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八十章:表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八十章:表態字體大小: A+
     

    羅永志到了之後沒有看到自己的妻子和閨女,也沒有多問,也不客氣,跟着張老五盤腿坐在炕桌上,兩人正喝着張桂蘭帶回來的小燒酒,桌上是張桂蘭炒好的菜,雞肉用盆裝着,滿滿的一大盆,從外面一推開門,滿屋的香氣就撲鼻而來。

    這年頭能吃上一頓雞肉還真是難得,張桂蘭用力的吸了吸,“真香。”

    羅繼軍忍住想捏她臉的衝動,張桂蘭扭頭小聲跟他邀寵,“我把四隻雞腿都留下了,晚上咱們四個一人一個。”

    多活了一世,張桂蘭知道女人要適當的表現一下可愛的一面,特別是這些小算計,直接說出來反而可愛。

    果然,羅繼軍臉上的笑意越發的大了,臨進屋前見沒有人看到,偷偷的說,“我的也一起給你,好好補補,昨晚還有正事要辦呢。”

    張桂蘭的臉一紅,剛要呸他,到了裏屋的門口,只能瞪他一眼,才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些進了屋,屋裏一片笑聲,孫叔波緊挨着自家男人坐在炕邊上,見兩人回來了,張羅兩人吃飯。

    “繼軍脫鞋上炕挨着你爸,快吃吧,一會兒菜可涼了。”一邊把羅繼軍手裏的酒接過去。

    羅繼軍也不客套,脫了鞋就坐到炕上去了,張桂蘭挨着他坐到了炕邊上,炕桌挨着炕沿邊的地方放着飯盆,張桂蘭的飯早就盛好了。

    羅繼軍則倒了酒,陪着喝酒,羅永志一碗的酒已經喝了一半,臉也紅紅的,“以後你們只把繼軍當成你們的兒子,別在乎外人怎麼說,我家那口子是個嘴快的,其實心不壞,有啥說的不好的地方,你們只當她在說胡話。”

    這話說的敞亮,張老五更明事理,“永志,你說這話就外道了,咱們現在不就是一家人嗎?弟妹那裏她是個女人,女人都小心眼,我家的這口子也是,咱們別管她們。”

    “正是這個理,只要兩孩子好,其他的都不重要。”羅永志抿了口酒,又囑咐身旁的兒子,“你可要好好對桂蘭,不然我也不同意。”

    羅繼軍見兩老人喝的開心,說什麼都應着,看着很和氣,就是連平時一慣冰冷的臉看起來也溫和了,你看着他是在聽兩個老人說話,可筷子不時的給張桂蘭填一下子菜,每次都能跟據每樣菜張桂蘭吃了多少,而下次不在夾重樣。

    到底是偵察兵出來的,就是不一樣。

    孫淑波把兩個人之間的小舉動看在眼裏,臉上的笑就沒有停過,先前對羅繼軍有的火氣也消了,把羅繼軍的碗裏夾滿了雞肉,都裝不下了還往裏裝。

    張桂蘭笑意的看羅繼軍,羅繼軍到是揚揚得意,大吃的把碗裏的菜都吃了,不過不等見底又被放滿了,等到最後還真有些犯愁了,頻頻對張桂蘭使眼色,張桂蘭只當沒看到,自顧吃自己的。

    飯後,羅永志喝多了,羅繼軍送人回去,張桂蘭幫着母親收拾桌子,燉了兩隻雞,又放的土豆乾一起燉的,足足剩下一大盆的菜,其它的菜一樣一盤,到都吃乾淨了。

    張老五也喝多了,直接就沒有下炕,桌子一撤下去,就從被架裏拿了個枕頭睡下了,張桂蘭洗到一半的碗被孫淑波搶了去。

    “你也回去把屋裏的炕鋪上,我看繼軍也喝多了,讓他躺一會兒。”孫淑波打知道女兒昨晚才洞房,就替閨女委屈。

    張桂蘭臉一紅,“他自己弄去,又不是不會,疊的被子比我弄的還整齊呢。”

    孫淑波可不管,“讓你去就去,你這孩子咋又犯起倔來了。”

    好在羅繼軍承認,不然女兒肚子一直沒有動靜,還不知道郭英那個老孃們會說什麼難聽的話出來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兩個人在一起的機會,孫淑波自然把下一代的事放在了第一位。

    張桂蘭隱隱猜出了母親的想法,就更不可能聽話了,“我不去,幫你收拾完的。”

    “這幾個碗,用不着兩人,你快去,直接把炕燒燒,雖然春天了,可也不能太涼了。”孫淑波知道不這麼說閨女不能聽話。

    “知道了。”張桂蘭知道她要是拒絕,那母親就會去燒炕,拿過手巾擦了擦手,抱着一把苞米杆去了廂房。

    剛把炕燒完,地掃乾淨了,就見羅繼軍推了門走進來,“喝多了吧?要不要洗洗再躺下?”

    “不用,我在家洗過了,海英正在在做飯,燒的熱水。”羅繼軍脫了鞋往炕上一躺,雖然已經是春天了,可是躺在熱炕上,還是很舒服。

    最主要的是媳婦還在一旁,飽暖思陰欲,也不過如此。

    張桂蘭明知道身後有雙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也不回頭,故意收拾已經收拾好的屋子,屋裏一點動靜也沒有,靜的似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張桂蘭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還有什麼怕的,乾脆扔下手裏的抹布,回過頭迎上羅繼軍。

    “還是沉不住氣。”羅繼軍笑眯眯的。

    果然,張桂蘭瞪他,“那羅營長還有什麼想指示的?”

    羅繼軍只躺在炕上笑。

    他看着你,明明沒有說什麼,可就是讓人很不爽,張桂蘭幾個大步到炕邊,“還想耍酒瘋?”

    “呀,別鬧,大白天的。”張桂蘭被扯到炕上,嚇的一跳,攔住他亂動的大手,“聽到了沒有,好好的睡覺。今天在小賣店我把米蘭工作的事跟田嬸子說了,當時米蘭的媽也在。”

    “嗯,按你想的做。”羅繼軍的手到底得承了,從衣服底下伸了進去,手一握以目標就睜上眼睛享受起來。

    張桂蘭哭笑不得的打他,見無用也就放棄了,任他胡作非爲,“是也不能一直呆在家裏,早點回去等通知吧,我想幫家裏把地種好了在回去。”

    感覺胸前的手微微一頓,隨後又動了起來,就像錯覺一般,低沉的聲音才從頭上傳來,“隊裏有事會發電報,我還是留在來吧,回來一次也不容易。”

    一個轉身,將人壓在了身下,“沒有別的事了吧?”

    張桂蘭知道他要幹什麼,錘他的胸,“別鬧了,萬一有人進來怎麼辦?”

    晚上都能來聽牆角,她可不相信白天會不闖進來,況且一想到昨晚兩個人在辦事被婆婆聽牆角,張桂蘭就覺得火氣大,更覺得丟人,好在她活了兩輩子,不然換成別的人,哪裏會就這麼算了?

    “怕什麼,我把門鎖上了。”羅繼軍跟本不再給張桂蘭再說話的機會,直接堵上她的嘴。

    張桂蘭只覺得身上一涼,知道衣服被脫了,也只能任他胡作非爲,一番親熱之後,羅繼軍知足的蓋着被子睡了,張桂蘭穿好衣服,才扯過被子躺在他身邊,“你家都快累死了,到是你這舒服了。”

    才閉上眼睛睡着。

    身後的一雙眼睛卻慢慢的睜開,裏面滿是笑意。

    伸手將懷裏的人又摟緊了幾分,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一刻知足過。

    羅家裏,晚上羅永志醒酒之後,見家裏的晚飯都做好了,掃了媳婦一眼也沒有說話,拿過筷子看到桌上的菜,皺了皺眉,“家裏除了鹹菜,沒有別的菜了嗎?”

    郭英在家裏躺了一天,哪裏有做飯,何況她看到桌子上只有鹹菜也想問了,只是家裏現在也確實沒有什麼菜,閨女出門又幾天了,能做頓飯已經不錯了。

    “將就吃一頓吧。”郭英小心翼翼的打量了男人一眼。

    見男人並沒有說別的,暗下才鬆了口氣,羅海英也提着心,生怕父親發脾氣,好在一頓飯消消廳廳的吃過去了,收拾完後羅海英回西屋了。

    難得今天郭英沒用羅永志提醒她鋪被子,人就把被子鋪好了,一直到半燈睡覺,羅永志也沒有問妻子和女兒爲啥不去張家吃飯的事。

    直到郭英要睡着了,黑暗裏羅永志纔開了口,“明天讓海英先搬咱們這屋睡來,把西屋收拾出來讓繼軍兩口子住,哪有一直在老丈人家睡的道理,他老丈人到是不在乎,可村裏的人咋說桂蘭?指不定還以爲你容不下桂蘭呢。”

    “行,明天海英要跟進鎮裏買結婚用的東西,我收拾西屋。”郭英連活也攬下了。

    羅永志這才滿意的睡了。

    次日,周海英走的時候,聽到母親說要讓她先搬到東屋住,沒有一點不高興,還問要不要一起幫着收拾,郭英讓女兒進鎮,推說自己收拾。

    收拾屋時,見莊娟來了,想到在兒女面前的沒有了地位,雖然沒有被莊娟撞到,可說話也不像以前那樣底氣足了。

    “昨天見到桂蘭,我就說她是個命好的,你看看你這婆婆多好,還幫他們收拾屋子。”莊娟幫着郭英疊衣服,一邊誇獎道。

    郭英心下嘔死了,面上假笑道,“現在的年輕人有福了,哪像咱們那個時候。”

    旁的也不多說,更是一句張桂蘭的不好也不說了。

    莊娟挑挑眉,打昨天遇到張桂蘭之後,事就一直不對,今天到羅家也是來探風的,見郭英一反常態,莊娟越發覺得事情不對。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