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百零六章 張大膽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百零六章 張大膽回來了字體大小: A+
     

    看了一眼牀上,晨沐跟子墨都不在,這兩父子起的夠早的。

    我洗漱好之後,在院子裏看見他們正在吃早餐,也坐了過去。

    很快就有下人幫我把碗筷拿來了,早餐是稀飯加饅頭。

    吃飽喝足之後,我們跟我哥商量了一下,將父親鎖起來,這樣他就不能去抓小孩了。

    說幹就幹,雖然屋子裏傳來父親的叫罵聲,但是我們都沒有打算屈服。

    要真的像父親說的那樣,背後之人那麼厲害的話,我們也打算去會一會。

    不管怎麼樣,拿我們的安全威脅我父親,對不起,我不答應。

    就這樣父親被關在房裏一天,他也罵了一天。

    而我們幾個除了晨沐不停的在打電話之後,我跟 我哥一直都在院子裏曬太陽。

    我當然知道,晨沐是在安排學校的事情,真的發生事情也只有莫天機能處理了,對了還有爺爺在,爺爺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一想到有個那麼厲害的爺爺,我就感到高興。

    快到晚上吃飯的時候,張大膽被人扔在了門外面。

    是守門的兄弟發現了給帶進來的,看着昏迷的張大膽,我心裏很不好受。

    這個人爲了我們家的事情,一直被牽扯進來,一直這麼幫我們,現在卻昏迷不醒。

    晨沐說他只是暈了而已,過會就會醒了,讓我留在這照看張大膽。

    我點了點頭,對於有這樣的一個朋友,真的很感動。

    不大的功夫張大膽就悠悠的轉醒了,他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怎麼在這?”

    我疑惑的皺了皺眉,問道:“你還記得之前的事嗎?”

    張大膽困惑的搖了搖頭,支撐自己靠在牀上,臉上很是蒼白,淡淡的說道:“之前,我不是跟晨沐在一起嗎?爲什麼會在這裏。”

    我皺了皺眉,他只記得跟在一起,之後的事情呢?

    見我皺眉,張大膽並沒有繼續說什麼?

    而我卻疑惑起來,張大膽出事,晨沐說是爲了讓他逃走,纔會被抓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張大膽爲什麼會不知道,這不符合常理。

    可是讓我懷疑晨沐我是真的做不到,這個男人陪了我這麼久,而且我們還有了子墨。

    可是要是張大膽說謊的話,那他的目的呢?

    我真的感到身邊的事,都是一團亂麻。

    只是囑咐了一下,讓他好好休息,就走了出去。

    在院子裏,我看見了晨沐,走過去坐在旁邊,看着他一臉的平靜,我不知道該問還是不該問。

    看出我的不適,晨沐主動關心問道:“怎麼了,看你心神不寧的。是不是張大膽出什麼事情了?”

    “張大膽不記得怎麼被綁,也不記得怎麼回來?”他眼裏的關心假不了,我還是小聲的問了出來。

    晨沐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問。

    他臉上只有吃驚,沒有其他任何情緒。

    沉默了片刻,他很確定的說道:“你確定這個是張大膽嗎?如果是他不可能不

    知道,那只有一種可能,這個是假的張大膽。”

    經過晨沐這麼一說,我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而這個時候,我父親的房間傳來一聲慘叫。

    我拔腿就衝向了我父親的房間,當我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父親,還有手裏正拿着一把匕首的張大膽,我整個人都憤怒的吼道:“你到底是誰?”

    面對我的嘶吼,對方並不在意,而是冷冷的說道:“不聽主人話的人,就是這個下場,你們南宮家逃不了,乖乖給小爺讓開,不然連你一塊殺!”

    我剛要有所動作,就感覺身邊一陣風吹過,晨沐就跟張大膽打了起來。

    看着他們的攻勢,整個房間瞬間都被他們的打鬥弄得亂了起來。

    我跑到父親身邊,蹲下來,抱着父親哽咽着說道:“對不起,是我們害了你,要不是我們將您關起來,您就不會出事。”

    父親用那帶血的手拍了拍我的手,在我耳邊小聲說道:“你要小心他。”

    “小心誰?”我馬上追問道。

    只是父親再也說不出話,眼睛也閉了起來。

    我頓時感覺臉上淚水低落了下來,我哥很快也趕了過來。

    當他看見父親被我抱着之後,瘋狂的吼叫起來,然後加入了戰局。

    張大膽被晨沐跟南宮浩逼迫的連連後退,身上好幾處都流出了鮮血。

    眼看他就不是對手了,這個時候卻是陰冷的笑了一下,緊接着在他手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藥丸。

    然後他猛的朝晨沐那邊扔了過去,然後響了一聲,接着就是一陣濃烈的煙霧。

    等煙霧消散之後,那個張大膽已經沒有了蹤影,看樣子是逃走了。

    我呆呆的望着懷裏的父親,看着他嘴角的鮮血,心裏難過的很。

    南宮浩從我手裏接過了父親,紅着眼睛,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父親的突然離去,讓我們都很傷痛,一連三天我哥都沒有說一句話,一直跪在我父親的靈堂裏。

    我知道他心裏難受,更知道他憤怒。

    只是我卻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自己纔剛認不久的父親,就這樣離開了,我也很難受,只怕我哥心裏就更難受了。

    子墨一直配着我哥,用各種辦法都沒有讓他開口。

    看着這樣的南宮浩,我很心疼。

    直到我父親下葬之後,我哥來到我身邊問道:“那天,父親有跟你說什麼嗎?”

    我愣了一下,隨即說道:“父親讓我小心他,這一句跟母親的留字一模一樣,只是我根本不直到他們口中的他,到底是誰?”

    “我知道了,你們明天回去吧。”南宮浩淡淡的說了一句,再次離開,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我一直沒有弄懂。

    對於我哥的提議,我是欣然同意的。

    父親已經不在了,幕後之人怕是不能再來,只是這仇是結下了,我卻不能就這麼走了。

    我得爲父親報仇,我不能自私的一個人離開。

    張大膽還下落不明,我是真的不能離開。

    這幾天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我回到房間的時候,

    晨沐的眼裏滿是自責。

    我走過去靠在他肩膀上,問道:“我們明天真的要走嗎?那我父親的仇怎麼辦?張大膽也不知道怎麼樣?”

    晨沐嘆了口氣,摸了摸我的頭髮冷靜的說道:“就算要離開,也是帶着你哥一起離開,你父親已經不在了,不能讓你哥再出事。而且張大膽也下落不明,所以明天我們不能走。”

    對於晨沐的話,我點了點頭,他跟我想的一樣。

    我已經沒有父親了,不能再沒有哥哥。而且這個仇人是誰,我都不知道,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

    “小姐,外面有個人找您,說是您朋友。”下人敲門的聲音傳來,緊接着就傳來這一句話。

    我起身拉着晨沐走出了房間,跟在下人身後往遠門方向走了過去。

    當我看到,站在院門口的是張大膽之後,整個人都撲了過去,對他拳打腳踢的罵道:“你給我去死,讓你殺我父親,去死,你給我去死。”

    面對我的拳打腳踢,張大膽卻是躲開了,還笑着說道:“小雪,你發什麼瘋了,我這剛過來,你就發瘋,什麼意思啊!"

    我正準備說話,卻是被晨沐拉住了,他看着張大膽問道:“此路是我栽。”

    “媳婦是我採。”張大膽毫不猶豫的回道。

    晨沐拉着我的手,冷淡的說道:“他是張大膽,不能那天那個人。”

    聽到晨沐這麼說,我不服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晨沐雙手將我抱着,解釋道:“剛纔我們的對話,你聽見了,這是我們的暗號,要是假的,他根本就答不出來,或者回答的不會是媳婦是我採。”

    我在他們兩身上看了看,終於還是相信了。

    只是心又提了起來,要是我哥看見,那不得往死裏揍,這樣進去真的好嗎?

    只是我沒還不急多想,我哥就站在了我們身邊,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冷冷的看着張大膽。

    摸不着頭腦的張大膽頓時就破口大罵:“南宮浩,你特麼什麼意思,用那種眼神看哥,我可是告訴你,哥喜歡的可是女人,你別亂來啊!”

    我以爲我哥會對張大膽大打出手,他不但沒有,而且還伸手拍了拍張大膽的肩膀激動的說道:“兄弟,你回來了。”

    這一聲兄弟,讓張大膽眼眶都溼了。

    幾個人進了書房,將最近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張大膽也將他被綁走之後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原來他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院門口了。

    對於父親的離去他也是嘆了口氣,然後怒罵道:“哪個龜孫子,居然用我的容貌來騙人,真是太噁心了,要是讓我碰見了,一定打得他滿地找牙。”

    張大膽很憤怒,只是接下來,我們都沒有好的辦法。

    晨沐也提出讓我哥跟我們一起走,只是我哥並沒有答應。

    我擔心的望着他說道:“哥,父親已經沒有了,你一個人在這邊,我很擔心,你就跟我們走吧,父親的仇我們一起報。”

    南宮浩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我知道他是爲了我才離開的,心裏感動不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