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32章 人爲的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32章 人爲的誤會字體大小: A+
     

    她輕拍着呆呆發愣的沙鶴,輕聲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沙鶴恍惚回神,又“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向着顧泱泱“咚咚”的磕起了頭。

    顧泱泱瞧着沙鶴今夜真是越發的古怪,這不像是之前那傻兮兮的沙鶴。她連忙拉起沙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有什麼事情隱瞞着我?”

    沙鶴瞧了瞧手中的令牌道:“顧神捕可告訴主子這是什麼嗎?”

    顧泱泱搖搖頭:“這個到底是什麼?”

    “這個是燕國長公主的兵權!”沙鶴眼眸鄭重的盯着顧泱泱。

    顧泱泱突然好像聽不懂沙鶴的話了,她愣怔着許久,詢問道:“你剛纔說這個是什麼?”

    “顧神捕可告訴主子燕國長公主的事情了嗎?”沙鶴凝重的神色彷彿要掛了霜花。

    “怎麼?我爹也知道?”顧泱泱忽然覺得自己整個人被矇在鼓裏,怎麼這今日沙鶴所說的事情自己都聽不懂?

    “燕國被滅,長公主被擄到晉國,之後產下一女嬰。主子可知道這件事情?”

    顧泱泱緩緩點點頭:“這件事我是從邵清妙那裏得知的,她娘當初服侍過長公主。”

    沙鶴聽聞這件事神色並沒有多大的變化,淡然依舊,無比鄭重的瞧着顧泱泱。許久他緩緩開口說道:“當年燕國被滅之前,長公主悄悄召聚了朝中忠心之士,有一日兵權重見天日之日就是燕國復國之時。”

    顧泱泱倒吸一口冷氣,這兵權此時不就重見天日了,而且還是在自己的手中。她瞧了沙鶴好半天,緩緩問道:“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幫燕國復國?”

    沙鶴沒有回答顧泱泱的問題,他又重新開闢一個新的話題:“主子可知道長公主所產下的女嬰是誰嗎?”

    顧泱泱頓時有種不詳的預感:“該不會是我吧?”顧泱泱試探性的問道。其實她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畢竟這種事情小說電視上經常的發生。

    沙鶴沒有回答她,只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忽然,顧泱泱覺得一道璀璨的炫雷在自己腦前炸開,把自己劈的體無完膚。

    這穿越到了古代就夠扯淡了,現在又來了一個自己是遺失的公主?顧泱泱心中大喊老天爺,你這是造那樣啊?耍我嗎?

    “呵呵,我想這其中定是有些誤會!”顧泱泱笑的臉頰抽搐,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後躲避這沙鶴。

    “不,主子,沙鶴敢肯定……”沙鶴準備和顧泱泱好好的解釋一番。

    “等等,這些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顧泱泱打斷了他的話問道。

    沙鶴知道已經不能再繼續隱瞞了,他乾脆爽快的將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顧泱泱:“主子,沙鶴之前名叫沙一鳴,是燕國長公主的貼身侍衛。主子還記得之前沙鶴在屏州尋找肩上有胎記的女孩嗎?其實我就是在找燕國公主所生的小公主。皇

    天不負有心人,讓我找到了主子。你就是燕國長公主的小公主!”

    “之前我說去屏州,其實我是去找兵權。當我找到了兵權,便有很多的人開始追殺我。我怕我會有個不測,不能將兵權交給主子,於是我就將兵權交給了顧神捕。幸好我給了顧神捕,之後三皇子就將我綁到了他的府中,一直將我圈禁在他府中的地牢中。”

    “你說寧珏?他府中還有地牢?”

    顧泱泱忽然想起今日在寧珏府中聽見那個沉悶的聲音,原來不是自己的幻聽,是沙鶴所發出來的聲音。

    “你的意思是,寧珏都知道了這些事情了?”

    “那日三皇子就我綁到府中,詢問我關於燕國長公主的事情,我便全部告訴了他。包括當今的皇上。只是兵權沒有告訴他。”沙鶴認真說道。

    “皇上?皇上怎麼了?”顧泱泱不解問道。

    沙鶴低下頭,沉默不語,有意隱瞞的樣子。

    “你倒是說啊?你該不會想說這皇上纔是我的親爹吧?”顧泱泱順着他狗血的腦回路說道。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長公主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沙鶴緊張的解釋道。

    顧泱泱這才緩緩舒了一口長氣,還好,還好!自己若是真的是皇上的女兒,那寧珏不就是自己的同父異母的哥哥了?自己跟寧珏繼續好的話不就是亂……

    等等……

    “你是不是和寧珏說了什麼?”顧泱泱眼眸中突然多了一些冷意。

    沙鶴一驚,支吾了半天,最後訕訕一笑道:“我沒有明說,但是三皇子卻覺得你是皇上的女兒!”

    顧泱泱終於明白爲什麼寧珏要用失憶來躲避自己了。

    她就像是被沙鶴當頭一棒,腦袋空白了一片。胸口卻被一股子烈怒給燒得一陣陣的痛,甚至有些失去理性,只想抽出腰間的匕首給他刺幾個窟窿。

    “你知道不知道有句古話,寧拆十座橋不拆一樁婚?你這是什麼用意啊?你太過分了!”顧泱泱朝着沙鶴歇斯底里的吼道。

    她提步就要離開房間,卻被沙鶴給攔住了:“主子你要去哪裏?”

    “我要找寧珏,我要把這些事情給說清楚了!對了,你也要跟我一塊去解釋清楚!”顧泱泱反手扯住了沙鶴的手腕,便要急匆匆的出門。

    沙鶴五大三粗的,他一個千斤墜,穩穩的站在原地,任憑顧泱泱如何的拉扯,他還是紋絲不動。

    顧泱泱瞧着他一副死活不會去解釋的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她狠狠甩開沙鶴的手腕,厲聲道:“你不去,我自己去!”

    沙鶴一瞧她就要離開房間了,他扯着顧泱泱的手腕一拉,又是“撲通”一聲跪倒在顧泱泱面前,碩大的身子將門擋得嚴嚴實實的,然後義正言辭的說道:“主子要是非要去,就踏着沙鶴的身子去吧!”

    顧泱泱沒想到他會這麼堅硬,她厲聲問道:“到底是爲什麼不讓我去找寧珏?”

    “主子啊,你是長公主的親生女兒,而晉國的皇上可是滅了你國家

    ,殺害您母親的兇手啊,你不該和他兒子交好的!”沙鶴說着炙熱的淚水緩緩落下,隨後連連在地上叩起頭。

    對顧泱泱來說,她並沒有覺得這晉國的皇上和燕國的公主到底跟自己有什麼關係,畢竟自己理性中,認知上從未忘記過自己是現代人,自己的身世身份是誰。

    可對沙鶴來說,或是對任何一個古代人來說,殺母滅國大仇是不共戴天的。

    沙鶴瞧着顧泱泱沒有一絲一毫怨恨他們的意思,他一挺身,快速抽出顧泱泱腰間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頸項上。尖利的匕首,在他稍稍用力之時,在他的頸項上劃出一道殷紅,他朗聲道:“主子要是執意要去,沙鶴就只能用血喚醒主子。”

    顧泱泱蹙眉瞪着他,道:“你這是拿生命來威脅我?”

    顧泱泱沒有想到傻兮兮的沙鶴居然會用這種極端的方法來威脅自己,她氣不打一處來,上前就想要搶過他手中的匕首。

    卻沒有想到沙鶴威脅自己是假,有意將她引到面前,然後一掌將其打暈是真的。

    當顧泱泱昏昏沉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她揉着痠痛的頸項,這一下一定要好好跟沙鶴算算,居然敢用這種方法來誆她。

    顧泱泱穿好鞋襪,準備在府中將沙鶴找出來。她一出房門,就聽見書房裏有兩個很是熟悉的聲音。

    顧泱泱住步細細聽來,是寧珏的聲音。她一驚,他怎麼出現自己的府中,難道是來找沙鶴的?

    她躡手躡腳的走到書房,發現在書房中的不僅有寧珏,還有夜浩然。

    “太子若是有什麼事情不滿的,大可以衝着我來,爲何要對無辜的人下毒手!”寧珏聲音雖然小,但是怒氣指數可不低啊。

    原來寧珏知道了青秋影的事情是夜浩然乾的,顧泱泱還打算藉着這個事情跟他說說,順便把沙鶴的事情也解釋一下。誰知他就這麼找上門了!

    “您是晉國的三皇子,又是出了名的常勝將軍,我區區一個小楚國的太子,怎麼會對您有所不滿啊?這其中定是有什麼誤會!”

    顧泱泱不用瞧夜浩然的臉,單是他說話的聲音語氣,就已經覺得其賤無比了。

    這種話都說的出口,明擺着就是要噁心寧珏一番了。

    “本殿下之後最多就是個三王爺,而您以後可是一國君主。善待下人也是作爲君主的一個必要品格。”寧珏漂亮的反擊回去。

    夜浩然笑得魅惑冷酷:“對君王來說,擴張土地,保護百姓能夠安寧,這次是最重要的。身邊的下人若是犯錯了,身爲君王的更加要管教了,不然,人家會說這個下人恃寵而驕!你說是不是,三皇子!”

    “非也,我們晉國有句話,瞧狗吃食就能看見主人了。主人的一言一行,是很容易影響到身邊的下人的。這主人是一個心懷坦蕩,仁義之士,他的下人也不會壞到哪裏去。但主人若是一個惡毒狠辣之人,下人也不會好到哪裏去!”寧珏黑亮的眸子中閃動着寒風星色,甚至點點滴滴的狠勁正在慢慢溢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