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62章 你幹什麼咬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62章 你幹什麼咬我?字體大小: A+
     

    房間裏的電話突然響起,正好從浴室裏走出來的霍布斯,擡手拿起電話,落在玻璃窗上的投影,是他那張深沉的臉,一道從眉尾蜿蜒下來的傷疤,在光影的折射下,顯得異常突兀,還有幾分猙獰。

    “喂?”電話那頭的人似乎在等他先開口,霍布斯試着問了一句。

    “聽說你們把人放走了?”短暫的靜默後,一句深沉的男中音傳了出來。

    霍布斯握話筒的手微微一緊,“這個裏面有誤會。”

    電話那頭陷入沉默,霍布斯見此立刻開口解釋,“戈恩低估了那個叫文森的男子,最後造成我們的人,全都死在他大意的指揮下,最後他還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而那個男子也順利的逃走了。”

    “生物製劑還在對方身上?”男中音對於誰生誰死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只關心製劑最終落入誰的手中。

    見電話那頭不再追究,霍布斯微微一笑,整個人放鬆下來,“是,在文森·帕爾特身上,就是那個女孩的哥哥。”

    “很好,我再派一批人手給你,希望你不要像戈恩一樣令我失望。”男中音聲音極其平穩,語氣卻透着一股濃濃的警告。

    “放心d先生,這次我一定辦好。”

    對方這次的聲音沒有經過處理,是不是說明他又近了一步呢?

    霍布斯放下電話,突然大笑起來,動作過猛牽扯到眉角下的傷疤,放肆的神色陡然一狠,目光移向那鐮刀一樣的傷痕時,瞬間陰沉下來的面容,顯得極其陌生,彷彿變了個人似的,尤其是叼着煙,似笑非笑的模樣,一半暴露在光線下,一半隱匿在陰影裏,看起來極其瘮人。

    “剛睡着。”瑞爾安正要進去看看文森,關上門出來的琳達,將她攔在了外面,“先讓他休息一下吧。”

    瑞爾安想了想,轉身朝沙發走去,她一下子坐了下去,整個人陷入極度不安中,鮑伯他們找到文森的時候,文森差點就要沒命了,這人是有多強大的意志力,才能一直堅持着最後一口氣,等着他們的搜尋。要是他們再馬虎一點,要是他們沒找到第三天放棄了,要是他們沒有算準座標晚去了一秒,是不是現在躺在牀上的已經是對方冰冷的屍體了。

    瑞爾安只要一想到種種會導致文森離去的可能,她便心悸的不能順暢呼吸。

    還好,還好他活着回來了。

    “胸口上的傷居然在海水的浸泡下,發炎潰爛了,好在我們及時趕到,那個地方離心臟很近,要是再晚一點,文森可能真的連命都保不住。”琳達在鮑伯的身旁坐下,她說着說着忍不住撲進了對方的懷裏,嚶嚶地哭了起來。

    鮑伯擡手拍着她的背,柔聲地安撫着,“沒事,他福大命大,這樣的人老天是不會要的。”

    琳達擦着眼淚看向他,“我已經放下了,你不要誤會。”哭過後冷靜下來,才知道自己的反應有點激烈,害怕對方多想,琳達覺得有必要說明一下。

    鮑伯溫柔地揉着琳達的頭,笑着說道,“我也很擔心文森,只不過我不會向你們這樣哭哭啼啼的。”

    說着下巴朝對面沙發點了點,示意琳達看過去。

    琳達立刻坐起,“她人呢?”瑞爾安剛剛還坐在那兒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

    鮑伯捏了捏她的臉,好笑地說道,“我們都緊張成這樣,你讓人家如何安心?”

    琳達瞬間領悟過來,點了點頭,“也是。”

    應該早就坐不住了吧。

    瑞爾安靜靜地坐在牀邊,一動不動地注視着牀上的人,她甚至不敢喘一口粗氣,生怕將對方驚醒,她擡起手,隔着空氣撫摸着文森的容顏,要說這張面孔,她一點也不陌生,看了這麼多年,依然如初見時那麼的令人怦然心動。

    那天陽光明媚,似乎一切的美好都只爲讓她和他相遇···

    瑞爾安從父親的工作室出來,走到旋梯轉彎時,一眼便看到一樓落地窗前的一道白色身影,而後目光再也挪不開分毫。那個穿着白色襯衫的男子,清俊的面容乾淨的如同漫畫裏走出來的王子,他左腿交疊在右腿上,隨意地坐在搖椅上,像是一隻慵懶的波斯貓,神祕又高貴。可是他的眼神又是那麼的深沉,他的注意力全在手裏的那本書上,服務員上前給他添了一杯咖啡,都沒能使他暫時將視線從書面挪開,他神情專注的彷彿周圍的任何事物,都無法融入他那個獨有的世界。

    他,是那麼的特別。

    陽光透過玻璃打在他的臉上,那是瑞爾安看過的世界上最英俊的側臉,沒有之一。

    她好想走過去,同對方說幾句話,可是這樣會不會顯得太過輕浮,事實上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外向的人,更何況在異性面前,女生總是格外的注意外形和舉止。要是他不喜歡主動的女生,她這麼冒然前去,一定會給他留下糟糕的印象。可是如果不去,她就不能認識他,想來想去,遠遠地站在樓梯上的瑞爾安,始終都不敢上前。

    最後就這麼傻傻地站着,看了對方整整一下午,那感覺竟是那麼的苦澀,同時又是那麼的甜蜜。

    直到那道背影消失在眼前,遠去好久,瑞爾安才知道她這是着了魔。而這段沒有交集的邂逅,成爲了她永遠藏在心底的祕密。

    如今想想那時候的她還是太過年輕,如果能再勇敢一點,是不是初次見面又會是另外一番模樣,她真的好想走近他的身邊,然後輕輕地說上一句:

    “你好,我叫瑞爾安。”

    會不會記住這個名字,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那個下午我走進過你的世界。

    耳朵上傳來的溼熱令曼希雅全身一顫,似一道電流掠過,她全身僵硬着,甚至不敢挪動一下脖子,側頭看對方一眼,那羞愧的感覺,似一把烈火,從耳根上燃起,她直覺她的臉頰都在冒火。

    “放,放開我。”察覺到對方的動作越來越過火,曼希雅連忙出聲制止,奈何整個人虛軟無力,就像找不到依靠的浮萍,於一片混沌中飄來蕩去,直到耳朵上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曼希雅驚叫着瞬間清醒來。

    “你幹什麼咬我?”

    火辣辣的疼痛,讓曼希雅有一瞬覺得那耳朵彷彿失去了知覺,短暫的麻木後,是錐心的痛。

    曼希雅擡手去捂,奈何艾神特斯用臂膀將她牢牢地捆住了,她無力掙扎,只能開口求饒。

    “艾神特斯你快放開我。”艾神特斯的臉擱在她的頸窩裏,曼希雅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苦苦地祈求着,突然她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感覺對方鼻子裏噴出的灼熱氣息,正貼着她的肌膚越靠越近,那裏頭藏着一股濃濃的危險,叫曼希雅頓時噤聲。

    他這是又想幹什麼?

    曼希雅已經見識過對方的喜怒無常,她不知道這會兒艾神特斯又想出了什麼法子來耍她,她只求對方的臉能不能離她的脖子遠一點,那麼近的距離,讓曼希雅有些心驚肉跳。

    要是他這麼一口咬下去,她豈不是就要玩完了。

    要知道對方可是毫不猶豫地咬過她的耳朵,那股子鑽心的痛直到現在還很明顯呢。

    艾神特斯晃動着魚尾,漆黑的眼眸像黑洞一般幽深,他一動不動地盯着曼希雅,那專注的神色,彷彿連對方一個細微的表情都不願錯過。

    “很痛?”他看着曼希雅微蹙的眉宇,擡手想將其撫平,可是他還沒碰上,曼希雅一把將他的手拂開。

    “別碰我!”她真是受夠了!

    艾神特斯的手被攔在空中,猛地一頓,周圍的空氣在那一瞬間彷彿凝滯了一般,曼希雅察覺到不對勁兒,看過去的時候,對方的手正緩緩垂下。

    她是不是緊張過頭了?艾神特斯將頭轉了過去,背對着她,她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可是那莫名沉重的背影,卻叫她有些於心不忍,是她太過激烈的反應中傷到了他嗎?

    曼希雅剛擡起的手,微微顫抖了兩下,不由自主地握緊,餘光瞥見對方就要淹沒在水中的身子,曼希雅不知怎麼地突然撲了上去,緊緊地抱着對方的背,她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她就是不想在那一刻看見對方消失在她面前。

    “不要走。”曼希雅啞着嗓子開口,說完後心裏卻更加忐忑,她好害怕對方會拒絕她,直到前一秒她才意識到,她在意的不是艾神特斯的喜怒無常和古怪脾性,她在意的是對方對她不明不白的曖昧態度。尤其是對方在耍弄她之後又突然給予的溫柔,讓她絞盡腦汁捉摸好久,都無法猜透那雙帶笑的眼眸背後深藏的心思。

    原來她在意的是他怎樣的用心。

    “別走。”既然逃不了,那就認命好了。曼希雅輕輕地閉上眼睛,淚珠順着臉頰滾落下來。

    聞到身後微微的抽泣聲,艾神特斯眼底陡然一紅,想要擡起的手,在空中停頓了幾秒,緊握到顫抖的拳頭始終都沒有鬆開,下一秒他雙拳一鬆,緊抿的薄脣劃過一道狠厲,擡手一把扒開曼希雅的雙臂。

    整個人縱身一躍,瞬間消失在水裏。

    曼希雅被他那用力的一推,不由得向後踉蹌了幾步,看着手心的空蕩,眼裏的淚水似斷了線的珠子,不停掉落。

    她就像一個被人遺棄的孩子,失去了心愛的玩具,也失去了要好的夥伴,她孤零零地坐在石頭上,不知過了多久,看着眼前空曠的巖洞,心卻痛得不能呼吸。

    到底是哪裏出錯了?

    艾神特斯爲什麼突然對她如此冷淡?

    他不是一直都很縱容她的嗎?

    難道說他已經···厭煩了她?

    沖天的水柱突然自身後響起,曼希雅連忙擡手抹乾眼淚,清澈的眼底迸發出一束動人的光芒:是艾神特斯回來了嗎?

    她立刻回頭,在漫天散落的水珠下,看清那張模糊的面孔時,雙眼裏的欣喜立刻被驚恐取代。

    怎麼會這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