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九十四章:婆媳鬥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九十四章:婆媳鬥法字體大小: A+
     

    羅繼軍原本不想聽母親的,衣角被扯了一下,見到媳婦給自己使眼色,交換了個眼神後,這才放下碗筷走了。

    幹了一上午的活,郭英累得腰痠背疼,人都一走,她馬上就躺到炕上,哪裏還幫着收拾桌子,不但如此,還記着問豆腐的事,“燉了半鍋的豆腐,得好幾塊吧?錢給了嗎?”

    張桂蘭就知道會問這個,手麻利的收拾桌子,一邊無辜的問道,“媽走時給我留錢了?放哪了?我沒看到,就跟他家佘了四塊豆腐,說改天再送過去。”

    郭英氣的快吐血了,“你自己不是有錢嗎?還用我留錢?吃你幾塊豆腐就捨不得了?還沒有讓你養老呢。”

    連掩飾都懶得做了,直接就把實話說出來了。

    “媽,你當時也沒有說啊,你要是說了,我能捨不得這幾塊豆腐錢嗎?再說爸走的時候還告訴你把菜都弄好了,我也沒有多尋思啊。”張桂蘭也不是不認錯,偏就不提出錢的事,“再說媽發這麼大的火幹啥?知道的是你怪我沒辦好事,不知道的還以爲媽在算計兒媳婦的錢沒算計來,弄一肚子的火氣呢,還是因爲這幾塊豆腐,傳出去都磕磣。”

    這話嘔得郭英胸口都要炸了,渾身也不累了,從炕上坐起來,“去,你一會兒就去把豆腐錢給結了,我們羅家可是從來都不賒賬,幾塊豆腐還是吃得起的。”

    “行,我一會兒就去。”張桂蘭端了盤子去了外屋,又探頭進來,“媽,那錢你放在哪了?我的錢放在我媽那裏了,要是你不急着,一會兒我收拾完了回家去拿也行,不過這功夫我媽怕是上地了,家裏鎖着門呢,我這也沒有鑰匙,要不你先拿錢墊上?”

    “你就在這等着我呢是不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人就氣不起來了。

    郭英的火燒的不能再燒了,到最後卻突然滅了下來,一個轉身背對着門躺回了炕上。

    廚房裏,張桂蘭心情愉快的勾着脣角收拾碗筷,收拾妥後,直接去了西屋,往炕上一躺,這可是他們結婚的新婚,雖然沒住幾天,可也是有感情的。

    春困秋乏,又幹了一小天的活,張桂蘭躺在炕上不多時就睡了,東屋裏郭英半響聽不以動靜,翻了個身叫了一聲,見沒有人應,以爲是去給豆腐錢了,這才滿意的閉上眼睛。

    羅海英到了鎮裏就去公社借了電話,按照大哥的交代跟白松說完後,連腳都沒有歇就往回趕,到家的時候又餓又渴,自己到廚房裏翻吃的,一大碗的豆腐湯,兩個餅子,下了肚子之後,整個人才活了過來。

    她先到了西屋,見嫂子在睡覺,就轉身去了東屋,郭英迷迷糊糊的聽到有動靜,以爲是張桂蘭,回頭看了一眼是女兒,這才清醒過來。

    “回來了?在鎮裏吃的?咋回來的?成才找車送你回來的?”一開口就是一堆的問題。

    羅海英臉一沉,躺到炕上纔開口,“我自己走回來的,你能不能別開口閉口的就是成才,我還沒有嫁過去呢。”

    今天爲了成才的事奔波一天,又累又渴,聽到母親提起這個,羅海英不火大才怪。

    “好好的,哪來這麼大的火氣,人家成才又沒有惹到你。”這時郭英也猜到女兒是走回來的了,也不跟她計較,“你大哥叫你進鎮裏幹什麼啊?弄得神神密密的,是不是跟張桂蘭有關?”

    “好好的,你又把嫂子扯進來幹什麼?”羅海英不願聽這話。

    “你是不知道,她還想跟我藏心眼呢,哼,真以爲能耍得過我,還不是乖乖的送錢去了。”郭英一臉的得意,“讓她買幾塊豆腐都捨不得花錢,你大哥掙錢可都養她了,讓她花點錢還心疼上了,就是你大哥把她給慣的。”

    羅海英越聽這話越不對,“媽,你又鬧騰什麼,就是幾塊豆腐,又沒有幾個錢,你拿了就是了,幹啥非得讓大嫂拿啊?大哥的錢你也不要說都給嫂子花了,嫂子纔去城裏幾個月啊,再說米蘭後來又去了,我聽說大哥還給米蘭錢了呢,大哥一個月就三十多塊錢,除了給米蘭的,家裏都不夠用,還不是要花嫂子掙的錢,要我說你別總看不上嫂子,嫂子挺好的,比米蘭好。”

    “別給你點小恩小慧就把你收買了,她哪裏配得上你大哥。”

    “媽,你小點聲。”羅海英急了,生怕被聽到了,這是啥事啊。

    “怕啥,她去還豆腐錢了,沒在家。”

    羅海英困惑道,“媽,嫂子在西屋睡覺呢。”

    “睡覺?”郭英聲音提了起來,“她沒去送錢?”

    當場臉色就不好看了。

    “媽,你小點聲,”羅海英也躺不住了,坐了起來,“不就是幾塊豆腐嗎?你要是鬧你就鬧,反正丟人全家跟着你丟人。”

    “錢是小事,關健是她的態度問題,我現在拿捏不住她,將來到城裏讓她養老了,她還不得給我和你爸氣受?”郭英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地。

    “你和爸纔多大歲數?就整日裏想着那些事,還遠着呢,在說嫂子也不是那樣的人,你就別鬧騰了。”羅海英也煩了,“我看大哥和大嫂還是早點回去吧,這樣你也不用鬧了。”

    “你這死丫頭,說啥呢。”郭英見女兒不高興,也不敢再多說了。

    羅海英躺回到炕上,一會兒就睡了。

    郭英卻睡不着了,只覺得骨頭裏像有無數只螞蟻在爬,鬧心的想罵人,偏偏這事又不在理,罵也罵不出來,只能自己憋着這口氣。

    西屋裏,張桂蘭睡的香,跟本不知道婆婆被氣成什麼樣。

    另一邊,白松接到羅海英的電話後,也不耽誤,直接就坐車往這邊趕,到鎮子時正好是下午,找了個地方借住,纔在鎮裏遛起圈來。

    他是外鎮的人,眼生也沒有人認識,跟人打聽事又讓人察覺不出來,只覺得像在聊天一樣,畢竟是偵察兵出身,還有一套自己的套路,只一上午的功夫就把事情給打聽出來了,直接就往廖家屯趕,正好有順道的馬車,才少走了一大半的路。

    天黑的時候,白松纔到屯子。

    羅家的地早就收完了,張桂蘭又躲回自己孃家去了,羅繼軍也跟着去了,郭英不滿在家裏罵了一會兒,沒有人理她,也罵不動了。

    特別是在知道豆腐錢真的沒有給之後,郭英的臉色更難看,這事被羅永志知道了,二話不說罵了郭英一頓,郭英這才老實。

    白松一進村,就直奔羅家,在院門口遇到了羅海英,沒進羅家的門,就被帶到了張桂蘭家。

    羅繼軍和張桂蘭跟父母坐在院子裏聊天,見白松來了,馬上將人領進屋裏,看樣子一臉的灰,就知道急着趕路還沒有吃飯。

    二話不說,張桂蘭直接在廚房裏揉了一塊麪,扯了一半盆的面片,裏面打了兩個荷包蛋,羅海英幫着打下手,白菜熗的湯,熱氣騰騰的端進了屋。

    屋裏張老五夫妻都在,白松也不可能說打聽的事,等把張桂蘭做的半盆面片都吃了,才藉着要消化食,跟着羅繼軍出了屋。

    兩人站在院子裏抽菸,張桂蘭帶關羅海英坐在廂房裏,聽不清外面的兩人說了什麼,直到外面的天大黑了,白松被安排到在正屋跟張家老兩口一起睡,羅繼軍纔回來。

    “怎麼樣?都打聽到了吧?”其實看到羅繼軍臉色不好,張桂蘭就知道了。

    特別是上一輩子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更不用確定了。

    羅海英也看出兄長的臉色不好,雖然嘴上說着不在意,可兩隻手緊緊的擰着衣角,咬着下脣,還沒有聽就已經受不了了。

    羅繼軍坐下,纔開口,“打聽到了,那女的姓董,叫董春紅,今年十八,跟海英同歲,沒有父母,和一個哥哥相依爲命,他哥也是臨時工,跟成才一樣看着變壓器,平時兄妹兩個就都住在公家安排的宿舍裏,與成才整日裏擡頭不見低頭見的,不過沒有別的事傳出來。”

    可就是這樣,也已經讓人接受不了了。

    這是什麼年代?男女同住在一個宿舍裏面,說啥事也沒有,可那名聲傳出來也不好聽啊。

    一時之間,屋裏陷入了沉默。

    羅繼軍到底是有主見的,“這門親事,我看就算了吧。不管成才與那個董春紅有沒有什麼關係,可有這樣的事,日後在你們夫妻之間也是個疙瘩。”

    “哥,我想找成才問問。”羅海英不死心。

    羅繼軍也不反對,“問問也好,看看他是怎麼說,若他跟你說實話,證明他們之間沒有什麼事情,反過來說,即使他跟你說實話了,也不代表他們之間什麼事情沒有,到底這事怎麼決定還是看你。”

    張桂蘭一直沒有開口,她知道結局,卻不能說出來,況且這婚事上羅繼軍做爲兄長都沒有摻和,自己這個外人更沒有資格管了。

    該提醒的也提醒了,現在只能看羅海英自己的了,況且就是羅海英自己不同意,還有兩邊的家長呢,都過了禮日子都定了,要是退婚,對兩家影響都不好,特別是這個時候在農村。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