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2章 幕後黑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嗨,我的人魚先生 - 第2章 幕後黑手字體大小: A+
     

    “文森,剛纔保姆來電話稱曼希雅逃出了別墅,而且···從失蹤到目前爲止一點線索也沒找到,他們懷疑曼希雅已經···”鮑伯話還未說完,便被一道包含戾氣的聲音打斷。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現在、立刻、馬上去把人給我找回來。”文森掛掉電話,數日未眠的雙眸早已佈滿了血絲,不斷釋放的低氣壓,加上此刻隱隱發青的臉色,使他整個人看上去異常駭人。

    身上的白大褂早已在數個日夜的摧殘下褶皺的不成模樣,滿臉的青色鬍渣透着一股頹廢的味道,與他那張乾淨又英俊的臉龐極爲不符。

    剛推開實驗室大門走進來的琳達一眼就看到了此番模樣的文森,她睜大着一雙碧眼,表情似是看到了什麼驚天奇聞般,無比誇張。

    “噢,我的天啊,文森?誰能告訴我這是文森嗎?”琳達將手裏的資料隨手一扔,立刻上前拉住文森的雙臂左右查看。

    “親愛的,別告訴我你這是通宵未眠鑽研課題的結果,據我所知你可不是什麼工作狂。”

    是的,文森的確不是什麼工作狂,幾乎所有牛逼的專家頭頂上都會掛着一頂叫做‘工作狂’的帽子,然而文森卻不是,他頂多算是一個戀妹狂。

    文森是英國聖比西斯大學歷史上最年輕的雙博士學位持有者,地質學和海洋生物學,不過他目前主要研究海洋生物學,方向爲海洋生物遺傳和種質工程。他在這方面有極強的敏銳性和預見性,這種天賦令他在這一領域取得的成就一路遙遙領先甚至是登峯造極,至今爲止無人能突破。這種近乎天怒人怨的能力可以稱作爲上神恩賜的禮物,然而獲得此項殊榮的文森先生卻並沒有把它當成什麼值得炫耀的資本或者是引以爲榮,他依舊是那個穿着白大褂就成了坐在精密儀器前默默鑽研的博士,脫了白大褂就是一個控妹到癲狂的男人。

    其實他並不熱衷他所從事的工作,儘管那能給他帶來數不盡的財富,可錢財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他最在乎的是他的妹妹曼希雅。他寧願將每分每秒的精力花在監控妹妹的一舉一動上,也不願做這無趣的工作,可是他卻不得不工作,不得不用這種方式來分散注意力,這樣纔不會引起他最愛的妹妹曼希雅的反感和厭惡。

    他馬上就要成功了,曼希雅也決定原諒他了,只要他將手上的活兒結束了,得到那一筆豐厚的酬勞後,他便再也不用工作了,他有足夠的錢和精力陪着曼希雅度過餘生。

    他會是最稱職的哥哥,曼希雅將會是最幸福的妹妹,沒有之一。

    然而可惡的是,就在剛纔,他的妹妹竟然失蹤了,倘若他一如既往的監控他可愛的妹妹又怎麼會失蹤,看來還是不應該妥協,文森攏在袖子裏的手突然緊緊攢緊,清俊又迷人的眼眸忽然劃過一道猙獰的光芒,一旁的琳達見此心頭一跳。

    她有些訕訕地鬆開了對方的手臂,其實文森是她的夢中情人,一直都是,從學校畢業到大家一起參加工作,她對文森的熱情從未減過,只是文森太過清冷,有時候同他說一句話半天才得到一個迴應,還是冷冰冰的兩個字‘什麼’。同那些想盡一切方法討她歡心的男士來看,文森的確不怎麼樣,既不風趣幽默,又木訥遲鈍,他到底有什麼好呢,她也說不出來,可是她就是喜歡他,認定了他,並願意陪在他身邊,他走哪兒,她就跟哪兒。

    她想這應該就是中國人所謂的命中的劫難。

    “什麼?”文森看向身旁的琳達,如此簡短的問話有些讓人莫名其妙,然琳達卻能瞬間意會。

    他是在問自己來這裏有什麼事。

    琳達轉身將先前仍在桌上的資料一一拾起遞到文森手裏,“這是上頭安排的此次任務,你看一看這次研究的方向依舊是海洋生物的遺傳性,只是,”琳達停頓了一下,似是在斟酌,隨後說道“只是這次研究的基地有些特殊,我們要···”

    “聽着,我退出。”文森不待對方說完,立刻打斷。

    “what?”琳達有些難以置信,冷靜後的她甚至不敢問對方爲什麼。

    對於琳達的不解,文森不願過多解釋,他冷冷的丟了一句便轉身走出了實驗室。

    “很忙。”忙着找妹妹。

    很忙。這理由在琳達眼裏怎麼看都很像文森的爲人——簡單粗暴。

    可是卻該死的迷人!

    琳達無奈的收好資料,好看的金色碧眼劃過一絲落寞,他又沒注意到她今天的裝扮,琳達失落過後聳聳肩立刻朝那人追去,無所謂,他不是照樣沒有注意其他女性的裝扮,這就夠了。

    ···

    “d先生,一切都已準備就緒。”霍布斯對那個從未謀面的d先生又敬又怕,而且懼怕要佔大部分,要不是老大吩咐,他是絕不敢與那人通話的。

    半晌,電話裏頭才傳來一道經過變聲器處理後的男中音。

    “嗯,轉告戈恩我給他的時間有限,若是他不能在明日天黑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那麼我不介意按一開始的方案執行。”

    電話被利落的掛斷了,霍布斯放下耳邊的聽筒,有些茫然的看向一旁一臉嚴肅的高大男子。

    軍綠色風衣穿在那人身上,仍舊抵擋不住刀削般的輪廓所散發的冷冽氣息。就像他那一頭利索的板寸,給人一種迎面而來的冬日過堂風的感覺。

    戈恩在霍布斯開口前便已猜到了通話內容,只見他扔掉手裏還未燃盡的香菸,擡腳用力的蹍了蹍,方纔緩緩擡頭。

    “吩咐下去海上的計劃照舊,還有,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妄動。”

    霍布斯有些不解,“那我們抓來的人怎麼處理?”

    “將那女的單獨關起來,”停頓了一下,繼續道“記住不要泄漏身份。”

    銀色打火機於兩指間飛快旋轉,在燈光下折射出一道道稍縱即逝的白光,戈恩手指一緊,打火機便落入了掌心。

    “剩下的等我通知。”

    霍布斯不知道老大在等什麼,也不需要知道,他只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就好了。至於海上之行的計劃他們策劃了好久,此次與傳聞中的d先生合作,他們更是做到了萬無一失,一想到那人支付的豐厚酬勞,霍布斯全身一熱,恨不能立刻投入行動,但多年來同戈恩共事的經驗告訴他,此次任務定不簡單,甚至危及生命,但一想到他們合作的對象和領頭人,他知道他們會像以往一樣‘滿載而歸’。

    夜色漸漸暗了下來,csx研究所內坐在電腦前的文森,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不停跳動的屏幕藍光將他英挺的五官忖託的越發立體。

    鮑伯一進來就看到了一直維持這個坐姿不變的文森,他將外賣放在桌上,看着面前並未因他的到來而動彈一下的男人,微微嘆了口氣。

    “你爲什麼不向上頭稟告,以他們的能力想要弄到消息還不是分分鐘的事,總好過你在這裏一個人白費力氣。”鮑伯說的是實話,同時也很傷人,但此時全身投入在自己世界中的文森絲毫沒有被他中傷。

    還是這般不理不睬。

    這態度充分展現了一種一意孤行到令人無言的性格,在文森身上鮑伯再次理會到知難而退的無奈。

    “好吧,就當我什麼也沒說。”鮑伯聳聳肩正欲離去,卻被身後的聲音止住。

    “此次項目我參加。”

    鮑伯眼神晃了一下,飛快轉身,似是不確定,“你是說你決定參加了?不反悔了?”

    原諒他的難以置信,上頭最初安排這任務就是衝着文森來的,倘若文森不參加,這個項目就沒有執行的意義,可是現在文森又要參加,他當然要反覆確認。

    文森從座位上站起,“曼希雅我不知道她此時落入何人手中,但我知道倘若我不去,她就會有危險。”

    “什麼?”鮑伯一臉震驚。

    “就在一小時前我收到一封匿名郵件,上面以曼希雅的性命做要挾,命我前去毛斯利灣。”

    鮑伯一聽這話正欲開口,卻被文森一個冰冷的眼神止住。

    “如果我沒記錯,我們此次研究基地正是毛斯利灣。”

    鮑伯終於找着機會開口,“你在懷疑上頭?”

    曼希雅正是在文森拒絕組織後便失蹤了,這其中的巧合很難不讓人懷疑,文森會這麼想也是應該的。

    “不,上頭不會這麼愚蠢。”

    文森的回答令鮑伯的眼神飛快閃爍了一下,“你是指其他人?不可能。”鮑伯一口否定。

    “我們這次的行動是組織的機密事件,就連研究方向也是深度保密的,怎麼會泄漏出去?”鮑伯始終不敢相信,可是在文森清冷目光的逼視下,他竟無力反駁。

    “我不管他們是何目的,可是曼希雅若少了一根毫毛,我會讓他們什麼也得不到。”清冷的雙目劃過一道狠厲的光芒,英俊的面容隱有駭色。

    文森的這句話令鮑伯的心頭莫名地泛上一層寒意,還有,這話究竟是幾個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