孩子,對自己不利的幹嘛要說。

    見張桂蘭很老實,中年男子滿意的點點頭,纔開始問,“工作人員在你家裏翻出兩條煙,這兩條煙是別人送給羅繼軍的嗎?”

    “不是。”張桂蘭乾脆的回答。

    中年男子眉頭一緊,“煙裏有五萬塊錢你知道嗎?”

    “不知道。”

    中年男子的眉又沉了幾分,“在別的地方也翻出五萬塊錢,請你照實說這些錢是哪裏來的?”

    “我開了一家紅腸廠,出產的紅腸發往各個大城市,每個城裏都有我們的紅腸,我有一家服裝廠,生產的是品牌服裝,在各個大商場都有賣的,也發往各個城市,我還有一家女人用品廠,如今已投放完,剛剛開始運營,已有十多個省下了訂金訂貨,我每年紅腸廠的盈利是十多萬,還不算別兩個廠子的,這錢是今年分的紅利。”張桂蘭慢聲細語的把自己的生意一件件說出來,對面的兩個男子臉上都露出驚呀的神色來,更是震驚。

    紅腸廠有多大他們是知道的,那可是本市新崛起的企業,把全市的經濟都帶動了,可只聽說那廠子是一個退伍的軍人開起來的,具體的老闆是誰也不知道。

    現在見到真正的老闆在這裏,也被震撼到了。

    張桂蘭看到他們的樣子,心下冷笑,看來還知道些,那這件事情就好辦了,自己家不差錢,就更不要說會收別人送來的五萬塊錢了。

    緩了緩神,中年男子才又開口問,語氣明顯比剛剛要客氣多了,“張桂蘭同志,請你跟我們說實話,剛剛你公公羅永志已經承認那兩條煙是別人送給羅繼軍的,你卻說是送給你公公的,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早就問過公公了。

    果然她的擔心沒有用。

    張桂蘭穩下自己的情緒,纔開口回道,“你們該從我公公那裏問清楚,東西是他的姑爺送來的,過年的那一天,不過因爲我有身孕,羅繼軍在家裏已經把煙戒了,他在部隊也極少抽菸,當天阮池中拿煙來的時候,我還特意說過,他是一個軍人,不能隨意的收人東西,又把我的情況說了一遍,阮池中才把煙又給我了公公,做爲女婿孝敬老丈人的,女婿送老丈人的東西,我一個做兒媳婦的又怎麼能不讓收着,公公又要給阮池中看廠子,所以東西都放在我家,一直沒有搬走,煙自然也就放在了家裏,卻誰也沒有動過。”

    中年男子點點頭,“你可知道你公公因詐騙被抓了起來?”

    “詐騙?他一個鄉下老實巴交的老頭,連大字都不認識一個,怎麼可能詐騙?又誰會相信他啊。”張桂蘭沒有料到阮池中這麼狠,這是要把羅家都弄散了啊。

    難怪她一直覺得阮池中讓公公幫着看廠子挺怪的,現在總算想明白了,怕是人擔了廠子的名,阮池中拐着錢跑了,這責任就得他來背了。

    “他是法人,現在有數十人來舉報他們廠子收了錢不發貨。”中年人一解釋,張桂蘭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我公公大字不識,那些人想來見到的老闆也不是我公公,卻因爲他是法人將他抓起來,這樣豈不是冤枉了他?”張桂蘭不知道爲什麼明明知道犯罪的不是公公,卻還要抓人。

    “他是法人,既然是法人,就逃避不了責任。至於在逃的阮池中,我們也發了通緝,正在抓他。”

    中年男子頓了頓,“要保釋你公公出去,除非把詐騙別人的錢都還上。”

    那是讓自己出錢?

    張桂蘭心下苦笑,數十個人,每個人一千也要幾萬,而且鬧這麼大,阮池中那個人決不可能讓每個人出這麼點錢,張桂蘭不想做這個冤大頭,憑什麼他們闖下的禍讓自己來幫他們?如今自己家男人都進去了,還不是被他們拐帶着的?

    張桂蘭這心裏還憋着一口氣呢,就讓她去救害自己家變成這樣的人,怎麼可能。

    中年男子話也點到,也沒有再多問,轉身走了。

    屋裏剩下自己一個人,張桂蘭 才虛脫的靠進椅子裏面,這兩條煙的責任是逃不掉了,除非阮池中自己承認是誣陷了羅繼軍,故意陷害他,不然以公公的性子,沒有人交代,他又怎麼知道會承下這件事,況且先前就有人先問過了,公公再翻口供也不一定頂用了。

    重生之後,張桂蘭從來都沒有這般無力過,以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知道只要自己恪守本分做好妻子該做的事,與羅繼軍就不會分開,所以不管受什麼委屈,她都把羅繼軍的感受擺在第一位,所以不管做什麼,自己從來都沒有擔心過,哪怕是掙錢創業,她從來都沒有過壓力,可今天,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很迷茫。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張桂蘭趴在桌子上小眯了一會兒,被人推醒,擡眼看是羅繼軍,張桂蘭控制不住的撲到他懷裏,放聲哭了起來。

    她怕。

    是真的怕了。

    萬一這個錚錚的鐵漢子受了這委屈又失去了自己最喜歡的職業,她真想不到他會變成什麼樣子,又要怎麼勸他。

    “不哭了,沒事了沒事了。”羅繼軍緊緊的將人攬進懷裏,背對着門口的臉上滿是痛苦和心疼。

    周付國和楊宗國站在門口,聽到張桂蘭的哭聲,兩人心裏也不舒服,本能的退到了門外等着,在他們眼裏向來像男人一樣的女漢子,這哭還是第一次讓人看到。

    “不哭了,咱們回家吧,都沒事了。”羅繼軍輕聲安慰着,“有什麼話咱們回家裏在說。”

    張桂蘭擡起頭,抹抹淚,“好,咱們回家。”

    她現在是真的怕了,一刻也不想鬆手。

    看到媳婦害怕的樣子,羅繼軍只覺得有刀在挖自己的心,脣緊抿着,眼裏更是閃過一抹狠意。

    兩人出來的時候,站在門外的周付國和楊宗國看到張桂蘭紅腫的眼睛,楊宗國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他們是不是欺負你了?”

    “沒有,是我害怕。”張桂蘭搖了搖頭。

    她越是這樣,楊宗國心中越有氣,憋足了狠勁,“這羣孫子,別落在老子手裏,不然有他們受的。”

    周付國也憋着口氣,“前陣子就聽上面說要鍛鍊一下各部門的體能,我看不如送你們部隊裏去吧。”

    “那就靠你了。”楊宗國攢足了勁。

    要是平時,張桂蘭一定會打趣一番,可今天實在沒有心情,才走了幾步,肚子就隱隱作痛起來,人也不敢動了,停在了原地。

    “怎麼了?”羅繼軍見媳婦臉色都白了,擔心的也慌了,“你們倆個快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付國和楊宗國就圍上前來。

    幾個人是在紀委裏面,這樣的動靜,馬上就引來別人的注意,也靠過來,看到一個大肚子的孕婦痛苦的捂着肚子,忙問要不要送醫院去。

    “現在就去醫院。”羅繼軍輕輕的打橫將媳婦抱起來,大步衝了出去。

    楊宗國指着紀委的幾個個,“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軍嫂的?要是她肚子裏的孩子有事,你們也逃不掉責任。”

    在場的幾個人被楊宗國這樣一罵,挺不是滋味的,“我們是公事公辦,不過叫她過來問幾句話。”

    “幾句話?讓一個孕婦大冬天的坐幾個小時的冷板凳,還說你們沒有責任?”

    周付國忙拉着楊宗國,“先去醫院,真出事了,誰也逃不掉。”

    這樣鬧了一場,楊宗國心裏的火氣沒有減反而越發的控制不住,到了外面還跟周付國在喊,“你拉着我做什麼?就該打他們幾拳,讓他們知道痛的滋味。”

    “你要打我給你尋理所當然的規矩,到時也不會受處分,就這樣上去打人,你說你哪裏是出氣,是讓那些人背後高興呢。”

    周付國這麼一勸,楊宗國才慢慢冷靜下來,周付國拉着他,“快去醫院吧,繼軍一個人在那裏也忙不過來。”

    兩人才去追羅繼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