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七十二章 恩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七十二章 恩怨字體大小: A+
     

    已經是晚上十二點鐘了,我突然感到一陣腹痛,頓覺不妙。最糟糕的是房間沒有廁所,還得走到走廊的另外一邊纔有廁所。

    經過了這麼多事,我還是不喜歡三更半夜的上廁所。有時候心態會讓原本簡單的事情變得很困難。

    但是“水火不留情”啊,我最終還是極不情願的去了廁所。走廊裏已經很安靜了,靜的讓人覺得發冷。我很希望廁所裏能有一個正在上廁所的人,有人陪伴我會覺得比較安心,辦事也會利索一些。

    廁所一共五間,最中間的那第三間離燈最近,光線稍微好些,所以是我晚上常常佔的坑位。準備進去的時候我發現第四間廁所的門緊閉,應該也是有人。我心想正好,於是就在中間那間廁所解決了。等我解決完長呼一口氣時,這才發現自己忘帶手紙了,我心說不妙,但馬上又慶幸我的隔壁還有人在。

    於是我輕輕敲了一下隔板,說:“姐妹,借點兒手紙吧,我忘帶了……”

    隔壁很安靜,並沒有人迴應我,但是過了一會兒就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也不理會他是否迴應我了,只要有手紙就行。很快我就看到隔板下端的空隙伸出一點紙頭,於是我就開始往我這邊扯。扯得差不多了我就把紙從隔板那個位置扯斷了,這樣他的紙不會接觸地面而弄髒,然後說了聲謝謝,可是隔壁依然沒有迴應。

    我也不去理會了,但是臨了還是敲了一下隔板,再一次說了聲謝謝。我剛衝完廁所走出來,就碰見一個急急忙忙上廁所的人,他徑直走進了第四間廁所!我還愣在那裏的時候,就聽到裏面就傳來了他解決問題的聲音。原來第四間廁所根本是沒有人的!那我用的手紙是從哪裏來的呢?

    我頓時一陣頭皮發麻,逃也似的回到房間,抱住兒子這才放下心來。

    原來鬼也會拉屎,看來跟人也差不多。

    可是我從來就沒有見過晨沐上廁所,還是說他根本就不需要呢?

    不管了,現在就算是遇見一些普通的小鬼我也能對付了,實在不行還有小子墨了。

    第二天我給子墨和美美買了早餐等他兩醒來有事事情必須問清楚才行。

    看着兩個小包子吃的那麼開心,我心裏有一種母愛在泛濫,怪不得人家說做了媽媽的人才能稱爲女人,這話果然沒錯。

    “你們昨天誰去女廁所了。”看着兩個孩子吃完,我穩着性子問。

    子墨搖了搖頭,轉頭看向美美。

    美美吃得臉上油光滿面的,眨巴着大眼睛搖了搖頭。

    我擦,不是他兩,那這個旅店還有其他的鬼。

    我勒個去,現在是晨沐他們剛走,我這邊就遇鬼了。

    不管了遇鬼就遇鬼吧,而且好像還有道士。難道那道士是來抓鬼的。

    想通了這些,我就不在那麼糾結了。

    放着子墨跟美美出去玩 ,叮囑再三讓他們不要捉弄人,這才放心的看他們跑出去。

    反正沒事,我閒着也是閒着,於是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原來是真有鬼。

    上面說只要你像那鬼要手紙,人家給你的話,那你就要幫那鬼做一件

    事。

    完了完了,我又惹到鬼了,晨沐要是知道又得罵我了。

    哎,這也不能怪我,人有三急嘛。

    在確定只是幫那鬼做一件事之後,我倒是放下心來。

    至少不擔心她會害我。

    差不多下午六點的時候,門突然被一陣陰風給推開。

    雖然早有心裏準備,不過這鬼真來了,我還是有些害怕的。

    現在這屋裏可是隻有我一個人。

    風吹來之後我的房間就站立了一個紅裙子的女人,她頭髮長長的,模樣俊俏,要不是她嘴角流着鮮血我一定不會知道她是隻鬼。

    女鬼看着我笑道:“看來你一點都不驚訝,已經知道我會來找你。”

    我大着膽子回道:“害怕有用嗎?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女鬼看我這麼上道,倒是愣了一下,隨即坐在房間的椅子上悽慘的說道:“民國時期我住在這間酒店,老闆看我長得不錯,對我起了歹意,夜晚的時候來強暴了我,而且還威脅不準報警。然而發生這樣的事,我又是個剛烈的女子,我發誓一定要告他。

    不料老闆喪心病狂居然將我殺害了,而且還僞裝成入室殺人。

    警察來了之後他給了不少好處,最後警察也沒有抓住兇手。

    我不甘心,一直被困在這間酒店,不能投胎,想要報仇可是那個惡人居然請了道士他身上有符,我不敢近身。

    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尋找機會報仇,可是人根本就看不見我,直到昨天你向我要手紙,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這或許是我唯一的機會。

    你能幫我將那個惡人繩之以法嗎?”

    我猶豫着說道:“都過去那麼多年了,或許當年的惡人已經死了。”

    不料我這話剛出口,就被女鬼打斷了,她興奮的說道:“沒有,那個惡人沒有死,那個惡人就是現在老闆的爸爸。你一定要幫我。”

    女鬼苦苦的哀求着,看着這樣的女鬼我心軟了。

    答應下來。

    其實有時候人比鬼還可怕,鬼有鬼的規矩,如此你是個好人鬼是不會找你的。

    正像一句老話說得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於是我讓女鬼留在我房間裏,下樓打聽老闆的爸爸去。

    住了這麼多天,我跟老闆已經很熟悉了,平時上下都會打招呼。

    看着愁眉不展的老闆,我試探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你家裏出事了。”

    老闆一聽這話,驚訝的看着我。

    我笑了下:“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懂一些法術,而且你額頭上都是黑的,說明你最近運氣不好,或者是家裏不順。”

    老闆一聽我這麼說頓時來了精神拉着我的手說道:“大妹子,你可真神了,哎,我正爲這事發愁了,我爸都七十了,身體一直很硬朗,可是這幾天嘴裏一直唸叨一個女子的名字,很是奇怪,而且他的精神很不好。”

    看來那女鬼說得是真的,或許是老人老人,這麼多年都揹負着心靈的壓力,現在感覺自己時日不多了,想要懺悔。

    “那不如我

    去你家看看你爸。”我趕緊表現出關心的樣子。

    老闆一聽這話,立刻滿臉堆笑:“那太好了,你現在就隨我回家看看我爸,你要是真能解開他老人家的心結,你這房租我給你免費,你想住多久就多久。”

    我故意笑着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哈,別到時候,嫌我白住不給錢。”

    老闆笑了笑沒在說什麼。

    我跟着老闆上了車,不到十分鐘我就到了一處別墅。

    別墅很古老的樣子,看樣子這就是老闆爸爸的住處。

    我跟在老闆的身後一路到了院子裏。

    院子裏的桃樹下一個老人靠在椅背上,兩眼無神的盯着桃樹,嘴裏聽不清在說些什麼。

    走進了才聽見老人是在叫一個人的名字,晚晴。

    原來那個女鬼是叫晚晴。

    老闆領我到老人身邊,自己轉身就離開了。

    沒有老闆在旁邊,我也沒有顧忌。

    看着老人灰暗的眼神,我試探着問道:“老人家,你認識晚晴?"

    我的這聲呼喊,好像刺激到了老人,他轉過頭,激動得看着我說道:“你怎麼知道晚晴的。”

    於是我告訴他我是一個陰陽師,能看見鬼,而晚晴告訴我的那些話,我一字不露的說了出來。

    看得出來老人很痛苦,更多的是激動。

    等我說完之後,老人已經淚流滿面,拉着我的手說道:“姑娘,你帶我去贖罪吧。是我害了她!”

    對於老人的請求,我沒有拒絕,攙扶着他站了起來。

    他的眼神不在灰暗,而是有了些精神。

    看我攙扶着老人,老闆很驚訝的問道:“爸你要去哪?”

    老人或許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還是我說回旅店。

    於是我們坐上老闆的車,來到了旅店。

    我將老人扶到我房間,然後關上門,將老闆隔在門外。

    既然這是老人跟女鬼的恩怨,自然不應該扯上他的後代。

    我是怕女鬼遷怒於老闆,畢竟鬼跟人是不一樣的。

    女鬼在看見老人的那一刻,眼裏的憤怒讓她順速飄到老人跟前,哈哈大笑:“你也有今天,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還有當年的威風。”

    我知道老人看不見女鬼於是說道:“老伯你有什麼話儘管說,晚晴就在房間裏。”

    哪想我這話剛說完,老人就痛哭起來:“晚晴,我對不起你,只求你放過我的家人,我做的孽我來還。”

    老人說完這話,就一頭撞向了堅硬的牆面。

    我跟女鬼都沒有想到,老人會突然這麼做。

    等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老人已經倒在地上鮮血直流。

    我趕緊將門打開,老闆一下子就衝了進來,看見倒在血泊之中的老人,他憤怒的抓住我的衣領,想要揍我。

    我閉上了眼睛,如果不是我老人就不會死。

    女鬼看着憤怒的老闆,在看了一眼已經沒有氣息的老人,對我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

    “放開我孃親。”突然一個幼稚的小孩的聲音讓我驚醒過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