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34章 擾人心亂的獵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34章 擾人心亂的獵物字體大小: A+
     

    曼希雅醒來的時候,一擡眼便看到守在她身邊的艾神特斯,迷離的琉璃眼有一瞬間的怔愣。她不是沒有懷疑過,一切很有可能都是對方乾的,他最可疑不是嗎?身份神祕,動機不純,就連兩人最初的相遇,她都開始懷疑是不是對方一早就設計好的,而他之所以靠近她,恐怕也是另有所圖,可是他圖什麼呢?曼希雅不認爲她有什麼值得對方花如此多的心思。

    “以後離他們遠點。”艾神特斯略帶警告的聲音,在她耳邊突然響起,曼希雅聽後一愣,回過神後,才發現這裏只有他們兩人,其他人都不知去哪了。

    她看向艾神特斯,企圖從對方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他們呢?”

    可是對方一向毫無波瀾的眼底,根本無法捕捉任何信息,他就像是一片沉祕的大海,海水究竟有多深,你永遠也不會知道。

    看着突然欺近的艾神特斯,曼希雅嘴裏正要吐出的問話,又憋了回去。一想到這裏只有他們倆,心莫名地恐懼起來。

    “餓了沒?”艾神特斯掃了一眼曼希雅,隨後立刻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問了這麼一句,曼希雅呆呆地點了下頭,直到對方走去好遠,她才意識到對方剛纔好似是在關心她。

    然而這個念頭只閃現了一秒,便被她理智地掐滅,這一定又是對方用來迷惑她的,這是他慣用的伎倆不是嗎,這次她不會再上當了。

    曼希雅活動了一下身子,發現除了頭有點暈外,其他都還好,腳上的傷似乎也痊癒了,她掃了一眼四周,靜悄悄地樹林靜謐的有些詭異,除了風颳樹葉的沙沙聲外,她聽不到其它任何聲音。

    曼希雅坐在石頭上左右張望着,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嘎吱脆響,她猛地回頭,看着地上斷裂的樹枝,提着的心頓時落了下來,連忙拍着胸口安慰自己,虛驚一場不用怕的。可是一個人坐在看不見日光的樹林裏,寂靜的四周彷彿包藏着危險的陷阱,曼希雅一點都不敢大意,更不敢隨處亂看,生怕一個轉身,一個回頭便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

    艾神特斯去哪裏找吃的了,怎麼還沒回來?

    左想右想越想越害怕的曼希雅,完全坐不住了,她可不是在自己嚇自己,這個樹林靜地令人瘮得慌,她呆不住了。

    剛提起步子還沒走兩步,聲後傳來一道森冷的聲音令她猛地僵在原地。

    “想往哪跑?”

    看着漸漸逼近的身影和對方那瞬間陰沉下來的臉色,曼希雅心下大叫不好,連忙開口解釋,“我沒有想跑,我是去找你。”

    “找我?”艾神特斯看着眼前明顯在說謊的女子,對方的一舉一動都逃不出他的眼睛,他甚至能推測出她心中的想法,可以說已經很瞭解對方。她有點小聰明,可是脾氣卻很大,能屈能伸,卻不能容忍別人觸碰她的底線,喜歡依賴他人,這個他最清楚,因爲他曾在自己身上驗證過,效果還不錯,儘管他的行爲惹怒了她,可是那又怎樣,獵物是沒有被重視的必要,他只是對她稍稍感興趣而已,更沒必要考慮她的感受。

    曼希雅雖然有想過逃跑,可是一想到在這個恐怖的孤島裏,只有她一個人,她立刻便放棄了那個念頭,所以在艾神特斯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時,她默默地低下了頭,有時候一旦動了念想,即便沒有去做,也無法將一切摘乾淨。

    所以默默地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果子後,曼希雅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裏,低頭啃着果子,心裏即便有再多疑問,也不敢開口問眼前這個看起來無比危險的男人。

    文森曾說她只是一隻紙老虎,把她的內心剖析地鮮血淋漓,說一般人在遇見比自己弱的對手時,會毫不留情的碾壓,可是在遇見明顯比自己強很多的對手時,會理智地收起攻擊的爪牙,等找到適當的時機,再給對方有力一擊。這種趨利避害的行爲,乃人性本能,無可厚非。可是在她身上,卻演變成只是裝了個樣子,事實上即便是對自己弱很多的對手,她也無法做到真正的狠心。

    不是紙老虎是什麼。

    當初她聽到這些話時,表現地很不以爲然,可如今想想似乎確實是那麼回事。

    對卡爾,她有着婦人之仁,對對方的怨恨在得知對方的死時莫名地煙消雲散。對艾神特斯,她又愛又怕,可就是無法從心底真正地憎惡對方。她這種性格一定讓文森操碎了心吧,怪不得總把她管地死死的,其實現在想想,文森沒有錯,錯的是她太不讓人省心了。

    這麼一想,除了文森覺得她哪裏都好外,她發現在外人的眼裏她真的是一無是處,沒有能力還特麼地菩薩心腸。

    怎麼辦?這樣的曼希雅就連她自己都要看不過去了。

    “你在想什麼?”看着沉默了半天的女子,白皙的瓜子臉上,兩條幹淨的眉毛越皺越緊,嫣紅的嘴脣無意識地咬合在一起,留下一道鮮紅的牙印,艾神特斯覺得有些刺眼,尤其是在發現他居然盯着一個獵物看這麼久的時候,心裏的煩躁越發明顯,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向對方,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忽視地感覺,尤其是這樣的忽視還來自被他玩弄於手心的獵物身上。

    作爲獵物就應該時刻恐懼着他的一切,注視着他的一切,不能有任何閃神的時候,哪怕只是一瞬,也不行。

    所以在他的眼中,曼希雅是個很不合格的獵物。

    對於不聽話的獵物,他自然有的是辦法。

    “把這個吃了。”艾神特斯將手裏的東西遞到曼希雅嘴邊,曼希雅順手接過,將那東西捏在手裏,暖暖的軟軟的,似乎還冒着熱氣。

    “這是什麼?”感覺這東西外面包着一層薄薄的包皮,從外觀上來看,有點像一顆深綠色的葡萄。

    艾神特斯看着曼希雅將那東西捏在手裏反覆研究的模樣,眼底的惡趣味越發濃厚。他平靜地丟出兩個字後,身體微微後仰,等着欣賞對方驚慌失措的模樣。

    “蛇膽。”

    什麼?!

    曼希雅嚇得手裏一哆嗦,蛇膽頓時飛了出去。看到對方嘴角陡然放大的笑容時,這才意識到她讓人耍了。

    “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氣得沒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話來。等感覺到臉上的冰涼時,曼希雅才發現她居然被對方氣哭了。

    好似找到了宣泄的理由,喉嚨莫名一緊的曼希雅,突然將頭埋在手臂間,痛痛快快地哭了起來。

    最近的一切,所有的不痛快,不順暢,都把它們用淚水排解出來。

    倘若文森在這裏,樹林有多靜,她的哭聲便有多麼地令他心碎。

    艾神特斯眼底的笑在看到那一串晶瑩時,驀地冷卻下來,突然有些煩躁的他,厲聲呵斥着對方,“不準哭!”哭得他腦仁都在發漲。

    他伸手將對方的頭擡起,目光在觸及那雙瑩潤的大眼睛時,心裏的煩躁突然就被撫平了,可是在看清那雙眼睛裏射出的戒備目光時,心口的某個地方又像是被針紮了一下,隱隱作疼。

    他目光微凜,僵在半空的手怎麼也放不下來,接着不顧對方的哭泣,一把掰過曼希雅的肩膀,使對方正面對着他。

    “曼希雅,看着我!”海水般深沉的目光將曼希雅緊緊包裹,認真注視的模樣,好似不願錯過對方的一顰一笑。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地收緊,卻在對方皺眉的瞬間又陡然鬆開。

    曼希雅一怔,不解地擡頭,“看你做什麼?”纖長的睫毛上,淚珠隨着她眨眼的瞬間悠然滾落。

    滴入他的手心,好似涼進了心裏。

    目光對上那雙通紅的眼窩,艾神特斯直覺心口一緊。身體被一種很奇怪地感覺支配着,他的頭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再靠近一點——那張泛着紅暈的小臉。

    那種感覺不壞,甚至有些···誘人。

    曼希雅看着不斷靠近的臉,突然向後退去,瞪着一雙明亮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對方,“你幹什麼?”

    艾神特斯想要欺近的臉在空中猛地一頓,他擡頭,深邃的目光似綻開的光芒,似鋪天的密網,朝近在咫尺地曼希雅射去。

    曼希雅心下一顫,她雖然不是很瞭解對方,可是這個眼神她並不陌生,似笑非笑,這是對方動怒的先兆。

    “放,放開我,你捏疼了我。”曼希雅用力拍打着對方搭在她肩上的手,對方看似沒怎麼用力,卻叫她怎麼也掙脫不掉。

    他一定是故意的,曼希雅無比氣憤地想着。

    “放開?放開你又要去哪?”爲什麼就這麼想把對方綁在身邊?艾神特斯眯着一雙眼睛,英俊無比的臉上第一次出現除了淡漠之外的神色。尤其是看到對方無比抗拒的模樣時,心底的那股念頭就像瘋長的野草,失去了控制。

    他手下不覺用力,使得曼希雅痛呼出聲,才止住的眼淚,又像放開的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流了起來。

    眼神一暗,再也顧不上對方的反抗,一把將惹人心煩的獵物捆進了懷裏,艾神特斯感受着鑲進懷裏的柔軟,心底發出一聲滿足的喟嘆。

    果然只有這種捆綁,才足夠牢靠。

    他輕輕地拍着獵物的背,試圖安撫,卻發現對方在他的懷裏顫抖地越發厲害,溫潤的眸光陡然一緊,一抹狠厲浮出眼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