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75章:相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75章:相看字體大小: A+
     

    張桂蘭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看向周付國,“這事我覺得到沒有什麼,你過去看看也好,畢竟這事也是因你而引,雖然你是無心的,可誰讓你這麼招風引蝶呢。”

    田小月在一旁抿嘴笑,“還有這麼一段事情啊。”

    周付國難得臉上閃過一抹窘迫之色,“不過是個孩子,去看她就是縱容了她,雖然不用麻煩我什麼,不過卻不能去。”

    張桂蘭也是這樣想的,“理是這個理,不過程寡婦也說了,這是程小芙自己提出來的,她一個寡婦帶着個孩子也不容易,咱們該做的都做了,最後她自己能怎麼樣就不是咱們的錯了。要不是看她是個寡婦,我也不能應下這事。”

    歸根到底,還是因爲程寡婦。

    田小月勸道,“像桂蘭說的,你去一趟吧,她怎麼樣跟咱們也沒有關生活費,到底要看的還是程寡婦一個人帶孩子不容易,你又是一名軍人,這個簡單的問題更不該推辭。”

    “是啊,快走吧,我在那邊都說好了,你去見一次面,以後跟咱們也沒有關係了,就是出什麼事,也扯不到咱們這來是不是?”張桂蘭還有一翻思量,“程小芙是個性格極度瘋狂的人,因爲自己母親一句話就可以去死,要是這次她說想見你一見就跟你了斷你都不去,人再尋思,程寡婦失去了自己唯一的支柱,一定會賴到咱們的身上。”

    “極端的人最不好應付。”田小月也很認同,“特別是在單親家庭下長大的孩子,程寡婦又總是獨來獨往,性格也不能正常到哪裏去。”

    “所以才應下這事,咱們去一趟跟咱們就沒有關係了。”張桂蘭正是擔心這些,纔沒有多問,就直接應下了,看向周付國,只等着他的回答。

    田小月也看向他。

    見兩個女人都盯着自己,周付國無奈的笑了。

    也服輸了。

    “好吧,我去。”

    “好,那我送東西回家,你們去吧。”田小月舉了舉手裏的東西,“我怕我去了再刺激動她。”

    “我先送你回去。”周付國沒有猶豫,“再去醫院也不晚。”

    “行了,你快去吧,現在沒有讓你現體溫柔。”田小月跟張桂蘭道別,這才自己攔了人力車走了。

    目送着人走遠了,周付國才收回目光。

    見張桂蘭盯着自己偷笑,臉上閃過一抹紅色,“這些年一直是我喜歡別人了,在知道別人喜歡我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也明白那種苦苦守侯的感覺,所以不想讓她失望,也想好好珍惜。”

    “這世上少的就是能像你這樣想得開的人。”張桂蘭說實話,看周付國不相信也不多說。

    這裏離醫院也近,兩人就步行而去,周付國的心態卻有了很多的變化,能把孫梅從自己的眼中趕走,那是因爲遇到了張桂蘭,自己才發現什麼叫做吸引,心裏也明白有些事情只能想想,除了祝福,什麼也不能做。

    直到田小月的表白,和兩個人的相處中,他發現兩個人在一起也很開心,過日子就是需要一個能在一起開心的人,所以沒有多猶豫,他就做了選擇。

    將這份心思隱藏起來,也很美好。

    到了醫院時,能看到程寡婦一直在探頭的望,看到張桂蘭和周付國過來,臉上閃過激動的神色,遠遠的就迎上前來。

    “桂蘭,真是麻煩你了。”經歷了中午的事,她現在見張桂蘭也一臉的不好意思。

    “嫂子,咱們進去吧,付國還要去老丈人家裏吃晚飯,也等呆不了多久。”張桂蘭也沒有留面子,直接就說了出來,“小芙現在怎麼樣了?”

    程寡婦一臉的尷尬,“人醒了,醫生說還要住幾天院。”

    家裏好不容易存點錢,現在都用到了醫院這裏,剛剛有點起色的生活,現在又被打回了原來的樣子。

    三個人進病房的時候,程小芙正怏怏的躺着,看到人進來,眼睛也亮了,撐着身子慢慢的坐了直來,眼睛卻只盯着周付國一個人看。

    程寡婦被臊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張桂蘭畢竟活了兩世,到不覺得什麼,或者早就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尋了椅子坐下,身子剛坐下就聽到程小芙往外趕走。

    “媽,你們先出去,我有話要單獨跟周付國說。”

    “小芙,不許胡鬧,不是你說的嗎?只見人一面。”程寡婦見女兒無理取鬧,臉沉了下來,當着外人的面又不敢多說,況且經歷了這一次,她是真的怕說重了女兒在想不開自殺。

    程小芙也不說話,就盯着程寡婦。

    母女僵持着,誰也沒有開口。

    周付國在張桂蘭身邊尋了椅子坐下,和張桂蘭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只旁觀的看着下面的情況。

    “那好,只五分鐘。”程寡婦最後投降了。

    她的五分鐘提議,程小芙跟本就沒有點頭也沒有應聲。

    這點小心思,張桂蘭可都看着呢,她也不允許,“嫂子,孤男寡女的,又出了這樣的事,將兩個人留在一個屋裏不好吧?”

    程寡婦一臉的爲難,她覺得這點小事,該得到理解,又是在醫院能出什麼事,可是不等她開口,那邊張桂蘭卻直接給拒絕了,再說周付國,自己更說不上話,又怎麼可能越過張桂蘭去求周付國。

    無法,程寡婦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自己的女兒,程小芙卻不理會,挑釁的看着張桂蘭,“你又不是周付國,你的決定怎麼能代表了他?”

    “她就能代替我做決定。”周付國撤下臉上一慣的溫柔笑意,冷色的看着她,“我是看在你媽一個人帶着你生活的份上纔過來的,也過來看過你了,也希望你信守承諾做到跟你媽媽應下的事情,我們還有事,就不多留了。”

    周付國站起來,不理會牀上羞恨的程小芙,等張桂蘭起身,就往外面走。

    “走,你們都走,我現在就去死。”眼看着人要出病房了,程小芙急了。

    特別是周付國的態度,讓程小芙無地自容。

    一見女兒又要尋死,程寡婦急的忙拉住張桂蘭,“桂蘭,嫂子求求你了,要是小芙死了,我也不活了。”

    張桂蘭打有了身孕後,一直小心翼翼的,突然被程寡婦拉住,嚇了一跳,第一個動作就是護住自己的肚子,穩下心神之後,才神色凜冽的看向程寡婦。

    “嫂子,你求我,我也應下了,現在人也看了,走了正常,你現在又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你不覺得很過份嗎?做人守先要言而有信,你說呢?”程寡婦也發覺自己失態了,忙鬆手,張桂蘭抽回自己的手,周付國也靠上前來,將身子擋在張桂蘭的身前,嚴肅道,“嬸子,你有什麼話慢慢說,桂蘭有身孕了,經不起這樣拉扯。”

    “我….我一時情急,對不住了。”程寡婦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打男人沒了之後,她哪裏這樣丟過人。

    這樣的羞辱卻全是爲了女兒,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周付國不理她,竟直看向牀上的程小芙,“你要死是你自己的事,跟別人沒有關係,難不成你這樣一威脅,想得到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要是這麼簡單,大家都不用努力的工作掙錢了,只要威脅別人,和別人要錢花就行了。今天看在你媽一個人帶你太苦,我過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咱們走。”周付國拉着張桂蘭大步就走。

    兩個人出去後,程寡婦站在屋裏,無言以對。

    剛剛周付國的話何嘗不讓她這個當母親的無地自容,跟被人直接指着鼻子罵不要臉沒有什麼區別,回過頭看着還捂臉在罵的女兒,一股怒火從心而升。

    幾個大步竄到牀前,拉過女兒,揚手幾個巴掌就打了下去,“我要強了一輩子,卻在你這裏把臉都丟光了,現在我也沒有臉去工作了,與其以後餓死,還不如我現在打死你,省着把臉都丟光了。”

    母女倆鬧的動靜大,最後把外面的護士都驚動了,過來才把還在打人的程寡婦拉開,人家的事也不能多問,只告訴兩人這裏是醫院,纔出去。

    程小芙總着一張臉,愣愣的坐在牀上。

    “看你這樣子,我恨不得掐死你,你也不用用死來嚇唬人了,要死就去死吧,我現在也不攔着你了,等你死了,我也直接找個人改嫁,過自己的日子,當沒有生過你這個女兒。”程寡婦抹了把淚,坐到椅子上也不出聲了。

    程小芙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病房裏靜悄悄的,只能聽到程寡婦的哭聲,聲音讓人心擰着痛。

    “媽,我錯了,你別哭了,我再也不那樣做了。”程小芙捂着臉,“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從小你帶着我一個人,總受別人欺負,我就在想要是有一個男人多好,那樣再也不用讓媽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了。”

    “你這孩子,你怎麼這麼傻啊。”

    程寡婦將女兒攬進懷裏,同時怨恨自己的無能,才讓女兒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怎麼能怪女兒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