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二十八章:計劃之內的重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二十八章:計劃之內的重傷字體大小: A+
     

    “咔嚓”!

    電閃着一道道白光,像揮舞着一把把利劍;雷發出隆隆的響聲,好像在空中擊鼓。緊接着,黃豆大的雨點紛紛落下來了。“嘀噠,嘀噠……”響聲越來越大,“嘩啦啦”,瓢潑大雨來了,那雨猛烈極了,霎時間,空中彷彿神魔亂舞,從那灰濛濛的雲中撒開千絲萬線,漸漸的將天和地給縫合了。雨還在下着,雨柱又猶如一排排利箭傾斜着射向地面。

    漫天星辰早已被雨幕遮住了雙眼,怎麼也看不見。

    夏日的雨,來得就是這般突然,這般的任性。

    聽着雨滴打落在閣樓頂上,滑落下來滴在地板上的滴答聲,藍綾看着欄珊外,神色略顯焦急,過了好一會兒,依舊沒有見到那道身影。

    她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把看起來有些塵舊的千葉傘,就邁步朝閣樓外匆匆走去。

    徐有容上前拉住了她,問道:“師妹何必着急,這點小小雨勢,難道還能……淋……溼他……”

    徐有容的話還沒有說完,從轉角處的雨幕中緩緩走來了一道歪歪斜斜的身影,那人腳步看起來很是虛浮,邁出每一步都很是費力。

    而且,他的背上還揹着個嬌小的倩影,應該是個年紀不大的小女孩兒。

    雨珠打在小女孩的髮絲上,然後流淌進他的衣衫內。他的長髮散亂着,遮住了臉頰,上面不斷有水滴滑落下來。

    白色的衣衫此時卻已經不再是以前那般整潔,有幾處好像是被什麼利器快速劃出的幾道裂口,鮮血已經停止溢出,但衣衫卻是早已被染紅。

    看向那雙眼睛,徐有容悚然一驚,在心底有寒意升起,直達靈魂最深處,自己彷彿正被什麼絕世兇獸盯着,它隨時都可能會撲上來,撕碎自己。

    她下意識地握住了掛在腰間的桐弓梧劍。

    “少主!”

    藍綾顫抖着的喊聲,將徐有容驚醒過來,纔想起,這是自己的錯覺。

    看着葉無心身上的嚴重傷勢,藍綾並沒有像小女兒家那樣,哭哭啼啼,雖已然流着眼淚,但還是非常冷靜地在第一時間撐起雨幕,迎接葉無心進了屋子。

    簡單地鋪了牀,把那個黑衣小女孩從葉無心背上抱下來,試了一下鼻息,還活着。

    她什麼也沒問,什麼也沒說,只是一邊留着眼淚,一邊開始爲葉無心療起傷來。

    除了有些淚珠不小心蹭在了葉無心的衣衫上之外,全程幾乎都沒有什麼過錯。若不是那眼淚還在往下流着,就她和他,兩人這冷靜到極致的模樣,怕是會被人懷疑,這其實只是兩個素不相識的人。

    藍綾從小就是由葉無心親自培養,此時像電視劇中那種哭哭啼啼,慌亂無措的狗血橋段,自然是不會發生在她身上的。

    葉無心吞下藍綾遞過來的丹藥,開始盤腿坐下,調息療傷。

    外面的雨還在下着,那些雨點打落在不同物體上所產生的音符,各種聲音,或許會組成一首不錯的樂曲。

    閣樓內的人此時卻是沒有什麼欣賞的心情。

    徐有容喜歡聽雨,悟雨,但看着師妹眼角的淚珠,和那個閉目調息的男人,又看了看躺在牀上那閉着眼睛的黑衣女孩,徐有容覺得,其實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但剛剛那雙眼睛卻是一直縈繞在她的腦海裏,怎麼也揮之不去。稍不留神,那眼神好像又從她的眼前飄過,幽幽盯着她。

    徐有容走到牀邊,爲黑衣女孩施了個聖光術,在確定她只是身體無比虛弱,其實並沒有什麼致命傷,這才舒了口氣。

    她又轉過身來,複雜地看向那個現在閉目療傷的男人。

    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來歷?剛剛那種眼神,可不像是人類的眼神。

    那眼神……

    比南方大森林裏的毒齒狼還要狠厲!

    比雪老城外圍獨有的血魔更加嗜血!

    自己可是鳳凰,是世間無比尊貴的存在,與他對視一眼,自己竟然……

    產生了恐懼感!

    難道這世間還有什麼生物是比鳳凰還要高貴嗎?徐有容不知道。

    也許是他的傷勢穩定了些,可以說話了。

    也許是藍綾的眼淚一直在流着,讓他有些不忍心。

    亦或許是徐有容一直盯着他的目光,讓他有些不習慣。

    總之,他開口了。

    “我揹着她從皇宮出來,被人埋伏,人很多,境界很高,很厲害。他們布了陣法,打鬥的波動傳不到外面來,沒有增援。那陣法,有點像魔族的聖器煙羅,但我很肯定,不是煙羅。”

    似是牽引到了傷勢,葉無心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卻是沒有吐出來。

    又調息了一會兒,他接着說道:“因爲某些原因,我和她在出皇宮時身上本來就有傷,真元也不多了,所以,打得有些艱難。”

    “對方來了多少人?”不知何故,徐有容突然很想知道這個答案,於是便問了。

    沉默了許久,也許是傷勢需要穩固,也許是在考慮要不要回答她的問題。

    徐有容以爲他會避而不答。

    “十個坐照境巔峯,五個通幽上境,三個聚星,呵呵……可真看得起我……”

    徐有容感覺心底的寒意更濃了些。

    一陣涼風從窗外刮進來,徐有容微不可查地打了個寒顫。不是因爲覺得京都竟有人有這般驚天膽子,敢在聖後眼皮子底下刺殺她的義子。

    雖然,外界一直以爲聖後與她這位義子之間有些嫌隙。

    五個通幽,三個聚星,他還只是坐照境啊,不對,現在已經通幽了,但……依舊只是通幽初境啊!

    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看着他衣衫上,臉上,手上那些厚厚的,已經凝結的血跡,徐有容又想起那雙眼睛來。

    設身處地的想一下,徐有容覺得,自己就算是能夠從那樣的絕境下活着出來,也必然會留下不可治癒的創傷!

    而且,應該不是走着回來!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還揹着一個人!

    回來時,他身後並沒有追兵,徐有容腦海裏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如果那種可能成立,那……

    這個人就真的強大到離譜!

    連青雲榜也容不下的那種強大!

    所以,一向驕傲面對天下的鳳凰,第一次選擇了不去想象,不去懷疑,不去相信。

    除了秋山君之外,年輕一輩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強大的存在?爲何自己以前從未聽說過他的名字?青雲榜上爲何沒有他的名字?

    徐有容有着太多疑問,令人泄氣的是,她不知道該去問誰,只能憋在心裏。

    “你不用太擔心,我沒事,這本就是我計劃之內的事情,只是……比預估的要傷得重了些。”

    這話,他應該是對藍綾師妹說的,但徐有容聽了,她一向淡然,此時卻是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計劃之內?

    窗外的雨勢更大了些,雨滴聲響組成的美妙樂章,傳到徐有容耳中,不再悅耳。

    京都,要變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