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9章 爭執(捉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9章 爭執(捉蟲)字體大小: A+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死人事大,即使現在安德魯能說出個所以然,衆人也沒有心思聽他講了,於是一行人立刻轉到查理屍體被發現的地方。

    爲了不造成更壞的影響,卡爾在戈恩的指示下將這個房間封鎖起來,不準其他人靠近,也不準衆人隨便議論。戈恩甚至親自去找那個黑人談話,明確警告對方在事情沒查清楚前不要四處宣揚,以免引起騷動。

    大家忙完這些後,又再次聚集到這個房間。

    戈恩斜靠在牆上,兩條大長腿交疊着,見安德魯從浴室走了出來,他彈了一下手裏的煙立刻站起了身子。

    安德魯在他的目光下,將塑膠手套脫掉,轉身喝了口水才慢慢開口,“死者查理身上經過藥水清洗後,並未發現明顯傷痕,唯一導致他死亡的是他那堵在喉嚨裏的半截斷舌頭,死者舌頭明顯是被蠻力扯斷的,造成一瞬間的大量出血,在短時間內將死者氣管堵住,呼吸不暢,最終窒息而死。”

    話落過後一片寂靜,安德魯見他們都不說話,也不知他們是不相信還是沒反應過來,他攤開手聳了一下肩膀,補充道“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如果你們能找出推翻我的證據來,那麼就來說服我。”

    戈恩始終沒有開口,一旁的卡爾卻好似有一肚子的疑問,他直接看向對面的安德魯,神情很是懷疑,“你說他是窒息而死,那麼你先來解釋一下他的舌頭是怎麼被扯斷的,又是被什麼扯斷的。”

    安德魯明顯一怔,他沒想到卡爾會一眼看出問題所在,其實這正是他所無法解釋的地方。

    舌頭被蠻力瞬間扯斷,這得多大的力氣先不說,假如兇手是一個比查理強壯數倍的人,可能會將對方的舌頭扯斷,可是這過程絕對超過了一瞬間,更何況查理在這其間不會掙扎嗎,但從他身上來看,並沒有發現任何掙扎的痕跡,那麼問題又來了,在不借助外力,不使用藥物的前提下,能在一瞬間將查理舌頭扯斷還能不讓他作出一絲反抗,你覺得兇手會是誰?或者會是什麼?

    安德魯很想說,反正不是人。

    可是這麼說又有誰會信,他自己都無法相信,更何況是別人。

    “不是人。”一直縮在沙發上一角的霍布斯突然開口,他這一發言,成功的引來了在場衆人的目光,包括一直沉默的戈恩。

    “你說什麼?”戈恩的聲音本就像金屬一般,無比冷硬,可是現在卻突然冒出一股瘮人的寒意。

    霍布斯有些疲倦地站了起來,一字一字的說道,“我、說、不、是、人。”

    “沒準是什麼海洋生物,像那什麼大章魚之類的。”口氣雖然有些戲虐,但神情卻無比認真。

    安德魯沒想到霍布斯會這麼說,但他覺得也不排除這種可能,試想想就連烏賊都能上船咬人,章魚扯人舌頭也是不無可能的。

    戈恩看了看霍布斯,將手裏還未燃盡的煙弄滅,“你跟我走一趟,安德魯和卡爾留下將屍體處理掉。”

    卡爾聽後衝戈恩比了個ok的手勢。

    霍布斯臉上倒沒什麼表情,只見他跟在戈恩身後朝外面走去。

    ···

    晚上,文森從船艙裏的實驗室走出來透氣,剛在甲板上吹風沒多久,鮑伯就端着紅酒跟了出來。

    “來一杯?”鮑伯將到好的紅酒遞到他面前,然後也靠在圍欄上與他一樣背對着海水。

    文森接過紅酒,抿了一口,“你最近弄的那個追蹤儀,有結果了嗎?”

    鮑伯晃了一下酒杯,葡萄酒在光線下沿着杯壁晃盪,顏色鮮活又跳躍。

    “還沒有,不過你別擔心,琳達可是追蹤高手,根據她一路提供的線索,我們遲早會追上的。”

    “你們兩個喝酒也不叫我。”正被點名的琳達出現了,用帶着點嬌嗔的語氣埋怨,本就高挑的身材還踩着一雙十釐米高的高跟鞋,整個人顯得越發出挑,即便走在晃悠的甲板上也一點都不礙事。

    鮑伯眯着眼睛,嘴裏的口哨吹得很是響亮。

    琳達走過去直接捶了他一拳,餘光掃到文森沒有任何波動的神情,臉上的笑漸漸暗了下來。

    “在聊什麼呢?”她擡手撩了一下頭髮,轉身面對着文森問道。

    “文森在問還要多久可以追蹤到他們。”一旁的鮑伯立刻回答了,也不知他無意的還是怎麼回事,總之他此刻很及時的回答正好忖托出文森的被動,甚至顯得文森太過冷淡。

    而琳達聽了後,眼底的笑意也冷了下來。

    她挑着眉,並不去看那張總是叫她失望的臉,“這個啊,很難說,要是信息採集齊全也不是難事,可是這是在海面上,很多時候要比地面來的困難的多。”

    “哦~”鮑伯似乎聽懂了,在一旁迴應道,而文森始終都沒有開口。

    “琳達你千萬別這麼說,文森會傷心的,他還指望你幫他找妹妹呢。”鮑伯看出了琳達的不悅,立刻開口替文森說話,也是有意緩她和文森的關係,卻不知他這麼一弄,琳達臉上的笑徹底掛不住了。

    “不說了,我有些累了,先去進去休息。”琳達說完立刻轉身,手卻被人突然拉住,她身子一頓,心下有些期待,然回過頭去卻發現鮑伯狀似安慰地捏了捏她的手腕,對她說,“別太累!”

    而文森不知何時背過了身子,雙手撐在欄杆上,目光投向海面,不知在想什麼,可琳達知道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從頭到尾。

    於是她飛快衝鮑伯擠出一個微笑,便急急地走下了甲板,那模樣竟沒有出現時的半分驕傲。

    “哥們,你這樣似乎有些過分?”鮑伯見琳達走遠,立刻撤回目光將頭轉向了一旁的文森,他靜靜地注視着對方,一半側臉擋住了光線,另一半自然隱在陰影裏,寂靜的目光在一刻好似藏着很多東西。

    文森聞聲看向他,一向不見波動的眼底,似乎也有什麼在翻涌着,“是嗎?”

    話落,兩人就這樣無聲的對視着,無形地較勁着什麼,似乎誰也不願做退讓的一方。

    大概過去了半分鐘,鮑伯率先眨了下眼睛,他笑着說道,“我們沒必要爲這個爭論不是嗎,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曼希雅。”

    文森在聽到曼希雅三個字時,冷硬的表情瞬間鬆動了一下。鮑伯並未看漏,他勾脣笑了。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進去吧。”鮑伯成功的抓住了文森的注意,但在知道對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時,他很聰明的自行結束了,離開之前拍了拍文森的肩膀,動作很友好,好似他們之間並未發生什麼不悅。

    ···

    霍布斯一路跟着戈恩來到臥室,關上門後,戈恩拿起桌上的打火機和煙,問了一句,“來一根?”

    霍布斯搖了搖頭,“我在試着戒菸。”

    戈恩大概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回答,點火的動作微不可察的頓了一下,隨後他點着了,就着吸了一口,“什麼時候開始的?”吐出的菸圈暈染在他的臉龐周圍,使得深邃的五官就像是冰霧刻意做出來的特效,既立體又夢幻。

    “就這幾天。”霍布斯聳聳肩,神情上看不出來他在說謊。

    戈恩深吸了一口後,定定地看向他,鷹一般的眼眸在煙霧中覺察不出深淺。

    “一個小時後能到達那裏嗎?”

    霍布斯垂在扶手上的手微微緊了一下,“···應該可以。”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隨後又補充了一句。

    “你覺得會出什麼意外?”戈恩似是不願放過他一般,緊跟着追問了一句。

    “比如···死人。”

    死人這種突發狀況對他們來說的確是個很嚴重的打擊,不僅會影響他們的進程,還會動搖他們的軍心。如果他們在沒有到達目的地之前,精心維持的陣營就要面臨被這些突發狀況一點點瓦解的危險,那麼他們所要承受的就不僅僅是個難題,還會是致命的一擊。

    霍布斯說的並沒有錯。

    而戈恩卻只是笑了笑,“先前所簽署的合同上,說的很明確,你當錢是這麼好拿的,不付出點代價怎行。”

    “可那都是人命。”霍布斯仍不死心的堅持着。

    “呵呵,人命?這麼多年來你見過的人命還少?”戈恩用看笑話的目光看着他,霍布斯才猛然意識到他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慈悲了。

    可是腦海裏突然閃過的念頭,令他瞬間強硬下來的心,怎麼也狠不下去。

    “我們可以···”他還想試着說什麼,卻被戈恩一口打斷。

    “我們沒有退路,你只負責開船就行。”戈恩強勢的說道,那語氣容不得半點商量的餘地。

    可是這是一條即將淌着鮮血前行的道路,你叫我如何安心,以前即便做過很多壞事,那也是逼不得已,可是現在他們有選擇的,你爲什麼要隱瞞真相,害他們白白送命?

    霍布斯很想大聲質問眼前的人,可是到了嘴邊的話卻怎麼也吐不出來,作爲對方多年的合作伙伴,他很瞭解戈恩的性子和爲人。

    在對方的世界裏根本沒有反駁,反抗這一類的字眼,有的只是服從和絕對服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