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章:京都那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一十章:京都那個人字體大小: A+
     

    葉無心和落落從國教學院出來,走着走着,葉無心突然停下腳步。

    “無心哥哥,怎麼了?”落落趴在金長史背上,見葉無心突然停了下來,好奇問道。

    “我戰力太強,超出了坐照境該有的力量,所以不讓我上榜?這什麼邏輯,那隻鳳凰不也上榜了嗎?憑什麼我就不可以?”葉無心在那兒唧唧歪歪地嘀咕道。

    “我看你也不是那種特別在意身外之名的人,卻是爲何如此在意這青雲榜的事情?”金長史問道。

    “哦,你說這個呀,只要上了青雲額榜,不就會有許多人前來挑戰嗎?”葉無心攤了攤手。

    “是這樣沒錯,怎麼,你想上榜?你難道就不怕自己每日午時還在暖被裏做着美夢的時候,突然有幾個修行者前來敲你的門嗎?”金長史笑道。

    “我有那麼懶嗎?”葉無心爲自己辯駁了一句。

    “上了青雲榜,不就可以有怪親自送上門讓我刷點氣運值嗎?話說,來擇天記世界三年了,什麼裝逼打臉的事情,怎地就沒有讓我遇見過呢?唉,看來咱就不是主角的命。”葉無心在心裏這般想着。

    金長史:“哦?你一直都是來殿下府上用飯的,那你可記得,你何曾來過殿下府上用早餐?哪日不是等過了午時才眯着眼地走出藥園?”

    葉無心:“額……我那真的是在練功……”

    落落悄悄用手捂住眼睛,無心哥哥什麼都好,就是太懶,太嗜睡,好似怎麼也睡不飽。

    “你們先回去吧,我出去一下。”葉無心又往落落嘴裏塞了顆丹藥,然後把一個小瓷瓶曬在落落手心。

    落落萌萌一笑,把丹藥收了起來。“謝謝無心哥哥!”

    見狀,金長史也沒有阻止。

    看着葉無心轉身朝國教學院去了,金長史沉默了一下,對落落問道:“殿下,這丹藥?”

    落落砸吧砸吧嘴脣,“很甜!”

    金長史嘴角抽搐了一下,“甜?”

    落落:“嗯,我曾見過無心哥哥煉丹,他每次都會放些蜂蜜的。”

    金長史凝眉,他雖不會煉丹,可是往裏亂加東西,真的沒問題嗎?

    看來回去得找人查查。

    看殿下那模樣,這哪兒是才吃藥,分明就是在吃糖。

    很甜,金長史還是第一次到這樣形容丹藥的。

    離山戒院堂大院裏,一個白衣俊朗少年正在練着離山基礎劍訣。

    一劈,一勾,一回手,都無比純熟,好似已經練過千百遍。

    事實上,他確實已經練了千百遍,只多不少。

    他是秋山君,是真龍轉世,是年輕一輩第一人。

    年輕一輩中,他早已無敵,甚至,有許多老一輩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

    “已經這麼晚了,還在練劍,璞難得!難得!”一個青衣古服的老者突然出現在離秋山君不遠的地方。

    他的聲音很柔和,很慈祥。

    秋山君不緊不慢,收劍行禮,“秋山見過大長老。”斯條有理。

    大長老:“修行固然重要,也應鬆弛相間,勞逸結合纔是,切不可操之過急。”

    秋山君再行一禮,“多些大長老教誨,秋山銘記。”

    “你可知我今夜祕密召你回來所爲何事?”

    “請大長老吩咐。”

    老者擡頭看着遙遙星空沉默了許久,“聖女傳來消息,周園鑰匙……出現了!”

    秋山君愣了一下,稽首不言。

    “周園鑰匙自成靈性,變化萬千,每十年纔會纔會出現一次,每次出現的地理位置都不同。周園關閉以後,鑰匙便會遁去,就算是聖人,也攔之不住。”

    秋山君只是默默聽着,一言不發,這大長老性情古怪,他不喜歡在說話的時候被人打斷……他的說話思路。

    想着,秋山君回想起多年前往事,手心依稀傳來戒尺打擊的疼痛感。

    大長老:“此次,周園鑰匙出現在雪老城附近,那裏……可不太平!”

    “雪老城,魔族?”秋山君也是嚇了一跳。

    這下麻煩了,難道還能大舉進攻魔族不成?可若是派高手前去,魔族也必定會有所覺察,肯定是不行的。

    秋山君只是顧着想事情了,驀然,他突然想起什麼,連忙擡頭看向大長老。

    大長老正臉色不善地看着他。

    不好,一時震驚,忘了不能打斷大長老說話這茬兒了。

    秋山君連忙後退兩步,下意識地把手躲在身後。

    見狀,大長老哈哈笑了起來,笑得很是開心,也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天下年輕一代第一人竟如此懼怕他的戒尺,也是一大樂事了。

    “經過人妖兩族高層決定,由我們出面做些事,吸引魔族高層的目光,然後由你悄然前往雪老城尋找周園鑰匙,怎麼樣,有問題嗎?”大長老直視着秋山君。

    目光已不是剛纔那般和藹,而是,多了些凝重。

    “秋山領命,定不負使命!”秋山君鄭重行禮。

    “嗯,非常不錯,不愧是我離山弟子。記住,除了你之外,京都還會派一人前往,在必要的時候,你們可以聯手應敵。當然,若無必要的話,就別見面了。這是天音石,你們可以藉助這個感應到彼此的地理位置,你收好。”

    大長老拋給秋山君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看上去就像是在路道兩旁撿的。

    秋山君看也不看,便將之收到了懷裏。他相信,自己永遠也用不到這東西。

    他的驕傲,誰又能瞭解。

    “京都,是那個人嗎?若是你,我倒是有些期待了!”突然,秋山君想起了什麼,在心裏嘀咕了一句。

    秋山君曾聽離山的高層說過那個人,聽說,那人極爲厲害,或許可以與他比肩。可惜,一直無緣得間。

    看來,此次雪老城之行必定會很有趣。

    陳長生現在感覺很是難受,其實,他也是怕疼的,但不是嬌氣。

    再一次洗髓失敗,喉嚨裏涌上一口血,若是他人,吐出來便沒事兒了。

    可陳長生不是一般人,他的血有問題,所以,不能吐。

    “怎麼還是失敗?”陳長生雙手勉強支撐着,讓自己不至於倒趴在地上。

    那樣太過不雅觀,而且他是有潔癖的。

    “我這體質,洗髓都這麼費勁嗎?果然是需要改命啊!”陳長生從地上重新盤坐起來,慢慢回想着剛剛洗髓的經過,看看是不是哪裏出了紕漏。

    “你來這裏有一段時間了,既然不是來殺我的,那就請回吧!”調息完畢,陳長生突然說道。

    或許是國教學院沒錢的緣故,此時,偌大的閣樓裏就只點了一盞燈,幽暗非常。所以,陳長生的話倒顯得像是在自言自語。

    ps:有哪位寶寶知道,京都那個人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