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53章 深海覺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53章 深海覺醒?字體大小: A+
     

    “哈嘍,爸爸,媽媽最近還好嗎?”瑞爾安握着手機,心情很沉重,她很想知道母親的近況,可是又害怕聽到不想要的答案。短暫的沉默後,電話那頭傳來父親依舊低沉中略帶粗啞的嗓音。

    “哈嘍,我的小甜心。”中年男人一臉慈愛地說着,回頭看向牀上的女人,笑容裏滿是幸福。女人睫毛纖長,皮膚是一種病態的白,儘管面容和頭髮有被精心護理過,可是卻難掩病魔留下的痕跡,她靜靜地平躺在牀上,呼吸趨向平穩,看樣子是睡着了。中年男人幫她拉了拉被角,起身將窗簾拉上後,步履輕穩地朝門外走去。

    電話裏傳來輕輕的關門聲,瑞爾安看了看手錶,這個時候正是母親午睡的時間,她剛剛一着急竟然連這個都忘了。

    “沒吵着媽媽吧?”

    “沒有,剛睡着,昨天夜裏犯了老毛病,一直折騰到後半夜,現在好不容易睡着了,就讓她好好休息吧。”中年男人靠在沙發上,揉着眉心,難掩一夜未眠的疲憊。

    “工作適應地怎麼樣?”一心撲在病妻身上的中年男人,並沒有忽略在外面工作的女兒。

    瑞爾安一聽父親提到工作,便想起她打電話來的另一個目的,“父親知道研究所最近研發的項目嗎?”儘管父親現在大部分精力已經不在工作上,但對於組織裏的工作進展情況,卻依然持有最新的消息,向他諮詢是獲得訊息,最便捷也是最可靠的途徑。

    中年男人頓了頓,“這個有聽說,是工作上遇到困難了嗎?”

    “沒有,就是我們目前的這個項目估計不能在預期的時間內完成,所以要麻煩您多照顧一下媽媽。”瑞爾安明白父親肯定知道她不能馬上完成任務回來,可是還是想親自說一聲,在父親問是不是遇上困難時,突然就收起了探聽的心思,父親已經如此勞累了,怎能還讓他爲她的事分心。

    “沒事。”她一口否認,不想讓對方擔心。

    雖然對父親當年突然宣佈退出科學界一事一直存在着疑惑,可是仍然在對方的期望下,繼承了他的事業,積極投身到科研這個行業,並且找到了自己渴求的平衡點。

    原來她也很愛這份工作。現在一直努力着想要做到讓對方滿意,甚至爲她感到驕傲。

    她想她可以做到。

    “要是有什麼事一定要說。”看得出來父親還是有些不放心。

    “我要工作了,替我向媽媽問好,最後,我愛你們。”瑞爾安聽着外面的敲門聲,柔聲和電話那頭的父親道別。

    “我們也愛你。”中年老男人笑着將電話關掉,經過歲月打磨後的面容裏掩藏着智慧的年輪,那彎起的嘴角,沉穩中透着一絲睿智。

    瑞爾安放下手機,起身開門,“請進。”

    琳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就站在門口,似乎打算長話短說。

    “請隨我來一下實驗室,這個問題除了你沒人能夠解決。”琳達第一次用如此真誠的目光看着她,瑞爾安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她笑着回道,“我現在就去。”

    這個名叫琳達的女人,居然放下對她的成見,主動來尋求她的幫助,她雖有些詫異,可是對待工作的態度卻從不馬虎,聽琳達說完,她便迫不及待想要了解是怎麼個狀況。

    鮑勃正在整理標本,見琳達領着瑞爾安進來了,擡頭說了一句,“要是文森在,這個就不是問題了。”

    瑞爾安本還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問題非她不能解決,現在聽鮑勃這麼一說,心裏立刻就有個大概了。

    她低頭看着高倍顯微鏡下的輪廓,心下突然一驚,“這個?”

    “怎麼了?”鮑勃停下手裏的動作,擡頭看向她。

    “我們都知道,根據細胞內有無以核膜爲界限的細胞核,把細胞分爲原核細胞和真核細胞。而這兩者的區分在於,有無核膜,核仁和真正的細胞核。這個應該可以判定爲真核生物,由真核細胞構成,有核膜核仁,和成形的細胞核。簡單來說,眼下的這個東西從真核生物的角度來看,屬於草履蟲,變形蟲類型,只不過它肉眼無法看見。”瑞爾安說到這裏頓了一下,她想了想接着說道,“還記得‘牛人’謝爾遜當年的那篇關於生物細胞學研究報告嗎”

    瑞爾安直起身子,看向鮑勃和琳達,在二人越見困惑的目光中,緩緩道來,“‘非細胞形態生命’這個理論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謝爾遜不是第一個提出的人,可是他在這個裏面提出了與既有的理論知識相悖的觀點,他認爲最初的生命是非細胞形態的生命,在細胞出現之前,沒有存在‘非細胞’和‘前細胞’兩個階段的。他的這報告一提出便轟動了整個生物學界,在當時頗受爭議。”

    “我收回剛剛說的話,”瑞爾安攤手錶示無奈,“或許,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應該要有謝爾遜那樣驚世駭俗的逆反思維,最起碼不能侷限在現有的框架中。”

    鮑勃看向她,目光中透着求證的訊息,“你是想說,這個東西是非細胞形態生命,不在真核生物範疇,可是這不是與你先前的話自相矛盾嗎?”

    瑞爾安搖頭,“不,我有說收回剛剛的話,事實上我也不知道眼前這東西有沒有生命跡象,我一開始就走進了一個誤區,結論自然就是個錯誤。”

    “沒有生命跡象?!”鮑勃越發混亂了,“這話怎麼說?”

    瑞爾安指着顯示屏上被琳達放大的圖像,“你難道沒有發現,這東西彷彿進入了‘休克’狀態,一切生命活動彷彿歸於沉寂,可是這又不能說明它不會再醒來,事實上它又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經對方這麼一說,鮑勃也發現問題的矛盾之處,“這個跟‘深海覺醒’有沒有關係?”他想起文森報告裏提出的這個全新的觀點,彷彿也涉及到這一方面的內容。

    他將桌上的那份文件遞給對方,“或許你應該看看這個,文森留下的。”

    瑞爾安伸手接過,目光卻越陷越深···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幾道急促的尖叫突然響起,柏莎放下手裏的工作,連忙從簾子那邊趕來,看着對方滿頭大汗驚慌失措的樣子,猜想一定是做惡夢了。

    “沒事了,不要怕,夢已經醒了。”她將對方攬進懷裏,擡手輕輕拍着對方的背,溫柔無比的聲音彷彿透着催眠的魔力,對方不停顫抖的身體,在她的安撫下,漸漸平穩下來。

    她拿起一旁的紙巾,邊替對方擦着額頭上的汗,邊柔和地開口,“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這個頭和膝蓋滿是傷痕的女孩,剛被送來的時候就一直高燒不醒,在經過物理降溫後,像火爐一樣的身體才漸漸恢復正常,只是人卻陷入了昏睡,好不容易醒來還是伴着噩夢,柏莎在被告知要給予對方特殊關照時,就在懷疑這個女孩的身份,能夠驚動戈恩重視的人,想來是不簡單的。

    曼希雅彷彿才從驚險中抽離出來,恍惚的視線在對上對方的眼睛時,微微一怔,“我叫曼希雅,這是哪裏?“她記得在失去意識之前她是被關在密室的,對了,艾神特斯!

    瞬間猛地坐起,“有沒有見過跟我關在一起的人?”她焦急地問道。

    柏莎執筆的手一頓,“···沒有,我只負責你的情況。”話落見女孩懨懨地躺了回去,她關上病例夾,俯身關心道,“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洗浴時記得不要讓傷口沾水,有什麼事就叫我,我就在你的隔壁。”

    曼希雅一直看着對方走到旁邊的簾子裏,才恍恍惚惚地轉過頭來。

    不知道艾神特斯現在怎麼樣?會不會已經出事了?越想越害怕,當目光掃向房門口時,牆兩邊的陰影叫她猛地一驚。

    兩個穿着黑色制服的健壯男子,正把守着房門,她這是被監控着?!

    那些人到底想做什麼?

    盯着監視屏的戈恩,陰測測的目光冒出一股幽暗,眼底的猙獰彷彿要吃人,下一秒他轉身,冷硬的撲克臉很好的掩飾了一切。

    “這傢伙居然還有這般能耐?”饒是他先前便知曉了一二,但在看見方纔的畫面時,依然被對方震懾到了。閃電般的速度,驚人的爆發力,嗜血的眼神···這傢伙居然一直都在僞裝,成功地騙過了所有的人,戈恩甚至開始確信,這傢伙的‘上船’是一早便設計好的,它同他們在島上兜着圈子,表面上什麼也沒做,內地裏放大着衆人內心的恐懼,抓住人性弱點,趁虛而入,製造混亂,迷惑人心,最後看着他們自相殘殺,這恐怕纔是它正真的目的。

    如此看來,他們竟被一條魚給玩弄了。

    霍布斯一開門,不幸地看到戈恩嘴角殘留的瘮人笑容,他剋制住想要後退的步子,在對方陰沉的目光掃過來時,硬着頭皮上前。

    “什麼事?”戈恩慢條斯理地拿起桌上的打火機,點上煙,叼在嘴裏側頭看向他。

    刀樣的眉峯配着冷硬的神情,令人望而生畏,四周徐徐升起的菸圈,模糊了那些刺人的棱角,又顯得不是那麼難以靠近,這樣一個集殺伐獨斷和細膩謹慎於一身的男人,究竟哪一面纔是最真實的臉孔?

    霍布斯收回目光,極力掩飾着心中的慌亂,鎮定地開口,“去密室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

    全都死在了裏面!

    戈恩雙眼一眯,擡手將菸蒂狠狠碾碎,轉身快步朝外面走去,霍布斯想起他最後那個可怕的眼神,立刻跟了上去,回想起那些罪惡,慌亂的步調怎麼也無法鎮定。

    上帝會知道的,一定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