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八十二章:一龍一鳳一飛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八十二章:一龍一鳳一飛仙字體大小: A+
     

    典禮結束,人羣開始慢慢散去,排名最終確定,不少人忙着趕去各大賭坊收銀子,而有的人呢則是打算捲鋪蓋先出去避一避,此次瞞着老婆孩子偷偷把家裏的銀子都拿來下注,最後卻是輸得兩袖叮噹響!沒臉回家了現在!

    藍綾成功闖進前十,唐三十六,莫雨,葉無心都大賺了一筆,葉無心也是後來才知道,陳長生這傢伙也悄悄在藍綾身上下了注,也算是賺了個金滿鉢滿。

    “看什麼,難道我臉上有花不成?”唐三十六一直在葉無心眼前晃來晃去,左瞧瞧,右瞧瞧,葉無心略微惱怒地說道。

    唐三十六指着葉無心頭上的桂冠,笑道:“花沒有,倒是有一個鳥窩,哈哈哈!”

    笑完,唐三十六攬過關飛白的肩膀,說道:“若是得了大朝試首榜首名必須戴這玩意兒,我寧可不要。”

    “我跟你很熟嗎?”關飛白甩開唐三十六的手臂,一臉地嫌棄,說道:“再說,就憑你也想拿大朝試首榜首名。”

    “喂,大朝試已經結束了,用得着還這麼敵視嗎?”唐三十六咆哮道。

    “恭喜葉兄!”

    “恭喜!”

    苟寒食和陳長生一同向葉無心道賀。

    “謝謝!”葉無心客氣還禮。

    從青雲榜的評語“聚星之下無敵”,接着是青藤宴的曠世之戰,最後再到今天的大朝試首榜首名,葉無心的絕世天賦名聲已經達到頂峯,大陸無人不知。

    一龍,一鳳,一飛仙!

    齊名並列。

    這便是如今大陸對秋山君,徐有容,葉無心三人的評價。

    大周的人很是驕傲,先是出了一隻鳳凰,現在又誕生了一個飛仙,大周的氣運之勝可見一般。

    除了葉無心之外,今年還有着陳長生,藍綾這樣可以媲美苟寒食的天才現世,大周的強勝已無人可擋!

    大周強勝,卻也免不了幾家歡喜幾家愁,比如說陳氏皇族和天海家至今一直都無法確定葉無心的立場站位,是支持天海家,還是選擇陳氏皇族。

    若是以前,誰會在意一個連修行都不會的廢物的意見站位,儘管他是太宗皇帝的養子。

    可現在情況不同了,廢物不再是廢物,而是絕世天驕!是大周未來的頂樑柱人物!

    離大朝試結束已經三天了,今天是去天書陵觀碑悟道的日子。

    大清早,落落就來了藥園催葉無心趕緊起牀,莫要誤了時辰。吃完藍綾做的香噴噴的早餐,一行人便開始出發前往天書陵。

    馬車剛離開不久,一雙鬼眼突然出現在剛纔馬車停留的位置上,邪魅一笑,跟隨着馬車方向潛去。

    當年,星空突然天降神石,化爲星辰碑,人們觀碑悟道,至此大陸開始了修行,修行之法不同,教派開始林立。其中,以國教爲尊!

    後來大周創立,把石碑圈圍起來,立下規矩,只有大功德的人和少年天才才能前往觀碑悟道,大朝試便是因此誕生。

    “到了!”

    馬車在一道青玉巨門前停了下來。

    “哇,好高的山峯!石碑應該就立於山上吧,可是怎麼看不見啊?”

    有人低聲應道:“或許是被灌木叢林遮住了吧。”

    巨門緩緩打開,從裏面走出來一個朽木老者,淡目一一掃過這些年輕人,說道:“閒人避退,觀碑者隨我上山。”

    “這就是碑侍,他們發過血誓,終身不得離開天書陵半步,終其一生都在天書陵裏專研和撰寫天書,這些人實力一個比一個變態。”唐三十六爲陳長生解說道。

    陳長生有些不解,“把一生青春都關押在這座山上?人生不是應該因爲自由而快樂嗎?”

    “哼,那可是天書,有些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呢!我懶得與你說。”

    “少主,醒醒,我們到了。”藍綾湊到枕在她懷裏的葉無心耳邊輕輕說道。

    “怎麼這麼快?”葉無心揉揉眼眶,從藍綾懷裏爬起來。

    葉無心剛剛進了一趟夢境空間,小黑龍現在恢復得不錯,就是一直嚷嚷着讓葉無心給她帶些吃的進去,這讓葉無心突然想起自己似乎真的好久沒有去打劫澄湖樓和醉仙樓了。

    看着葉無心那迷迷糊糊的模樣,藍綾柔柔一笑,從懷裏取出手帕,用真元凝結出純淨水,給他擦了擦臉。藍綾發現,從小到大,葉無心特別喜歡枕在她懷裏睡覺,卻是每次醒來的時候都會顯得有些迷迷糊糊的。

    那一剎那的懵懂少主,還真是可愛,與平日裏的沉穩冷靜、算無遺策大相徑庭。

    “這裏就是天書陵了,天書碑就在山間,諸位,請自便!”說完,那個碑侍就轉身離去了。

    “快!”

    “快!”

    “早看一眼天書碑,說不定有可以節省十年之功!”

    衆多考生如鳥羣入叢林般,一窩蜂地往山上縱去,轉眼間,這裏就只剩下了葉無心,藍綾,陳長生,苟寒食,折袖五人。

    “喂,你們幾個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找個好位置觀碑。”唐三十六折了回來,對幾人喊道。

    “葉兄,陳兄,告辭!”苟寒食也離開了。

    葉無心看向陳長生和折袖,說道:“你們兩個還不走?”

    陳長生反問道:“你不也還在這兒嗎?”

    “喂,你們去哪兒?”見葉無心幾人不去觀碑,反而是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唐三十六在身後問道。

    陳長生擺了擺手,說道:“我們去找一個落腳的地方,你可以不必跟着。”

    “呸!我有這麼離不開你們嗎?”說着,唐三十六轉身朝天書碑的位置躍去。

    “你怎麼知道我要去找落腳的地方?”葉無心看向陳長生,奇道。

    陳長生:“因爲你是個很會享受的人,必然是不會願意露宿山林的。”

    葉無心去:“……”

    一直朝東麓走了去,過不多一會兒,四人便看見了一座茅草屋,看上去有些年紀了,那些茅草一看就是至少十年沒有換過了,枯黃而腐朽,甚至屋頂上有的地方已經破漏不已,而那些扎樁的柱子倒是結實,材質不凡,是罕見的鐵劍樹!

    在屋檐下,一個衣衫不整地邋遢老頭歪歪斜斜地半眯着眼睛。

    此人正是在大陸消失了幾十年的踏雪尋梅!

    和天涼王破,畫甲肖張是一個時代的天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