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四十一章 調查譚飛(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四十一章 調查譚飛(2)字體大小: A+
     

    我不明白他爲什麼會這樣,總之他這樣說一定有他的道理。

    晨沐讓我跟着張大膽,而且這張大膽似乎能保護我,要不是晨沐說了那番話,我想我是不會跟張大膽來劉家村的。

    我疑惑的問道:“驢打滾什麼意思?”

    張大膽的臉色都變了,一臉的凝重:“動物是非常有靈性的,人有時候不能看見鬼,但是動物的眼睛卻能看見,他們不能說話,只能通過一些肢體語言來傳達。”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這個村子裏陰氣這麼重,咱們小心點。”張大膽說這話的時候,塞給我幾張符。

    我沒骨氣的問道:“那我們還進不進去?”

    張大膽白了我一眼,眼珠子轉了一圈,看見一個大媽坐在自己門前的大樹下,他走了過去,遞給大媽一個蘋果,笑嘻嘻的問道:“大姐,您忙着呢?我打聽着個人!”

    還算他會問人,農村老大媽那消息是最靈通的,誰家雞被偷了,誰家生娃娃了,問這些大媽一準知道。

    大媽接過蘋果,臉上的笑都能堆成山了,張大膽繼續問道:“你們村是不是有個叫譚飛的?”

    “有啊,那是彈大爺家的兒子,你找他?”

    張大膽就說找譚飛有點事,我眼睜睜的大媽的臉色都變綠了,而且將那個蘋果又塞到了張大膽的手裏。

    我一看,這不對勁啊!

    張大膽也不氣壘,從袋子裏又拿出一個蘋果,將兩個蘋果都塞到大媽的手裏,也不說話,就那麼直勾勾的看着大媽。

    大媽看了看手裏的蘋果嘆了口氣,這才說道:“譚飛都死了好幾年了,你確定找他?”

    我心裏一哆嗦,特麼的譚飛是真死了,那學校那個又是誰?

    一時間,我的腦袋都不夠用了。

    我想着張大膽還沒有見過譚飛,這就拉着我到這村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兒,我嚇壞了,忐忑不安地問道:“大姐,那您知道譚飛家在哪嗎?”

    “哎喲,大閨女,你可別去,自從譚飛死了之後,他父母就變得神經兮兮的,而且他們家吃飯永遠都是三副碗筷。”大姐一提起這個身體都哆嗦了一下。

    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大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從袋子裏又拿出一個蘋果遞給大媽。

    張大膽拉着我就走。

    一路上他也不說話,遞給我一個蘋果,我也沒客氣的就吃了起來,要知道我還是昨天吃的晚飯,現在都快中午了,肚子早就餓了。

    張大膽拉着我不是往村子裏走,而是往村子外面走,我感到十分困惑,他這是唱哪出呢?

    突然村口的土地上突然圍上來一羣老鼠,圍着的那座新墳,後腿站立,前肢趴在地上,臉貼在地上。

    這樣子看起來怎麼那麼奇怪。

    張大膽突然驚恐的叫到:“鼠燒香!”

    “什麼是鼠燒香?”我忍不住問道。

    張大膽還沒有回話,就看見那一隻只老鼠的鬍鬚一根根的向上翹了起來。

    我的媽呀!

    長這麼大我頭一次見到這麼詭異的場景。

    這老鼠都在給新墳的人燒香,這

    人什麼來頭?

    張大膽搖搖頭,很是嚴肅的說道:“我們想要進村,就要先搞清楚,這新墳的主人是誰?否則就算了進去了恐怕也很難出來!”

    對於張大膽的決定,我是不同意也得同意,對於這些我可是什麼都不懂,爲了安全起見,當然是聽他的。

    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死在這裏,我還得找我媽媽。

    怪不得這村子白天都沒有人出入的,大都在自己家門口或者是房間裏。

    唯一出來的人就是剛纔出殯的人,看來這個村子很邪門。

    我們來到譚飛家門口的時候,他家的門是打開的,而且桌子上正放着三副碗筷。

    兩位老人正說說笑笑的對着他們對面空着的碗夾菜過去,看到這裏我突然眼睛都溼潤了。

    或許對老人來說,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所以就算是兒子已經不在了,他們依然會那樣做。

    張大膽咳嗽了一下,拉着我走進了譚飛的家,他恭敬的對着二老說道:“叔叔阿姨,你們好,我們兩是譚飛的朋友,想要看看他。”

    剛纔還一臉笑意的二老,聽見張大膽的話,立刻拉下了臉,那滿是皺紋的臉上白的嚇人,要不是現在是中午,我一定會認爲他們已經不是人了。

    只聽見那阿姨轉過頭臉色怒道:“你們兩個小娃娃也來打譚飛的主意?門都沒有。”

    我們還沒進屋了,就被譚飛的父母給紅了出來,而且那些蘋果罐頭也都被老人扔了出來。

    要不是我兩跑得快,那些蘋果都能砸到我們身上。

    我們又來到剛纔那位大媽的院子,大媽已經不在院子裏了,想着這都中午了,肯定是去做飯去了。

    我的肚子反正已經是餓了,我也不想走了,一屁股坐在剛纔大媽坐得椅子上。

    張大膽一臉的疑惑:“你說譚飛是不是有什麼祕密?”

    我翻了翻白眼,不想說話,他這可是問錯人了。

    不過也確實很奇怪,我們只是說來看看譚飛,誰知道他父母會發火,這一點都不正常。

    一般有人來看的話,都是很熱情的招呼,他們家真是太反常了。

    不得已我們回到了鎮上,找好房間,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頓飯,我就躺在牀上睡着了。

    晚上的時候張大膽叫醒了我,匆忙的趕往劉家村。

    天知道,我是多麼不情願,可是搞不清楚譚飛的死因,我也不發得知我母親的下落。

    硬着頭皮朝前走,我忽然感覺一陣陰風吹來,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張大膽回頭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讓我拉着他的衣服走。

    說實話,我拉着張大膽的衣服走這纔有了點安全感,我就問張大膽誰給他取的名字,那麼難聽?

    張大膽很不客氣的兇了我一頓,這才告訴我,他的名字是他師傅起的,而且他師傅撿到他的時候他當時還在襁褓當中,而且是在墳地裏被他師傅撿回去的。

    說話的功夫我們就到了劉家村,可是到了我們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了。

    這一個個大爺大媽都在田裏幹什麼呢?大晚上的來種菜?

    而且詭異的是他

    們雖然在勞動,臉上卻什麼表情都沒有,更爲吃驚的是,他們幹活一句話都不說。

    簡直就是太奇怪了。

    我終於忍不住問道:“農村人有晚上幹活的習慣嗎?”

    張大膽的臉色也是變了,別說是他沒聽說過了,就是我也沒有聽說什麼時候農村是晚上幹活的。

    看了一眼,我找到了白天的那個大媽,踏着步子朝着那大媽的身邊走去,大媽在彎腰摘什麼?

    當她看見什麼的時候,臉上閃過錯愕的表情。

    人情招呼我們過去,從籃子裏遞給我跟張大膽一人一根黃瓜打趣道:“怎麼樣?白天被譚飛他們家趕出來了吧,我可是告訴你,這些年來找譚飛的可不下好幾百人,前前後後都讓譚飛的父母給轟出來了。你們這也不丟臉。”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情?

    我跟張大膽面面相覷,顯然沒有想到事情比我們想的還要複雜的多。

    張大膽趕忙問道:“大姐,您行行好告訴我們這是怎麼回事啊!”

    那大媽一聽,我們左一句大姐又一句大姐,叫得她心裏甜滋滋的,這才說道:“我跟你們說這話,你們可不能給別人說,聽說譚飛是因爲找到寶貝才被人殺死的。這些來的人都是爲了那寶貝,你們難道不是爲了那寶貝纔來找譚飛的?”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譚飛的死看來有蹊蹺啊!

    我們連連搖頭,可不能讓這大姐誤會了。

    那大姐見我們搖頭,眼裏的失望是那麼明顯。

    看來打那寶貝的不止是來找譚飛的那些人,就連村子裏的人恐怕都在打那寶貝的主意。

    只是那麼一個寶貝誰知道在哪呢?

    再說了,誰知道那個寶貝是真是假就這麼惦記?

    我是不明白那些人怎麼想的,反正我是不相信有這麼個寶貝,再說了好奇可是會死人的。

    還別說,這大姐種的黃瓜還是挺好吃的,又脆又甜,可比城裏賣的好吃多了。

    看着我吃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大姐笑道:“怎麼樣,大姐這黃瓜好吃吧!”

    我點了點頭,將大姐誇了一遍,那大姐笑得嘴都合不攏,我趁熱打鐵問了她怎麼村裏人都晚上出來幹活。

    大姐起初不願意說,不過在我的軟磨硬泡之後,還是給打聽出來了。

    不是他們喜歡晚上幹活,而是這村子一到晚上就傳來一個女鬼哭泣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家家戶戶都能聽得見,最最重要的是,這聲音一哭就是一晚上。這讓人可怎麼睡,沒有辦法他們只得想出晚上幹活,白天睡覺的習慣。

    我看了看手機這馬上就到九點了,這也沒聽見女鬼哭泣啊!

    那大姐看我們臉色,知道我們肯定不要相信她,這才告訴我們真相,那女鬼都是晚上十二點開始哭到第二天的早上六點。

    原來是這樣,本來是打算晚上去譚飛家的,看來這又要泡湯了。

    我們一直跟大姐聊天,也知道了村子裏很多事情。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女子的哭泣聲,那哭聲要多悽慘就有多悽慘,我終於明白這個村子的人爲什麼會晚上幹活了。

    只是那聲音怎麼聽那麼耳熟?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