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76章 異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76章 異動字體大小: A+
     

    許久過後,文森從外間走至牀旁,目光落在曼希雅的臉上,他淡淡地對守在一旁的女傭們吩咐着。

    “都下去休息吧。”

    衆人一離開,整個人房間越發安靜,只聽得到心電監護儀發出的滴答聲,那聲響一下一下,彷彿撞進了他的心裏。

    他在牀旁坐了下來,一動不動地看着曼希雅安睡的容顏,深沉着眸子不知在想什麼,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直到耳邊的警報聲響起,他才猛地回過神,站起來更換液體。

    “冷~冷~”曼希雅輕輕的呢喃着,不安的眉頭微微皺起,文森立刻起身拿起手邊的遙控器,設置了一下溫度,曼希雅卻不停地哼唧着,眉頭緊皺的模樣看起來好不痛苦。

    “冷,冷,抱,抱抱~”

    文森身子一僵,猶豫了一下,他身上的這件睡衣已經溼透了,想了想去換了件睡袍,上牀躺到了她的身邊,剛蓋好被子,曼希雅便靠了過來,頭在他頸窩裏蹭了蹭,不再痛苦的哼唧了。

    只是手卻有些不老實,彷彿在尋找着什麼,文森怕她把針滾漏了,擡手將她按住,她掙扎了兩下,這纔沒再折騰。

    剛平靜沒幾秒,另隻手又鬧騰起來,文森皺着眉,掃了她一眼,要不是看在她正生病的份上,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

    睡覺這麼不老實,要拿條繩子捆着麼?

    可說是說,要真讓他動手,他比誰都捨不得。

    要說曼希雅會養成這身壞脾氣,很大一部分責任在他。要什麼就一定能得到,凡事任由着性子來,這些都是他一再縱容才讓她敢如此放肆。他要是不一味縱容,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了。

    文森覺得他自己真該好好反省一下。

    他想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時候給了她錯覺,讓她以爲她可以如此輕易地就打破他的原則。

    可是爲什麼,即便如此,他依然一點轍都沒有。

    到底是誰把誰吃地死死的?

    目光掃到液體快沒了,文森輕輕將手抽開,卻換來曼希雅的不安,整個人頓時撲了上來抱着他,迷迷糊糊地嚷道,“別走,別走。”

    文森見此,身體也不敢大範圍活動,輕輕地將她的手挪開,扭着姿勢將針拔了出來,手卻按在上面不敢挪動,這幾分鐘扛過來,額頭竟冒了一層汗,文森舒了口氣,將額頭上的汗擦去,低頭看着趴在他懷裏的曼希雅,不由在心裏感嘆,這種活果然不適合他,比那些複雜的研究還要讓人頭疼。

    估計曼希雅已經睡熟了,文森小心地將手輕輕抽走,眼看就要將曼希雅的頭拂去一邊,誰知對方像塊牛皮糖再次粘了過來。

    真是心累啊!

    文森咬了咬牙,心下一狠,將曼希雅一把推開,趁着空隙,立刻將枕頭塞了進來,曼希雅抓着懷裏的東西,再次安穩地睡了過去。

    輕輕舒了口氣,文森替她將被子蓋好,躡手躡腳地從牀上下來。剛準備離開,身後便傳來一陣嗚咽聲,文森脊背一僵,回頭看去,只見曼希雅正抱着枕頭哭的好不傷心,整個人像是陷入了夢魘,眼角不斷有淚水溢出。

    “不要~不要~不要~文森”

    剛擡起的手猛地一頓,看着曼希雅極度不安的模樣,文森不由自主將拳頭握緊。

    他真的做錯了嗎?

    “文森來了嗎?”鮑伯推開研究室的門走了進來,電腦後面的琳達見到他立刻站了起來。

    “哦,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在家靜養嗎?”鮑伯跟文森一起回來的,身上卻帶着傷,琳達問他他也不告訴她原因,本來還因爲這個生着對方的氣,可是看他這臉色,又忍不住關心。

    “沒事,只是皮外傷,不要再生我的氣了,好嗎?”鮑伯將琳達抱進懷裏,柔聲安撫着,餘光瞥見走進來的瑞爾安,他立刻叫住對方。

    “早上好!”

    瑞爾安一怔,回過神後笑了笑,“早上好!”

    “見着文森了嗎?”鮑伯打對方手機也打不通,就想着來研究所看看,可是也沒見着他人影兒。

    “他,他不是這段時間休息嗎?”瑞爾安遲疑了一下,語氣也不確定。

    休息?!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文森若休息他應該第一時間就知道啊,可是怎麼沒有人通知他。

    琳達擡手整了整他的衣領,看向他,“你在家養病,所以就沒有通知你,是昨天晚上的消息,本想今天下班去看你再跟你說的。”

    鮑伯皺了下眉,看了眼琳達,將目光轉向瑞爾安,“文森不在工作上的事情由你接手了?”其實他更想問的是那個項目還在繼續嗎,可是即便沒明說,對方應該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瑞爾安點了點頭,“嗯,不過,性質變了。”

    鮑伯一驚,看對方表情已經能猜出個大概。

    “從昨天下午起,項目轉爲封閉式。”瑞爾安也不知道爲什麼就變了,當時接到上頭通知時她也很詫異。

    封閉式即實施項目的完全保密性,除了主要負責人,任何人都不能打探項目進程和內容,不管是直系上級,還是組織領頭都無權插手和過問。

    那麼也就是說,現在連文森也沒有權利跟進這個項目了。

    鮑伯深深地看了對方一眼,轉身對琳達說道,“我有點事,出去一下,”見琳達要開口,他立刻吻了吻她的額頭,“別擔心,這件事結束後,我一定將整個經過都告訴你。”

    琳達見此也不好阻止,只是看着對方的雙眼裏依舊充滿了擔憂,“好,我等你!”

    “恩。”鮑伯最後看了一眼琳達,轉身朝外面走去。

    琳達看着鮑伯轉身的那一瞬,心口猛地一突,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這一眼居然會成爲她看見對方的最後一眼。

    “哈嘍?”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極輕的女人的聲音,估計是別墅裏的女傭,鮑伯一面發動汽車,一面將耳機聲音調大。

    “你好,請幫我轉告一聲文森·帕特爾,我是他的助手鮑伯現在正驅車來找他,請他務必在別墅裏等我。”

    電話那頭女僕正轉述着他的話,鮑伯確定無誤後,便掛斷了電話,可搭在方向盤上的手卻驀地一緊,他想了想仍是覺得不妥,再次撥通了先前的號,他必須聽到文森的聲音才能放心。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一陣忙音傳了過來,鮑伯皺了皺眉頭,一把扯掉藍牙耳機,立刻加大車速朝文森那裏趕去。

    鮑伯將車一停下,別墅裏面立刻迎來一女傭,“你好,我是管家安妮,請問你是鮑伯嗎?”

    鮑伯點了點頭,心說總算沒在路上耽擱,還好趕來了。

    安妮見他直往裏面走,立刻趕到他跟前,“不好意思先生不在家。”

    “什麼?”鮑伯腳下一頓。

    下一秒,他立刻追問道,“知不知道去哪了?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安妮看着他直搖頭,“先生沒有留下任何口訊,也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想了想,猜測眼前這個叫鮑伯的男子定是有急事,安妮接着補充了一句,“你可以留下口訊,我會在先生回來時第一時間轉達。”

    鮑伯怔了怔,看向她搖了搖頭,“不用,謝謝。”

    剛轉身走了沒兩步,又突然停下,“你們的小姐還好嗎?”自孤島上回來,他還沒有見過曼希雅,不知道對方近況怎樣。

    安妮斟酌了一下,緩緩開口,“嗯,先生正陪着她在。”

    “你是說文森把曼希雅也帶出去了?”鮑伯目光一震,顯然有些不敢相信,他真的沒想到文森會把曼希雅帶出去,他以爲依對方的脾性一定會將曼希雅牢牢地關在家裏,不對,難道發生了什麼?

    “你總該知道你們先生帶小姐出去是做什麼吧?”

    安妮面上一窘,眼裏卻是防備,鮑伯看出了她的警惕,心說這別墅裏傭人的綜合素質還挺高的,真是難爲文森了。

    “行,我也不問了,文森回來了記得一定要第一時間轉達。”

    鮑伯最後交到了一句驅車離開了,中途他又給文森敲了個電話,對方的手機仍然是無人接聽的狀態,既然這樣他也不能幹等着,心裏已經有了打算的鮑伯覺得下一步該做些什麼了。

    車子路過一個轉彎時,鮑伯無意掃了一眼後視鏡,身子卻猛地一震,那輛黑色的林肯在他離開研究所的時候看見過一次,當時沒放在心上,可是現在一看,對方明顯一路尾隨着他。

    鮑伯立刻踩緊油門,試圖將對方甩掉,可是在穿過幾條街後,鮑伯發現那輛車子依然緊緊地跟在後面,並不急着上前,也不會落下太遠,總之對方好似有意跟他保持着一段距離,知道鮑伯發現了它,可是也沒見它有行動,感覺就像是貓逗老鼠一般,對方故意在玩弄他。

    鮑伯狠狠地罵了一句,立刻調轉方向盤,從一個岔口拐了進去,只要穿過這條街道,接下來就是研究所的地界,那裏全是他們的人,不管對方想幹嗎,他得先確保自己的安全。

    就在車子快要衝出巷口的時候,一亮橫衝過來的黑色轎車將他堵在了那裏,鮑伯緊急剎車,頭險些撞上擋風玻璃。

    安全帶一彈,他又猛地坐了回去,腦子一轟,視線陷入一片混沌,正在他反應過來不對勁時,剛推開的車門被人從外面狠狠一帶,他被困在了裏面。

    手邊的求救信號還沒發射出去,一個尖銳的東西打破車窗刺了進來,他來不及反坑,頭上一痛,整個人瞬間昏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