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74章:驚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74章:驚人字體大小: A+
     

    周付國笑的開心,羅繼軍不開心了,挑挑眉,這算什麼?隔着自己與自己的媳婦調۰情?可又挑不出一點毛病來,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跟本使不出勁。

    張桂蘭可沒有時間理會這些,四下裏的叫聲很震耳,可以想像一大羣當兵的,一起叫‘來一個’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場面。

    孫梅這下子心裏舒坦了,這還是打羅繼軍夫妻進來之後,她的心唯一舒坦的時候,她也想看看這個在大院裏成爲話題的張桂蘭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你怎麼不說話了?”孫梅開口笑着看李雪。

    李雪咬了口蘋果,“有啥說的?我看這些當兵的就是閒的,人家不出來表演,明顯就是沒有準備,還一直叫個不停,哪裏是想看人家表演,跟本就是想讓人家出醜。還是軍人呢,真對不起這兩個字。”

    轉身不理會臉色不好的孫梅,一副無辜的問道,“你看到剛剛是誰挑起這個話的嗎?要是讓我知道了,非得賞他個大巴掌,讓他腦子清醒清醒。”

    “你好像很維護張桂蘭?”孫梅笑意的無心問了一句。

    看似無心,卻是難得的認真。

    李雪聳聳肩,“你是瞭解我的,最看不慣這些,最喜歡報不平,當初我可最看不起張桂蘭,不過現在看看,她活的比誰都真實實在。”

    孫梅心還是不踏實,沒等問,李雪已經反問過來。“怎麼了?你好像很怕我喜歡張桂蘭似的,是不是有啥事?”

    “哪你,還說你性子直,就別瞎想了,我哪裏怕那個,你呀這個性子也就我能跟你相觸下去,不然誰能受得了你。”孫梅像以往一樣要點李雪的鼻子。

    李雪避開,“哼。看你這樣說我,我非得找給你看看。”

    兩人沒說幾句,終於在叫喊聲中,又有人開口了,這次站起來的是楊宗國,“好了好了,大家先安靜一下,不就是想讓咱們羅營長的愛人表演節目嗎?這又不是什麼大事,直接說就是了。這樣鬧吵吵的也不直接說出來,人家知道是叫誰?況且人家還是個女人,能主動站起來嗎?怎麼也要點面子是不是?”

    轟的一聲。衆人笑了。

    楊宗國擡手示意大家安靜。“既然把事挑起來了,又不站出來,也不是爺們軍人做的事,只能我當惡人站起來了,平日裏羅營長不在時,我也幫他照顧了不少。今天就舍了個臉,站起來說句話,把這事給挑破了。”

    “桂蘭,你也別貓着了,給大家表演個節目吧。”楊宗國喊向張桂蘭。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張桂蘭才站了起來,笑道。“看看,這麼多農村來的軍嫂,我也沒有想到會是叫我,這還真是讓人挺不好意思的。”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是他們沒有把事辦明白,怪不得你。”楊宗國話裏帶話。

    戰士們聽不明白,可一些有些職位的都聽得出來楊宗國話裏的意思,有人別有用心的直接直向張桂蘭,把事挑到一半,見對方不起來,把場面弄成這樣大家都下不來臺不出聲了,楊宗國站出來,還不是給部隊這邊挽回一個顏面?不然到時尷尬的還是這邊。

    張桂蘭笑了笑,“既然這樣,我就給大家也唱首歌吧。”

    不等報名,張桂蘭站在原位就清口唱了起來,張桂蘭唱的是一道‘城裏的月光’,上輩子一個人在小木屋的時候,她最愛唱的就是這首歌,音樂淡淡的,特別是在夜裏唱起來,總讓人心裏酸酸的,張桂蘭不記得自己唱着這首歌悔恨自己做過的事多少次,直到臨死的那一刻,都一直在哼着這首歌。

    對這首歌,張桂蘭就像賦予了靈魂一般,深深的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待一首歌唱完,四下裏一片寂靜,靜得落針可落。

    零星的掌聲到最後震耳一片的掌聲,張桂蘭在叫好聲中坐下。

    與別人奇怪的目光一樣,羅繼軍也打量着身邊的媳婦,似乎第一次認識她,相處這麼久,竟不知道她會唱歌,而且嗓音還這麼好。

    特別這首歌,跟本沒有聽過,她又是從哪裏聽到的?

    “桂蘭,你真讓人驚喜。”周付國忍不住開口。

    這可是偷來的歌,張桂蘭心虛的紅了臉,在外人眼裏是害羞,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心虛,羅繼軍誇媳婦的機會被搶走了,心情很不爽,掃了周付國一眼。

    那冷如冰劍的眼睛,對別人好使,可對周付國來說,不過是菜裏的一片黃葉,跟本影響不了食慾和整盤菜的效果。

    反之,周付國臉上和煦的笑,到成功的讓羅繼軍火了。

    張桂蘭的表演將歡迎會推到了高۰潮,也到了尾聲,一首歌將大家都帶回了記憶裏,一時之間感觸頗深,李雪呆了良久,纔回過神來。

    孫梅的指甲卻摳到了肉裏,這一定是張桂蘭故意的,故意裝成什麼也不會,鬧得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到她身上之後,纔起來一展歌喉,然後一舉成名。

    真是好算計啊,原來竟是這樣。

    孫梅壓下自己瘋狂要起來指出這些真相,讓自己面上保持着笑跟衆人打招呼道別,直到回到自己的寢室,才沉下臉爲。

    同樣臉色不好看的還有王麗,她幾乎是瘋一樣的衝回到家裏的,一進屋就罵了起來,“呸,就知道她藏了私心,現在自己風光了,平日裏裝成一副好人的樣子,現在狐尾巴露出來了,看她還有沒有臉見我們。”

    “你鬧什麼?”宋衛東忙把門帶上,“人家風光怎麼了?那是人家自己的能耐,幹什麼要分給你?你是人傢什麼人?竟然還有臉在這裏罵,你也不怕丟人,你真不舒服,怎麼不當面問啊?還是你自己也覺得沒有理吧?也知道張不開嘴吧?既然這樣你就消停點,在讓我看到因爲你在大院裏鬧出什麼事,食堂的工作你也別上了,抓緊回老家吧。”

    王麗被罵了,不敢吱聲了。

    “你還想風光?風光什麼?在一個大院裏住着,誰家不知道誰傢什麼樣?你要真想出頭,那也去學學去做生意,等家裏條件好了,你什麼也不用做,別人就高看你了。還想指望着在歡迎會上出風頭,你看看那幾個表演時裝的幾個女人,那弄的是什麼?現在家裏的男人都在部隊裏成笑柄了,看她們以後還有沒有那個心思了。”宋衛東罵完進屋了,直接將門甩上了。

    見男人又去書房睡,王麗咬了咬脣,這陣子隊裏一直在訓練考覈,哪怕離家就幾步遠,人還是沒有回家,現在剛回家,竟直接去了書房,王麗心裏怎麼會好受,委屈的咬脣回了自己的屋。

    至於孩子,早就吃飽了之後,爬到牀上睡覺去了。

    羅家卻不一樣,戰士把人送回來之後,就走了,至於周付國,外面的天色太晚了,人就留在了楊宗國家住下了。

    “你早就準備好了?”羅繼軍見媳婦洗臉回來,才問。

    “是啊,別人有別的心思,我當然不能讓她如願了,這下也夠她受的了,今天我就不相信上級領導看不出來怎麼回事,然後什麼也不管。”張桂蘭爽了一把,“你說是誰幫她出的頭呢?這一晚也不會睡了,明天等着處理吧,或者已經想好出路了?”

    “你以爲部隊是你家開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就是有什麼人撐腰又怎麼樣?這裏可不是有人就好使的。”羅繼軍知道媳婦說的是什麼,“孫梅的父親也不會幫着孫梅做這種事情,不然職位也不會坐到那麼高,想來孫梅做的這些,一定是有些人爲了巴結她纔會那樣的,等明天受了教訓,以後這種不正之風就會歇下去了。”

    張桂蘭坐到牀上,把擰出來的毛巾遞給羅繼軍,“擦擦臉吧,什麼歡迎會,我看就是爲了幫有些人撐腰的,這麼受欺負,大不了不在部隊呆了,沒有這樣做的。”

    張桂蘭最恨這種人,利用手裏的權利謀私,而且現在謀的還是別人的男人,部隊不制止這事,竟然還有人幫着出頭,這才最讓人咽不下這口氣。

    張桂蘭這回還真憋上這口氣了,她非要把孫梅的尾巴給扯出來,不但要狠狠的當衆讓孫梅沒臉,還要讓部隊沒有臉,不然怎麼也解不了心裏的這口惡氣。

    “怎麼了?想什麼呢?”羅繼軍把毛巾遞了好幾次,見媳婦都像沒有聽到似的。

    張桂蘭回過神,“沒事,就是想到一件事,挺高興的。”

    羅繼軍拉住她,“今天打賭你輸了,怎麼還啊?”

    “還沒有問宗國呢,你咋知道是你贏了?”張桂蘭不承認。

    羅繼軍笑了,“好吧,那咱們就等等。”

    晚上,躺到牀上,羅繼軍難道低聲開口求人,“你今天唱的歌好聽,再唱一次吧。”

    現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唱了,張桂蘭也不拖拉,直接就開口輕唱了起來,一曲罷了,羅繼軍突然緊緊的將人摟在懷裏,“我怎麼聽得心酸酸的?”

    黑暗裏,張桂蘭沒有說話,靜靜的聽着羅繼軍的心跳,與上輩子的悲慘相比,這一世她已經很幸福了,又怎麼會心酸呢。ro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