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07章:相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07章:相看字體大小: A+
     

    張桂蘭和周付國定下之後,就把田小月留的電話號碼給了周付國,讓他單方面聯繫田小月,又把廠子的計劃書拿去給白松了,張桂蘭原本沒有想去店裏,結果被小啞巴給叫去了。

    見小啞巴在紙上寫有事,張桂蘭一看也不敢耽誤,跟着小啞巴就去了店裏,看見裏也沒有什麼事,劉小蘭像往日一樣在賣衣服,張桂蘭奇怪的看向朱藍,朱藍直接扯着張桂蘭出了屋,讓小啞巴在屋裏幫着劉小蘭看店。

    “你不來,也沒有人給我拿主意。”朱藍像做賊一樣,“早上來了個人找程嫂子,說是她妹妹,可是我看着可怪了,一直跟劉小蘭搭茬說話,問東問西的,劉小蘭本就性子好,最後都打量的看她了,那邊程嫂子生氣了,人才沒有再問,不過也沒有走,我這不是想着還是讓你來吧。”

    張桂蘭聽了鬆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爲是什麼事呢,她要問就問她的去,要真打架或來找事的怎麼的,就直接趕出去,咱們這裏又不是菜市場,什麼人都能來鬧。”

    朱藍嗔她,“哪裏像你說的這麼容易,天天打架咱們這生意也不用做了,不過我就是覺得挺奇怪的,你說程嫂子的妹妹怎麼會對劉小蘭好奇?是程嫂子回去跟她妹妹說什麼了,她妹妹纔來的?還是程嫂子昨天那麼怪就是因爲她妹妹?”

    “這事不好說,你以後注意點,要真有什麼事。咱們幫理不幫親,可不能幫那種不正之風。”勾引別人家的男人,這種事張桂蘭最看不慣。

    朱藍也看不得這樣的人,“你放心。就是不掙錢也,也不能讓這種人留在身邊噁心自己。”

    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這纔回了店裏,小啞巴正跟劉小蘭比劃着說話。劉小蘭的性子也好,就認真的看着小啞巴比劃,然後問他是不是這個意思,見小啞巴點頭,然後接着聊,到一點障礙也沒有。

    看張桂蘭和朱藍進來了,小啞巴才抓頭笑着比劃着要走。

    張桂蘭叫住他,“徐德,你的衣架我聽說現在的生意不錯。錢也存了一些了吧。啥時候也該成個家了?你也沒有家人。你平時叫我一聲姐,你的事我就得多管管多問問,你自己也得上心知道不?有相中的了跟姐說一聲。姐幫你看去。”

    小啞巴紅了臉,啊啊的連連點頭。就轉身出去了。

    朱藍抿嘴笑,“看看,還害羞上了,多好的孩子,可惜身上有殘疾。”

    “各人各有自己的福,這孩子心地善良,會有好報的。”張桂蘭捥過朱藍的胳膊,“就像嫂子,要是嫂子心不好,我就不會與嫂子處的像親姐妹一樣。”

    “那樣我和你大哥也不會來到城裏,所以說因果循環,事情就是這樣,這人要是好心,總會有好報。”朱藍拍拍劉小蘭的手,“你也不用多想別的,好好活自己的,掙的錢也夠家裏用的,其他的自有老天爺幫你去磨,總會還你一個公道,不然這世上就沒有人願意做好人了。”

    劉小蘭抿嘴笑,聲音卻清脆,“兩個嫂子就放心吧,我想好了,把孩子和他爸媽好好的照顧着,要是他真不想過了,跟那個寡۰婦去過,我也不說什麼,就跟他離,我到時帶着了孩子再找一家,這些天我也想明白了,女人離婚不丟人,做錯的又不是女人,有啥丟人的。”

    “你想開了就行。”朱藍見她看得這麼透,也高興,“中午廠子那邊的飯不用咱們做,今兒把桂蘭也叫來了,咱們幾個中午做點好的,喝一口。”

    “肚子都這麼大了,還喝什麼酒。”張桂蘭攔下她,“你要是想吃,我來弄,我現在去買菜。”

    “行,那我在家等你。”朱藍往後屋看了一眼,張桂蘭瞭然的點點頭,知道她要在家裏看一會兒。

    出了店裏,張桂蘭見羅海英站在對面往過望,沒多看她一眼,轉身去了市場,到是她在店裏的時候,在小屋裏的程家姐妹一點動靜也沒有,張桂蘭現在也被弄糊塗了,想不明白乾脆也不想了。

    市場裏總來,和賣菜的都認識了,正挑着菠菜,就見周付國滿頭大汗的尋來了,“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還是頭一次看到周付國這麼沒有樣子的時候,張桂蘭心下一凜,難不成和田小月有關?

    “你是在哪裏認識田小月的?”周付國抹了一把臉上淚。

    “是白松在科技院裏找的,怎麼了?人有什麼毛病?”果然是這樣,張桂蘭心又是一沉。

    周付國在原地直轉圈,“可不是,有大毛病了,你知道她是誰嗎?是我們老的孫女,離家出走好幾年了,一直找不到人,現在被我撞了,人還拉着我不讓我說出去,讓我保密,你說這事怎麼辦吧?上面是老,這邊是她。”

    張桂蘭被真相給弄僵住了。

    周付國還在想辦法,“我一見是她,就想着轉身走,就被她拉住了,想走都沒走掉。”

    想着田小月一臉狐狸般奸詐的樣子,周付國就恨得直咬牙,他這輩子唯一怕的人就是田小月,要說那還是小的時候,見過一次,就被田小月拔了褲子,現在雖然看着她文質彬彬的樣子,可那奸詐的笑一點也沒有變。

    “這個我也沒有辦法。”張桂蘭忍不住笑了,“我看着田姐挺好的啊,原來我們認識啊,你怎麼沒有說啊。”

    “你昨天只告訴我她姓田,我哪裏會想到是她?”周付國氣的直瞪眼睛,“這事你去跟她談談,老那邊除非我見不到人,要是見到了說起她,我也不會不提。”

    “行行行,這事我到時跟她說,那你們也沒有談成了?”張桂蘭只覺得頭疼,“既然這樣,那今天中午就都到我家吃飯吧,你給田姐打個電話,叫她一起來,我和嫂子回家做飯。”

    “還是算了,我隊裏有事。”一聽還要見田小姐,周付國馬上就想着開溜。

    張桂蘭哪裏會讓他得逞,“大哥,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還要你們倆一起研究的事多着呢,下個月又要一起去外地,這事總得訂下來吧?”

    “桂蘭……”周付國看着抓住自己的手,到真不忍心拒絕了,可是想着面對田小姐,又是一陣頭疼。

    最後只能應下了。

    跟張桂蘭一起買了菜,兩人回了店裏叫朱藍,朱藍不放心把劉小蘭和程家姐妹放在店裏,“我就不去了,又不是什麼過年過節的,你把菜拿出來我挑兩樣,中午讓小蘭做了吃就行。”

    知道她的擔心,張桂蘭就把每樣菜拿出一些出來,最後朱藍只留了菠菜和豆腐,其它的都讓張桂蘭拿回家去了。

    回去的路上,張桂蘭找了電話亭給田小月打電話,她還真是在辦公室裏,聽說中午要到張桂蘭家吃,高興的應下,結果張桂蘭和周付國剛到家,田小月就行了。

    “我想着學做菜,這就趕過來了。”一進門,她就開口解釋。

    周付國掃了她一眼,沒出聲。

    張桂攔接過她手裏的水果,“來就來了,還買什麼水果。”

    田小月笑的溫柔,“怎麼也不能空着手來。”

    有意無意的掃了一眼周付國。

    不用多說,也知道這是在影射周付國呢。

    張桂蘭掩飾下眼底的笑意,“那我去把菜都摘出來,田姐你和付國先把事情定一下,炒菜的時候我叫你。”

    田小月大大方方的應了,然後才坐到椅子上,目光迎視上週付國,“設備我打聽了,上海那邊有,你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一起過去訂一下。”

    “下個月吧,我正好去那邊開會。”周付國一副公事的樣子。

    田小月也坐的端正,點點頭,把張桂蘭寫的那些紙拿出來,指着上面一條條跟周付國分析起來,原本週付國還有些小看她的樣子,可看着她說得頭頭是理的時候,再也做不到小看她了,也認真的聽了起來,不時的提出一兩條自己的看法。

    等兩個人把事情都商議的差不多的時候,張桂蘭把飯菜都做好了,菠菜雞蛋湯,肉餡餅,加上蒸好的茄子放到冰霜裏鎮冷,用醬油和作料加上蒜泥調出沾料來,然加一道幹燉小雞,有素有肉,看着就開胃。

    田小月心知張桂蘭沒有叫自己炒菜是不想打擾他們談事,也沒有多問,一口菜入嘴,眼睛都亮了,“好,做的真好,比大酒店的廚子做的還好,有機會可得教教我。”

    “喜歡吃就多吃點。”

    周付國卻有別的心思,“小月,你要不要回家看看?不然自己學會了做吃的也只是自己吃,有什麼意思。”

    當年田家到底出了什麼事周付國這個外人也不知道,可看到老提起孫女時,總是一副愧疚的樣子,就知道受傷的一定是田小月。

    田小月到不忌諱提自己家,“我學了做給自己吃,又找不到會做飯的男人,當然不能虧待了自己。”

    這話……

    張桂蘭和周付國齊齊搖了搖頭。

    ps:

    今天開始存稿,所以可能會提前更新啊,嘿嘿。ro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