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05章:發現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205章:發現祕密字體大小: A+
     

    店裏沒有外人在場,張桂蘭纔看現兩個人,緊抿着脣,雖然知道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可是當親眼看到董建國不顧忌的到店裏抓人,還是讓張桂蘭很不高興。

    “幹什麼?這是想幹什麼?打女人?別跟我說這是你的婆娘,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現在是新社會,不是地主土豪的時候,女人也是人,就是嫁給你了你也不能打。”張桂蘭不問前因後果,直接向董建國吼上了,“你跑到我店裏來打人了,怎麼的?是想打人,還是想把我這個店給砸了啊?你要砸直管砸,不過我告訴你,你得先把賠的錢準備出來,不然你就給我去大牢裏蹲着。”

    “我來是找我媳婦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張桂蘭你不要太傲了,你開店怎麼了?不就掙點小錢嗎?那也是個體,我可是正式的工作。”董建國還要罵,就聽到裏面小屋程嫂子適時的咳 了一聲,他的罵聲纔打住,“我今天來是找我媳婦的,是我們兩口子之間的事,我說過不同意她出來工作,我養她,現在就讓家去。”

    朱藍笑道,“我們可看不出來你是來接媳婦回家享福的,這在外面就動起手來了,在家裏還指不定會怎麼樣呢。”

    劉小蘭的一邊眼角被打腫人,眼睛紅紅的,顯然是哭過了,“董建國,你還算是男人嗎?在外面養漢,現在回家來還打媳婦,孩子不管,可公公婆婆那是你親爹媽,你怎麼都能忍心不管?我告訴你。這工作我還幹定了,大不了就離,你聽到了嗎?我劉小蘭離開你也不是活不了。”

    一聽離婚,董建國急的直往小屋裏看。回頭惡狠狠的指着劉小蘭,“別以爲有人給你撐腰了,你就什麼話都敢說了,在家的時候你怎麼不敢這麼硬氣?在家的時候還不是低扶做小的求着我回家?現在剛上班就翅膀硬了是不是?還敢說這麼硬氣的話了。你馬上認錯,不然等回到家在求我可就好使了。”

    “董建國,我什麼時候在家裏求着你了?你拍拍良心,你做的那些事我問過你嗎?就是你把錢都給外面的那個寡婦花了,我說一句了嗎?”劉小蘭傷心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太過失望。

    心也徹底的死了。

    撲通一聲。

    衆人都看過去,朱藍到是關心的走過去,“程嫂子,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裏面程寡婦的聲音低低的。

    朱藍這才放心的出來。外面的董建國卻發起了脾氣。“你說什麼?寡婦怎麼了?寡婦就不是人了啊?你再說這樣的話信不信我打你?”

    “我說寡婦什麼了?你這麼激動,這還沒有當着你的那個小寡婦的面說呢,你就急成這樣?你真在乎別人叫她寡婦。你乾脆別找寡婦啊。”劉小蘭也氣急了,“呸。現在見人說寡婦覺得丟人了,你也知道丟人是不是?你打啊,你今天打不死我我就要說。”

    “好,我讓你說,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董建國撲上去就要打人。

    劉小蘭也在農村裏幹了農活的,跟董建國撕打在一起也不吃虧,兩人打了起來,張桂蘭纔回過神來,上前去拉着,一邊讓朱藍離着遠點。

    “董建國,你要打人出去打,別在我店裏撒潑,我今天還真不信治不了你了。”張桂蘭也上前去了,兩個人自然就把董建國給治住了,張桂蘭只是按着,劉小蘭卻是又撓又踢的,恨不得把董建國吃了。

    董建國被撓得痛,破口大罵,“有能耐咱們兩單打,你別找幫手啊。”

    又轉身罵張桂蘭,“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你少管。”

    “我才懶得管,你愛怎麼打就怎麼打,離我的店遠點。”張桂蘭也火了,一把扯開劉小蘭,拉着董建國就往外走,直接把人給甩了出去。

    張桂蘭那也是能抗得了半袋子豆子的人,身上的力氣大着呢,董建國別看着是男人,可在城裏混的天天只會享福,身上哪裏還有力氣,自然是弄不過張桂蘭。

    被這麼一甩,人差點摔到地上,指着店門就要罵,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猶豫了一下,小聲的罵了兩句,“劉小蘭,你最好別回家,不然有你好看的。”

    這才轉身走了。

    看着有些彆扭的董建國,張桂蘭心底的疑惑越發的重,要說董建國想鬧吧,好像又在顧忌着什麼,可店裏確實沒有讓他顧忌的,明明是到店裏來找劉小蘭幹架,似乎又怕把造成什麼影響,在極力忍耐着,要說董建國是怕自己,張桂蘭決對不相信這個。

    當初在大院裏,董建國也不怕還大吵大鬧的,現在更不用說了。

    所以這才讓張桂蘭想不明白,特別是劉小蘭提起寡婦兩個字時,就像踩到了董建國的尾巴,朱藍走到身邊,張桂蘭都沒有察覺。

    “小蘭在屋裏收拾東西呢,讓咱們放心,說她不回去了,就在咱們這裏幹了,就是惹了這麼大的麻煩,耽誤的錢讓我從她的工資里扣,到是個實心眼的。”朱藍絮叨着。

    “嫂子,你有沒有覺得董建國有點不對?”張桂蘭把自己的疑惑細細的說了,“會不會是我多想了?”

    “你說這個,我纔想起來,你記不記得董建國要罵人時,裏面的程嫂子一咳 ,他就不罵了,小蘭提到寡婦的時候,他都跳起來打人了,還有程嫂子的反應,弄得怪怪的,不知道的還以爲董建國的那個相好的是程嫂子呢。”

    朱藍笑着說完,然後就愣住了。

    張桂蘭被她一點,腦子裏的謎團總算是解開了,難怪呢。

    董建國一直不讓劉小蘭到自己這裏上班,就怕在接觸中劉小蘭知道程寡婦是董建國那個相好的吧?程嫂子對劉小蘭的冷漠,也正是這個原因吧?

    能控制着脾氣,董建國在意的是程嫂子的看法,真想不到,程嫂子那樣一個老實本份的人,竟還能把董建國給管得這麼老實。

    朱藍也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桂蘭,這事還是慢慢來吧。”

    要真是這樣,劉小蘭殺了程嫂子的心都有了。

    張桂蘭點點頭,這事她也沒有旁的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也希望真的只是她們想偏了,不然鬧起來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回到店裏,劉小蘭把店裏的碰掉的衣服都擺好了,張桂蘭安慰了她幾句,讓她別多想,就去做飯了,朱藍心裏有事,又有些好奇,也跟着張桂蘭去做飯,一邊用眼角打量着程嫂子的一舉一動,到跟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這樣一來,朱藍到覺得以前瞭解老實的那個程嫂子不真實了。

    張桂蘭做了糖醋魚,醬茄子,開鍋的時候把跺好的辣椒末和香菜末散到了上面,又做了臥雞蛋、家拌涼和牛肉蘿蔔湯。

    滿滿的一大桌子,開飯前讓劉小蘭去廠子裏叫白松和東子他們回來吃飯,結果只白松回來了,說廠子裏離不開人,一會兒走的時候直接把飯菜帶過去。

    等飯菜都擺好的時候,白松聯繫做衛生巾的人也來了,是個近三十歲的女人,以前搞過醫學生品,對這些很懂,跟張桂蘭聊過之後,張桂蘭看得出來對方是個知識份子,舉指間就流露出來了。

    “田姐,那咱們今天就把合同簽了吧,這事我也不懂,只能出出主意,要用什麼你就跟我大哥說就行,讓他去採購,至於其它的地方我們也不懂,就要靠你了。”

    田小月笑了,“你能信得過我就行,那咱們就把合同簽了,廠子早辦起來咱們也早掙錢是不是?”

    這話說的實在,原本格格不入,卻一句話將大家都拉近了。

    合同是現寫的,看着田小月的字,張桂蘭羨慕不已,打重生之後她就想過練字,可是一直也沒有時間,結果現在她寫的字都不敢見人,在看看人家,開班教人都行了。

    簽好字之後,飯也吃完了,田小月還笑着問,“這菜是哪家飯店訂的?”

    “大廚就在眼前呢。”朱藍把張桂蘭推了出來。

    田小月雙眼閃閃發亮,“這可好,我正尋思找個會做飯的學學,現在可算是找對人了。”

    “行,田姐要是有空就去我家做,咱們邊做邊吃。”張桂蘭把自己家住的大院也告訴了田小月,一聽張桂蘭還是軍嫂,羨慕不已。

    最後臨走的時候,拉着張桂蘭的手,“到時我一定去找你。”

    看她的樣子,張桂蘭隱隱猜到田小月也是個喜歡軍人的,就像重生後的自己一樣。

    送走了田小月,就得研究新廠子的事情,要選廠房,衛生方面這些要求可就高了,特別是一些設備,還要去買,張桂蘭覺得這次自己不出門也不行了,讓別人去她還真不放心。

    跟白松商議了一會兒,事情太多,細節也多,跟本訂不下來,張桂蘭說回家寫個章程出來,白松這才提着飯回廠子了。

    張桂蘭也告訴朱藍盯住劉小蘭和程嫂 子,這才提着菜早早的回了家。

    ps:

    對不起,更晚了,期間餓了,吃了兩碗飯,哈哈rl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