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49章 遇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49章 遇襲字體大小: A+
     

    陰沉沉的雲厚厚積壓,天空沒有前幾日的清澈明朗了。

    看樣子一場轟轟烈烈的大雪將至!

    顧泱泱託着腮,對着陰霾的天空哈了一口冷氣,嫋嫋的白霧升起後,不停留半響,煙消雲散不知蹤影。

    今日就是太子出行之日了,原本所有的朝中官員都要前去送送這位太子。可是論到情,顧泱泱和太子並沒有多大的交情,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厭惡。論到禮,顧泱泱覺得表面形式過於虛僞。那日在寧珏府中已經祝他一帆風順了,就不必要再假惺惺的去參加什麼歡送儀式了。

    於是顧泱泱稱病告假,還不如在家中守着火爐子好生的發呆呢!

    不過這種安逸沒有享受多久,白策匆匆忙忙的跑到顧泱泱的房子。

    “你急什麼啊?把太子送走了?”顧泱泱慢條斯理的說道。

    “太子……太子……突然患病,臥病不起,不能去賑災了!”白策急促說道。

    顧泱泱一驚,一雙杏眼大如銅鈴的瞧着他,忙問:“什麼?太子臥病在牀?那誰去賑災啊?”

    “是三皇子去賑災!”

    白策的這個答案,其實在顧泱泱的心中已經知道了。可是當白策再說出來的時候,顧泱泱還是不免的驚慌。

    她從牀上跳起,到了白策的面前,不由分說的跳到他的背上道:“快,快帶我去瞧瞧!”

    顧泱泱心中總是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彷彿這次若不去見他,會和他錯過一生之久。

    可是當顧泱泱到了城門口時,賑災的隊伍已經遠行。

    顧泱泱焦急的瞧着漸行漸遠的隊伍,當她眼眸瞧見高高的城樓時,顧泱泱忽然想到了辦法。

    她匆匆忙忙的跑到城樓上。

    想當年,晉國建造這個城樓時,爲了抵擋四圍來犯,所以將城樓不僅蓋得高,甚至還蔓延開來,將四圍保住。

    顧泱泱順着城樓,向着寧珏離開的方向追趕而去。

    遠遠的,顧泱泱瞧見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在前面領着。那背影,就算是化作泡沫顧泱泱都能識得,那便是寧珏的背影。

    顧泱泱一言不發的瞧着寧珏的背影,不知是因爲城樓頗高,寒氣更甚,還是因爲心中的擔憂,顧泱泱的手在寒風烈烈之中顫抖的厲害。

    就好像寧珏察覺到了顧泱泱的存在一般,行在最前面的寧珏,勒馬轉身。在瞧見城樓上那小小的人影后,寧珏冰冷的臉上綻放出淺淡的歡喜笑容。紅脣皓齒微微一動,簡單的兩個字被顧泱泱捕捉的清晰。

    那分明就是“等我”二字。

    頓時,顧泱泱的眼眶通紅,一顆顆炙熱的淚水,順着眼角緩緩的落下,滴落在城樓底下時,綻放晶瑩的花朵。

    遠方的寧珏轉身,勒緊了嚼環,手中的馬鞭輕輕一揮,馬兒聽話的慢悠悠的跑了起來。

    “哥哥,太子真的沒有關係嗎?”身旁的常雨澤擔憂問道。

    “沒有事情的,我已經跟孟婆說了,待到我們一走,便給太子解毒。也不過是修養幾日罷了,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寧珏一臉堅定的回答着。

    有他這話,常雨澤便放了心了!他順着眼角偷偷瞧着寧珏。在常雨

    澤的印象中,寧珏是絕對不會主動請纓,敢這種出頭露面的事情。也絕對會在太子搶奪後,歡喜的請各位兄弟們喝酒。可是現在他居然用下毒這種法子硬生生的從太子手中將這次機會搶去。

    一瞬間,常雨澤有些不認識寧珏了!

    “不過,真的不用找人和嫂嫂說聲?”常雨澤並沒有瞧見城樓上的顧泱泱。

    “不用了!她來過!”寧珏臉上淺淡的笑容很是心滿意足的浮現。

    “來過?”常雨澤這次回頭去查看,可此時的城樓上卻是空無一人了。

    “哥哥大婚將至,你還前來賑災。婚期前能趕回來嗎?我還想瞧哥哥穿喜服的模樣呢!”常雨澤小的像機了一個孩子。

    寧珏冷着臉,冷着聲,全身都是冷冰冰的:“若是想瞧見你哥哥我穿喜服,就加緊趕路吧!”說完,寧珏猛揮手中的馬鞭,大馬長嘯一聲,風馳電掣的向着遠方行去。

    “哥哥,你等等我!”常雨澤不甘落後的也緊跟了上去。

    後面的人瞧見三皇子和常將軍都火急火燎的向前趕路,於是緊跟着他倆向前衝去。

    就這樣緊趕慢趕了好幾日,越是靠近邊境處越是寒風刺骨,雪花交加。甚至幾次,一隊人險埋在了白雪覆蓋之中,之後只能繞路行遠路,才能夠得以活命。

    不過難得會瞧見今日這般的暖陽高照,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寧珏長布裹着臉頰,眼睫毛卻被鼻子呼出來的氣息蒙上了一層白霜。

    茫茫白雪中,認路是一件很是艱難的事情,寧珏立定身下的大馬,一面查看這地圖,一面尋找着合理的正確方向。他轉身想跟一衆人說邊境村莊就在不遠處,卻瞧見他們一個個的全是有氣無力,疲憊不堪。

    寧珏也知道他們累了,長嘆一聲後,朗聲道:“各位兄弟們,邊境村莊就在前面的不遠處,咱們現在這裏扎棚子稍做休息再繼續趕路。”

    一衆人聽聞後,歡喜雀躍,三下五除二的將棚子搭建好,然後點燃篝火,一面取着暖,一面將自己帶來的吃食稍稍烤些充飢。

    全世界銀裝素裹的同時,聲音也被覆蓋了。周圍安靜的出奇,甚至身在其中的一衆人,也都自覺地安靜着,都不願意打破這樣寧靜的潔白無瑕疵。

    但是忽然,從山的一側一聲尖細的哨聲打破了這樣的安靜遼闊。

    一衆人防範的提起手中的刀槍劍棒,齊刷刷地圍在了賑災糧食錢前,警惕地從那哨聲的方向往前。

    只見白茫茫的山頭,不一會兒出現了好多個黑點點。那每一個黑點點便是一個人,將這淨白的世界沾污的很是不舒服。

    寧珏瞧着那羣人,沒有驚訝的神色,倒像是他們的出現好像已經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常雨澤瞧見這一羣人,上前一步朗聲道:“諸位兄臺,我們皇上派來賑災的,還請各位行個方便。”

    那些人只是站在原地,也不說話也不動。就像是被凍住了一樣,只是寒風颳過時,衣襬隨風飄搖而起。

    這讓常雨澤很是納悶,他瞧了瞧寧珏,然後聲音比先前的更大:“諸位兄臺,我們皇上派來賑災的,還請各位行個方便!”

    他們還

    是無動於衷!

    “這是不是凍死了?怎麼沒有點反應?”常雨澤小聲對一旁的寧珏說道。

    寧珏淡然的瞧着他們,好像他也被凍住了一般,連個眼睫毛都不帶動一下的。

    頓時,整個雪地中,只剩下瑟瑟寒風在耳邊呼嘯。就連呼吸都被淹沒了。

    直到寧珏微微上前一步,聲音高亢震撼道:“諸位兄臺,在下是晉國的三皇子!還請諸位行個方便!”

    衆人一聽見寧珏的聲音,忽然來了反應。

    他們所有的人,同時提腳躍起,向着寧珏不偏不倚的飛奔而來。

    簌簌白雪,飛揚捲起,凜厲的殺氣撲面而來。一道道寒光四射的兵刃,將六瓣雪花斬碎的同時,向着賑災的糧食齊齊襲去。

    “不好,護住糧食!”常雨澤朗聲大叫後,抽出銀槍,迎敵而上。

    方纔還是一片死寂的雪地中,頓時殺聲震天,一道道寒光閃過時,濺灑出來一朵朵殷紅鮮亮的花枝。使得一地銀白血腥味大起。

    寧珏還未提劍上前,已經有兩個身材健碩的男子向着他提劍襲來。

    他們一左一右的,配合的天衣無縫,招式狠辣不說,詭異的讓人無從破解。

    寧珏瞧着他們兩人襲來,提劍抵擋,“錚”的一聲,震得寧珏虎口欲裂。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就算寧珏武功高強,卻在這兩人的齊心協力下,連連敗退。

    左邊一人忽的一劍向着寧珏的頭劈去,還好寧珏閃躲快當,不然真就是滅頂之災了。右邊一人瞧見寧珏躲過,他直劍向着寧珏的胸口刺去。

    寧珏向後一躍,翻身下馬。卻在落地時,被左邊的人,一腳踢中胸口。

    常雨澤瞧見一旁的寧珏受傷,揮動手中的長槍,直接將面前那人刺死。隨後奔去幫助寧珏。

    可他還未到寧珏的身邊時,突然從他身後多出幾個人,將他層層圍住,好像故意不讓他靠近寧珏的身邊。

    那兩人對寧珏更是痛下殺手,招招都是必死的招式。彷彿他們的目標不是那賑災的東西,而是寧珏的性命。

    常雨澤眼瞅着寧珏被那兩個人連連擊敗,而自己沒有辦法上前幫忙,急得他手中的銀槍殺氣凜凜。

    忽的,左邊一人長劍舞起,對着寧珏狠辣的劈去。

    寧珏眼疾手快的提劍擋住。

    頓時,火光四射,寧珏手中的長劍斷成了兩節。可是那人手上的殺氣不減,這一劍不偏不倚地砍在了寧珏的肩膀上。鮮血如決堤洶涌,濺到潔白的雪地時,瞬間融化了一片的素白。

    寧珏悶哼一聲,一張冷峻的臉上,瞬間煞白沒有了血色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在陽光下散發着晶瑩的珠色。寧珏黑亮的眸子裏,堅定不移緊射出冷若冰霜的寒氣。他咬着牙關擡腳將那人踹開……

    顧泱泱從睡夢中猛然驚醒,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微微顫抖的手輕輕捂住快要跳出腔子的心臟,輕拭着額頭滾滾落下的冷汗。

    那是一個可怕的夢,讓人膽戰心驚的噩夢……

    可是,自己到底夢見了什麼?顧泱泱竟然一時想不起來了!但是夢中的鮮血,卻真實的觸目驚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