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七十五章:奇葩婆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七十五章:奇葩婆婆字體大小: A+
     

    張老漢出去鎖門時回來還奇怪,孫淑波到睡覺的時候才拉着他問,“你有啥心事?閨女想在家裏住就讓她在家,我可不管你那些道理,閨女以前聽你的咋了?還不是被人家母女兩個給打回來?要不是繼軍是個好的,換成那些個聽媽話的,還不得欺負咱們家閨女。”

    “行了,我不是想這事,是剛剛去鎖大門時,我好像看到親家母了。”張老漢翻了個身,“我這不是怕別人說繼軍有了媳婦忘了娘嗎?不然你以爲我怕啥。”

    “看到她咋地了?就是她蹲到牆角下來聽我也不怕,有能耐她把兒子弄回去,還是沒有那個能耐,只能挺着。”今天閨女和姑爺第一天回來在自己家住,孫淑波是覺得長臉了。

    打他家與羅家辦了婚事之後,村裏的人就處處爲米家報不平,也不想想,不就是個定婚又毀婚了嗎?弄的像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一般,那怎麼不說他們還沒了一個兒子呢?不過是讓他們羅家的兒子娶自己的女兒,就是要他們兒子過門也不爲過。

    “行了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安份點,日子能往好了過就往好過,孩子夾在中間也爲難。”張老漢睜上眼睛,“睡吧,明天早上給孩子殺只雞,我去把親家叫過來,一起吃個飯。”

    孫淑波聽到閨女在中間爲難,到底沒有再多說什麼。

    農村的夜晚歇下的都早,現在家家沒有電視,就是電燈也省不得用,張桂蘭和羅繼軍住的屋子是張家的廂房,以前張桂蘭沒有嫁人時就一直住在這裏,等她嫁人後也一直沒有動過,孫淑波每天都過來收拾一下,就想着哪一天女兒回家能住幾天。

    被子還是張桂蘭是閨女時蓋過的,棉花被彈了,輕輕的,炕也燒過了,坐了二天的火車,躺在熱乎的炕上,還真是讓人舒服的輕哼出聲。

    “媳婦,今天委屈你了。”羅繼軍剛躺下沒十分鐘就不安份呆在自己的被窩裏了,被子一動,人就鑽進了張桂蘭的被子。

    可是你聽聽他嘴上說什麼,可說的全是正事,手上卻做着不是啥正經的事。

    張桂蘭又好氣又好笑,攔下他的手,“那你這是跟我道歉呢,還是想借機會動手動腳啊?”

    羅繼軍眼睛在黑暗裏閃閃發亮,“傻丫頭,你是我媳婦,我想咋樣還不是都行?”

    張桂蘭哪裏是他的對手,輕輕一下擋在胸前的手就被按到了身旁,一隻大手就從背心的下面鑽了進來,渾身順間像被電觸了一般,張桂蘭輕咬下脣,“你輕點,別讓人聽到了。”

    “怕啥,你不出聲就行了。”羅繼軍的話一半被堵住,含糊的還是讓張桂蘭聽懂了。

    忍着身子被羅繼軍挑起來的悸動,一吻結束,張桂蘭大口的喘着氣,還沒等緩過來,身上的衣服被羅繼軍幾下就給脫了,四周的溫度瞬間也升了起來。

    可這種感覺又讓張桂蘭怕害,想躲開,矛盾的心裏加上身體的燥熱折磨着她,“繼軍,我、、、”

    我怕。

    張桂蘭沒有說出來,就感覺到兩隻腿被分開,而羅繼軍已置身與她的雙腿間,聲音沙啞,壓抑着情動,“桂蘭,相信我。”

    身子用力的往前一挺,羅繼軍清楚的感受到他穿透了那層阻礙,被情慾迷亂的張桂蘭被痛的有一刻的清楚,用力的推着身上的人,想將那突然闖進來的異物推出自己的身體。

    “相信我。”羅繼軍也忍的極爲辛苦。

    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緊,甚至在進來的那一刻,他就忍不住想噴出來的衝動,羅繼軍低下頭吻住那張痛苦的臉頰,像在品嚐着世間最美的東西,迷離的眸子像一旺潭水,攪亂了羅繼軍的心,卻仍舊一動也不敢動,安撫着身下緊張的小女人,直到她低低的嚶嚀聲傳來,他才輕輕的試探動了一下。

    這一動,身下的小女人就呻吟出聲,這是一個邀請的信號,羅繼軍寵溺的吻上她的吻,狂野的在她的身體裏掠奪起來。

    撞擊聲帶着水跡,刺激着羅繼軍的私物變得越發的碩大,緊緊的將她的裏面填滿,張桂蘭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覺得要瘋掉了,雙手用力的抱緊身上的身子,她要更多,要讓他貫穿她整個身子。

    羅繼軍一身動作起身,架起她的雙腿放在肩上,讓她的花蕊露在眼前,能清楚的看到每一次他的進出,這樣的動作讓他進的更深更有力,張桂蘭舒服的低喘出聲,只記得喚着他的名子。

    “媳婦。”羅繼軍快要控制不住了,他要進的更深。

    “繼軍,快、、、快停下、、、”被情慾迷了神智,張桂蘭雙腿被高高的架着,下身也被擡得高高的,被一雙大手扶着下面,狠狠的推向他,這樣的刺激讓她幾欲瘋掉。

    “唔、、、”羅繼軍終於將兩人齊齊推向了高端,將種子深深的埋進她的身體。

    激情過後,兩個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張桂蘭只覺得渾身都要散了,上輩子離婚之後,她也找過幾個男人,可到最後都被拋棄了,也有過夫妻之間的生活,卻沒有一次像羅繼軍這樣的勇猛,羅繼軍就像一隻蓄意待發的豹子,渾身的力氣像怎麼也使不完,強而有力又帶着野蠻的掠奪,帶給了張桂蘭說不出來的快感和滿足。

    “還疼不疼了?”過後,羅繼軍的聲音帶着一絲低啞。

    張桂蘭的臉微微一紅,“哼,不聽說過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嗎?”

    羅繼軍微微一慚,好半會才反應過來,當臉就陰下臉來,“你這都是跟誰學的?以後不許亂說。”

    假正經。

    張桂蘭心裏腹菲,面上也不生氣,翻過身背對着他,也不出聲,羅繼軍瞪着眼睛,這還倔強上了?難不成他說的有錯?那樣的話哪裏是正經女人說的,讓別人聽了去怎麼看她?

    “張桂蘭同志,你要接受批評。”羅繼軍不喜歡被忽視,拉着人往自己這邊來。

    張桂蘭甩開他的胳膊,“我接受批評了,正在反醒了,別打擾我。”

    羅繼軍到嘴邊的話就被堵了回去,對於一個剛剛吃肉的人來說,如果沒有吃過還不會想,偏偏這是剛上癮,眼下羅繼軍後悔了,人都說在反悔,他再過去想弄點傻,豈不是把自己給駁了?

    張桂蘭不用回頭也能猜到羅繼軍此時糾結的臉,暗暗偷笑,正想着要是他還要自己怎麼拒絕呢,現在好了,不用自己找藉口,現成的了。

    “桂蘭,其實我想想這也不算什麼事,又沒有外人聽到。”羅繼軍決定此刻不要面子,反正在炕頭上的事也沒有人知道,“所以也不用反醒了。”

    “那可不行,這個問題很嚴重。”張桂蘭故意義正言辭的回答。

    “不用了,你是我媳婦誰敢說你啥。”羅繼軍大手開始亂動。

    張桂蘭往前移了移身子,“你可是個軍人,不能徇私枉法罪,更不能包庇,越是自己家人越要嚴厲才行。”

    “你這個小女人,心眼到是小。”羅繼軍看明白了,這跟本就是故意在爲難自己,可又不得不認錯,“我錯了還 行,日後你說什麼都行,只是別到外面說,說給我一個人聽就行。”

    “好,”張桂蘭翻過身來,“那你說我剛剛說的話對不對?”

    “對對對。”

    “那你承不承認你在小心眼?”

    “我哪裏有小心眼?”羅繼軍不承認。

    “還說不小心眼,我說了那話後,你是不是想我是跟別人學的,你怕我學壞,看上別的男人對不對?”張桂蘭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心裏卻滿滿的甜意,兩輩子了,她希望得他的眼裏能有她,希望他在乎她,只要這樣,用任何的東西交換她都願意。

    “好,我小心眼,別說話了。”羅繼軍翻上壓了上去,“看來還是我不努力啊,讓你精神這麼飽滿。”

    張桂蘭呸了他一口,“不要臉,也不怕被人聽到。”

    “誰會聽到?你爸媽聽牆根還是我爸媽聽牆根?放心吧。”

    張桂蘭打趣道,“我爸媽不可能,你爸也不可能,但是你媽一定能。”

    說完就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來,羅繼軍也被她給逗笑了,身子一挺就進入了她,屋裏的春色再一次涌了起來。

    窗根下,郭英咬着牙慢慢的爬到了柵欄處,翻身又跳了出去,這一次沒有忍住,低低的罵出聲音來,先前偷聽回到家裏後,郭英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起來穿上衣服又折了回來,聽到廂房裏有說話聲,一聽是兒子在給張桂蘭認錯,兒子那樣低賤的樣子,郭英氣得要吐血,更可恨的是兩人竟然還提到了自己。

    郭英想到張桂蘭會在兒子面前說自己的壞話,可恨在炕上竟然真說了,還不要臉的勾引兒子一次又一次辦事,郭英回到家的時候,臉氣得鐵青一片,羅家男人只在她進屋時擡頭看了她一眼,隨後繼續躺在枕頭上睡覺,跟本沒有理她。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