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96章:攀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96章:攀比字體大小: A+
     

    羅老漢不等周樹民問,就把阮池中推到身前介紹起來。

    面上還一副沒辦法的樣子,“這是海英的對象,自己做生意的,這孩子對海英好,不在乎海英以前的事,還要把我接到城裏養老去,哎,苦盡甘來,海英這孩子也不用我再跟着操心了,這不是就跟着我一起回來把家裏安頓一下,再和你家成才把手續辦了,他們倆個就回家把婚事辦了。你看你的孫子都抱上了,我這也急着抱外孫呢,總不能落在你後面啊。”

    話音一落,阮池中也會做事,上前有禮貌的問好,“周叔,以前就聽海英說起過你,你是這村裏的村長,也是長輩,海英以前太胡鬧,多謝你包容了。”

    羅海英含情脈脈的看着阮池中,不管怎麼樣,阮池中這樣一弄,可算是給自己長臉了,眼角掃到周成才陰下來的臉,心裏越發的得意,眼睛只剩下阮池中了。

    羅老漢這副樣子,又這樣顯擺,可把周樹民氣壞了,偏人家小夥又做出這副恭敬的態度來,又什麼也不能說,只能把火氣憋在心裏。

    面上還要笑臉迴應,“好,這孩子不錯,海英現在能安頓下來,也不錯,這就行。”

    自己兒子還沒有離婚就和別的女人把孩子生了,周樹民是村長,雖然不懂這犯了什麼罪,卻是知道是犯法的,所以面對羅家的時候都有些低三下四的樣子。

    周成纔看不得羅家人在自己家張狂,“開什麼廠子啊?我也在鎮裏上過班,只知道現在廠子都是公家的,私人的可不多。”

    那態度和語氣明顯是在直接的指阮池中和羅家的人說話。

    周樹民瞪兒子一眼,“你只在鎮裏,又沒有去過城裏,懂什麼。”

    話外的意思就是讓兒子別多說。

    羅海英看到阮池中受到攻擊,不高興了,“周成才,你以爲別人都和你一樣呢,當面一套背地一套,幹那種見不得人的勾當,池中開的可是大廠子,你這種沒有見過世面的怎麼懂得,少見多怪,不懂就別亂說,省着丟人。”

    “我幹見不得人的勾當?羅海英,你別忘記了,最後是你跟別人私奔跑了,有什麼資格說我?自己是爛貨,這才幾天又換個人,還有臉說我,你的臉皮可真夠厚的。”

    “成才,住口。”周樹民找斷兒子的話,一邊安撫羅海英,“海英,成才犯混,你別跟他計較,等你們走了叔好好說說他。”

    一邊又不停的給兒子使眼色,可當着另一個男人的面被羅海英罵,周成才哪裏還有理智安靜下來,像只被惹火的牛要撞人一般,怒視洶洶的瞪着羅海英。

    阮池中身子往前一移,當在羅海英的身前,示意羅海英不要開口,纔回過頭看向周成才,“今天我就多說一句,不管如何,兩人畢竟夫妻一場過,好聚好散,何必成了仇人呢。你說我我也沒有生氣,咱們男人卻跟女人計較,這也顯得太小氣了,你說是不是?做男人就該有做男人的度量,不管羅海英了什麼,是你對不起她在先,這個你否認不了,所以別說海英罵你幾句,就是打你幾下你也得忍着,誰讓咱們是男人呢。”

    阮池中這話說的漂亮。

    條條是理,又沒有指責之意,相比之下,把周成才比的一文不值。

    羅海英暗暗叫好,怒氣也散去了。

    羅老漢也恨不得拍巴掌叫好,卻也知道此時要忍着,這半年來在村裏他總算是擡得起頭來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

    “成才,還不給我滾出去。”周樹民喝斷兒子的話,“你還想丟臉到什麼時候?人家哪裏說的不對?你錯在先,就得承認。現在婚沒有離又有了孩子,怎麼說都是你的錯,你還在這裏狡辯什麼?滾出去,非讓我打你出去是不是?”

    周樹民在罵自己的兒子,何嘗不是在變向的罵羅老漢一家。

    羅老漢尷尬的纔開口,“孩子不懂事,我家的海英也脾氣不好,你跟孩子們質什麼氣。”

    周樹民哼了哼,“就是我管的不好,讓孩子幹出那種沒臉的事情來,我這一輩子也沒有讓人說一句不是,現在好,都被這個孽子把臉丟光了。”

    含沙射影的話,讓羅老漢難看,卻對阮池中沒用。

    阮池中示意羅海英不要說話,笑着接過話,“周叔說的對,我們這些年輕人犯錯,都是大人的錯,不然你們也不能這麼生氣,你消消火,今天我們來也是把這事給解決了,你看周叔說的多好,你們現在連孫子都有了,人也接到家裏來過了,卻和別的女人掛着名,這樣到底大家都不划算,把手續一辦,還臉才能生氣的。”

    “是啊,把手續一辦,就都解決了,還是你會說話啊,可比我這個傻兒子強多了。”周樹民哼了哼。

    阮池中也不以乎,轉頭尋問向羅老漢,“爸,你看看什麼時候辦手續合適?”

    “明天就去吧。”羅海英接過話,掃向周成才,“要不是沒有回來,這手續我早就辦了。當初結婚前說的那些話,暗下卻一直照顧着另一個女人,我跟別人私奔那也是這被逼的。現在擺出一副我做了對不起你們周家的事,當初你們周家是怎麼對我的?要是你心裏不平衡,咱們就把村裏的人都叫來,當着大家的面理論一下,到要看看到底是誰先不講究在前面。”

    “羅海英,你真以爲我怕你是不是?你去叫啊,你個破爛貨還當自己有理了是不是?”周成才叫嚷着就要上前去抓人。

    阮池中哪裏會讓他碰到羅海英。

    面前還有周樹民,又在周家,這事也不可能。

    周成才的手還沒有碰到人,就被周樹民幾個大步上前去一個大巴掌給打的清醒了,捂着臉不甘心的看着自己的父親。

    “滾出去,再不滾我打死你這個孽子。”外面鬧的動靜這麼大,裏屋的周家孫子也被驚醒了,哇哇大聲哭了起來。

    聽到孩子哭,一直躲在廚房裏聽動靜的廖有霞和董春紅才跑進來,董春紅急急的時了裏面,廖有霞則勸着兒子,“你這孩子,你咋不聽你爸的話,還不快出去。”

    “周成才,以前你怎麼樣我不管,可現在海英是我的女人,你要敢動她一手度試。”阮池中不含糊,“先不說旁的,就你這還沒有離婚就把女人接回家裏又生孩子,你就犯了重婚罪,要坐牢的,你懂嗎?羅家沒有跟你計較,你到上趕子不是買賣了,今天我就站在這裏,你有能耐衝着我來。”

    “周成才,你要打就打我,你敢動池中一下,我跟你魚死網破。”羅海英也涌上前去。

    眼看着就要打起來了。

    廖有霞忙上前來勸架,“海英啊,你放心,嬸子在這,不能讓他打你,像你說的,現在你們沒有離,你還得叫我一聲媽呢,媽怎麼能讓他打你。”

    又叫着羅老漢,“他叔啊,上來勸勸吧,一個村住着,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有啥事不能好好說。”

    羅老漢這才站起來,端着架子,訓人的語氣道,“成才啊,不是叔說你,你看看你的脾氣,我們一來你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像我們欠了你的一樣,現在還要動手打人,這還是在你家呢,你就這樣,要是在外面更無法無天了。今天當着你爸媽的面,也說說吧,你到底要幹啥。”

    這哪裏是出來勸人的,到是來挑火的。

    廖有霞心裏這個氣啊,連連向自己家男人使眼色。

    周樹民心中是又氣又火,現在明顯得自己家人低頭,要不是這蠢貨一直鬧,哪裏會有現在的場面?

    心中氣歸氣,接到自家女人的求救,只能上前去低頭,“老哥,都是我沒有把這個畜生管好,你們消消火氣,明天我就把馬車裝好,咱們去鎮裏把手續辦了。”

    周村民的低頭,羅老漢滿意了。

    此時阮池中也捧着羅老漢,“爸,你看呢?”

    面子得到滿足了,羅老漢才點點頭,“行了,海英,你也別鬧了,明天去把手續辦了得了,這事你也有錯。”

    羅海英嘟着嘴,一副勉強同意的樣子。

    周家的臉算是丟光了,羅家人的一起,周樹民就發火了,拿起了椅子就往周成才的身上砸,“畜生,沒眼見的東西,今天要不是你,能丟這麼大的人,讓羅家的人到家裏來指着鼻子嗎?”

    椅子扔出去被周成才躲開了,廖有霞嚇的也攔在前面,“你這是要打死他啊?咱們可就這一個兒子,有啥話你不能好好說,下這麼狠的手做什麼?羅家是什麼樣的人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沒理還能講辯出三分理來,何況這還佔着理,等把這手續辦了,以後離他們家遠點的,不就好了。”

    周樹民指着兒子罵,“畜生,這幾天你就給我安份點,在鬧出什麼事讓羅家告你一個重婚罪,你就等着坐大牢去吧。”

    周成才彆着氣不吭聲,廖有霞忙着幫應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