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八十三章:激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八十三章:激將字體大小: A+
     

    陳長生上前行禮,說道:“前輩,我們可否暫時借住於此?”

    邋遢老人斜眼看了陳長生半響,說道:“你做飯!”

    陳長生點了點頭。

    這裏依山而建,左邊是一條清澈見底的溪流,而右邊是一片花林,芬芳撲鼻,引人入勝。

    晚間的輝陽曦曦灑灑,透過樹葉,斑斑點點地照射在地上,與周圍的環境點綴成一幅五彩油畫。

    生活在這樣的畫面中,真是一種享受,這或許就是生命的真諦。

    看着葉無心和藍綾兩人在溪邊開始搭起帳篷來,折袖和陳長生皆露出了愕然地神情。

    來觀碑悟道,你倆居然還帶了帳篷,看樣子還是早有準備的那種,你們當這是度假呢?

    帳篷很大,可以容下一張雙人牀。待看到藍綾從空間戒指裏取出粉紅雙人牀的時候,折袖和陳長生兩人嘴巴已經張得可以塞下一個雞蛋了。

    屋檐下,踏雪旬梅已經三十多年來心境未曾波動,此時卻是一時激動差點從闌珊上掉落下來。

    難道我這三十多年未曾出去,這世道都變了不成?

    居然有人把天書陵當作旅遊勝地!

    丫的居然連牀都帶來了!

    還是粉紅色的!

    很有愛哎!

    回頭看了眼茅草屋裏的破舊席子,踏雪旬梅突然覺得晚上睡在那上面,背肯定很硌得慌。

    “死!”

    葉無心正在搭帳篷,突然察覺到茅草屋右角有一股詭異的真元波動,一聲激喝,魔劍瞬間出鞘,幾人只覺得眼前一道紅芒耀眼閃過,然後傳來一聲慘叫。

    血紅劍芒,便是葉無心那“一飛仙”名號的來源。

    “是鬼眼!”看到屋角那化作一縷青眼的眼睛,陳長生驚道。

    “好詭異的邪劍!”看向葉無心那背上已經入鞘的幽紅劍影,踏雪旬梅說道。

    “前輩其實早就發現了鬼眼而一直沒有出手,不就是想看看這柄劍嗎?”葉無心淡淡說道。

    “可惜太快了,並未瞧仔細。”踏雪旬梅略顯遺憾地搖了搖頭,然後繼續閉上了眼睛。

    京都某處密室,一個額頭上長着三隻眼的盤膝入定的人影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昏厥了過去。周圍幾人施法急救了好一會兒纔將這人從鬼門關拉回了半隻腳。

    “葉……葉……小心……那把……劍!”

    說完,便魂飛魄散,化爲無數星輝,魂歸星海。

    其餘幾人面面廝覷,許久說不出話來。

    其中一個人問道:“他在天書陵裏到底遇見了什麼?”

    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幾人中,一個身穿大紅袍的人手裏一直搓着兩枚玉石,聽到鬼眼口中的那個葉字,他看了眼在坐的其他幾人,嘴角揚起一絲嗜血的笑容,“就憑你們也想跟殿下鬥,雙腳都已經踏入了鬼門關而不自知,真是一羣可悲的……大人物!”

    夜幕漸漸來臨,今夜的星空很美,漫天星辰,星星點點地,若是看得仔細些,彷彿是一雙雙在眯眨眯眨的小眼睛。

    等葉無心和藍綾欣賞風景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原著中的一幕。

    踏雪旬梅在陳長生等人的影響下,漸漸找到了自己的心障。無法觀盡所有天書碑,所以他決定去闖神道。

    “前輩既然看破了心障,何不現在出去找王破一決高下,反而是要去尋歧路呢?”唐三十六問道。

    踏雪旬梅背對幾人,負手而立,星光撒在他那蓬亂的髮絲間,破衣隨風舞動着,倒是看上去有了幾分高手的意境。“我只是看到,並未破去,況且三十多年之後的今天,我的心障已經不再是王破,而是它!”

    踏雪旬梅伸手指向天書陵頂峯。

    “與王破交手一百多次,沒有一次是贏的,爲了贏他一次,你選擇留在天書陵觀碑悟道,一待就是三十六年,至今卻是無法觀盡所有天書碑,如今更是想要去闖神道,我不得不說,你真的很蠢!非常蠢!”

    葉無心和藍綾從溪流那邊出現,慢慢走近。剛剛那番“狂妄之語”便是出自葉無心之口。

    踏雪旬梅突然轉身看向葉無心,拳頭緊握,臉色鐵青,怒目直瞪。

    葉無心接着說道:“嗯,這會兒還沒有氣得立即向我出手,心胸倒是不輸王破。”

    唐三十六暗自爲葉無心捏了把汗,敢這麼和踏雪旬梅說話,除了葉無心這種瘋子,京都怕是沒有第二個人了。

    提王破本就是直接戳踏雪旬梅的痛處,如今還罵人家蠢,這不是在作死嗎?唐三十六連忙拉着陳長生退開了些,折袖也退了開來。

    “怎麼?我說得不對?你心裏非常清楚,你根本就不是汗青的對手,況且他身上還穿着那身盔甲,手裏握有神器,你此去闖神道必死無疑,可你還是堅持要去,除了一死,你還能得到什麼,用死亡宣告你比王破更有勇氣嗎?”

    葉無心漸漸走到了踏雪旬梅面前,直視着他。“當年王破也打算去闖神道,但是他在那條界線外面站了一夜,最後也未向前踏出一步,而是轉身離開了天書陵,因爲他又自知之明!而你,連自知之明都沒有!”

    踏雪旬梅的拳頭捏得嘎吱嘎吱響着,指骨都已經斷了幾根!

    葉無心眼皮跳了一下,這可是個真正的狠人,居然捏斷自己的骨頭!

    周圍一片寂靜,死亡般的寂靜……

    藍綾的手從葉無心開口說話開始就一直緊握着劍柄,保持着最佳的拔劍姿勢,站位也很是巧妙,隨時都可以用自己的生命爲葉無心擋下致命一擊。

    陳長生是個戰鬥天才,所以將藍綾的這些舉動看得一清二楚,一種叫做羨慕地情緒首次在陳長生心裏產生。

    “你想說什麼!”踏雪旬梅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完這句話。

    葉無心抖了抖肩膀,淡淡說道:“我能讓你打敗王破!”

    周圍又恢復了死亡一般地寂靜。

    “而且,我能一夜觀盡天書碑!”

    這下,連山間的昆蟲唧唧聲都消失了,估計是被嚇的……

    一夜觀盡天書碑,幾萬年以來也就只有一個人做到過,那就是大陸第一強者:周獨夫!

    那個神話一般的強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