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06章:原來私會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106章:原來私會過字體大小: A+
     

    米蘭看到張桂蘭在坐着吃飯那一刻,勾起一抹笑來,她就沒有猜錯,這店果然是張桂蘭開的,就說白松和他那個媳婦哪裏是那塊料,還想出來的,那樣的腦子也想不出這些東西來。

    要不是在城裏與張桂蘭接觸過一些日子,她也不會猜到這些東西是張桂蘭弄出來的。

    “買東西?”朱藍放下碗迎了上去,嘴快的跟本容不得米蘭開口,“喲,這不是剛剛婦聯的人嗎?你們婦聯的人不是說這不是正經人穿的衣服嗎?咋也過來買了?看看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米蘭跟着婦聯的人進來的時候,一直向着婦聯的人說話,朱藍就不喜歡她,旁的不說就是同鄉的份上,米蘭也該先問問情況纔是,到一副急於求成的樣子。

    米蘭譏弄的打量了朱藍一眼,“是嫂子吧?我來找桂蘭的。”

    直接把朱藍給無視了。

    朱藍也不在意,“喲,原來和桂蘭認識啊,到是來的巧,桂蘭正好今天到我家來坐客。”

    米蘭顯然一副不相信的神情,也不多說,直接走向張桂蘭,往桌上的飯菜掃了一眼,更是鄙視了,“桂蘭來城裏咋不到我那裏去坐坐?還好今天來店裏的時候我猜出這是你開的店了,不然還不知道你在城裏呢。”

    一直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到也算是有自信了。

    張桂蘭吃下最後一口飯,才撂了筷子,“你找我有啥事?”

    像米蘭這種陰魂不散的人,張桂蘭覺得沒有必要跟她客套了,面上更不用裝了,反正大家是什麼人心裏都清楚。

    米蘭對張桂蘭的這種態度不以爲意,“這是你開的店?聽說買的人很多,價錢還不便宜,繼軍知道嗎?”

    “你關心別人家的男人,胡有國知道嗎?”張桂蘭笑着反問過去。

    見來者不善,朱藍和白松也靠了過來,緊盯着米蘭。

    米蘭跟本沒有把兩人放在眼裏,“繼軍一定不知道吧?其實上次回農裏的時候,晚上繼軍出來找過我,說對不起我,還說一點也不喜歡你,你不知道吧?就在你家的院子外面,現在我知道繼軍爲啥這樣說了,他是個軍人,你看看你做的又是什麼?跟本在給他找難題。桂蘭,看在同一個村的份上,你聽我一句勸,馬上把店關了吧,這樣對繼軍影響不好。”

    “呸,狗屁,你以爲你是誰?我纔不相信繼軍會做出對不起我妹子的事。”白松一聽就炸了,要不是朱藍拉着,人都要上去打人了。

    朱藍一邊拉着自家的男人,一邊也冷嘲道,“我看是你半夜睡不着,跑到人家後院去拉着不讓人家走吧,繼軍要真想跟你說什麼悄悄話,怎麼也得找個小樹林,要不然到你家房後去說,到沒有聽說跑到丈母孃家房後偷情的理,撒謊你也不先好好想想。還有,你把話最好說清楚了,開這店咋不好了?我還真不懂了,我開的店跟繼軍有啥關係?”

    “白大哥,白嫂子,你看看我說桂蘭呢,你們急啥,店是你們開的,那就全當我剛剛說錯話了,不過我也是真心爲桂蘭好,她的一舉一動可關係着繼軍呢,既然嫁給了繼軍,怎麼也要爲繼軍着想是不是?”米蘭一點也沒有被戳破謊言的心虛,“桂蘭,你也別生氣,繼軍那晚找我也沒有別的意思,我下午還要上班,就不多說了。”

    “是啊,大老遠跑這麼一趟,也夠你累的了。”張桂蘭臉上一點生氣的樣子也沒有。

    米蘭抿着嘴角走了,她纔不相信張桂蘭聽了真的不生氣,走了店鋪,米蘭的臉才陰下來,聽舉報的人說這內衣店一件內衣要兩塊錢,一天賣二件,一個月下來比自己掙的還多,張桂蘭憑什麼超過自己?

    在猜到這店是張桂蘭開的之後,米蘭就坐不住了,強挺到中午下班,飯也沒有吃就趕過來了,在看到張桂蘭吃的飯菜後,米蘭心裏的嫉妒舒服了一些,自己在單位吃的張桂蘭可比不上。

    店鋪裏,米蘭一走,朱藍就忙着勸張桂蘭,“一看就不是安份的人,她的話你也別往心裏去。”

    “嫂子放心吧,我沒往心裏去,我就是在想在鄉下的時候哪次繼軍晚上能出去。”張桂蘭可不相信這事是假的,那一定是真的了,至於說了什麼,米蘭可能會造假。

    朱藍抽了抽嘴角,“繼軍那人看着就是個有責任心的,就是米蘭真找他他也不會做出啥出格的事。”

    “別亂說,讓你這樣一說還完了。”白松聽媳婦都扯到男女事上去了,出聲打斷,又一邊勸慰張桂蘭,“妹子,我猜兩人見面這事有,繼軍沒有告訴你也是怕你多想,你要是真生氣,回來好好跟他吵一架,也別多想。”

    “你們兩就放心吧,我要真生氣不是上了她的當了?在說不管怎麼說,繼軍現在娶的是我,跟他過日子的是我,她現在到我面前說這些,還不是心裏嫉妒?我幹啥要生氣。”張桂蘭看兩個人都擔心自己,忙寬兩個人的心,“大哥、嫂子,你們兩就放心吧,我真沒事,就是挺煩她的,走到哪裏都陰魂不散的。”

    “聽你說現在也有人追她,你說不好好的找個人處對像,天天纏着這結了婚的做啥?以後她還這樣,不行就找她單位去,看到時候誰怕。”朱藍做起這些來手段可夠狠的。

    張桂蘭心想這樣去了,米蘭的工作怕是也保不住了,到時羅繼軍還不知道會怎麼想呢,耍潑的法子上輩子她做的就夠多的,可最後卻是生生的把羅繼軍給推走了。

    “行啊,你想得明白就行。”看她說的不像假的,白松兩口子也鬆了口氣。

    有了一天的經驗,這天賣起來也輕鬆了,朱藍很快就投入了氛圍,她性子爽朗,天生適合與人打交道,賣起東西來也很快。

    張桂蘭看着朱藍已經上軌道了,第三天才去了工商局看商標的事情,回來後又去商場挑了布料,一邊在賣內衣的地方走了一圈,沒有看到店裏一樣的東西,勾了勾脣角走了。

    看來這個時代也給了人創業的機會,思想還偏保守的人們,給了張桂蘭多掙錢的機會,她怎麼能不高興,掙錢之餘,想到羅繼軍在村裏時還是在自己孃家的後院見米蘭,心裏就堵的慌。

    她覺得她做的那麼多,也該讓羅繼軍信任了,沒有什麼話不能告訴她的,顯然那男人藏了小心眼,若是你真能瞞得住也行,張桂蘭也不計較了,偏偏還瞞不住又要撒謊,怎麼能不讓人生氣。

    張桂蘭決定了,就是羅繼軍來信也不回,來電話更不接,非得治治這個男人不行,還膽子大了,竟然敢說謊了。

    回到店裏,朱藍那邊還有顧客,白松幫着接過張桂蘭手裏買來的布,等把顧客送走了,朱藍也拿了個關店的牌子掛到門外。

    “這一天還沒怎麼忙就過去了。”朱藍把賣的錢拿出來數了數,又跟賣出去的衣服對了一下數,“加上你大哥賣了兩個衣架,今天可足足掙了一百呢。”

    “開業三天,咱們可掙了近三百了。”朱藍把錢收起來,“就按這樣來,一年就能在城裏買房子了,到時再生個孩子,我就沒有啥要求了。”

    說到孩子,白松原本還要訓媳婦幾句別張揚的話又咽了回去,可不是,這些年日子過的苦,連孩子都生不起,他有太多的地方對不起媳婦了。

    “不用一年,嫂子想要孩子現在就要,懷孕生孩子也不耽誤做買賣,吃住都在店裏,嫂子就是邊喂孩子邊賣東西都行。”張桂蘭是真心勸她,“到時真忙不過來的時候,咱們就僱個人來賣貨,一個月給她開二十塊錢,不是挺好的?”

    “呀,有那二十塊錢做啥不行,還是咱們自己賣。”朱藍一聽就心疼了。

    張桂蘭想到下面自己要說的話,怕是她更心疼,“嫂子,這東西就咱們兩個做也不行,身子都造完了,按我想的,咱們把就把東西剪出來,然後僱個人白天來做活,就在小屋,你看怎麼樣?咱們按件給錢,做出一件來給她兩分錢,你看行不行?”

    “我看行,這樣晚上你們也不用熬夜了,只要早上把衣服燙平掛上去賣就行了。”白松覺得這主意不錯。

    朱藍當然也覺得好,只是想到要花錢就心疼,這時張桂蘭又道,“而且咱們的衣服不能就這樣賣,前幾天我不是說商標的事嗎?我打算這幾天跟嫂子把人找上來,再把衣服剪出來夠賣幾天的,就去一趟上海,咱們這裏沒有做商標的地方,我去看看上海找家多做些來,還有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料子也進一些。”

    既然生意要做大,就不能侷限在這小城市裏,張桂蘭這幾天早就想好了,大城市的料子多,而且看看能不能找一家作代理的貨她的貨,“嫂子,這兩天咱們兩在趕出些樣品來,做的細點,我走的時候一起帶着。”

    “你一個人去上海?那裏太遠了,不行。”白松不放心,“你要是有個什麼事,我咋和繼軍交待?”

    “放心吧。”張桂蘭笑了,“大哥你就相信我,上海一定得去。”

    張桂蘭的堅定,讓白松也不知道怎麼勸了,朱藍卻想着跟着一起去有照顧,可店裏又離不開人,只能默不作聲,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