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41章 別怕,是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41章 別怕,是我.字體大小: A+
     

    “別怕,是我。”

    真實的聲音從天而降,將曼希雅整個人瞬間砸暈,直到那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將她往後面一帶,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時,曼希雅才從巨大的驚喜中清醒過來。

    “你怎麼纔來,你去哪裏了,你怎麼不早點來,你···”控訴到最後,熱淚盈眶的曼希雅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剛纔那麼尖利的沙子都沒能使她落淚,眼前熟悉的溫暖卻讓她辛苦築起的堅強轟然坍塌,果然糖衣炮彈什麼的最容易使人心軟。

    文森抱着懷裏的曼希雅,任憑她爲了出氣,像個小孩子似地將鼻涕眼淚蹭到他的身上,而他只是靜靜地看着她,心便痛得彷彿是在承受絞刑,當目光掃向她明顯尖下來的下巴時,死命攢緊的拳頭怎麼也不敢鬆開。幽深的眼眸裏自責的神色越來越濃,在他將目光轉向她的手掌時,那抹自責瞬間演變成一片滔天駭浪,將整個森林淹沒都不成問題。

    曼希雅對上他的目光,心下一驚,立刻囁嚅着解釋道,“不疼的,真的。”

    可是文森沒有看她一眼,反手將身上的揹包拽下,彎腰打開拉鍊,動作利索地翻找着裏面的東西,他的嘴脣抿成了一條直線,曼希雅能夠感受的到他此刻的內心活動。

    他一定快自責死了。

    以前只要她稍微有個磕磕碰碰,文森便會緊張的像是大難臨頭一般,那種彷彿能令人窒息的緊張,叫曼希雅不敢有半點差池,她的童年就在文森這樣的控制下,失去了很多該有的歡樂。

    磕不着,碰不到,像一隻金絲鳥被圈在籠子裏,感受不到一點傷害,可是這樣的保護,就連歡樂也好似被上了枷鎖,怎麼也無法得到釋放。

    可是她要是痛,文森會比她更痛。她要是不開心,文森比她更不開心。

    看着對方隱忍到顫抖的雙手,曼希雅眼眶一紅,瞬間撲了過去,將對方的脖子抱住。

    “哥~”曼希雅將臉湊了過去,貼在文森的臉上,輕輕地蹭着,察覺到對方瞬間的僵硬,她又將臉挪開,閉着眼睛可憐兮兮地等着對方的怒火。

    沒有預料中的怒聲呵斥,曼希雅小心翼翼地睜開一隻眼睛,偷瞄了一下,這一瞄不要緊,她這小動作瞬間掉進一雙黑如深潭的眼眸中。

    完蛋了,不管用了。

    她嘟着嘴,訕訕地將手放下,然後一點點從對方的身上挪開,老老實實地坐在一旁,再也不敢亂動。

    雖然手腳不敢再亂動,可是不代表眼睛也不可以動,她時不時偷瞄一眼,以爲自己的動作很隱祕,殊不知文森忙着手上的活,壓根就沒空管她。她自己玩了一會,覺得沒意思,正要湊過去時,文森冰冷的目光陡然射了過來,曼希雅條件反射似地又坐回原地,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這回是真的不敢妄動了。

    “手。”

    文森清冷的聲音突然傳來,曼希雅一怔,“啊?”隨後裝聽不懂,睜大着眼睛看向他,表情既無辜又可憐,可是在文森雙眼微眯的時候立刻將手遞了上去。

    小氣鬼,討厭鬼,自大鬼···曼希雅不知道她這些藏在心裏的數落,竟不知不覺地說出了口。

    等她意識到時,發現文森的動作早已停了下來,接着她的手上傳來一陣刺痛,“啊~”她忍不住大叫出聲,嘟着嘴一臉埋怨地看向那個罪魁禍首,看着對方故作平靜的面容,真得很難不懷疑這人不是故意的。

    “幼稚鬼!”曼希雅不怕死地湊上去說了一句,你不是聽見了嗎,這次讓你聽個清清楚楚。

    耶?沒反應。

    曼希雅再次湊上去,“幼稚鬼!幼稚鬼!幼稚鬼!”看你還裝作沒聽到。

    文森擰藥水瓶的動作一頓,斜眼睨了她一眼,“我很困惑,一口一個幼稚鬼的人可以不幼稚到哪裏去?”

    曼希雅一聽,雙眼一橫,“哼,你纔是!”

    但一想到這是對方生了她半天氣後的第一句話,曼希雅頓時眉開眼笑,“哈哈,你開口說話了!”

    文森看着那張笑臉,緊繃的表情終於開始鬆動,“坐好!”看着順竿爬的某人,一臉得意地坐到他的腿上,還扭來扭去,心裏不是一般滋味的他最終還是捨不得說一句狠話。

    他不說話,不是氣她,而是氣他自己。

    曼希雅很會看臉色,尤其是文森的,一發現文森比剛剛好說話多了,立刻撲上去各種撒嬌,各種摸爬打滾,她喜歡鬧,文森就陪她鬧。

    只要她開心就好。

    “好了!”文森從脖子上一把扯下某人閒不下來的手,“坐好,我只說一遍!”他面露慍色,可是曼希雅知道他不會真的生氣,亂扭了兩下,搗騰夠了才乖乖地坐好。

    “上藥水的時候,可能有點痛,”文森說着回頭,一眼便對上某個正在不停做鬼臉的人,她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鬧騰的,以前還挺忌憚他的,現在乾脆跟他對着幹,鬼心眼還這多。

    文森哪知道她這是得到解放後的撒歡兒,這些日子在艾神特斯身邊,多動一下就要被兇,現在沒人治得了她,可不是要可勁兒折騰。

    “我餓了。”曼希雅裝作有氣無力地說着,完全不似前一秒還玩得很帶勁兒的模樣。

    文森瞅了她一眼,轉身將揹包裏一大包吃的和一瓶水全都扔進她懷裏。“趕緊吃,吃好了我們上路。”

    “上路?”曼希雅拆餅乾袋的動作一頓,她快速掃了一眼四周,驀地垂下的眼眸裏閃過一抹失落。

    文森目光一動,不動聲色地將她的失落收進眼裏,擡手摸着她的頭,“怎麼了?”

    曼希雅咬着嘴脣卻不知該怎麼開口,良久後,擡頭對上文森眼底一閃而過的銳利時,她將要脫口而出的話,又迅速縮了回去。

    “說。”文森沉着一張臉,清俊的眼底已有怒色。

    曼希雅不敢看他,被逼的急了,只好胡亂找個藉口,“我把母親留給我的吊墜弄丟了。”

    很好,竟然學會說謊,是爲誰?難道是···那個男人?視線落在曼希雅身上的黑色風衣時,溫潤的目光突然化成一團烈火,恨不能將那衣服燒出個洞來。

    文森不怒反笑,曼希雅再遲鈍也知道這是他要發怒的先兆。可是她還沒想好該如何跟他介紹艾神特斯的事,而且以文森的脾性,對方肯定不會同意她和一個不知身份來歷的人交往,她該怎麼辦?艾神特斯怎麼還不回來?

    “先吃東西。”文森從沒見過曼希雅如此糾結難捨的模樣,那表情看在他眼裏有些刺得叫人發疼。他不知道他的女孩,在離開他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都遇到了些什麼,竟然已經有了自己的心思,而那心思似乎還不能讓他知道,文森覺得有些受傷,當然更多的還是憤怒,只不過後者被他隱藏的很好,他不會愚蠢地當着她的面表現出來。

    曼希雅此刻心裏一團糟,根本吃不下任何東西,她將餅乾拿起,又突然放下,撿起地上的氺,擰開瓶蓋,勉強地喝了點。整理揹包的文森聽見她隱隱約約的嘆氣聲,手上的動作一頓,擡頭看向她的目光裏,一股厲芒正在隱隱躥動。

    難道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文森的手微微收緊,心下一狠,放下手裏的東西朝曼希雅走去。

    “是感覺累了嗎?”他溫柔地關心道,毫無戒備地曼希雅朝他直搖頭,“不累。”

    只是心好累。

    曼希雅垂着眸,掩飾着心中的苦澀,文森現在對她越是好,她便越是覺得自己對不起他,她怎麼能爲了一個喜歡的男人,就生出不願跟他離開的念頭呢?不不不,哪怕是那念頭只閃過一秒她也無法原諒自己,她不要這樣,文森一定會難過死的。

    她要告訴她,求他再多陪她在這裏等一天,一天就好。

    “我···”曼希雅擡頭,話都還沒說完,頸後突然傳來的鈍痛,讓她整個人昏了過去。文森看着自己的手,漸漸泛紅的眼底閃過一抹瘋狂。

    他一點也不想聽她後面的話,一點也不想。

    下一秒,文森陰着臉色,動作粗魯地將曼希雅身上的風衣一把扒掉,轉身從揹包裏拿出他一早準備好的風衣,替曼希雅穿上,動作輕柔地彷彿能化成一灘水。深沉的眼眸靜靜地看了她一眼後,回頭繼續整理着揹包裏的東西,在手碰到一個白色塑料瓶時,他的雙眼微微一眯,擡手擰開瓶蓋,倒了一顆白色藥丸在手心,撿起曼希雅放在地上只喝了幾口的氺,修長的手指將塑膠瓶捏得咯吱作響。

    清俊的雙眼裏,閃過一道陰冷的光。

    “發生什麼事了?”看着將安德魯揹着走出樹林的戈恩,霍布斯他們立刻圍了上去。

    戈恩將安德魯交給他們,轉頭目光落在火堆上,沉吟了片刻纔開口,“這個島上還有其他人,安德魯被人藥倒了,還好沒有生命危險。”

    “到底怎麼回事?”霍布斯很焦躁,他覺得在這個險象叢生的小島上存活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居然還冒出其他人,難道也是爲這島上的祕密而來的?

    可是如果是敵人的話,不是應該動殺心嗎,爲什麼會放戈恩他們一條生路?這個有些說不通,除非他們另有所圖。

    “夜太黑,我無法確定他是一人,還是有其他同夥隱藏在暗中,總之以後能不碰上他們,最好不碰上。”戈恩所說的‘碰上’是指正面交鋒。一想起那人的專業設備和槍械,便想起他們在沉船前,也有準備這些東西,只是當時只顧着逃命,那些一早準備的用物沒能同他們一起順利上島。如果有那些傢伙在手,他們肯定有實力和對方好好較量一番。

    科林動了動嘴脣,似乎想說什麼,在霍布斯陰冷地看了他一眼後,他又將頭轉了過去,望着頭頂的月亮。

    月圓如盤,懸掛在夜幕中,皎潔的盤面外層落下一圈模糊的陰影,科林突然想起明晚就是月圓之夜,可是這樣的晦暗之色不應該在此刻出現,他總覺那抹陰影似乎在一點點擴散,像某種黑暗之力正在積蓄壯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