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73章 決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73章 決裂字體大小: A+
     

    隱隱聽見哭喊聲,倒在地上的鮑伯皺了皺眉,緩緩睜開眼睛,視線裏曼希雅正背對着他坐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地說着什麼,而她的身前正躺着一個人。

    鮑伯揉着脖子猛地坐起,文森不會出事了吧?

    “怎麼回事?”他從地上爬起,立刻跑過去。

    曼希雅擡頭看着他,早已哭紅的眼睛裏滿是無助,“文森,文森他~”

    “好了,會沒事的。”鮑伯擡手摸着她的頭,目光在文森的身上掃視了一週,應該只是暈過去了。

    他從揹包裏拿出瓶氺,轉身對曼希雅說道,“將你哥撫起來。”

    “恩。”曼希雅應着,連忙動手將文森扶起,靠在她身上,接過鮑伯遞過來的氺,小心地喂着文森。

    文森的嘴動了動,氺順利地流進去了。

    “文森!”看文森眼睛動了動,快要醒來的樣子,曼希雅激動的喊了一聲。

    “我沒事!”文森一睜開眼,便對上曼希雅緊張的目光,當視線觸及到對方掛在臉上的淚痕時,他眼神一暗,只一瞬又笑着開口。

    “我真沒事,不要擔心了。”說這話時,文森看了一眼旁邊的鮑伯,深邃的目光透着某種深意。

    鮑伯被看得一愣,隨後恍然大悟,他立刻轉頭看向曼希雅,“對了,曼希雅,你哥早前受過傷,還不聽我們的勸阻,拖着沒有康復的身子非要來找你,現在他···”

    “什麼?!”曼希雅心下一驚,眼裏全是慌亂,“文森你哪裏受傷了?讓我看看。”文森按住她的手,有些費力地開口,“只要你沒事就好。”

    “文森,你···”看着面色蒼白的文森,曼希雅的心裏突然很難受,眼裏除了心疼外,還深深的愧疚。

    “跟我回家吧!”文森咳了咳,慢慢坐起身子。

    曼希雅渾身一僵,目光不由自主地撇向一旁,最後她看向文森,眼底透着一股堅決,

    “好!”

    文森見此輕輕地笑了,揉着她的腦袋,在心裏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不過,等我一下,”看着文森陡然一沉的臉色,曼希雅立刻解釋道,“我要去處理一件事情,我答應了你,我一定會回來。”

    曼希雅說完,不理會文森的呼喊,轉身朝巖洞方向跑去,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忽視了艾神特斯的存在,等她想起時,對方已經消失在她眼前。

    他應該回去了吧?!

    曼希雅這樣想着,不覺加快了步子,無論如何她得跟對方告個別。

    良久,鮑伯收回目光,看着從地上迅速站起的文森,對方陡然一狠的眼底哪裏還有先前的半分虛弱,垂在身體兩側的拳頭,死死地緊握着,指關節微微泛白,抿成一條直線的薄脣,似乎正在隱忍着什麼。

    目光上移,對上那張陰冷的面孔,鮑伯心下一沉,還沒待他開口,耳邊便響起文森冰寒徹骨的聲音。

    “我讓你準備的東西,帶來了沒?”

    “帶,帶來了。”看着文森背過去的身影,鮑伯心口窒了窒,終究沒忍住開口叫住對方。

    “文森,你想清楚了嗎?”儘管知道對方不是個不知分寸的人,可是一想到對方的意圖,鮑伯便有些膽寒。

    這人到底有多瘋狂,他真是不敢想象。

    “嗯。”

    看着文森慢慢遠去的身影,鮑伯一時間怔在原地,他這是真的想好了嗎?

    “艾神特斯?艾神特斯你在哪?”曼希雅繞着巖洞找了一圈,卻不見艾神特斯的身影,她以爲對方一定會在這裏,可是看着眼前的空蕩,本來無法平靜的心跳,突然靜了下來,有點類似漏了氣的皮球。

    他到底去哪了?

    曼希雅現在所站的地方,艾神特斯曾爲她烤過魚,爲她穿過手鍊,還爲她療過傷。手上傳來的重力,突然變得異常沉重,明明只是幾十顆珠子的重量,卻彷彿是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了心頭,隱隱作痛,喘不過氣來。

    更讓人覺得心口窒悶的是,曾經熟悉的畫面不停閃現在眼前,他戲弄她,他欺負她,他哄她···還有他吻她。可是裏面的主角現在卻不知人在哪裏。

    艾神特斯應該是不想見她的吧?

    只是這樣想想心便痛得不能呼吸,曼希雅緩緩蹲了下來,看着眼前如鏡面一般平靜的水面,眼眶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

    隨後,她吸了吸鼻子,慢慢站起,最後看了一眼沒有一絲波紋的水面,猛地轉身離開,她的步子是那麼的急促,彷彿再不離開,她堅守的某個決心就要動搖,彷彿再不離開,她就要···

    憋着一口氣,一下子就跑到了洞口,曾經覺得很長遠的距離,爲何突然變得如此短小,曼希雅不知道,她只知道她這次踏出去了,可能以後再也回不來。

    不過她會努力。

    身後傳來一陣破水聲,曼希雅猛地回頭。

    “一定是艾神特斯。”想也沒想,立刻轉身朝巖洞裏面跑去。

    “艾神特斯?!”天啊,誰能告訴她眼前的這一幕是怎麼回事嗎?

    艾神特斯虛弱地倒在地上,下半身本該是人類的兩條大長腿,被一條透明的蹼膜粘合在一起,那還沒有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兩條腿縫間,正流着一股不知名的深藍色液體。

    深藍色液體上閃爍着熒光,一明一暗間,透着幾分詭異。

    曼希雅走上前去,在一旁蹲了下來,她的手還沒有伸過去,便被一個重力拂向一邊。

    手上猛地傳來的頓痛,並沒有讓她痛呼出聲,她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艾神特斯的身上,滿腦子都是艾神特斯怎麼了?艾神特斯會不會出什麼事了?艾神特斯有沒有生命危險?

    她越想越慌亂,整個人完全陷入不安中,身後傳來腳步聲,她都沒有一點反應。

    直到一道影子在她的身邊蹲了下來,曼希雅這才擡頭看去,“文森?”

    看着看着,眼淚就這麼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文森,我···”曼希雅低着頭,不敢去看文森陰沉的臉色,她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她本就不想辯解什麼,上下脣瓣動了動,最終緊閉在一起。

    還有什麼比事實更讓人覺得蒼白,曼希雅目光落在眼前那雙正慢慢蛻化成魚尾的大長腿上,心卻不由自主地一點點下沉,她真的很無力。

    “曼希雅。”

    就在曼希雅做好準備承受對方的怒火時,文森突然開口叫住她。

    “你知道我不可能讓你留在這裏,”文森深邃的目光落在那條已然成形的魚尾上,“我給你兩個選擇。”他轉頭直直地看進曼希雅的眼裏,一向柔和的目光陡然一冷,曼希雅直覺眼前的文森變得無比陌生。

    彷彿她從來都沒有認識過。

    “一,立刻跟我離開這裏。二,不然···我殺了他。”

    文森說完,擡手摸向曼希雅的臉龐,充滿溫情的動作無比熟稔,卻叫曼希雅毛骨悚然,她哆嗦着一把拂開文森的手,整個人劇烈地顫抖起來。

    “不要,我不要選擇。”她哭着大聲反抗,悽慘的喊叫隨便一人聽見都會忍不住動容。

    可是她面前的人是文森,心腸一旦冷硬起來,那也是足夠的狠。

    文森眼神一暗,不容拒絕地雙手一把將她控制住,他搖着頭緩緩開口,“你這樣可就不是乖孩子了,不對,你現在長大了,該是時候知道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更不是你想不想要的。”

    說着手上一緊,將曼希雅整個拎了起來,曼希雅身子一晃,淚眼模糊中是文森陰沉的面孔,耳邊更是響起對方冰寒的聲調。

    “現在就告訴我,你的選擇,馬上。”文森說着掏出別在腰間的手槍,曼希雅見此整個人撲了上去,抓住槍口,苦苦哭求。

    “不要,不要,不要。”

    “一!”文森看着她,目光冰冷。

    曼希雅回望着他,身體僵硬,淚水似斷了線的珠子,不停掉落。

    “二!”文森臉色陰上一分,眼底的寒意更勝。

    曼希雅仍是一動不動,整個人呆滯了一般。

    “三!”話音剛落,文森冷硬着一張臉,舉手開槍。

    “我跟你回去。”在子彈發射的前一秒,曼希雅沙啞着開口,話落整個人癱倒在地上,通紅的眸子早已耗盡了所有的精力,空洞無神,昏暗的目光彷彿蒙上了一層灰塵,再也不見往日的靈動。

    文森狠狠地掃了一眼地上的艾神特斯,手裏的槍被他一再握緊,停頓了幾秒後,緩緩自空中垂下。

    “不要碰我。”

    文森彎下的身子在空中猛地一頓,下一秒,不顧曼希雅的意願,一把將其抱起。

    鮑伯從外面走了進來,見文森抱着曼希雅往巖洞出口方向走,他停在一旁,視線落在對方的背影上,文森走了兩步停了下來,回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鮑伯明白那個眼神的含義,他怔了怔,提步朝巖洞裏面走去。

    剛纔他真想開口問一句,可是他還是忍住了。

    文森又豈是他能說動的,再說裏面的這個怪物,的確是個威脅。

    曼希雅剛被放下,整個人猛地坐起,她氣勢洶洶地看向文森,“鮑伯人呢?”

    文森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轉頭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上。

    曼希雅越想越害怕,她猛地撲向文森,雙手拼命的捶打着,“你說鮑伯去哪了?你是不是讓他去···”

    文森轉身,一把將她推了回去,單手鉗制着她的手腕,一再隱忍的表情徹底失去了冷靜,“瘋夠了沒?給我老實坐好。”

    見曼希雅不再折騰,文森陰着臉色,丟給對方一個警告的眼神,轉身繼續手上的動作。

    曼希雅被文森的怒吼嚇懵了,以前即便是生再大的氣,文森也從來沒有對她大吼大叫過,可是現在,一想到他剛纔那個恨不得要吃了她的兇狠表情,和那雙眼裏裝滿的狠絕,曼希雅喉嚨一哽,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對方拿冷硬的背影對着她,彷彿再也不想見到她,她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委屈,下一秒,嘶聲力竭地哭喊道,

    “我討厭你,文森,我以後再也不要理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