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百零四章 父親的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百零四章 父親的祕密字體大小: A+
     

    我不解的問道:“這怎麼還擺酒了?”

    南宮浩一笑,指了指走在前面的父親,那意思是父親要擺的。

    哎,知道父親是好心,只是也不用擺酒吧。

    我跟晨沐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訝。

    只是回次家而已,至於搞得這麼濃重嗎?

    正在這這麼想的時候,傳來父親爽朗的聲音:“擺酒,這是我們的規矩,哪家添人不擺酒啊,這個是傳統。你們先休息吧,我去看看還有什麼沒有準備的。”

    聽到父親這樣說,晨沐趕緊笑着說道:“多謝父親大人。”

    南宮浩走過來,在晨沐身上拍了一下,誇他比我懂事。

    其實要不是有了外婆那件事,我到不會對父親提防。

    只是這感覺很奇怪,我又不能說出來。

    只能從我父親手裏接過子墨,讓他出去忙活。

    家裏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有變,很快就有下人端着瓜子水果來了。

    我們一邊喝茶,一邊閒聊。

    原來我哥回來之後,並沒有發生其他事,還是跟以前一樣。

    可是當我問道他給莫天機打電話的時候,他卻說自己從來就沒有打過。

    對於這件事,他也很奇怪,莫天機不是一個沒有分寸的人,更不會一聲不吭的就離開。

    既然他離開了,那肯定是出事了。

    而且張大膽也是在紅葉山出事的,這兩件事怎麼看都不像是巧合,還有那麼多失蹤的小孩子。

    譚飛說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真的是父親幫助他抓的小孩嗎?我不清楚,心裏也有疑惑,卻是不敢就這麼問出來。

    小孩的事情,我沒有說出來,這件事不能光憑譚飛來說。

    孩子雖然是救出來了,可是他們會罷休嗎?肯定不會。

    如果這一切都是一個全套的話,那他們將我們引來的目的呢?

    真是越想越複雜,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父親很快就回來了,一回來就招呼子墨坐到他身邊,好在子墨也乖,將父親哄的很開心。

    雖然是第二次回來,但是對於整個南宮家我還是不太熟悉。

    趁着他們聊天的空擋,我藉故去走走。

    這裏的房子都是很古老的那種,木頭房子,而且窗戶什麼的都是木頭的,窗戶上面有一層紙,一捅就破。

    雖然不明白,爲什麼還要住在這樣的房子裏。

    恐怕我哥娶媳婦,就不住這裏了吧。

    當我走進書房的時候,看到掛在牆壁上的一幅畫就愣住了。

    這畫上女子,妖嬈多情的嫵媚身影,不是我媽媽還是誰?

    難道父親一直在想媽媽嗎?

    不然爲什麼會將她的畫像掛在牆上呢?

    書房裏,有一張書桌,後面是一排排的書櫃,書很多,看得我眼花繚亂。

    我隨手翻開一本手記,看着上面正楷的毛筆字,頓時崇拜起來。

    這好像是我太爺爺的筆記,上面記載了很多關於驅鬼的經歷,只是上面關於紅葉山的介紹居然只有幾句話。

    紅葉山不除,南

    宮家不安。

    這字面的意思很好理解,只是這紅葉山到底有什麼東西要除去,才能讓南宮家安下來。

    這裏沒有任何線索,太爺爺的手記到這裏就結束了。

    這本手記很破舊,就在第一層書的角落裏,估計沒有人看見,只是這麼重要的手記,怎麼會隨意的丟棄,難道是爲了讓我看見。

    我感覺這次回家,就是一個陷進,至於會陷入什麼樣的局面當中,我是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

    將手記放下來,又隨便翻看了基本書,都是一些道法,我爺爺的手記什麼都沒有,只有白紙一張,對此我很驚訝,這不可能是一張白紙,只有一種可能這裏面的內容被人換走了。

    那麼新的問題出現了,爲什麼要換走?

    換走的到底是什麼內容,又是被什麼人換走的。

    謎團一個接着一個,我瞬間就覺得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可是這一切又真實的發生在我身邊,讓我不得不去相信。

    從書房退了出來,就看到我哥一臉笑意的看着我,輕聲說道:“想必你也發現了,我們南宮家受到了詛咒,至於如何破解,沒有人知道,就連太爺爺的手記也只是提到了幾個字而已。這些年我一直在想,這到底是爲什麼?”

    我細細的聽着,想要從他的話語得到一些有用的線索,卻是發現,一無所獲。

    不禁皺眉問道:“你沒有問過父親嗎?”

    南宮浩搖了搖頭,苦笑一聲:“問過了,只是他也不清楚。而且這些年來,父親感覺有些時候他做了什麼,都不清楚。經常會莫名其妙的從外面回來。”

    我再次被南宮浩的話給驚住了,一個人自己做了什麼都沒有映像的話,那一定是被人操控了。

    只是這種事居然出現在我父親身上,那父親每天面對的折磨,我真的不敢去想。

    “走吧,既然回來了,就會查清楚這些事。”我揚眉,朝我哥笑道。

    南宮浩只是笑笑,拉着我就回了大廳。

    不知道晨沐跟我父親在聊什麼,兩個男人居然聊得很起勁。

    見我回來了,他們兩個集體停了下來,一臉笑意的看着我。

    我笑着問道:“幹嘛,一見我回來就不說了,難道在說我壞話,怕我聽見了?”

    聽見我的話,他們兩個都是笑了起來。

    伸手指着我一臉的無奈。

    “孃親,最漂亮了,怎麼會說你壞話。”這時候子墨卻是笑眯眯的跑到我身邊,撒嬌的喊了出來。

    看着小傢伙那古靈精怪的小模樣,真的是萌到心裏去了。

    南宮浩伸出手就要捏子墨的臉頰,不過去卻是被子墨給躲過去了。

    看着歡騰的一家子,我也笑了起來。

    “家主,可以開飯了。”一位下人進來報告。

    我父親笑呵呵的揮了揮手示意,下人先下去,然後對着我們說道:“走吧,先吃飯,吃完飯再來聊天。”

    一邊說,一邊率先走了出去。

    我們幾個也跟在身後,看着院子裏一桌桌的人圍坐在一起熱鬧的場景,真是很高興。

    一頓飯吃了差不多兩

    個小時,才吃完。

    我跟子墨回到房間的時候,他們幾個人還在喝。

    躺在牀上掏出手機,翻看着微信。

    這幾天都沒有什麼事,只有判官發了一個發怒的表情。

    我給回了一句,什麼事情還發怒。

    想不到很快判官就給我回了一句,地府小鬼作怪,已經逃到了人間,黑白無常正在抓捕。

    只是都十天了,還是沒有音訊。

    我安慰了幾句。

    我並不知道判官說的這個小鬼,就是綁架小孩的主謀者。

    子墨這孩子一路上也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我也無聊的躺在了旁邊,想着這些天的遭遇,只是不知道莫天機跟張大膽他們兩個人怎麼樣了。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聽到有人在說話,只是等我做起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任何人。

    晨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已經睡在我旁邊了,我對了對晨沐,小聲的問道:“剛纔好像有人在說話。”

    晨沐皺了皺眉,壓低聲音說道:“真的?我沒有聽到。”

    晨沐的表情不像是說謊,我一而只好繼續睡了下來。

    只是卻怎麼都睡不着,於是起身,來到了院子裏。

    當我看見我父親從房間裏走出來之後,整個人都驚呆了,他的眼睛空洞無神。

    我喊了幾聲,他都沒有迴應,於是趕忙跑到房裏將晨沐給弄醒,告訴他我父親的情況。

    晨沐一聽這話,馬上就起來了,我們趕到的時候,我父親都要走去院子了。

    我們兩個小心的跟在後面,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哪裏。

    父親行走在樹林裏,一步步說不出的詭異。

    當他來到一座墳前的時候,哭了起來。

    當我看清那上面刻的字,整個人都驚呆了。

    那上面居然是我母親的名字,難道父親是想念母親了?

    我正這麼想的時候,聽到我父親喃喃自語:“老婆,你別怪我,咱們南宮家的詛咒不能害了你,你在外面好嗎?我很想你,卻不敢見你,我怕這樣的詛咒會落到外面女兒身上,你放心吧,她很好,今天還把孩子帶回來了,很可愛。你要是看見了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聽着我父親的這些話,我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難道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我嗎?

    正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從樹林裏走出來一個人,一個全身都包裹在寬大的黑衣下的人,陰沉的聲音說道:“你來了,記住明天送一百個小孩子過來了,不要耍花樣,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惹得主人發怒,想想你女兒跟你可愛的外孫。”

    我看見父親因爲憤怒,拳頭都握得緊緊的,最終卻還是點頭答應了。

    看到這一幕,我也明白,那些小孩子爲什麼會失蹤,這一切都是爲了我和子墨的安全。

    我雖然不齒父親這樣的行爲,卻怎麼也恨不起來。

    他做這一切只是爲了我跟子墨的安全,那個黑衣人說的主人到底是誰?真的那麼厲害?

    只是接觸了一下,那個黑衣人就離去了,跟來的時候一樣,無聲無息。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