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七章:木簪小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七章:木簪小鳳字體大小: A+
     

    熟悉的巷道,熟悉的黑羊,熟悉的馬車,車裏的人依舊,只是,今夜似乎與往日有些不同。

    馬車裏的人不再翻牆而入,那院樓間,也不再有越窗的黑影。

    沒人知道那輛黑色馬車在那城牆下停了多久,馬車裏的人肯定也是不知道的,恐怕也就只有那隻黑羊知道了。

    它的脾氣一向是不太好的,但今晚

    卻是異常的安靜,像是變得溫和了許多。可只有它自己知道,不是它沒有怨言,而是,今日主人的心情似乎不怎麼好,它可不願在這時候去觸黴頭。

    可能是受那怪人的影響,自家主人現在也有些不好相處了,有時候也會威脅它:不聽話,就把你燉了!我可不怕耗費柴火!

    黑羊悄悄摩擦了一下自己的腳蹄子,儘量減小發出聲音,生怕擾了馬車裏的人,它偏過頭仰望着,順着月光看去,它看到了一個忽明忽暗的光團。

    太陽剛剛升上山頭,被鮮紅的朝霞掩映着,陽光從雲縫裏照射下來,像無數條巨龍噴吐着金色的瀑布。

    金燦燦的朝暉,漸漸染紅了東方的天際,高高的黃山主峯被燦爛的雲霞染成一片緋紅。

    好久不曾好好看過這樣美的朝陽了,記得上次,好像是在慶餘年世界陪婉兒一起看的。

    五年過去,朝陽依然美,只是,人已經不是五年前的模樣了。

    一縷陽光輕輕灑灑,落在藍綾那略顯稚嫩的臉頰上,紅撲撲的,葉無心忍不住低頭吻了下去。

    然後……

    藍綾醒了!

    這是他第三次吻自己,藍綾心想着。笨拙地她,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也就只是在睜眼的瞬間,又立刻閉上了眼睛,眼睫毛一顫一顫地,像是在訴說着內心的不平靜。

    “無心哥哥,下來吃早飯了。”

    葉無心一臉黑線,看向閣樓下,落落正雙手矇住雙眼,然後又悄悄透過一絲縫隙偷望着閣樓頂端的兩人。

    你個小電燈泡,怎麼跟若若一樣兒,哪兒都都有你!

    沒看見我正忙着呢嗎?

    似乎是看到葉無心額頭上的黑線,落落連忙擺擺手,“落落什麼都沒看到,真的!”

    葉無心:“……”

    藍綾倒是顯得鎮定許多,對葉無心柔柔一笑,從他懷裏起身,看着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風,還有漂浮在空中的魔劍,藍綾愣了許久,眼眶有些紅潤起來,卻是什麼話也沒說。

    親手把披風爲葉無心披上,一躍消失在了閣樓頂端。

    愛一個人,用的是心和行動,而不是花裏胡哨的語言。

    這話,是葉無心在和範閒閒聊時說的,藍綾跟在身邊,聽了,便記在了心裏。

    “這大早上的,也不看着落落點兒,教壞小孩子可不好。”葉無心揉揉落落頭髮,瞪了眼不遠處的金長史。

    “小子,怪我嘍,這大早上的,你也不挑個好點兒地兒,閣樓頂端,這麼顯眼!還有,尊重前輩,懂嗎,小心我揍你!”金長史先是對落落點點頭,然後也瞪了葉無心一眼。這小子,也忒會蹭鼻子上臉了,居然敢瞪我。

    本帥可是聚星境巔峯強者,懂不懂!

    “無心哥哥,落落不是小孩子,還有,金叔叔,你也不許欺負無心哥哥,我父皇可說了,以後就讓我跟着無心哥哥修行。”落落在葉無心手心蹭了蹭,萌萌嘟着臉,看向金長史,說道。

    金長史:“……,是,殿下。”

    “跟着我修行?這可不行,我沒什麼可教你的,這樣吧,明日我介紹一人給你,讓他指導你修行,他可欠了我不小人情。他不但能指導你修行,而且,他還能解決你的經脈問題。”

    “哦!”聞言,落落神情嫣嫣,金長史卻是鬆了口氣。

    這小子手段不少,也確實厲害,但要說解決落落的經脈問題,金長史還是不信的,那可是連聖後和教宗都束手無策的棘手問題。

    又在落落府上蹭了頓飯,葉無心便帶着藍綾去了皇宮。

    來到幽雪宮的時候,天海已經在那兒等着了。

    “給雪姨請安!”

    藍綾也學着葉無心行禮,稱呼卻是不同,“參見聖後孃娘!”

    “擡起頭來。”天海坐於首座,看向藍綾,說道。

    柔和而又不失霸氣。

    “嗯,不錯,天賦雖然差些,卻夠勤奮,長得也標誌……”天海上下端詳着。

    “唉,等等,雪姨,你看什麼呢?”

    “這不是你媳婦兒?我自然得幫你好好看看。”

    “這……”

    “聖後孃娘誤解了,我只是少主身邊的一個小丫鬟,不敢逾越。”藍綾稽手行禮。

    “哦?是嗎?你特地帶一個丫鬟入宮來見我?”天海似笑非笑地看着葉無心,這一刻的她,更像是一個母親。

    葉無心:“……”

    “在人族,你讓莫雨幫着找,在妖族,你拜託了落落,後來,又親自跑去了魔族尋找,你滿大陸找,就爲了找個丫鬟回來?”天海再次追問。

    “我……”

    “我什麼?”

    葉無心啞然,他還真沒想那麼多,下意識地就帶着藍綾入了宮。

    “你叫什麼名字?”天海不再理會葉無心那訕訕模樣,緩緩走到藍綾身前,問道。

    藍綾:“回聖後,少主給起的名字,藍綾。”

    “嗯,不錯的名字,打架時挺粗魯,這名字起得倒是文雅。”

    葉無心:“……”不愧是撿來的,有這麼說自己兒子的嗎?

    天海幽雪:“在聖女峯修行?”

    藍綾:“是。”

    兩人一問一答,又說了些不相干的話,天海免了藍綾的見面禮儀,不必行那些繁文縟節。

    “初見,也沒來得及爲你準備什麼禮物,這柄簪子跟了我多年,今日便贈與你。”說着,天海從頭上取下一根木簪小鳳,順手插在了藍綾頭上。

    “雪姨,不可,這木簪小鳳是你用真靈之血溫養多年的本命武器,怎能送人!”葉無心被天海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上前取下簪子遞還給天海。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兒。

    這木簪小鳳,雖然在百器榜上排名並沒有明確排名,但不是因爲它不強,而是因爲太強。

    這簪子出現至今,從沒有人見過它的威力,只知道它是聖後的本命武器,用真靈之血溫養多年。

    據說,木簪小鳳的材質是萬年梧桐木的樹心。梧桐木,乃是鳳凰的棲息之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