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一百六十二章:再見邀月憐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慶餘年開始輪迴 - 第一百六十二章:再見邀月憐星字體大小: A+
     

    “公子,我家主人有請!”

    葉無心等人才剛剛進入小鎮,迎面走來兩個模樣俏麗,眉宇間有着一股英武之氣的白衣女子,兩人衣着,配劍,甚至連發型都一樣。

    鐵心蘭與慕容九皆是詫異地看了看葉無心。

    這兩個白衣女子顯然是特意在這兒等他的。

    稍稍落後三人一些的小魚兒,在見到這兩人的時候,神色變幻了幾番,又看了看葉無心背上的那把幽紅色的魔劍,小魚兒不自覺地嚥了一下口水。

    小魚兒認出,這兩個白衣女子正是移花宮的特有裝扮。

    他與移花宮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自然是進行過一番瞭解的。

    葉無心與移花宮有關係,這讓小魚兒的復仇之心瞬間涼了半截。

    “葉無心的武功,我可是親眼見識過的,就算是燕伯伯完全康復,只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小魚兒啊小魚兒,你現在該怎麼辦,難道走上去跟人家說:來吧,我們文鬥!”

    葉無心並不知道身後的小魚兒此時竟有如此豐富的心理活動,而是有些詫異地看着眼前的其中一個白衣侍女。

    系統還是比較貼心的,葉無心購買的是劇本,一向摳門的系統居然還贈送了影視(電視劇),所以,葉無心認得眼前這人。

    左邊那個侍女看上去長得柔柔弱弱的,看了葉無心一眼,便連忙把頭低下去,卻又有些好奇眼前這少年究竟是誰,竟能讓兩位宮主像今日這般失儀,化了許久的妝,而且還特意將鎮上的客棧買下,重新裝修佈置了一番。她又忍不住悄悄擡頭看了一眼,見葉無心在盯着自己,心下一慌,又趕緊把頭低了下去。

    這人便是鐵萍姑。

    表面看着柔弱,實則內心剛強。

    他在被江玉郎玷污之後,完美的體現出了一個古代女子的婚姻思想,第一次給了誰,這一輩子也就只能跟着那人了。

    典型的古代女子!

    有人說過,穿越者就像是一根攪屎棍,只是這麼輕輕一攪,往往能夠改變許多人的人生軌跡。

    由於葉無心的到來,江玉郎還沒有正式踏入江湖,便已經死在了不爲人知的地宮牆角旮旯,或許很多年以後,有人看見他和肖咪咪的屍骨,會認爲他們二人是殉情而死也說不定。

    來到客棧,葉無心嘴角微微泛起微笑,小魚兒則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是我們曾經住過一個晚上的那家客棧?”鐵心蘭看向葉無心,驚異地,不確定地問道。

    此時的客棧,已經在邀月和憐星的佈置下煥然一新,幾乎看不出原來的客棧痕跡。

    門簾珠子是由珍貴的珍珠串成,大小均一,地毯是上好的絨毛絲綢,桌椅已經全部換成金絲楠木。

    葉無心拿起桌子上的茶具,皆是上等瑪瑙特製而成,價值千金。

    葉無心略微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知所以。

    邀月和憐星在搞什麼鬼?就算是她們出行也不至於如此奢華,如此……鋪張浪費吧?

    葉無心是天下商會的真正執掌人,就財力而言,較之移花宮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未曾享受過這般排場。

    不爲別的,浪費而已!

    慕容九悄悄在鐵心蘭耳語了幾句,鐵心蘭才知道,門簾上的那朵梅花圖案代表的是移花宮,這是移花宮的重要人物出行,而且,很有可能是其中一位宮主。

    “闊別多年,你再次出現在江湖上,卻是有意避開移花宮,爲何?”邀月的聲音在客棧裏響起,聞聲,不見人。

    這聲音,有些緊張,有些威嚴,還有一絲絲的不高興。

    聽見邀月的聲音,鐵萍姑和另一個侍女自行退了出去,順手輕輕地帶上了客棧的門。

    這人是找葉無心的,鐵心蘭和慕容九都只是看着葉無心,並未出聲,她們也好奇,葉無心與移花宮究竟有着怎樣了關係。江無缺身邊的那兩個侍女曾經說過,葉無心的劍法和步法與移花宮的武功簡直一模一樣。

    “我怕你揍我!”葉無心沉默了一下,說道。

    簾子後面的邀月似是想起了什麼,嗤笑了一聲,臉上泛起難得的笑容,這一幕讓一旁的憐星都看得有些呆了。

    上一次見到姐姐的笑容是什麼時候,她都已經記不清了。

    自從葉無心消失之後,姐姐的性情就開始大變,喜怒無常,動不動就下手殺人。

    葉無心的回答卻是讓小魚兒,鐵心蘭,慕容九三人臉色各異。

    揍葉無心這個殺神?

    移花宮的宮主這麼彪悍的嗎?

    看來他與移花宮的關係確實非同一般,他是知道我與移花宮的仇怨的,只是,他爲何不殺我?小魚兒看了看眼前那神祕的少年一眼,有些疑惑不解。

    客棧裏沉默了好一會兒,邀月和憐星從簾子後面走了出來。

    邀月神色複雜地看了看葉無心,然後又看了看鐵心蘭和慕容九,在看到小魚兒的時候,她的臉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葉無心既然還活着,那就說明她錯怪了江楓,但是邀月並沒有什麼愧疚感,移花宮宮主,什麼時候認過錯?

    憐星命人做了些飯菜招待鐵心蘭三人,葉無心則是與她們姐妹來到了客棧二樓。

    “你當年不辭而別,這麼些年去哪兒了?我和姐姐都很擔心你。”憐星溫柔地看着葉無心,說道。

    邀月背對着葉無心,冷哼了一聲。

    “對不起,當時情況比較特殊,我也就沒有向你們辭別。”葉無心習慣性地伸手準備摸憐星的頭,又連忙收了回來。

    摸藍綾和若若的頭久了,養成了“摸頭殺”的習慣,葉無心訕訕一笑。

    “那晚你和江楓之間發生了什麼,爲何第二日就只有他一個人從房間裏走了出來,還滿身都是傷,鼻青臉腫的。”憐星看了邀月一眼,問道。

    “額……當時我們就是那啥,友誼切磋,對,就是友誼切磋!”葉無心摸了一下鼻子,說道。

    “友誼切磋你把拳頭往他眼睛上招呼?”邀月背對着葉無心,嘴角微微上揚,說道。

    葉無心尷尬一笑。

    “對了,那個移花宮少主爲什麼叫葉無缺(花無缺)?這名字誰起的?當年我離開之後又發生了什麼?”葉無缺看向憐星,問道。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