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10章:被牽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10章:被牽怒了字體大小: A+
     

    米蘭忙着掙脫胡有國的手,可越是想躲開,胡有國越緊緊的抓住她,甚至最後不顧米蘭的反對,緊緊的將人攬進懷裏,米蘭慌了。

    “有國,你先放開我,有話好好說。”

    胡有國不鬆手,“米蘭,你答應我吧,嫁給我吧,我太喜歡你了,打見到你之後就時時刻刻的想着你,一天見不到你都難受,你就體諒體諒我吧。”

    “我知道,都知道,你先放開我咱們在說好不好?”現在米蘭只想將胡有國哄着放開了自己再說。

    孤男寡女更在一小窩棚裏,此時此刻米蘭終於知道怕了,也開始後悔了,就是下再大的雨也不該進來,身子被胡有國緊緊的摟着不放開,米蘭臉色嚇的都白了。

    有時偏偏就是如此,你越不想什麼事情發生,就越會發生什麼,已經失去冷靜的胡有國開始撕扯米蘭的衣服,不管米蘭怎麼叫怎麼打都沒有讓胡有國停下來,身子被撕裂開那一刻,米蘭眼裏的光彩消失了,涌出來的是滿滿的絕望,黑暗裏只能聽到胡有國激動的粗喘聲。

    大院那裏,楊宗國卻正在跟羅繼軍打電話,“你放心吧,弟妹原來是在城裏跟着白松兩口子做生意,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明天就去城裏看看,找到了人讓她馬上打電話給你。”

    羅繼軍的臉色不好,道了聲謝就掛了電話,原本他想過很多幕媳婦接到自己信的神情,高興、甜蜜、羞澀、、、、可是這些都不是,媳婦竟然消失了。

    這讓羅繼軍又感覺到了那股無力感,每當遇到米蘭的事情的時候,他就無力的不知道怎麼跟媳婦表達,甚至覺得愧疚,羅繼軍正在苦惱,聽到外面有人喊報告,纔打起精神,喊了聲進來。

    進來的是個女兵,確切的說是個女軍醫。

    “報告首長,孫梅前來報道。”孫梅行了一個軍禮。

    羅繼軍回了一個禮,纔開口,“有什麼事?”

    他可不記得讓這個女軍醫到自己這裏來過,原本就不好的心情,讓兩道皺緊緊的擰到了一起,蹙着眉頭看着孫梅。

    孫梅才露出甜美的笑來,也沒有進來的那副軍人幹練的樣子,“首長,咱們到這裏也有些日子了,現在都安排妥當了,我們護理這邊想開個不聯歡,請首長批准。”

    孫梅的笑很甜,目光清澈,每當她這樣笑的時候,總會讓人忍不住多看她幾眼,就是她提出來的事情不妥,也不會有人則怪。

    可今天孫梅顯然高估了自己,眼前的羅繼軍臉都陰了下來,當場就沒有給面子,“聯歡?我就沒有聽說過在戰場上還要聯歡的,你們以爲這裏是什麼地 方?要只想着玩就回醫院去,這裏不適合你們。去把你們隊長叫來。”

    羅繼軍跟本就沒有給孫梅面子。

    他喊過之後,眼前的女人不但沒有走,反而站在原地,眼睛慢慢變紅,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羅繼軍臉是徹底黑了,自己大步的出去了。

    要是換成自己的媳婦,除非受了天大的委屈,纔會紅眼,可在記憶裏,也只有那麼一次,羅繼軍背後站在大營裏,深吸一口氣,這女兵們怎麼連普通的女人都不如了?

    事情很快就解決了,管理女兵們的隊長還是羅繼軍任命過去的,被叫來後,直接以管教不利,被罰了五公里越野,這可真是殺歡給猴看,一下子讓還蠢蠢欲動的女兵們都安靜下來。

    特別是女兵們的寢室裏,大家都圍關孫梅安慰她,趙雪一臉的憤憤不平,“不就是辦個聯歡嗎?看他那神氣樣,**者。”

    “算了算了,我沒事,也沒有啥丟人的,就是辜負了你們的寄託。”原來孫梅能過去,也是被女兵們選出來的,其中也有孫梅自己的私心。

    她想試試自己的魅力,可顯然這樣是不行的,不過並不代表着今天做的沒有一點效果,以後羅繼軍該會認得出自己了吧?不會再像對待普通士兵一樣看自己。

    “孫梅,你就是性子太好了,要是換成我非得當面問問他,到了每一個新地方,都要給新來的戰士開聯歡會的,咋到他這裏就不行了?還兇人,一個大男人兇人算什麼厲害。”羅繼軍的形像在趙雪的心裏大大折扣。

    “算了,首長批評的很對,咱們又不是出來玩的。”孫梅笑的甜甜的,看得在場的人都越發不平起來。

    到是其中也有人疑惑,“這次是有些不平,你沒看到四下裏很警戒嗎?不會是真的要打仗吧?”

    “現在都和平年代了,和誰打啊。”趙雪不以爲意。

    孫梅卻因爲戰友的話陷入了沉思。

    至於去上海的張桂蘭跟本不知道羅繼軍一直在找自己的事,在她想來,走了那麼多天總該到地方了,一個電話和信也沒有,多半是打起來了,哪裏還會顧得上自己,隨着時間的推移,原本心裏的怨恨,也慢慢的變成了擔心。

    快天上海了,周付國發現張桂蘭心事重,也沒有多問,甚至只要張桂蘭不開口,他也不會主動說話,等下了火車後,周付國把要去學習的地方的電話號留給張桂蘭,兩人就分道揚鑣了。

    看着來來往往的車和人羣,張桂蘭恍然又回到了上輩子,可惜上輩子那樣的發達,卻與最後孤苦死在小木屋裏的她沒有一點的關係。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珍惜眼下的生活,靠自己去改變自己不再重蹈覆轍走向那樣的命運。

    張桂蘭打聽了一下,坐着人力車去了上海最熱鬧的地方,在那裏找了旅店住了下來,安妥好這些,看着才下午,她就直接去逛街了。

    換成這輩子她是個沒有見過世面的農村人,到了上海這大城市還真會轉向,可就因爲多活了一世,見識的多了,繁華的上海在張桂蘭眼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住的本就是最繁華的街道,走了一條街就找到了商場,走時裏面眼睛就不夠用了,果然是大城市,這些東西在自己的那個小城市有些跟本就沒有見過,張桂蘭特意去了賣內衣的地方,看到了真正的胸zhao,心裏略有些失望,看來自己還是太高估自己了,上前打聽價錢,要三塊五一個,張桂蘭每樣各挑了一個,現在這些裏面還沒有鋼託,不過做的卻比自己做的那些要精巧,張桂蘭買也是想着回去按這樣子學,既然要做這一行,一定要做精了,自己做出來的帶鋼託,到時這大城市的也比不過自己的,想到這,她又增加了信心。

    買內衣時,見張桂蘭買的多,也每件都給她抹了五毛錢,原本看着張桂蘭穿的這麼土不會買,卻不成想買了這麼多,最少也得有十件,張桂蘭都是按自己的碼買的,她也想明白了,掙錢固然重要,可是自己也不能不注重自己的形像,特別是想到孫梅時,此時羅繼軍可能每天都能看到孫梅,張桂蘭就不覺得花錢心疼了,還特意給朱藍也挑了兩件,這纔去了女裝的櫃檯。

    現在的衣服大同小異,沒有什麼特別出奇的樣子,不過布料卻不同,不單一是卡其了,張桂蘭最後乾脆去了賣布的地方,到了那裏就被一匹匹的布給吸引的移不開布了。

    看着時間也不早了,張桂蘭知道一家家的細看沒有時間,就先大體的轉了一圈,哪幾家樣品多在心裏記下來,然後纔回住處。

    把東西放好,張桂蘭纔算帳,來的時候買臥鋪花了二十二塊錢,這一晚的旅店就是二塊錢,加上今天買胸zhao花了三十六,這才每一天啊,就花了七十塊錢,這時候張桂蘭才感覺出大城市的味道來。

    這折騰一天還沒有吃飯呢,張桂蘭爲了省錢,乾脆就到外面買了兩個饅頭回來,用茶缸子打了杯熱水,就着吃了一個,另一個留做早飯,早早的洗了洗就歇下了。

    張桂蘭歇下了,在老家那邊,楊宗國找到了白松兩口子,再聽說張桂蘭去了上海後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這人怎麼去上海了?”

    白松回道,“桂蘭只要拿定了主意,誰能勸得了。”

    支口沒有提做意的事,這也是他們先前商量好的。

    “這是桂蘭賣的東西?”楊宗國這纔開始在店裏打量了起來,雖然神態平定的收回目光,心裏還是被嚇了一跳,難怪米蘭那麼緊張,就是自己看了都嚇一跳。

    朱藍知道自家的男人不愛說謊,上前笑着接過話,“哪呀,是有一次我看桂蘭做這東西,問了後就想了開店的念頭,這不就撲奔桂蘭來了,然後讓她幫着張羅開了這個小店。”

    楊宗國也沒有多想就相信了,再說他也覺得開店這種小事也沒有必要說謊的,見他就這麼信了,白松到是鬆了口氣,“你找桂蘭有急事?”

    “還不是繼軍,來了信,又打了電話,一直找不到桂蘭,挺擔心的。”楊宗軍說了實情,又把米蘭去的事簡單的學了一下,“要不然我也找不到你們。”

    朱藍的臉一沉,“你可不知道米蘭的威風呢。”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