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40章:古怪之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40章:古怪之處字體大小: A+
     

    一碗飯下去,郭英顯然沒有吃飽,剛要張口往廚房裏喊,對面的羅永志碗一摔,郭英老實的閉嘴了,趁着兒媳婦在廚房,羅永志也警告她。

    “你安份點,現在兒子出事了,你還在這邊雞飛狗跳的,看我還要不要你,你有沒有心?兒子現在出事,閨女又被你推進了火坑,連你這個當媽的都不認了,你也不想想你配爲人母嗎?要不是看在你跟我吃這麼些年的苦,又生了兩個兒女,我早就不要你了。”羅永志放了狠話,“你要是不怕你就只管鬧,這次可沒有上次那麼容易了,家你也別回了,回去我就打斷你的腿。”

    “我咋了?我還不是擔心兒子。”郭英憋着嘴。

    羅永志喝道,“把眼淚收起來,在家咋沒有看你哭?到這哭給誰看呢?你在這裏鬧騰兒媳婦就是心疼兒子擔心兒子?你騙誰呢?我告訴你,要是把兒子和兒媳婦鬧的不好了,我不饒你。”

    現在這麼好的兒媳婦到哪裏去找?這老孃們跟本就不知道知足,每天只想着鬧,羅永志真恨不得一個巴掌打過去。

    郭英被戳破了,不吭聲了,羅永志掏出旱菸捲了起來,也不在看她。

    廚房裏,張桂蘭把淹的肉拿出來切好,又把豆角摘了出來,淹肉燉豆角,炒了個杮子雞蛋,雖然現在菜園子裏的菜沒有下來,不過南方的菜已經過來了,菜介也不高,家家都能吃得起菜了,大院門口就有賣菜的車,張桂蘭每天都去那裏買菜,也不時的買塊肉,剩下的肉就放在鹽裏淹上,留着第二天吃,又拌了個涼菜,蒸了一大盆的米飯,又把泡菜拿出來拌了些,一掀開鍋,肉香味馬上在屋裏傳開。

    郭英巴噠巴噠嘴,嘴上不說心裏也承認這張桂蘭做飯是好吃,就看剛剛的蛋炒飯,都比別人做的香,現在這還沒有吃了,菜香就飄了滿屋。

    夏天已經來了,做飯的時候屋裏的門窗都打着,菜香自然就傳了出去,江枝抱着孩子站在門口,往裏面望,看到有兩個老人,靦腆的笑了。

    “有啥事啊?”換成一搬人,不認識也就不開口了。

    郭英到記得這個,上次打架的時候就抱着孩子在一旁看着,此時見她對自己笑,只當是笑話自己呢。

    “嬸子,我家住隔壁,聽家嫂子家裏來人了,過來看看。”江枝這才抱着兒子進來。

    站在門口就能看以廚房裏忙着的張桂蘭,“嫂子,家裏來人了?”

    “嗯,公婆來了。”張桂蘭正好擺碗筷。

    江枝笑了笑,抱着孩子進屋了,見人家吃飯了也不說回去,只抱着孩子在離桌子不遠處坐下,羅永志到沒有多想,只想着左右鄰居,就像在農村時一樣,客套的兩句。

    “是鄰居啊?平日裏桂蘭麻煩你們照顧了,吃了沒?一起吃點吧。”

    “不用了,孩子他爸還沒有回來,回來了我就做飯。”江枝把孩子抱到身前,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孩子的臉正衝着桌子。

    大人坐着吃,孩子看着,羅永志骨子裏透着本份,哪裏看得下去。

    “你不吃,孩子也不能挺啊,喂孩子吃點吧。”張桂蘭正好端着菜出來,羅永志又道,“桂蘭啊,多拿雙碗筷,讓孩子吃點。”

    張桂蘭看不慣江枝的做法,又不好反駁公公,笑道,“飯我量着呢,孩子也吃不了多少,怕熱,我在廚房裏就把飯給盛出來了。”

    李軍纔不到三歲,話還說不明白,能吃多少?不管江枝有沒有藉着孩子要佔便宜的心思,張桂蘭是一點便宜也不讓她佔,弄了小半碗的飯,用雞蛋炒杮子給泡了,上面又放的淹肉,拌好了之後,才端出來弟給江枝。

    шшш .тtkan .¢ ○

    “還有涼菜,也不知道你家軍兒能不能吃?”張桂蘭看着江枝拿過碗的手明顯一頓,心下笑了,果然是打着這個主意。

    “不用,這些就夠了。”江枝臉都臊紅了。

    孩子可不管那些,有吃的就行。

    郭英到也不願意,她是天生小氣,可老頭子說了話,又在外人面前,她不敢鬧,吃飯的時候吃的聲音格外大,表達自己的不滿,人埋着頭吃,羅永志瞪她好幾眼,她自然也沒有看到。

    張桂蘭則細嚼慢嚥,不時的還給李軍夾點菜,看着一點也沒有不高興李軍吃飯的樣子,江枝心下堵的慌,面上還在一個勁的道謝,孩子一吃飽,她說回家做飯,馬上就走了。

    一人走,郭英走開口,“跟本就是看人家吃飯來蹭飯的。”

    羅永志啪一摔筷子,“一個孩子能吃多點東西?又沒吃你的,你操什麼心,吃飽了就下去。”

    郭英氣極,“我說說都不行了,你是不是讓我當啞巴?”

    “你說,你就接着說。”羅永志一這樣說,郭英到不怕說了。

    飯後,張桂蘭收拾了碗筷,羅永志想去部裏打聽兒子的事,張桂蘭陪着他去了,好在是軍營,即使過了晚飯的點,人也都在。

    接待他們的仍舊是楊宗國,還有幾個沒有見過的領導,張桂蘭沒有開口,羅永志來時到說的挺好的,等一見了這麼大的領導,也不敢說話了。

    沒有辦法,最後還是張桂蘭將羅永志的意思表達了出來,“人受了傷,家裏人不能去,就是不放心,不知道這是怎麼了?這也過了快一個月了,也該有消息了吧?”

    “那邊人沒事,正在做康復呢,不讓家屬過去,也是羅繼軍本人的意思。”

    “他本人的意思?”張桂蘭微微一愣,隨後才瞭然道,“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心下卻驚濤駭浪,原來不讓去家屬是羅繼軍自己決定的,他什麼意思?是怕家裏人擔心還是怕打擾他與孫梅?不是張桂蘭亂猜,是 上輩子出現在那種事情,她不能不多想。

    回到家裏的時候,羅永志知道兒子沒事放心了,張桂蘭卻神不守舍的,郭英嘀咕的罵道,“自己男人沒事了,到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也不知道咋想的。”

    “媽,這話我還想問呢,自己病了不方便起身卻不讓家裏人去照顧,是不是你兒子那邊有相好的了?”張桂蘭已經忍很久了,或許從打回農村時,見婆婆的態度,就一直在忍,今天被得到的消息一刺激,也不忍了,“你兒子是啥意思?在醫院裏喜歡讓小護士醫生照顧?自己心長歪了,你也怪我多想,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要是你兒子跟誰在醫院傳出什麼曖昧的事情來,我就離婚。”

    一摔門,張桂蘭進了書房。

    把郭英的叫罵聲也隔在了外面,“你看看,你還說這個兒媳婦好,哪裏好了?現在兒子受傷了,她還在這裏說離婚。”

    轉身又對着書房喊,“張桂蘭我告訴你,離婚就離婚,誰怕誰啊?你以爲你是香餑餑啊?離了你,有更好的嫁給我家繼軍,這次他可是立功了,你個大字不識的,你也配得起?”

    “行了,沒完沒了了是不是?”現在被張桂蘭這麼一說,羅永志也覺得這事裏透着古怪了。

    按理說一個大男的受傷了不方便,當媳婦的在身邊照顧是最正常了,也不能讓男的照顧,難不成真的啥?張桂蘭不是胡亂說話的人,羅永志放回肚子裏的心又提了起來。

    書房裏張桂蘭氣得臉色乍青乍紅,好你個羅繼軍啊,難怪這事一直透着奇怪,怕是他這傷受的也有內情在裏面吧?不然怎麼一直瞞着不讓家裏人去?

    回想上輩子,加上今天得的話,張桂蘭越發覺得事情不對,上輩子她本就與羅繼軍總吵架,聽說他病了也沒有去,更沒有多問,現在想想就是她想去了,那邊也不會讓她去吧?就像這輩子這樣,跟本就是不讓她去,想來是在遮掩着什麼事情呢。

    而一向信任的楊宗國也沒有跟自己講實情,這讓張桂蘭心裏也不是滋味,自己這幾天裝堅強,在別人眼裏指不定很同情自己呢。

    還真是弄了個大笑話。

    越想越委屈,張桂蘭抹了把淚,不讓她知道好,最好能瞞一輩子,要不然這事沒完,羅繼軍把她當什麼了?大不了離婚,打剛剛說出離婚的那一刻,也不是衝動,打重生之後就整日裏提心吊膽的,她也不打算在委屈自己了,這次羅繼軍不給個正當的理由出來,這日子也沒法過了。

    這一晚,張桂蘭直接就睡在了書房裏,早上被外面的敲門聲吵醒了,“桂蘭,起了嗎?”

    是公公羅永志。

    張桂蘭本也沒有脫衣服,起來理了理頭髮,打開門,“爸,有事?”

    “桂蘭,昨晚爸想了一晚,覺得這事是古怪,咱們今天再去問問那個楊營長吧。”昨天就楊宗國送他們回來,又是住在樓下,羅永志也只記住了他。

    張桂蘭冷着臉,“爸,人就住在樓下,你去問就行,我不要做飯,就不陪你去了。”

    羅永志想着兒媳婦還在生兒子的氣,也就沒有多說,自己出了門,卻不知道張桂蘭是把楊宗國也給怨上了。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