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零二章:天海的摸頭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二百零二章:天海的摸頭殺字體大小: A+
     

    “可以下去?”

    “爲何不可?”

    “這是宮裏的忌諱,我想,除了您,誰都不能下去,也沒本事下去。”葉無心商酌了一下話語,說道。

    天海幽雪嘴角微微一笑,“怕她吃了你?”

    “是!”葉無心回答得很是乾脆。

    “最近有個叫陳長生的少年入了京都。”天海在湖邊的亭子裏坐了下來,說起了陳長生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葉無心沒有接話,提起白玉桌上的茶壺爲她倒了盞茶。她今日身邊沒有帶什麼人,看來是有什麼話要與他說,或者,有什麼事兒要他去做。

    “他的命星太遙遠,我看不到其運行軌跡,這少年……”天海頓了一下。

    “是個變數!”天海一邊說着,一邊伸手示意葉無心在她旁邊坐下。

    “我終究是你義母,這裏私下沒人,不必如此拘謹,這可有些不像你。”等葉無心坐下,天海摸了一下他的頭髮,柔聲說道。

    天海在摸葉無心頭髮的時候,明顯察覺到他的身體在那一瞬間變得僵硬。她已入神隱,是如今這世間的最強者,情緒帶來的波動自然也是瞞不過她的。

    她能夠很明顯地察覺到,葉無心此時的心緒並不像表面這麼平靜,激盪得很厲害。

    唉,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心思太過深沉了些。

    自從太宗魂歸星海之後,他便搬到藥園去幽居,話也變得少了許多。

    在葉無心的記憶中,一直以來,太宗陛下和天海對自己都是非常不錯的,視如己出。

    以前,他都是稱太宗皇帝爲父皇,稱天海爲母后的。三年前,葉無心穿越過來之後,便改了口,稱天海爲雪姨。

    葉無心前世是個孤兒,這一世,孃親葉親輕眉早亡,也無緣得見。

    兩世都不曾享受過母愛,所以,對天海這聲“母后”,葉無心是怎麼也叫不出口的。

    心裏膈應!

    葉無心側身看着天海,看得很認真。

    天海也在看着他。

    兩人心思各異,卻都在彼此身上。

    一張落葉翩翩落下,斜斜掛在葉無心的髮絲間,天海伸手將之取下。

    這一刻的天海,不再是那個威凌四海的大周皇帝,那一抹稍縱即逝的母性柔情,讓葉無心如同處於幻境映像之中。

    就像是……在看電視劇!

    這樣地感覺讓葉無心感到有些不適應,拿起白玉桌上那盞茶一飲而盡。

    “母……雪姨爲何突然與我說起陳長生?”

    “他是個變數,而你,也是!”天海看了眼桌上那盞已經空空如也的茶杯,笑了笑,這盞茶明明是倒給她的。

    “變數?”葉無心不由地想起五彩光團的天地異象來。要是這麼說來,他確實也是個“變數”。

    擇天記世界本是沒有他這號人的,可現在偏就有了,而且還是“合法居民”,不像在絕代雙驕世界,他是“偷渡”過去的。

    葉無心再一次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奪舍了人家的肉身,想着,葉無心起身走到湖邊,看了看水裏那個倒影。

    妥妥的本人沒錯兒!

    可這身份,這記憶又是怎麼回事兒?

    這絕對是系統的鍋,葉無心非常肯定地想着。

    咔嚓!

    腦海裏傳來莫丫嚼薯片的聲音。

    天海靜靜看着他地這一系列奇怪舉動,過了一會兒,接着說道:“你義父在世時,便預測到大周在將來還會有動盪。故而,他堅持收你爲義子。”

    “這話義父跟我說過,義父認爲,我是終結這場動亂的最佳人選。”葉無心重新坐回石椅上。“那時,我以爲義父只是在於我說笑,沒想到後來義父他……”

    想起太宗的死,天海心裏也是極爲不好受。

    “從懂事起,你便堅持不修煉,只是每日靜坐冥想。你來歷神祕,應該有着什麼特異之處,所以,你義父便沒有干涉你些什麼。”

    葉無心只是靜靜地聽着,天海說的這些,他的腦海裏都有記憶,可那些記憶不是他的,至少,在他穿越擇天記世界之前是沒有的。

    “三年前,你突然開始修行,一日靜坐凝神、定星,次日引星光洗髓成功,第三日便入了坐照初境!我見過許多天才,南溪齋的徐有容,離山的秋山君,皇宮的莫雨,可在境界的突破上,你是最快的一個。”

    三年前,葉無心剛穿越過來,要做的第一件事當然是修煉。每次穿越,他都需要一點時間來恢復自己的實力,把自己以前的力量轉換爲與新世界相同。

    三天,他不過是在恢復之餘取得了突破而已。

    “若論境界突破速度,當以王之策爲最。一個從未修行的普通人,一夜聚星,引漫天星光聚體,與他相比,我這並不算什麼。”葉無心在茶几上取下一個新茶杯,重新爲天海倒了杯茶。

    天海沒有飲茶,而是又揉了揉葉無心的頭髮,“你是個天才,天才都有自己的驕傲,所走的路也都是與衆不同,能不能與我說說你的路?”

    被天海這個“義母”溫柔地摸頭殺,葉無心心裏總覺得有些不適應,於是,又把案桌上的那杯茶一飲而盡。

    天海又笑了笑。這孩子,倒是有趣得緊。

    葉無心把背上的魔劍取了下來,平放於胸前,認真端詳了好一會兒。

    天海也認真地看着。她知道這柄劍,在兵器譜排行榜上見過,雖然一直見葉無心揹着,卻從來沒有認真看過。

    她也從沒問過,這劍從何而來。

    太宗皇帝和她都知道,這個義子有很多祕密。

    “這是柄好劍!”天海說道。

    “是好劍!但它跟了我很久,卻很少出鞘,至今也還未飲血。”

    “我的路……唯殺而已!”

    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回答天海剛剛的問題。

    “兩年前,你爲了穩固境界,前往邊塞歷練,斬殺魔族無數,這本是好事,只是,殺心變得重了些。”在葉無心猝不及防地時候,天海又是一個摸頭殺。

    葉無心那些散於周身的煞氣瞬間便散到了不知何處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雪姨相信生而知之嗎?”葉無心將魔劍收起,突然問道。

    這次天海倒是盯着他看了好久好久,方纔說道:“我信!”

    葉無心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就像……我從未與你說過玄霜巨龍的事,而你不但知道,而且還知道她關押在哪裏,後來乾脆直接找莫雨討要陣法開啓之法,對嗎?”天海似笑非笑地看着葉無心。

    “額……感情您一直都知道啊!我還以爲您會想當然地以爲是義父告訴我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