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一百零八章:千年血蓮,關於夜宵的安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一百零八章:千年血蓮,關於夜宵的安排字體大小: A+
     

    “我也不知道,天算之術一向都是神祕莫測的,只能算到一些隻言片語,但可以肯定的是,少主就在京都。太好了,終於可以馬上見到少主了!只是,這麼久纔去找他,也不知道少主會不會不高興,嗯,罵自然是沒關係的,打也可以,只要不要趕綾兒走就行……”

    馬車又開始奔跑起來,速度比剛纔還要快上一分。

    一旁萌萌睜着眼的徐有容:“……”

    我怎麼感覺自己被無視了?還有,我發現,你好像三句話離開了“少主”這兩個字,就會死似的。

    這一路上,這便宜師妹,要麼乾脆不說話,若是說話,話中必有少主二字。不得不說,徐有容也開始對京都裏的那個男人有些好奇了。

    看着魔族刺客在凝聚最後一分真元彈,落落突然覺得,或許這人真的是爲了殺她而生的,就連妖族神器居然沒能殺死他。

    “殿下,我會記得你的,去死吧!”魔族刺客將真元彈向落落投擲疾射而去。

    落落眼中的真元彈在逐漸放大,自己離死亡居然這麼近,只是,好像,並不是很緊張。

    妖族公主又怎會懼怕死亡呢。

    只是,真的,有點遺憾……“無心哥哥,父皇,母后,再見了……”

    “天星映俯,真元隨意,平挽懸肩,風雨斂……”陳長生的聲音突然在場間響起,只是,他卻只說了一半,便不說了。

    陳長生也發現了,落落已經沒有再出手的能力,而他自己,洗髓都還沒有成功呢。

    可陳長生還是決定出手救人,儘管他自己也可能會死在這裏。

    活着固然很重要,但是,人活於世,當有所必爲,有所不爲。

    陳長生正準備劍擊真元彈,突然,他看見一抹血紅自天際而來,由於他神識太強,所以幾乎能夠完全感受到這一劍那決絕的殺意。

    那抹血色,刺得陳長生連忙收回神識。

    雖沒有見過,但陳長生還是一眼便認出來,這是殺意。

    殺氣太過濃郁,便會以氣化意,戰力倍增。若是心智不堅之人,極爲容易走火入魔。

    在軍隊裏,有不少人還特意去修煉殺意,可卻極少有人練成。

    聽說,摘星學院的院長在二十八歲時便練成了殺意,憑之在當屆大朝試中奪得第二名,很是厲害。

    現在,他便看見了這傳說中的殺意,那一抹血紅應該是一柄劍,那劍上,有着滔天殺意。

    這劍,究竟殺過多少人?陳長生一向以爲自己道心堅定,可現在,他的心裏還是產生了一絲寒意,直襲腦門。

    在陳長生和落落的震驚和“呆滯”下,血色在結界之外逐漸放大。

    “轟!”

    那魔族聖器煙羅化爲的結界瞬間變得支離破碎,在落落眼中,她化爲漫天星輝。

    好美!落落在心裏嘆道。

    若干年後,落落登上了妖族帝位,依舊記得今晚煙羅破碎後化成的漫天星輝。這一幕,深深刻在了她的心窩上。

    “轟!”

    同時,魔族殺手的真元彈也在落落剛纔的地方炸出一個巨坑。

    而落落早已在千鈞一髮之際被葉無心及時抱走。

    “無心哥哥……落落差點就再也見不到你了!”落落緊緊抱着葉無心不願鬆手。

    見葉無心不說話,落落擡頭看了眼葉無心的臉色。

    葉無心陰沉着臉色看着她。

    “無心哥哥,我錯了。”落落連忙低下頭去。

    “錯在哪兒?”

    “落落沒有聽無心哥哥的話,不應該來國教學院的。”落落低聲說道。

    “我說的不是這個!”

    “啊?”落落有些迷糊了。

    葉無心一臉嚴肅,恨鐵不成鋼地揪了揪落落的耳朵,“我聽說你父皇寶庫裏有一株千年雪蓮,我不是讓你想想辦法,把它拿來煮粥當夜宵嗎?你居然不務正業,跑來國教學院與這刺客在這兒打架,你說,知道錯哪兒了沒有?”

    落落:“知道了!我回去馬上讓母后偷偷讓人把那株千年血蓮給我帶到京都來。”

    葉無心揉了揉落落的頭髮,“嗯,這才乖嘛!”

    落落順勢在他手心蹭了蹭,開心地笑了。

    已經拔出劍,站在一旁的陳長生:“……”

    你這樣真的好嗎?當面慫恿落落殿下去“偷”家裏的寶物,那可是千年血蓮,你就只爲了吃頓宵夜?

    “據相關文獻記載,聖後孃娘在多年前也曾得到過一株千年血蓮,而且,年份比白帝那株還要久上一些,你爲何不去宮裏找聖後討要?”陳長生這般想着,便問了。

    葉無心想了想,“別人家的東西,用着不心疼。”

    陳長生:“……”

    落落:“……”

    (注:此處改編,陳長生此時已經知道落落妖族公主的身份,勿噴,謝謝!)

    那邊,魔族刺客看着指在自己天靈穴上的,漂浮在半空中的血色魔劍,神色顯得異常平靜,看着葉無心“教導”落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魔劍已經在他的額頭上劃出了傷痕,綠色的血順着臉頰慢慢滑下,在臉上形成絲線,很是恐怖。但他卻好像沒有察覺到一樣,依舊鎮定自若。

    “剛剛落落殿下說起,有一個我不想見到的人住在隔壁,當時,我並未太過在意。現在想想,我早該想到是你的。”魔族刺客緩緩說道。

    “哦?你認識我?”葉無心往落落嘴裏塞了顆回元丹,然後才轉身看向魔族青年。

    “我不認識你,但我認識這柄劍!我有很多族人就是死在了這柄劍下。可惜,他們到死都沒有真正見過這柄劍出鞘後的樣子,我居然有幸能夠在臨死之前見到……這可真不是什麼值得炫耀、高興地事兒。”魔族刺客眯着眼認真端詳着眼前的這柄劍。

    可真是柄寶劍,聽說天機老人打算將這柄劍排入百器榜的時候,由於不知道這柄劍叫什麼名字,便派人前去詢問。

    結果這劍的主人並未回答,於是天機老人便取其殺魔之意,在百器榜上寫下了魔劍二字。

    後來,葉無心知道了此事,也是笑了,這老頭兒,也算是歪打正着。

    葉無心看向魔族刺客,“把《耶識步》的祕籍交出來,我放你離開。”

    聞言,陳長生和落落都愣了一下。

    放他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