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章 美人如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冥夫半夜來我家 - 正文_第一章 美人如畫字體大小: A+
     

    我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昨天參加了我那該死前男友的喪禮後,他生前的一幕幕開始浮現在了我的眼前,哎!要說我的該死的前男友,那真要說十天十夜,先從我們分手那天開八!開八之前我想說一句,這貨是劈腿,我對這段感情不負有任何責任。

    我的名字叫京靈,是土生土長的帝都人,我記得當時我和他處了有兩年了,這感情不溫不火,平平淡淡,可就在兩年前的一天,我那長像老實,性格木訥的男朋友被我的一個朋友翹了牆角。

    我記得那一天晚上天氣很好,,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着,忽然我看到了一幅畫。

    一個白衣飄飄的美人臥在老虎旁,美人的身旁是一棵認不出的樹,上面開着血紅的花,畫面上有點點花瓣落下,劃過美人的臉龐,他伸着手,十指芊芊,像是要接那花瓣。就這麼一幅畫,沒有什麼詩句題字,我一時間看呆了,學美術的我沒什麼特別愛好,就是看到意境精美的畫就忍不住買下來。

    賣畫的老頭留着雪白的長鬍子,一看就是有人生閱歷的江湖騙子。

    賣畫的老頭說這是一幅山魈畫,上面畫的是個山魈,山魈的報復心很強,戾氣很重,如果我想買的話,一定要再買一個從佛寺裏開過光的項鍊。我看了看那副畫,咬了咬牙,決心要買下來。

    最後,在我的討價還價下,項鍊和畫在一千塊錢的價格下到了我的手中。而且,那條說的很靈驗,能保幸福,求平安的項鍊要了我兩百塊錢。

    老頭在我走時一臉肉疼,對我說:“丫頭啊,你可一定要帶好項鍊啊,這是靈隱寺主持開的光啊!”我聽見靈隱寺心裏嗤笑一生,覺得這老頭一定是活佛濟公看多了。我敷衍的點點頭,將項鍊帶到頸上。

    轉身就看到了我的男朋友,他難得的打扮了自己,站在我的對面,可惜,挽着他手臂的不是我,是我那來自日本的好友束子。

    我一把將手中還是滾燙的咖啡潑到他的頭上,轉身就走。身後傳來男友的聲音:“京靈我們分手吧,我和束子是真心相愛的!”

    看到這一幕後,我的心在滴血,我依稀記得我的雙手甚至都在顫抖,我全身上下的血液在這一刻都彷彿凝固住了,我衝上前去看着眼前的好姐妹束子直接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啪!耳光響亮,但我卻完全聽不見,因此此時我已經被憤怒和絕望充斥在了大腦當中,完全聽不到外面在說些什麼,我只記得接下來又對着我那人渣男朋友打了一記耳光。

    啪!同樣的聲音,同樣的表情,看到這一對狗男女我驀然覺得那句“婊子配狗天長地久”這話真的適用於他們,他們也許真的就是郎才女貌。

    “前男友再見!”我冷冷的看着眼前我愛了兩年的男人說道。

    轉過身去,我的眼淚可是忍不住滑落,我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摧毀了我所有關於愛情的幻想,我真的好想好想大哭一場,但在這裏我不能哭,我不能讓人們尤其是讓那對狗男女看到我的軟弱。

    回到家後我的心情稍稍了好了些,我將那幅山魈猛虎畫掛到了我牀的旁邊。之後就一頭撲進了牀上。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半夜時我起牀喝水,總是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着我,可回頭看時有沒有了。我端着一杯水坐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覺,只好去想我一直不願回想的男朋友,哦,現在因該是前男友了。一直在拿真愛說問題,他和束子是真愛,那我和他兩年的愛情算是什麼?

    明明不想去哭,眼淚卻一滴一滴的掉落,砸在我的手背上,我擡手要抹去眼淚,心裏的委屈卻像決堤一般轟然倒塌。我想起了逛街時白鬍子老頭說的話,一把扯下頸上的項鍊,扔到地上,都是這個破項鍊,要不是這個項鍊說不定我就不會看到那對狗男女了,說什麼寶幸福啊,明明是破壞幸福。

    我越想越生氣,我爬下牀,對着牀邊的畫罵到:“都怪你這幅破畫,要不是你,我就不用分手了,那是我兩年的男朋友啊,嗚嗯~,就是因爲你,我兩年的青春都喂狗了。嗚嗚嗚~”

    我彷彿看到了畫上的美男子皺了皺眉,美人蛾眉輕蹙,讓人心生憐惜,這是我可沒有一點心思去欣賞,被分手的委屈讓我被衝昏了頭腦。

    我又接着罵到:“你他媽有本事出 來啊,你在裏面算什麼本事,你賠我一個男朋友,我丟了男朋友我難受其,你這個罪魁禍首有什麼好皺眉的,嗚嗯~”我罵的累了,就站着哭,其實那個時候我已經好多了,只是止不住淚珠的站在畫前哭。

    黑暗中一個聲音響起“嘖,哭的真醜,無理取鬧的女人。”

    我的心怦怦直跳,我覺得我一定是哭多了,出現幻聽了。我向後退去,迅速的鑽進被子裏,用被子將全身裹緊,我聽見了自己“砰砰”的心跳聲,我緊閉着眼睛,想要快速入睡。

    突然,一隻手拉住了我的被角。那個可惡的聲音依舊傳來:“怎麼罵完我就不敢說話了嗎?剛剛你不是罵的很起勁嗎?”

    那隻手又退了回去,我感覺他就是在欣賞我被他嚇到以後報復的快感。我們兩個再僵持誰也不先說話。我能感受到那個人就站在我的牀邊,它的目光審視着我,思考着,如何下口。,

    我終是無法忍受這戲耍般的恐懼,我猛的掀開被子卻沒有一人。

    就在我慶興的認爲是幻覺時,

    牀邊的畫發出點點微光,畫上的美男子就消失不見了,留下的是那個現在我牀邊微微勾着脣,睜着好似無辜的水眸的男人。

    我都能聽見我的牙齒髮顫的聲音:“你你……,你是……,你是山魈。”

    那個人,不,是那隻山魈,他笑着,卻說出無比惡劣的話語:“怎麼,剛罵完我就不認識我了麼?不是你讓我有本事出來的嗎,我這不是出來了嗎,呵。”

    雪白的漢服鬆垮的披在他的身上,衣服間無意露出的鎖骨潔白如玉。

    面若冠玉,脣紅齒白。

    一襲長髮從頭頂蔓延到腳邊,如綢緞般在月光下泛着幽幽藍光。

    那人不管我的目光,如玉的手指把玩着我扔到牀邊的項鍊。

    自顧自的說到:“你既然把我買回來了,怎麼我也要給你個標示,讓人知道你是我的東西啊。”說這他又笑了起來。

    我的心裏無故的感受到他笑容裏的惡意。我的耳邊響起了老頭的話。

    “山魈報復心強,記仇你買回去可別當着他的面說他的壞話啊。”

    當時自己還不以爲意,現在報復就來了。

    我看向他,想着他會怕些什麼。

    他察覺到了我的目光,勾脣惡劣的一笑。他的手指輕觸項鍊,一陣微光過後,項鍊就大變了模樣。

    一朵妖豔血紅的花含苞待放,俏生生立在原本的珠子上。這朵花和畫上的花幾乎一般。

    他說:“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

    我搖搖頭,不知道他在耍什麼花樣。

    他紅脣親啓,說:“這是彼岸花啊。”

    他的手指輕巧的打了個響,我的頸上就多了一條涼涼的項鍊,彷彿還帶着他冰冷的體溫。

    他走向前來,我在牀上愈加後退,一點點的挪動,企圖逃脫他的掌控。

    他帶着冰冷體溫的身體壓下來。

    他輕輕的一笑,我驚恐的發現他白若編貝的牙齒兩邊長着鋒利的獠牙。

    我用手用力的推拒他,他沉重身體卻紋絲不動。他長着獠牙的脣卻離我越來越近,直到他的脣觸到了我的脖子。

    他溼潤冰冷脣輕輕的移動着,像是情人的愛撫,一下一下的輕啄着我的皮膚。直到我感受到一個鋒利的尖端戳到我的肩膀。

    我終於忍不住這在黑暗中的恐懼,低聲的哭了起來。

    他不爲所動,鋒利的尖端刺進我的皮膚,血液涌出,他的舌不斷的吸吮着。

    我在哭泣。

    朦朧中聽到他那美好的聲音

    “女人,記住,我叫晨沐。”

    晨沐是麼,我記住你了!

    (本章完)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