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二十四章:那根掛在腰間的枝條幹嘛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二十四章:那根掛在腰間的枝條幹嘛用?字體大小: A+
     

    大周朝的都城是大陸最爲忙碌的地方,特別是在大朝試將近的時候。

    因爲這牽動着太多人的利益!

    也牽引着太多人的目光!

    青藤宴大堂裏的那些座位,椅子用的是上好的金絲楠木,被整整齊齊地排放着。椅子被下人們檢查過一遍又一遍,擦了又擦。

    地板上幾乎看不到一粒灰塵,神識也看不到。

    對於大堂裏的一切安排,是禮部侍郎親自監督和檢查的,他可不放心那些個粗心的小監管。

    再過一會兒,參加青藤宴的那些少年天才就要入場了,聽說此次的青藤宴有些不同尋常,可能會有不少大人物出席。

    莫雨姑娘會來,這是事先就從宮裏傳來的小道消息,不說其它的,這莫雨姑娘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她代表着聖後孃孃的意志!

    在京都,就算是大將軍見了她,也是要頷首行禮的。

    青藤宴即將開宴,各方勢力都在精心準備着,街道巷陌間的人影較往日少了許多。

    各大賭坊倒是熱鬧非常,出入的人影絡繹不絕。

    此時雖已然入夜,但行人大都手裏依舊抱着塊冰,或是握着些什麼降溫的法寶。

    今年比以前炎熱了不少,聽說極北方的無際冰川在開始漸漸融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可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災難。

    但京都的普通人可不管這些,他們只知道今年的冰塊價格漲了不少。

    葉無心在坊間也買了塊冰拿在手裏,涼涼的,真舒服。

    在這不久之前,葉無心曾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錯覺,他並沒有感覺到炎熱,甚至還覺得很是涼爽。

    後來才發現,魔劍周圍有着一個領域,身在領域內就不會感覺到炎熱,難怪落落之前老往自己身邊蹭。

    玄冰不是一般的冰,不是那麼容易融化的。就算是用火烤,也要花上不少時間。

    咔嚓!

    葉無心咬了一小口冰塊在嘴裏洺着,施施然向皇宮走去。

    小黑龍雖被天玄鏈鎖着,但這並不影響她的實力發揮,年幼的她,其實已經是聚星境巔峯修爲。

    若是全力一戰……

    葉無心站在桐弓入口處,沉默思索着。

    好似站得有些無聊了,葉無心一掌將手裏的冰塊拍成小塊,一塊一塊地往桐宮裏面扔着。

    桐宮裏面,一個頭上長着玄綠色觸角的黑衣小姑娘仰頭看着從上面掉下來的冰塊,嘟嘟嘴,臉色略有氣憤填膺之色。

    這可惡的人類,早上用蘋果砸我,晚上又用冰塊來調戲偉大的,至高無上的玄霜巨龍,簡直忍無可忍!

    感應到有東西掉下來,小黑龍興匆匆地跑過來,還以爲是大閘蟹什麼的……

    冰塊,玄霜巨龍最不缺的就是冰塊!

    京都的所有冰塊都是來源於一個大型冰凍陣法,而陣法的核心,就是玄霜巨龍。

    “你在猶豫!”

    一席紅色皇衫出現在葉無心身側,說道。

    她的出現,好像不是突然,而是本就一直在這裏,與周圍的每一株花草都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神隱是個非常神祕的領域,從神石降落至今,也就只有周獨夫達到過這個境界。

    現在,出現了第二個!

    大境界的突破往往都能引起天地異象,弄得世間皆知。教宗入聖的時候,京都漫天青葉飄飛,遮天蔽日,據說,教宗也因此煉化了青葉世界。

    魔帝入聖的時候,天降飛天白雪,白中雜有血色,足足下了三天三夜,整個白帝城,幾乎看不到一間全貌的房子,全部被覆蓋了,三個月,才慢慢化去。

    妖族白帝入聖的時候,八百里黃河暴漲,漫出河岸,卻不四處淹去,只是往上沸騰着,可謂千古奇觀。

    可天海突破神隱的時候,卻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就像是喝了盞茶這麼普通得不能在再普通的事。

    全大陸的修行者都知道,京都那個女人很強,但知道天海踏入神隱的人,不多!

    想着,葉無心眼裏散出嚮往的光輝。映着這漫天星辰,天海從他眼裏看到了對強大的渴望。這也是他今晚不去青藤宴看熱鬧,卻悄然跑來這裏的原因。

    “不曾猶豫,只是要想得周全些纔好。”看着手裏已經沒有了冰塊可扔,葉無心撇撇嘴,說道。

    “所以,你在等我?”

    “是!”

    聽着他這理所當然的回答,天海笑了起來。

    今晚的星辰格外的耀眼,若是在這時候修行,可以事半功倍。若是以往,自己自然是斷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今夜,卻是可惜了!

    葉無心一邊搖搖頭,一邊朝着湖邊那株梧桐樹走去。

    在天海啞然的目光中,他折下一根看起來比較結實的梧桐枝條披掛在腰間。

    “雪姨,等會兒我喊救命的時候,您手速可得快點兒,我惜命着呢!”

    葉無心嘻嘻着對天海說了句,便縱身跳進了桐宮。

    悠悠揚揚的鐘聲突然響起,威嚴而神祕,響徹整個京都,然後以京都爲中心向大陸四周散去,迴盪在每個人耳畔。

    剛好十八響,不多也不少。

    這聲音被加持了陣法,整個大陸幾乎都可以聽得到。

    據說,那陣法是由大陸的最強者,周獨夫親自佈置的。敲鐘時,需三個聚星上境的強者同時發力纔可將鐘敲響。

    青藤宴,各學院的人都已經全部入座,都在對着國家學院位置上坐着的兩道人影竊竊私語着些什麼

    “陳留王到!”

    “徐神將到!”

    “莫雨姑娘到!”

    衆學子起身行禮。

    場面很是壯觀,讓那些年輕學子很是熱血沸騰。心氣兒稍高些的,恨不得現在就下場比劃兩招。

    莫雨第一眼便看到了陳長生,看到了落落,也不知何故,眼神裏卻有些淡淡地失落,稍縱即逝,恐怕連她自己都未來得及察覺,就消失不見了。

    徐神將第一時間也看到了陳長生,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早知道他竟如此不識時務,那日就該舍些臉面,將他剁碎了扔到洛河裏去餵魚。

    徐神將在邊境打過無數場勝仗,雖沒有練成殺意,但煞氣卻是無比濃厚,只是透露出些許,就讓陳留王感覺到陣陣寒意,透徹入骨髓。

    陳留王看看莫雨,又看看徐神將,見二者都是面無表情,心道,也就自己還算個正常人,然後清清嗓子,喊道:“我宣佈,青藤宴第一夜,開宴!”

    “唐三十六呢?來了嗎?不是說要廢了我嗎?人呢?”

    一道綠影由院外飛躍而來,眨眼即至,腰間的麒麟玉佩在星光下耀耀生輝,腳上的踏雲靴在演武臺上劃出一條淡淡雲霧。

    用的是上乘身法《影跡》,看上去已經練至小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