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四十二章 姑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四十二章 姑姑字體大小: A+
     

    我跟張大膽都聽見了那女子的哭泣對視一眼,看來大姐說得都是實話。

    可是奇怪的是,其他人好像沒有聽見一樣,還是一樣的田裏老做。

    大姐看出我們心裏的疑惑笑着說道:“你們也不用覺得奇怪,村裏對這女子的哭泣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對了你們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還是明天再來吧!”

    告別了大姐,我心裏很不是滋味。

    那女子哭泣的聲音,我是真的很熟悉,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張大膽看我的樣子,用手懟了懟我的胳膊問道:“想什麼呢?不會是害怕了吧!”

    我搖了搖頭告訴他那哭泣的女子聲音我很熟悉。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張大膽居然說要去找那個女鬼。

    拜託,那可是女鬼,現在三更半夜的嚇都嚇死。

    他是道士,當然不怕了,可我是個普通人,我怕得要死

    可是張大膽可不管這些,拉着我就進入了樹林。

    劉家村,四面環山,只有一條通往鎮上的小路。

    這山平時村民都是白天上去,晚上都是不會去的,而且這山上還有兇猛的野獸。

    還沒走幾步路,我就感覺腿肚子打顫,要不是張大膽拉着我,我肯定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

    我的心裏像有一隻巨鼓似的咚咚直跳。

    張大膽白了我一眼,無奈的將雜草和乾枯的樹枝紮了一個火把,有了火把照亮我心裏踏實了些。

    望着張大膽那清秀的側臉,我不禁想到,要是他不是一個道士,此刻應該是在課堂上上課吧。

    而且就他這長相,肯定是已經交到女朋友了。

    想到這裏我就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沒想到那傢伙回頭瞪了我一眼。

    問問都不行,也太小氣了。

    我沒有發現的是,他瞪完我之後,臉都紅了。

    陰森森的感覺,讓我汗毛也豎了起來,我非常驚慌,樹木的陰影像是變了形的鬼手,隨風而動,直向我抓來。

    “啊!”我驚恐的大叫一聲,雙手死死抱住張大膽的腰身,臉貼在他的後背上,我能感覺到他身體都僵硬了。

    “喂喂喂!京靈,你鬼叫什麼?”張大膽朝着我怒吼一聲,然後將我抱着他腰身的手扒開。

    我這纔將頭擡了起來,緊張的四周看了看,沒有鬼手,我不死心的揉了揉眼睛,再看,還是沒有發現鬼手。

    這下終於放心下來,還是緊張的問道:“你說這山上真的有鬼嗎?”

    或許是看見我慌張的表情,張大膽頭一次溫和的說道:“放心吧,就算是有鬼,本大爺也會收了他的。”

    聽着他自信滿滿的話,我終於安心了一點。

    雖然張大膽很臭屁也很愛錢,不過要說捉鬼那還是有些本事的。

    一路上跟在張大膽的身後,感覺那女鬼的哭泣聲越來越近了。

    雖然心裏還是很害怕,可是看了看堅定朝前走的張大膽,並壓下了心裏的害怕。

    山路很崎嶇,我的腳都被磨破了皮,衣服也被樹枝劃破了。

    女鬼的聲音好像就在這附近。

    張大膽拿出羅盤,羅盤的指針直直的指向

    前面。

    我想應該那女鬼就在前面吧。

    羅盤被張大膽收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朝前走,還回過頭對我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就算他不提醒,這個時候我也不會發出聲音的。

    前面有一個小坡,當我們越過小山坡的時候卻傻眼了。

    在山坡上有着一座沒有石碑的墳,周圍長滿了雜草,看樣子這墳是有些年頭。

    當我看見坐在那墳上哭泣女子的臉時,我驚呆了。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死去多年的姑姑。

    姑姑怎麼會在這裏,她不是早就應該去投胎了嗎?

    她的臉上滿是傷痕,一聲一聲的哭泣,讓我的心都亂了。

    “姑姑。”我小聲的叫喚了一聲。

    那坐在墳頭的姑姑身子都顫抖起來,止住了哭聲:“京靈,你終於來了,我終於等到你了!”

    姑姑的話聽得我一頭霧水,怎麼回事,姑姑是在等我,才每天夜裏都在這裏哭泣的。

    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驚呆了。

    張大膽一直在旁邊看着,在我喊出姑姑的時候他就沒有了動作。

    我知道我要是不喊,張大膽肯定會拿出葫蘆將姑姑收起來。

    看見我疑惑的表情,姑姑笑了,笑得那麼好看。

    她讓我過去,我雖然害怕,但是想到小時候姑姑每次放學都給我帶很多好吃的,想到姑姑給我買玩具,那些害怕突然就消失了。

    張大膽好像知道姑姑有話要跟我說,並沒有跟上來。

    姑姑確實是一個美女,就算是現在我也不得不承認,她要是沒有被害該有多好。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一個嚴肅的問題,只要姑姑說出是誰害她的,我就知道譚飛和晨沐誰在說謊。

    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姑姑還沒有開口我就急切的問道:“姑姑,你記得是誰害死你的嗎?”

    姑姑詫異的看着我,溫和的說道:“京靈你都長這麼大了,都變成大姑娘了。其實姑姑也不知道是誰害我,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小心你爸爸。”

    我愣住了,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姑姑居然不知道是誰害的他。

    難道說在她遇害的時候已經知道我爸爸已經不是我爸爸了?

    我將爸爸和媽媽的事情告訴了姑姑,姑姑聽到那個惡鬼已經被張大膽收了,這才鬆了口氣。

    然後她遞給我一把鑰匙,並且叮囑道:“京靈,你記住這鑰匙一定不要讓任何鬼怪看見,不然你麻煩會不斷的。”

    而且還讓張大膽好好照顧我,張大膽只是點了點頭,目光落在那把鑰匙上。

    我將那把鑰匙收好掛在脖子上,剛要問這鑰匙有什麼用的時候,姑姑卻飛走了。

    “姑姑,你還沒告訴我這鑰匙有什麼用呢?”我大聲的喊着,然而姑姑的身影卻越飄越遠。

    望着姑姑離去的身影,我不禁流淚。

    張大膽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你姑姑已經去投胎了,這麼多年她沒有變成厲鬼而是一直在等你,看來這把鑰匙很重要,你要好好保管。”

    我們下山的時候非常的順利,只是我們剛到山腳下,就看到一堆人都圍了過來。

    我心裏緊張起來,這些村民不會是來趕我們離開的吧。

    “感謝大師,幫我們將女鬼收服。”

    “大師,你是我們的恩人啊!”

    “大師走,去我家住吧。”

    “……”

    一時之間,村名拉着張大膽將他圍了起來,都將他當成了英雄。

    跟我們之前來的態度差了十萬八千里,那叫一個熱情。

    其實我很想說那女鬼是自己走的,可是又怕張大膽說出那女鬼是我姑姑,要是那羣村名知道每天夜裏哭泣的女鬼是我姑姑,我可以想象我會受到什麼樣的對待。

    也只能由着張大膽在那邊吹牛。

    好在張大膽吹牛歸吹牛,也沒忘了我,居然說我是他徒弟,我這個氣憤。

    只可惜沒有會注意我,而且那些人誇他就算了,還讓我多跟他學習。

    瞧着張大膽那臭屁的樣子,我心裏別提有多憋屈了。

    我們被安排在那位大姐的家裏住了下來。

    當天晚上就有好多村民從家裏拿出他們的特產送給我們,都被張大膽給推了。

    在知道我們要在村裏住一段時間之後,他們都很高興的走了。

    這下子,譚飛的父母應該不會反感我們了。

    我們想的是很好,可事實又甩了我們一個耳光。

    第二天我們吃過大姐做的早飯,又踏上了去譚飛家的路。

    本來,大姐還留我們拉家常的,不過看我們着急就喊着晚上再聊。

    這大姐也真能聊,要不是我拉着張大膽,她能一直聊到天黑。

    來到譚飛家的時候,門上是把大鎖。

    看樣子他父母是出去了,我們很失望的準備在村裏轉轉,卻被旁邊的一個阿婆叫住了。

    阿婆告訴我們,今天是譚飛的忌日,他父母都去給譚飛上墳去了。

    再問清楚譚飛的墳墓之後,我們大吃一驚。

    看我們吃驚的樣子,阿婆告訴我們譚飛那年死的很蹊蹺,老一輩的人都不讓立碑,而且不準葬在自家的祖墳地裏。

    譚飛的父母沒有辦法只能將譚飛葬在了山上,這麼多年過去了譚飛父母還是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以至於他們對村裏的人都很冷漠。

    那也難怪他們對外來的我跟張大膽冷漠了。

    看來想要找到譚飛的死因沒有那麼簡單,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的事情。

    無奈之下,我掏出手機給簡瑤打了個電話,讓她繼續幫我請一個星期的假期。

    由於昨天晚上已經上過山,現在心裏也沒有那麼害怕,再加上姑姑也投胎了,一切事情都在像好的方向發展。

    走在山路上,張大膽都在講他以前捉鬼的風光事蹟,在我看來都是吹牛而已。

    走在綠油油的山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氣,遠離了城市的喧囂,讓人感覺很是清爽。

    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一聲聲不和諧的聲音。

    那聲音像是在哀嚎,又像是在哭泣,很是詭異。

    張大膽示意我小心的跟在身後,我的心也開始緊張起來。

    突然我感覺背後有人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嚇得身體都僵硬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