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70章:出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70章:出頭字體大小: A+
     

    坐了近半個小時,見他還沒有開口,張桂蘭可沒有功夫坐下去了,“你要是沒話,我就先走了,你該知道我公公還在病房裏。”

    “我以爲你不擔心你公公。”

    張桂蘭挑眉看他,“我能問問你是怎麼以爲的嗎?”

    徐虎扭過頭看着張桂蘭,“你公公喝藥,你還能坐在這裏做着警告別人的事情,只爲自己的男人着想,跟本不擔心病房裏的人,難道我看錯了?”

    喲,這跟本就是替孫梅出頭的。

    張桂蘭就沒有啥可擔心說不說的了,譏諷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會有軍人在背後偷聽,然後來針對一個受害者的家庭。”

    比厲害嗎?

    張桂蘭向來不怕。

    徐虎卻微微一愣,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來,“一直聽說羅繼軍的愛人很厲害,從農村出來的,知道掙錢,甚至還有稀奇古怪的主意,今日見到,果然與傳說中一樣,一句話就能把人說的啞口無言。”

    “噢,我的厲害一向是出了名的,今日徐政委不是也見識到了嗎?”想做出一副很瞭解自己的樣子?

    “你一向都這麼厲害嗎?”徐虎到沒有先前那樣的嘲弄了,看向張桂蘭時,也似在跟朋友聊天一樣。

    “那要看對什麼人。”張桂蘭到搞不清楚徐虎是什麼意思了。

    “孫梅以前做過什麼我不知道,也不想去了解,畢竟是她的過去,她現在嫁給了我,我就要珍惜她,不過婚後她要是做了什麼,我就一定會管,哪怕她是我的妻子,我也不會包庇她,但是我也不想有人傷害到她,男人就該保護自己的女人,不是嗎?”

    見徐虎把自己的態度擺出來了,張桂蘭也表態,“既然你都直接說開了,那也我表個態,我向來不是背後搞小動作的人,要不是有人來招惹我,我也不會爲了保護這個家而出手,你該明白的對吧?”

    孫梅不先勾引陳友,也不會有今日的事,想來剛剛她與孫梅的談話,徐虎也該都聽到了,具體是怎麼回事,想來他心裏也有個數。

    徐虎點點頭,“這件事情我會找機會與孫梅談,我可以保證從今日起,你家的什麼事都與孫家沒有關係,你大可以放心,包括今天你公公住院的事。”

    “那就太好了。”張桂蘭也樂得見這樣,“如果你妻子在不弄什麼事,我自然也不會去回報她,這點你大可放心。”

    “我相信你的人品。”徐虎站起來,“天色不早了,我是來接孫梅下班的,先走了。”

    張桂蘭點點頭,看着徐虎走進了醫院,才站起來往裏面走,看着徐虎還不錯,像個爺們,可惜娶取了孫梅,要說這孫梅也夠命好的,那樣還能找到一個這樣疼她的男人,再往深裏想,誰讓人家有一個好的家庭呢,好的出身也決定了她的後半生。

    病房裏,張老五正在勸羅永志,“你看你這麼大歲數了,咋還做這種糊塗事呢?連孩子們都不相信你會想不開,結果你就這樣,好在人沒有什麼事,不然就這樣死了多可惜,也不值當啊。這女人啊早晚有一天會想明白誰對她真的好,到時等她想起你的好來,你要過的更好給她看,讓她後悔一輩子,你要是這樣死了,她還會覺得你離不開她,在那揚揚得意呢,你說你要做哪樣?”

    羅永志沒有開口,臉上一點神情也沒有。

    張桂蘭走進來對父親搖了搖頭,張老五嘆了口氣也不吭聲了,“天色不早了,你回吧,我在這裏守夜,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可是仍下羅永志一個人在這裏,張老五又不放心,但是大半夜的讓女兒自己回去,張老五也不放心,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我自己回去吧,才我看着醫院外面有人力車,我坐那個就行了。”張桂蘭一句話,也讓張老五放了心。

    張桂蘭自始至終也沒有跟公公說過一句話,一是不知道怎麼勸,婆婆跟別的男人過了,這樣的事還有什麼想不開的,直接離了就算了。

    二是心中也有氣,一個個的都不省心,女人的見識短鬧出些荒唐的事也情有可原,男人還這樣做,就讓人接受不了了。

    索性最後也沒有開口,直接就選擇了沉默,她怕自己說出難聽的話來,到時再讓人鬧着喝藥,自己可逃不掉這個責任。

    從醫院出來,前面是徐虎和孫梅的身影,兩人並排而走,徐虎在說話,而孫梅低着頭,張桂蘭隱隱猜到與先前的談話有關,直接坐了人力車就走了。

    那邊徐虎與孫梅的談話並不輕鬆,打徐虎開口之後,孫梅就一直沉默不語,面上平冷,心裏卻亂成一團,她不知道爲何事情會變成這樣,或者說徐虎到底還知道些什麼,打徐虎讓自己不要在插手羅家的事情的那一刻,孫梅的腦子就亂成了一團,跟本不有聽到後面徐虎說了些什麼,人就像木偶一樣,麻木沒有知覺的跟着徐虎走。

    徐虎說完了,見孫梅一句話也沒有說,心底是有些氣的,多是吃醋,他後來也聽過一些流言,是媳婦與羅繼軍之間的事,然後纔去打聽羅繼軍,繼而知道的張桂蘭,相對來說,張桂蘭就是大院軍嫂裏的一個傳奇,人是農村來的,卻比城裏人還有氣質,會做生意,很有頭腦,那家有特色的內衣店也是她的主意,明明羅繼軍只是普通的幹事,家裏的家用電器卻一樣也不少,人做菜很好吃,甚至與周家成了乾親。

    可以說這個女人是完美的,卻又有一些惡名在身上,比如厲害,還有一對讓人承受不住的小姑子和婆婆,偏她就能把人擺平,總之在徐虎眼裏這是個矛盾的人,直到今晚在醫院看到她與孫梅的談話,纔對這個人有了更深一步的瞭解。

    那是個做事幹練的女人,有了目標,就直接出擊,這一點上來說,到像他們軍人的做事風格,難不成是受了羅繼軍的影響?

    “以前的事我不去問,別人說什麼我也不會去想,我只希望以後咱們家不要與羅家的事扯到一起,媽那邊要去打聽,被我壓了下來,你也不用擔心,不過我希望以後你們之間有坦然一些,你覺得呢?咱們是夫妻,不是外人。”徐虎儘可能委婉的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

    “好。”孫梅心裏七上八下的,卻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應下。

    徐虎這才鬆了口氣,“咱們先去你媽那裏吧,把事情也跟她說說。”

    孫梅的臉一熱,“不用,回家我給她打個電話就行了。”

    徐虎卻不放心,“這樣吧,你送你回去,今晚你就在你媽那邊住,省着我在你也覺得不方便。”

    被戳穿了心裏的想法,孫梅無地自容。

    兩人再誰也沒有開口,徐虎直接把人送到了大院,轉身走了。

    看着人走遠了,孫梅纔回了自己的家。

    大半夜的見女兒回來,徐鳳嚇了一跳,難得回家的孫海也被吵醒,見到是女兒,面色不好,“和徐虎吵架了?”

    “沒有,剛下班,所以就直接回這裏來了,離這邊近。”孫梅撒了個謊。

    “行了,女兒大半夜回來,半個月沒見了,見面你就數道她。”徐鳳回了一句,推了女兒回了自己的房,自己也跟了進去。

    壓低聲音問,“醫院那邊怎麼樣了?”

    “媽,我回來就是和你說這事的,羅家的事你誰也不要和誰說,就當不知道好了。”孫梅一見母親這樣,心想難怪徐虎讓自己今晚就回來。

    不然等到明天早上,這事一定傳開了,心裏一陣後怕,其沒徐虎不說,自己也打算讓自己的母親別說,張桂蘭的警告她可都記着呢。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徐鳳神色凝重起來。

    “徐虎好像知道以前我與羅家的那些事了,今晚和我說讓我以後不要和羅家扯到一起,以前的事他不會去問。”孫梅面色沉重的坐到牀上,“他一定是去打聽了,要不就是聽說了什麼,不然也不可能和我說這些話。”

    “怎麼會這樣?”徐鳳也是大驚,“那要怎麼辦?”

    人也慌了,好好的婚姻,要是因爲這個出了什麼,那豈不是驗證自己以前的擔心了?

    “還能怎麼辦?我剛剛不是說了嗎?羅繼軍爸爸喝藥的事,你誰也不要和誰說,他家的事以後咱們離的遠遠的還不行嗎?這樣就沒事了。”孫梅煩燥的又重複了一遍。

    徐鳳不放心,“只這樣就行了?那徐虎呢?真的不計較?”

    “媽,你就別問了,我哪裏知道,他是這樣跟我說的,我正煩着呢,行了,反正告訴你了,你就嘴緊點,別說了知道嗎?我也累了,你也睡去吧。”孫梅不願多說。

    徐鳳只能乾着急,也沒有辦法,一臉濃色的回了臥室,見孫海還打着燈沒有睡,盯着自己,不勉有些心虛,上牀扯了被就躺下,衣服也沒有脫。

    孫海冷哼一聲,“你們就鬧騰吧。”

    擡手關了燈,屋裏一片寂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