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36章 上了‘罌粟’的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36章 上了‘罌粟’的癮字體大小: A+
     

    夜裏突然醒來的曼希雅,驚出一聲冷汗,她一股腦爬起,慌張地四下觀望,在看見不遠處的大樹下,那尊熟悉的身影時,提着的心猛地放下。

    還好那是一場夢!

    那雙猩紅的眼睛實在是太嚇人了,曼希雅現在想起還是一臉的心有餘悸。目光不自主地投向樹下的人影,對方靠在樹幹上,頭微微後仰,雙眼緊閉,應該是睡着了。

    曼希雅收回目光,動了一下胳膊,才發覺渾身都是痠痛的,雙手更像是灌了鉛一般,活動起來很是費勁。她拄着一根木棍站起來,剛擡起步子,便被一道嚴厲的聲音止住。

    “別過來!”

    曼希雅動作一僵,擡頭看向大樹,“我沒有要過來啊。”

    她只是想活動一下有些僵硬的肢體,要不要這麼自作多情,曼希雅哼了一聲,丟給對方一個傲嬌的背影,她纔不稀罕呢。

    爲什麼脖子這麼僵?曼希雅站在火堆旁,一會兒蹦上,一會兒蹦下,動完雙腿動雙臂,動完雙臂動脖子,可是剛晃了一下頸部,便發現脖子有些不利索,像是被扭狠了似的。

    “啊~”一聲清脆聲響,伴着一聲慘叫。

    動作過頭了。

    艾神特斯聞聲立刻睜眼,一擡頭便看到那個卡在空中的僵硬背影。目光微動,隱在嘴角的笑瞬間浮現。

    曼希雅聳着左肩,抗着頭,滿臉黑線的轉身,“我脖子扭到了。”

    她餘光瞥向坐在樹下紋絲不動的某人求救,奈何艾神特斯像沒聽見一樣,閉着眼睛睡地好不昏沉。

    曼希雅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可是這麼一會就睡着了,應該不大可能,猶豫了一秒後,她僵着脖子朝樹下走去。

    “嘿,我脖子扭了。”

    還不動。

    她提高聲音,“我脖子扭到了!”並用腳踢了踢睡得像死人一樣的某人。

    奈何對方還是一動不動。

    曼希雅數次受挫,鼻子忍不住一酸,但隨後雙眼一亮,她軟着嗓音道,“艾神特斯,你幫我看看我的脖子,好不好?”

    以前文森吼她的時候,她總用這招,瞬間就撫平了對方的怒火,不知道撒嬌能不能叫眼前這個喜怒無常的男人心軟。

    曼希雅正忐忑的時候,臉上突然傳來一陣冰涼,叫她猛地一驚,“啊~”接着一陣劇痛從脖子上傳來。

    “你幹什麼這麼野蠻?”曼希雅擡頭,鼓着一雙圓溜溜地眼睛瞪着對方,卻在下一秒猛地墜入驚喜中。

    咦?!脖子能動了!她試着上下左右都轉了一週,發現脖子真的又能活動了。

    “艾神特斯,謝謝你!”曼希雅明白過來對方剛剛是在幫她,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大方地說了一聲謝謝。

    見對方閉着眼睛一臉不願搭理的樣子,曼希雅頓感無趣,訥訥地轉身準備離開,卻在提步的時候被地上的一根木棍絆了一下,身子直直地朝背後砸去。

    沒有預料中的疼痛,曼希雅一睜開眼,心神陡然掉進了一雙幽深的眼眸中。

    對方嘴角哂笑,“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面前刷存在感,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如果是的話,不用再費力氣了,”盯着那雙危險的眸子,曼希雅呼吸一緊,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耳邊卻再次傳來對方混雜着氣息的聲音,“你已經成功地引起了我的興趣。”

    曼希雅渾身一僵,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尤其是艾神特斯別有深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時,她竟覺得滾燙無比,最可恨地是,她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反駁。

    “我···”才張口,便被一隻修長的手指堵住。

    艾神特斯眸光微湛,冰涼的手指在那兩瓣柔軟上反覆摩挲,“別說話,我猜你現在一定羞於開口。”突然他湊近曼希雅的耳朵,滾燙的氣息像一陣熱氣流撲面而來,令人閃躲不及。

    “即便說出口的也都是一些違心的話,對於這樣的話,你騙不了我。”

    艾神特斯丟給她一個‘你什麼都瞞不過我’的眼神,叫曼希雅瞬間窘在當場,小臉越漲越紅,最後乾脆放棄了掙扎。

    順着對方的推測來看,她發現他說的好有道理,而她居然反駁不了。

    “他倆怎麼辦?”霍布斯瞥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捲毛和黑人,問向一旁的戈恩。捲毛剛被斷了手臂,安德魯出於醫生的職責,給他包紮了一下,這纔將血止住,不然他早就失血過多而亡了。而黑人一臉尷尬地站在他旁邊,擰在一起的兩條粗黑眉毛,彷彿正在爲什麼而糾結。

    突然,他朝前面邁出了一步,“···我爲剛剛的魯莽向大家道歉,我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黑人舉起手,信誓旦旦地說着。

    戈恩擡頭看了他一眼,並未說什麼,倒是一臉看好戲的霍布斯,嘲諷地一笑,“你拿什麼保證?”

    黑人囁嚅的兩下,遲遲吐不出話來,直到餘光掃到戈恩不耐的神色時,好似豁出去了一樣,立刻開口道,“你們要怎樣纔會相信?”

    戈恩目光一定,這才認真地看向黑人,黑人望着那道冷冽的視線,心下忐忑不已。尤其是看着對方一步一步朝他走過來的時候,他感覺對方身上的凌厲氣場,壓的他快喘不過氣,這才恍然意識到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

    只見戈恩將一把手槍扔向他,盯着他冷冷地說道,“殺了他,我們就會相信。”

    黑人哆嗦地接住飛來的槍,看了看戈恩,又看了看正好朝他看過來的捲毛。在對上捲毛有些驚駭的目光時,他突然低下了頭,似乎在抉擇,也似乎在猶豫。

    “好了,考慮的時間到了。”收到戈恩指示的霍布斯在一旁催促道,他微眯的雙眼在看到對方慢慢舉起的手槍時,驀地一緊。

    “對不起!”黑人將槍對準了捲毛,捲毛的表情瞬間由錯愕轉到絕望,僅一秒,隨後死灰一樣的神色突然瘋狂起來,他射向黑人的目光像淬滿劇毒的銀針,帶着兇惡的詛咒。然而下一秒,預料中的死神並未降臨在他頭上。

    黑人難以置信地盯着手裏沒有一發子彈的手槍,蒼白的神色正在一點點碎裂。

    戈恩睨了他一眼,“你會背叛自己的夥伴,有一天也同樣會背叛我們。”他從對方的手裏將槍接過,掏出手帕擦了擦槍柄,“不好意思,你失去了最後一次機會。”說完利落地轉身,頭也不回地朝身後丟了一句。

    “霍布斯和其他人跟上,我們走。”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霍布斯追上戈恩,在身側問了一句,“問什麼不直接弄死他們?”

    戈恩偏頭看了他一眼,便將頭轉了過去,幽深的目光折射出一道可怕的精光。

    “我習慣了不用自己的手,怕髒。”

    霍布斯心下一緊,一想到捲毛最後看向黑人怨毒的目光,頓時便明白了戈恩話裏的深意。

    那兩人不用他們動手,也必定活不久!

    ***

    文森看着眼前越來越熟悉的環境,再也無法保持鎮靜的眼底,暗涌似龍捲風一般慢慢騰起。

    十三年了。

    如今他還是不可避免地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父親母親,我一定會找到曼希雅,一定會!

    文森轉身,收回投在海面上的目光,再次擡眸時,清俊的眼底早已落下一片冷然。

    他立刻彎腰,動作利索地收拾起船上早已準備好的用物,隨後將救生艇停靠在一個隱蔽地位置,確保無人能夠找到後,又將揹包裏的一些用物拿了一部分出來,卻在手觸碰到麻醉劑的時候,微微頓了一下,斟酌一番後,他又挑選了幾件用物一起放進了隨身攜帶的揹包裏。左邊的高筒牛皮靴裏,被他放了一把輕便的手槍,右邊則放了一些藥劑,別看這些東西只有手指頭大小,關鍵時候可是救命或殺人的神器。

    整理好這些後,文森起身擡手將身上的卡其色風衣脫下,疊好放進揹包。做工精良的手工白襯衫露了出來,不鬆不緊地貼合在身上,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疑,整個上半身給人一種乾淨雅緻而又充滿誘惑。尤其是那雙靜謐的雙眼,微闔半開時,你才知道什麼是最要命的。

    文森帥氣地跳到地面,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海水,海風掀起他額前的劉海,光潔的額頭頓時露了出來,風過,半截頭髮正好搭落在他的眼前,卻遮擋不住那裏發射出來的幽深目光。他甩了下頭,筆直地朝孤島的深處進發。

    自從艾神特斯說了那樣奇怪的話之後,曼希雅總是不知道該以何種表情或是目光去看對方,以至於演變成最後,她根本就不敢正面面對對方,甚至是看對方一眼。

    曼希雅坐在火堆旁,盯着漸漸亮堂的天際發呆,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控制自己的眼睛,目光總是不受控制地落在對方的身上,曼希雅有些煩躁,甚至有些氣惱。

    那感覺就像是罌粟上癮一般,明明知道危險,卻忍不住步步淪陷。

    再擡頭時,動作猛地僵在了空中,餘光看着身邊不斷靠近的某人,曼希雅直覺心都在打鼓。

    他又要幹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