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六十九章:倒黴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六十九章:倒黴孩子字體大小: A+
     

    “我圈圈個叉叉,陳長生這是什麼步法,好快啊!感覺有點像魔族的耶識步,但又不完全是!”

    陳長生看了眼熟睡中的葉無心,對藍綾點頭示意,然後虛步一踏,身形突然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曲江中央了,再次一閃就已經到了對岸。

    “恭喜陳兄!”

    “謝謝!”

    陳長生與苟寒食惺惺相惜,彼此客氣交談着。

    “這都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能睡得着,心可真大!”看着對面那還在熟睡的葉無心,樑半湖抱劍而立,淡淡說道。

    苟寒食接話道:“這或許就是強者的境界吧。”

    陳長生嘴角微微抽搐了兩下,說道:“其實,他就只是真的貪睡而已……”

    苟寒食:“……”

    來參加大朝試的考生大部分都是認識葉無心的,畢竟名氣實在大得有點嚇人。此時見他還在睡覺,都開始低語議論起來。

    “還睡,第二聲鍾已經響過了,等第三聲鐘響便意味着闖關結束。”

    “你們看,他們開始過江了。”

    “我……這世間還有沒有天理了?”

    江面上,藍綾推着輪椅緩緩在江面行走着,如履平地,好似只是在做一件極爲簡單的事情。

    “這人是誰,居然這麼強,自己過河就算了,還能推着輪椅,真元好強!”

    “以前怎麼沒聽說過這個人?”

    “看樣子好像是葉無心的貼身丫鬟。”

    “貼身丫鬟?這飄凡離塵的氣質,這絕強的實力,怎麼可能是丫鬟!”

    一道浪花濤卷而來,快要襲至藍綾二人的時候,卻是突然避讓開來,有點避水珠的意思。

    觀看室,摘星學院副院長頭頂上的星盔閃着亮光,映照着他那凝眉的神態,肅穆靜生。“這個人是誰,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個少年天才?”

    莫雨看了看觀天鏡中的那一襲藍裙,回答道:“她叫藍綾,是葉無心的貼身丫鬟,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驚人的身份。”

    沉默了一下,莫雨繼續說道:“她是南方聖女的第二個親傳弟子,是下一任南方聖女的候選人之一。”

    槐院副院長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驚訝說道:“什麼!南方聖女不是隻有徐有容一個親傳弟子嗎,什麼時候又新收了弟子?”

    “令我驚訝地是,她的弟子在葉無心身邊做侍女,南方聖女居然沒有站出來阻止,這未免有些……”離宮附院老頭兒摸了摸鬍子,說道。

    “剛剛那一招讓主動江水避開,很是古怪,我從未見過這種術法,不過她既然是葉無心身邊最親近的人,也就不足爲奇了。”

    在座的都是大陸的頂尖人物,此時論及葉無心那神祕的手段,卻無一都開始沉默了起來。

    神祕而強大的功法誰不想要?年紀越大就對強大的功法越是執着,當然,像聖後和教宗這樣的無上聖人卻是列外,他們已經創出了自己的道。

    雖然對葉無心的功法饞涎欲滴,一個個卻表現得很是淡然,像極了超然物外,不爲外物所動的世外高人模樣。

    莫雨環視一週,心裏冷冷一笑。你們這些老家話一個比一個鬼精,可那傢伙也不是好惹的,像他那麼低調的人,最近卻是開始高調起來,也不知道安的什麼心,說不定就是等你們這些老傢伙一起跳出來呢。

    與葉無心相處久了,莫雨纔會慢慢發現,他這人看起來懶懶散散,城府卻是極深,心腸也狠,說是心狠手辣也不爲過。他對於人心的掌控已經到了一種極爲恐怖的境界。與這樣的人呆在一起,會讓人感到不安,在他面前,感覺自己好像沒有什麼祕密可言。

    莫雨是天海幽雪的身邊人,最近天海幽雪的微妙變化,自然是瞞不過她的,而且她本身就是個極爲聰明的女人。莫雨的直覺告訴自己,聖後最近的這些變化都與葉無心有關。

    “剛纔居然沒有注意,這個藍綾的文試成績和神識考覈都進了前十!”青曜十三司的一個長老看着手裏的成績排行榜,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藍姐姐,你真厲害!”藍綾推着葉無心上了岸,落落開心地說道。

    不遠處,七間認真看了看藍綾,秀眉微微皺起,對身旁的關飛白問道:“關師兄,她看起來好像很強,你能打得過她嗎?”

    關飛白把鐵劍抱在懷裏,搖搖頭,“不知道!本來是有把握的,但現在沒有了。”

    “爲什麼?”

    “因爲她是那個人的侍女。”

    七間沉默。

    樑半壺扭了一下脖子,淡淡一笑,說道:“你們是不是多慮了,她只是一個侍女而已,若真的很強,那爲何上次換青雲榜榜的時候,榜上沒有她的名字?”

    苟寒食搖搖頭,說道:“如果遇上,千萬不可大意,你們別忘了,在這之前青雲榜上不也是從未有過葉無心的名字嗎?而且我總感覺這個藍綾好像與葉無心之前存在一種特殊的關係。”

    七間,關飛白,樑半壺三人凌然點頭。

    大朝試最後一場是武試,大陸終究還是強者主宰的地方,所以最終還是要打過纔算。

    得知武試居然是在青葉小世界裏面,看着那些飄浮的島嶼,落落微微捂臉,“早知道我就不出去了。”

    聞言,藍綾曬然一笑。

    武試還未開始打起來,此時在人族與魔族邊境,卻是打得正熱鬧。

    一襲白衣少年單劍迎敵,敵人雖多,卻是一直無法粘其衣,落雪飄飄,好不瀟灑。

    秋山君拿到了周園鑰匙後,終於暴露身份,便開始了逃亡之路,千里奔襲,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魔族強者,鐵劍斷了幾柄,衣服破了幾件。他只知道,一定要把周園鑰匙帶回去,這是人族與妖族未來十年的希望。

    已經到了邊境,家就在邊境線的那邊,可是秋山君知道,不可能有人來支援他,他必須靠自己。

    知道此行必然有戰鬥,所以他在空間戒指裏放了許多鐵劍和衣服,可現在,手裏這已經是最後一柄,衣服,也是最後一件了。

    每每想起大長老說還有一個人來支援他這件事,秋山君就覺得這好像是在騙小孩子,沒有糖的那種。而自己恰好就是那個倒黴孩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