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八章:青藤宴前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八章:青藤宴前夕字體大小: A+
     

    “此物太過貴重,還請聖後收回。”藍綾也是被天海的舉動嚇了一跳,木簪小鳳,這個名字她也是知道的。

    那個便宜師姐好像就是鳳凰轉世來着。

    師姐手上的桐弓梧劍,其材質也是梧桐樹心,只是,那是千年樹心,而這一柄小小的木簪小鳳,卻是萬年樹心,何其難得。

    最重要的是,聖後若是將木簪小鳳送予藍綾,那她自身的實力必然也會受到一定地削弱。

    別的不說,抹去簪子上面的靈魂印記,本身就會受到不小的反噬。

    所以,葉無心和藍綾都被驚到了。

    初次見面便送這麼極爲貴重的東西,拿自己的本命武器送人,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可天海就這麼做了。

    這可不像是一個帝王會做出來的傻事。

    葉無心把簪子塞會天海手中,扶她在玉棉椅上坐下,“雪姨,就算是要送,也不急於一時,您可別忘了,大周接下來會有一場動盪,還得靠您撐場子呢!”

    “動盪?你義父不是說,你是平復此次動盪的最佳人選嗎?”天海想了想,似是同意了葉無心的說法,將簪子插回到了髮絲間,卻是不忘調侃葉無心一句。

    說起動亂這茬兒,葉無心心下一沉。

    計道人(商行舟),教宗,陳氏餘黨,汗青,這些哪一個都不是簡單貨色。

    自己既然站到了天海一方,那必定是要與這些人爲敵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現在真的……有點弱!

    見葉無心突然沉默了下來,天海就猜到他又在擔心她了。

    生而知之,有時候也會成爲負擔,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不過,大凶險往往也伴隨着大機遇。若是成功改變天海的命運,擇天記世界的格局和接下來的發展就會很大程度地脫離劇本,這樣,葉無心在這其中所獲得的氣運值將是不可估量的。

    看着葉無心和藍綾離去的背影,天海臉上剛纔那柔和地笑容也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肅殺之色。

    自己的這個義子是生而知之,這一點,其實太宗還在世時,他和天海早就有所猜測,所以,後來能夠得到葉無心的肯定回答,天海也並沒有太大的震驚。

    前不久,葉無心曾經隱晦地向她透露過,她會死於這場動亂,可天海基於自己的強大,一直並沒有怎麼在意。

    可現在看到葉無心那緊鎖的眉心,天海纔開始有些重視起來。

    在提到動亂的時候,天海能夠感知到葉無心心中那一股隱藏得極好的驚天殺意。

    天海看出來了,其實葉無心有些話想要與她說,但是好像又礙於某些顧忌,也就每次都是欲言又止,最後什麼也沒說。

    他想說些什麼,其實天海已經猜到了些。所以,天海的神色有些冷。這場動亂,天海一直不太願意去面對,但現在來看來,若是不做些什麼,她真的可能會死的……

    想起自己在把木簪小鳳插在藍綾頭上的那一瞬間,葉無心眼中那一閃而逝的決絕,天海心裏微微一顫。

    在那一瞬間,天海才明白,這個義子現在纔算是認可了她這位“母親”。所以,爲了她,這孩子真的會拼命的!

    所以,天海的神色更冷了幾分。

    葉無心心中那股絕強殺意,儘管他已經隱藏得極好,即使是聖人也不會輕易發現,但天海可不是簡單地聖人,她已入神隱之境!

    是五聖人之首!

    “來人!”

    等葉無心藍綾二人離開了幽雪宮,天海的聲音突然在大殿裏響起。

    這聲音,如九天突臨,有着一絲毫不掩飾地殺意,嚇得隱藏在空氣中的護衛身形一顫,現出了真身。連忙躬身稽首拜禮,應道:

    “在!”

    葉無心是個戀家的人,因爲沒有,所以眷戀。

    在擇天記世界,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算是有個家,就像是在慶餘年世界一樣。

    所以,儘管不喜歡那些陰謀詭計,但爲了自己要守護的人,他都必須要去做。

    陰謀的盡頭,唯殺而已!

    好在,他在擇天記世界有着“合法身份”,隨便他怎麼蹦躂,此方世界的天道都不會搭理他,說不定,自己也是個什麼氣運之子呢?葉無心如此想着。

    最近幾日,京都都顯得異常平靜,似乎所有人都在忙着修煉,破境。

    大朝試已經臨近,在大朝試之前有一場模擬,喚名:青藤宴。

    此次較量,儘管不會是最終排名,但也算是對手之間的一次瞭解,往屆,曾有不少年輕修行者在青滕宴上與衆強者一戰後,竟在大朝試前取得大境界的突破,故而,雖是模擬,但也得到不少修行者的重視。

    國教學院,陳長生將神魂從命星上收了回來,看着自己的雙手久久不語。

    過了一會兒,低語道:“好像變得白了些,修行竟是這般奇妙!”

    捏了一下拳頭,感受着自己體內屬於做照境的磅礴強大力量,陳長生笑了。

    他很少笑的,但現在,笑了很長時間。

    從窗戶看去,陳長生可以看到隔壁那座略高一些的小閣樓,明明是座閣樓,卻是叫做藥園,陳長生有些不解和好奇。

    在葉無心真靈之血的幫助下,自己不但成功洗髓,而且還在極短的時間內進入了坐照境,“這人情,欠大了!”

    反正自己也沒什麼是可以抵押的,條件就隨你開吧。陳長生如此安慰着自己,想着,他自己也笑了。這樣真的與唐三十六有些像。

    想起唐三十六,好像已經好久不見他了,他似乎是怕在國教撞見葉無心,然後又會被打劫一番。所以,最近倒是來得少了些。

    前些天出去吃飯的時候,聽街上的酒客說,他揚言要在青藤宴上廢了天海牙兒。

    這可真的有些狂了,突然,陳長生想起葉無心曾經斬斷天海牙兒一根手指的事兒來。

    唐三十六這算是在攀比嗎?

    畢竟,他連續被葉無心打劫兩次的消息已經在京都傳開了,現在京都有許多唐三十六的小迷妹正四處找葉無心決鬥呢!

    聽說徐有容回京了,但是卻一直沒有見過,也沒時間去見。那隻白鶴倒是常到國教學院來,它喜歡陳長生身上的純淨氣息。

    終歸是要去見上一見的,陳長生看向那邊書案上的婚書,想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