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七十六章:斬紅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七十六章:斬紅塵字體大小: A+
     

    聽說京都各大賭坊老闆在得知藍綾進了十強的時候,紛紛直接吐血暈了過去。

    幾家歡喜幾家愁。

    在大朝試之前青雲榜曾經兩次變動,第二次陳長生成功上榜,而且排名非常高,這也就導致了他這匹黑馬提早暴露,可誰能想到還有另外一匹黑馬隱藏着,葉無心身邊的一個貼身丫鬟,連青雲榜都沒上的傢伙,居然闖進了大朝試前十。

    藍綾參加大朝試是臨時決定的,所以她的賠率也是臨時評估的,可誰知道……

    十強是最終的決賽,是真正的高手對決!

    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可惜的是無法看見賽場內的精彩戰鬥。

    簡單地吃過午飯,武試繼續進行。

    “武試決賽第一場,國教學院葉無心對戰離山劍宗樑半壺。”

    教士的比賽宣告讓下方不少考生開始不滿起來。

    “剛纔對戰鍾會,藍綾體內真元已經所剩無幾,此時對上樑半壺哪裏還有勝算,這分明就是故意針對!”

    “請考生入場!”

    藍綾從恢復狀態退出來,提起倚天劍朝青葉結界內走去。

    “藍姑娘,你……要不這場我來吧?”陳長生走到藍綾身前,擔心地說道。

    藍綾微微詫異,定定看了陳長生兩秒,淡淡說道:“多謝,我自己可以。”說完,饒過陳長生進入了演武場。

    樑半壺對藍綾拱手執禮,“你很強,但是,我們打三場,你卻打了六場,導致現在真元不足,所以,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

    藍綾面無表情,直接拔劍,一劍刺出。

    追魂!

    就是這一劍,斬斷了鍾會一條手臂!

    一劍,封斷所有退路,避無可避。

    樑半壺絲毫不慌,撩劍回擊,離山迂迴!

    觀看室。

    茅秋山呵呵一笑,說道:“攻的好,守得也秒!”

    離宮附院院長冷哼一聲,說道:“她的大朝試之路也就到此爲止了,雖然她境界比樑半壺強,但是真元不濟,此戰比敗無疑。”

    摘星學院副院長點點頭,說道:“可惜了!”

    果然,藍綾與樑半壺對劍一招,就快要刺破樑半壺防禦的時候,突然真元不濟,被樑半壺趁機反攻一招離山祕技:裂變。

    嚓!

    V字劍從藍綾脖頸處擦過,火星四濺,卻是沒有傷到藍綾。

    廣袖流仙裙!

    “那件衣服……”

    莫雨低語喃呢一聲,心裏有些淡淡的不舒服,稍縱即逝。

    “我是在替少主出戰,我不能輸,一定不能輸……我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少主,綾兒不會讓你失望的!”

    藍綾俏臉寒霜,緩緩擡起頭來,她眼裏的決絕把對面的樑半壺嚇了一跳,心下暗道:不好!

    關看室裏,莫雨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嘴脣微咬,看向皇宮的方向。

    茅秋雨語氣凝重,說道:“至於這樣嗎?爲了一場比賽竟然燃燒識海里的星輝,這可是會留下創傷的!”

    演武場內,藍綾身上不斷有星輝溢出,臉色漲紅。

    忽然,藍綾瞬間消失在原地。

    凌波微步!

    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樑半壺上空,一劍瞬間斬出。

    唯情道劍訣第一式:斬紅塵!

    以情化劍,引情而生,對戰者內心最深處的感情會被放大無數倍,涌上心尖,再一劍斬之,痛不欲生。

    “這是什麼劍法,樑半壺怎麼愣在那兒不動了,居然還在流着眼淚,怎麼回事兒?”

    衆多大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在關鍵時刻,樑半壺突然清醒,巨喝一聲,“啊!”

    然後快速出劍,可惜還是晚了。

    噗呲!

    藍綾已經一劍刺中他的胸口,好在傷口不算深。

    “我輸了,多謝手下留情!”

    樑半壺表現得也算灑脫,轉身就離開了結界演武場。

    結界的門打開,樑半壺捂住胸口走了出來,藍綾則是臉色蒼白,讓仙子形象多了一絲紅塵氣息。

    “國教學院,葉無心勝!”

    “下一場,國教學院藍綾對戰離山劍宗苟寒食,請考生入場!”

    靜……

    死亡一般的靜……

    任誰都看出來了,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針對,針對國教學院,準確來說,是針對藍綾和葉無心。

    藍綾看了看手裏的劍,沉默了一會兒,果斷說道:“我棄權。”

    藍綾走到黎英樹下盤膝而坐開始療傷,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藍綾胡亂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繼續療傷。

    剛剛與樑半壺的對戰,雖然贏了,但她也受傷不輕,而且強行燃燒識海的星輝,現在神識不穩,震盪得厲害,可謂是傷上加傷。

    或許現在外面很是炎熱,但這裏是青葉小世界,除非教宗想讓這裏多些其它的季節意境,否則這裏一直都是四季如春,青青暖暖。

    京都外某處,一隻白鶴千里疾行,飛行了一夜滴水未進,背上這傢伙卻還在一直催着:快點兒,再快點兒!

    百里鶴早在心裏:“我xxxxxx”

    後來,它突然聽見背後那人低語喃喃自語說道:“什麼百里鶴,居然飛得這麼慢,要是耽誤我參加大朝試,燉了解饞!”

    百里鶴嚇得一個激靈,差點從天空摔了下來,連忙穩住身形,然後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又加快了幾分速度。

    雪老城禁地,冷颼颼的風呼呼地颳着。光禿禿的樹木,像一個個禿頂老頭兒,受不住西北風的襲擊,在寒風中搖曳。一層百年來從來沒有測清楚厚度的白雪,像巨大的輕軟的羊毛毯子,覆蓋摘在這廣漠的荒原寒山上,閃着寒冷的銀光。

    某處懸崖山巔,一個黑袍人影靜靜站在那裏,腳下週圍的雪已經比其他地方高出不少,看來他(她)在這裏站了又一段時間了,可是身上卻是未粘一粒雪花。

    此人修行境界極高!

    “聽說你沒有拿到周園鑰匙?”

    一個濃厚、威嚴,又有幾分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有種惡鬼臨淵的深寒。

    “稟陛下,確實未曾拿到,計劃稍有失誤,葉無心親自趕來支援,奪走了周園鑰匙。”黑袍的聲音很淡,很輕,但聽到很清晰。

    “你倒是顯得很鎮定!”那個神祕聲音裏發出了不再掩飾的怒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