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五十四章:羅繼軍的指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炮灰農村媳 - 第五十四章:羅繼軍的指責字體大小: A+
     

    看着沉着臉站在一旁不語的張桂蘭,還有越哭聲音越大,越發委屈的米蘭,楊宗國頭疼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一向處事大方的張桂蘭不語了,楊宗國猜到這是把她給惹急了。

    “米蘭,你也別哭了,進屋去把頭髮梳梳,一會兒跟我媽先回城裏,姑娘家跟人打架到底對你名聲不好。”楊宗國求救得不到張桂蘭的迴應,只能硬着頭皮開口。

    說到底這事也有一部分怪他,要是沒有他與媳婦吵架,今天米蘭也不用回大院這裏,更不會跟王麗打起來,二來米蘭與羅繼軍的關係扯不清,到底不好多說。

    “我知道在你們眼裏我是個多餘的,沒有我,你們都會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面上你們不說,心裏指不定怎麼討厭我呢。”米蘭邊哭邊說,低頭扯着衣角,樣子怯弱讓人看了都不忍,“桂蘭,我都知道你因爲以前我與繼軍訂婚的事,心裏一直防着我,可是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旁的,我只是不想留在村子裏被人笑話,才跑出來,我從來都沒有出過村子,不知道要去哪裏,能求的人只有繼軍,我不想被你誤會,現在看來還是讓你多想了。桂蘭,對不起,是我的錯,我現在就走,以後我都不會再來打擾你們的生活了,再也不會出現在繼軍的面前。”

    真是好毒的心思啊。

    張桂蘭渾身冰冷,就是她都差點被米蘭的樣子給騙到了,再聽聽她的話,明裏暗裏的句句指向自己,把責任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她到是脫出去了。

    “米蘭,這裏一定有誤會。”楊宗國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卻覺得張桂蘭不是那樣的人。

    “出了什麼事?”米蘭不用再多說,羅繼軍回來了。

    剛在訓練場回來,羅繼軍身上的衣服都是泥土,進屋後看到米蘭的樣子,冰冷的臉雖然沒有什麼變化,可看他的樣子,還是不高興了。

    米蘭像被嚇到了一般,慌亂的用衣袖擦臉,“繼軍,沒事,真的沒事,你不要怪桂蘭,不關她的心,都是我自己不好。”

    得,她這一說,讓人不多想都不可能。

    羅繼軍不語,目光卻落到了張桂蘭的身上。

    他在等着媳婦解釋,畢竟還有外人在,總不能讓人誤會,看着米蘭臉上的傷和零亂的頭髮,羅繼軍又不可能不多想,一邊又希望只是自己多想了。

    張桂蘭迎上丈夫目光,裏面多少有些失望,不過還是開口說道,“確實不關我的事。”

    說完,扭身進了東屋,將門一關,直接把身後的目光擋在了外面。

    楊宗國不由得擔心,“繼軍,有話好好說,你可別猛混。”

    最後別有意味的掃了米蘭一眼,轉身走了,畢竟這算是人家的事,他一個外人在這裏也不好,況且他也看出來了,米蘭說的那話有意無意的讓人誤會。

    “繼軍,真不關桂蘭的事,都是我不好。”米蘭說到一半,已經嚶嚶的哭了起來。

    “你去梳梳頭,我帶你去軍務室擦點藥。”羅繼軍聲音冰冰的,聽不出情緒。

    他不理米蘭,大步走到椅子旁坐下,一手扯開衣領,一手掏出煙點上,用力的吸了一口,瞭解羅繼軍的人都知道,他只有煩燥的時候纔會吸菸。

    米蘭邊哭邊去了衛生間,再出來時頭髮已經梳好了,兩隻眼睛紅紅的看着羅繼軍,“不用去醫務室了,我在等一等,跟着楊阿姨一起回城裏了,今天給你填麻煩了,桂蘭那裏你好好哄哄她。”

    “這事你就不用擔心了,真不用去醫務室?”羅繼軍擔心的又往她臉上的抓痕掃了一眼,對男的來說那點傷確實不算傷,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可米蘭是個女的,還沒有嫁人,“會不會留痕?還是去擦點藥吧。”

    到底人是在自己家受的傷,再看到米蘭一臉小心翼翼的樣子,羅繼軍心裏有些過意不去,剛剛張桂蘭的態度又讓他覺得沒面子,心裏也憋了股氣,“你還沒有嫁人,這些自己要注意些”。

    米蘭見他關心自己,心裏一喜,面上越發的像個受委屈的小媳婦,“沒事,要真因爲我這張臉娶我,我還真不敢嫁呢。”

    原本以爲會得到羅繼軍更多的回覆,卻只換來羅繼軍淡淡的一聲鼻音。

    客廳裏,羅繼軍大口的吸着煙,米蘭站在衛生間門口,東屋是關上門的張桂蘭,一時之間氣氛也詭異起來,米蘭有說不出來的心虛,開始擔心張桂蘭把事實告訴羅繼軍之後,羅繼軍會怎麼看待自己。

    會不會怪她剛剛的話有誤導他的意思?

    最後心下一橫,反正她沒有說謊,多不多想就怪不得她了。

    不過米蘭給人的印象卻徹底壞了。

    楊宗國回到樓下,他一個男人自然不會學那些事,可楊老太太卻嘆了口氣,“米蘭這孩子給人第一印象不錯,可接觸下來就不行了,這孩子不本份,太滑。”

    東北話太滑就是太奸,爲人處事多爲利益太圓滑,雖然會來事有眼色,可不能深交,讓人有防備之心。

    “媽,這一鬧你也沒吃上飯,別讓司機等太久了,你送你下樓吧。”楊宗國不接話,更不看一旁還在抹淚的媳婦,“我去樓下把米蘭叫下來。”

    楊老太太知道兒子既然說讓她放心,就不會再吵,“行,我先下樓,你去喊一聲吧。”

    “媽,要不你今天就在這住吧。”商紅也知道如今婆婆心裏對她不喜,想着表現一番,“家裏上次你讓人拿來的雞還有半隻,我燉了,在弄個涼菜。”

    楊老太太的語氣不冷不熱,比先前卻少了幾分熱絡,“不用了,你們留着吃吧,宗國整日要訓練,你好好給他補補。”

    雖然不在兒子身邊,楊老太太卻也知道一些,兒子還要給兒媳婦做飯,只要兩個人感情好,她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多問,畢竟日子是兩個人的,可現在看看,到真是越寵越不知道好歹,還學會動手打男人了。

    商紅也不傻,被婆婆的一句話就給點透了,尷尬的咬着脣,“媽,我知道了。那我今晚就給宗國燉上。”

    楊老太太淡淡的嗯了一聲,穿上黑色的呢子大衣,圍上圍脖,被兒子扶着出了屋,商紅心裏不舒服,又不敢表現出來,跟着在後面出了屋。

    楊宗國讓商紅先跟着母親下樓,自己則幾個大步上了樓,叩了叩門,聽到腳步聲,看是羅繼軍開的門,就直言道,“讓米蘭出來吧,我媽要回去了。”

    米蘭已經過來了,“麻煩楊大哥了。”

    聽了話她雙摺回到椅子那,拿起了大衣來不急往身上穿,就走到了門口,“繼軍,你去哄哄桂蘭吧,我先走了。”

    羅繼軍對着楊宗國點點頭,看着人下樓了,羅繼軍才關上門。

    回頭看着緊閉的東屋門,再想到米蘭被打還如此,她卻鬧起脾氣,憋了口氣轉身往西屋走,走到門口改變了主意,大步的又到了東屋的門口,用力一推打開門就走了進去。

    回來的時候遇到米蘭的事,羅繼軍也沒有脫鞋,每走一步水泥地上都留下一個泥腳印,看到背對着自己躺在牀上的媳婦,羅繼軍滿腔的火氣瞬間就沒了。

    不過他才問了一句,這小女人就鬧起了脾氣,羅繼軍覺得是他把這小女人給寵壞了,“桂蘭,你說說你鬧的哪門子脾氣?人在咱家被打了,我問你一句都不行了?你也太不懂事了,這是吃醋的時候嗎?我跟米蘭真沒有什麼,你到底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見牀上的人不動也不說話,羅繼軍聲音又提高了一個分貝,“張桂蘭同志,你要知道你是個軍人的妻子,要有寬大的胸懷,而不是像那些婦人一樣爲點小事就鬧脾氣。”

    張桂蘭原本不想搭理他,聽他還講起道理了,怒氣衝衝的坐起來,回過頭看他,“羅繼軍,你還有理了?別人在咱家捱打怎麼了?他們要打架我還能攔得住?你不分清紅皁白就直接把毛頭指向自己的媳婦,我爲什麼不能生氣?你堂堂一個營長在部隊處理事情公平,怎麼在家裏一遇到米蘭的事情腦子就犯迷糊了?你說米蘭對你不是特別的,別人都不信。”

    羅繼軍被指責的紅了臉,心裏火大,“胡說什麼?我對她怎麼特別了,就你瞎想。”

    他除了覺得有些對不起米蘭,一些事情上對她多寬容一些,哪裏還有別的。

    果然女人最是小心眼,看到點事就瞎想。

    張桂蘭要是知道此時羅繼軍心裏的想法,得氣得吐血,她在這裏講道理,卻被他看成了小心眼,雖然不知道他此時心裏想什麼,可是看着他的樣子就知道他還沒有認識到自己錯在哪裏。

    “那就當我胡說我不講理好了,今天米蘭把樓上宋指導員他媳婦給咬壞了,你還是去看看跟人家道歉吧。”一扭身背對着羅繼軍又躺回到牀上。

    她決定了,這次非要讓這個男人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才行,不然沒完,況且她心裏可還憋着一口氣呢,他到是先幫着米蘭出頭了,今天要讓他看看她的脾氣,還真以爲她沒有脾氣呢。

    羅繼軍還沒有搞明白媳婦話裏的意思,就看到人又堵氣的躺回到牀上了,一時之間愣在了原地,良久纔不敢置信的問道,“米蘭把宋衛東的愛人咬傷了?”

    羅繼軍怎麼也不敢相信溫柔的米蘭能做出那種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