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九章:神祕聲音再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九章:神祕聲音再現字體大小: A+
     

    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嘆息。

    ————章引

    雨後的藥園是與平日裏有些不同的,各種各樣的藥,雨露澆潤之後,生機煥發,就連香味也比往日濃郁了些。

    小小的竹簍,小小的藥鏟,小小的少年,在這裏挖起一株回魂草,又在那邊的池塘邊採下一朵落霞花。

    輕輕捏了一下花瓣上那圓溜溜的露珠,陳長生開心地笑了。

    自己逆天改命不就是爲了能夠可以長久地觸摸到這樣的雨露涼意嗎。

    還活着的感覺,真好。

    陳長生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這裏明明是閣樓,卻是叫作藥園的原因了。

    這裏,半步一草,一步一花,都是上了年份的名貴稀有藥材,故名,藥園。

    想着處見葉無心那時,他便不時地會往嘴裏丟一些什麼,現在想起來,那應就是丹藥了。

    可真奢侈!

    僅一牆之隔,國教學院遍地雜草,而這邊卻是採之不盡的藥材,陳長生輕輕擦去剛採的一株百年三葉草上的泥塵,心裏嘆道,上天果然是不公平的。

    已經採得差不多,是該回去了,陳長生轉身欲走,突然,一片落葉飄過他的眼前,飄得很慢,左右搖晃着,像是被一隻無形地手在控制着。

    有人在這裏修行!

    清晨十分,雨剛剛停下,他便開始在這裏採藥了,以他的神識強度,並沒有發現這裏有人。

    那這人定然是極強的,陳長生非常肯定地想着。

    擡頭望去,那是一棵四季春,約與閣樓齊高,枝葉很是繁茂,樹幹得兩人環抱那麼大,也不知道在這裏紮根了多少年。

    在繁枝葉茂間,陳長生看到了一個人影,一柄劍。

    邪異的劍,怪異的人。

    雖有枝葉遮擋,當陳長生自詡神識強大,可他此時竟然看不清那人究竟是是誰,模模糊糊地。

    也不知那人在修行什麼功法,竟與整個環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若是稍不留神,你會感覺到,那人就是這些枝葉的一部分,強大的神識亦是無法察覺。

    “葉公子?”陳長生試着叫了一身。

    忽然,起風了。

    這風拂面而過,很是涼爽,在這雨露未乾的清晨,有這樣微風,本應是極好的,但陳長生卻是瞬間寒毛炸立。

    也許主角就是可以這麼的不講道理,他居然在這微風裏感覺到了絕強殺機,這讓他瞬間寒毛炸立起來,警惕提到頂端,肌肉緊繃着,以應對隨時到來的危機。

    陳長生快速拔出掛於腰間的無垢劍。

    就在他拔劍的時候,天空又開始飛起毛毛涼雨,滴滴點點。陳長生瞥了眼不遠處的池塘——

    那裏竟沒有雨點落下!

    那些雨點是針對他的,或者說,是他站到了雨點的範圍內。

    一滴滴雨點落在手臂上,涼涼地,可陳長生的神識卻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劍劃過。

    未知的東西,永遠是最可怕的。

    但陳長生不怕!

    一個人,若是了無牽掛,又連死都可以坦然面對,那又有什麼是能夠讓他感到恐懼的呢?

    終於還是要死了嗎?我還沒改命成功呢!

    還有,真的有點懷戀西寧鎮的蘸牛肉。雖然對身體不好,但真的很好吃。

    就在陳長生以爲自己快要掛了的時候,池塘那邊傳來一聲柔柔呼喚聲,“少主,用飯了。”

    這聲音,陳長生感覺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好幾個拍子。

    這不是聲音,是柔情,超越生命的柔情。透過聲音,陳長生彷彿看見了一個藍衣芙蓉,髮絲微飄,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的人間仙子站在自己面前,對他嫣然一笑。

    書中說,人間有絕色,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陳長生恍然,他想,自己定是遇到了這樣的絕色佳人。他想走上前去看看,這一刻,一向淡定脫俗的他,也淪陷在了這聲音裏。

    陳長生沒有見過徐有容,但是聽唐三十六說過。

    他說,京都見過徐有容的人,都誤了終生!

    也許徐有容真的很美,但她一定不及這聲音的主人柔情,陳長生如此想着。

    本是普通的聲音,但陳長生卻聽到了其中的,那超越自己生命的濃濃情義,陳長生腦海裏突然響起一個詞來:知音!

    一聲呼喚,似是驚醒了樹上的人,或許是一瞬間沒有靠穩,那人竟斜倒立着從樹上掉了下來。

    快要砸入泥間,與藥泥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那柄劍突然在離地面約半臂高的地方漂浮着,那人躺在劍上,未曾落下。

    不知爲什麼,陳長生竟覺得有些可惜,或許是沒有看到自己下意識想象中的狼狽。

    待看清落下的人影,陳長生神色一凝。

    此人正是昨夜便在此處修煉,藉助雨勢感悟劍意的葉無心。

    葉無心緩緩睜開眼睛,從魔劍上坐立起來,伸了個懶腰。看到正認真凝視着自己的陳長生,嚇了一跳。連忙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自己沒有睡迷糊,然後看向陳長生,問道:

    “你怎麼在這兒?咦,你怎麼搞的,怎麼全身溼漉漉的?”

    陳長生一臉黑線。

    無意間進入了別人練功的領域,還差點死在裏面,這話要怎麼說?

    “我現在想打架!”沉默了一下,陳長生說道。

    聞言,葉無心愣了一下,不確定地試着問道:“真的?”

    陳長生看向那柄漂浮着的魔劍,又擡頭看看頭頂那枝繁葉茂的四季春巨樹,認真想了想,沉默了一下,把劍插回劍鞘,答道:“自然是假的。”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前些時日遇到了一個啞姨,她示意我,可以來這裏採些藥。昨夜雨露剛過,所以,今日便來了。”

    葉無心看了眼他背上的藥簍,還真採了不少。

    其實葉無心在感悟的過程中,就已經察覺到有人靠近了自己,但來人並未沒有什麼惡意,他也就未曾理會。

    等等,啞姨?

    莫不是天海已經見過陳長生了?

    葉無心心裏一沉。

    從空中取下魔劍,若不是它,自己今天還真的可能要出洋相了,“謝謝!”這話,是對魔劍說的。

    “哥哥……”

    葉無心愣住了,他又聽到了那個聲音!

    如空谷幽鳴,一鳴而逝,不留痕跡。

    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是在絕代雙驕世界的時候。

    難道不是幻聽?

    龍葵還在封印在魔劍裏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