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7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7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字體大小: A+
     

    寧珏冷眉一蹙,定神一思量。這樣上去行不通了,只好再換個方法。他立刻朗聲道:“小珂,你跳下來,三哥接着你。”

    寧珂一愣,瞅了瞅假山下後,膽怯地向後縮了縮:“不行,太高了,太高了!”

    寧珏朗聲道:“沒事的,三哥在下面接着你!”

    面對寧珏的安撫,寧珂還是膽顫的厲害,他又低聲的抽噎了起來:“不行不行,太高了,我……我害怕!”

    “沒有事情的九皇子,三皇子會接着你的。九皇子再不下來,凍得風寒不說,若是讓皇上知道了,又要怪罪了!”尤可欣在下面勸解加安撫。

    寧珂雖然很怕自己掉下去會摔傷,但是他更加害怕皇上的責罰。畢竟小孩子的心思都是一樣的,不管他是哪裏的人,是誰家的孩子。

    “那,那三哥你一定要抓緊我,一定的!”寧珂吸了吸鼻子,閉着眼睛,身子行前一點一點的蠕動着。

    寧珂只覺得耳邊忽然生風,身子在急速地向下墜落。他緊咬着牙關,已經嚇到說不出叫不出了。

    寧珏一個點地,將寧珂緊摟在懷中,穩穩落地時,寧珂全身緊縮在寧珏的懷中。

    “好了,睜開眼睛吧!”寧珏又覺得好笑,又覺得好氣,聲音自然生硬了一些。

    寧珂聽見寧珏的聲音,又感覺到自己在一個柔軟又暖和的地方,也不似剛纔那般的緊張害怕了。緩緩睜眼瞧見寧珏的時候,他小嘴一扁,豆大的淚水又奪眶而出,摟着寧珏的脖子就哼唧起來。

    寧珏摟着全身溼漉的寧珂,親撫着他的頭時,那種感覺,像極了抱着顧泱泱一樣。深處的那種揪心的痛又開始洶涌。

    他毫不客氣的將寧珂放到地上,厲聲責怪道:“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今日若不是碰見了可欣郡主,我倒是要瞧瞧誰能救你!你就等着讓父皇揍你板子吧!”

    寧珂自覺理虧,扁着嘴也不說話,只是低着頭。

    尤可欣瞧見他那個模樣,嘴角微微上揚起好看的笑容,幫着寧珂解圍:“九皇子想必也知道錯了,三皇子也就不要再責怪了。今日之事,可欣還要好好謝謝三皇子,不知三皇子今日有空嗎?”

    寧珏瞧了瞧她,問道:“何事?”

    “可欣有些事情想和三皇子談一談,是關於顧大人的。”

    寧珏緊蹙眉頭,瞧她笑容佳美,又倍有深意。總覺得她要說的覺得不是簡單事情。他緩緩卻堅定的點點頭。命人將寧珂送回去後,便隨着尤可欣緩緩離開。

    當寧珏隨着尤可欣急匆匆地立刻皇宮後,寧珏更是認定她之後要說的話,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

    尤可欣帶着寧珏到了一家很大的酒家,這酒家最大的特色就是能夠從樓上望見京城中最大的湖。

    尤可欣帶着寧珏到了一間上好的廂房後,她再三檢查了周圍沒有人後,一臉凝重的坐到寧珏的身邊說道:“三皇子根本就沒有失憶是不是?”

    雖然整個宮中的人都認爲寧珏失憶了,可是

    尤可欣卻知道,他沒有失憶,根本就沒有忘記顧泱泱。

    寧珏一愣,她的單刀直入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是應該隱瞞下去好,還是承認的好。最後他也這能用沉默來回答了。

    “想必三皇子也知道楚國的太子已經向皇上請旨要娶泱泱爲太子妃了!”尤可欣的眉頭倒是蹙的比寧珏的還要緊。

    “可欣郡主到底想說什麼?”寧珏冷冷的瞧着她,“莫非,你想要勸本殿下不要放棄顧泱泱?”

    尤可欣堅定的點點頭道:“我不想瞧見你和顧泱泱兩人有任何的遺憾。”

    寧珏冷挑着嘴角,甚是無奈的輕搖着頭道:“這其中之事,你又懂得多少?”

    “顧大人不是顧神捕的女兒,她是燕國長公主的女兒!”尤可欣一雙黑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寧珏。然後瞧着他舌撟不下的驚訝。

    “你是如何得知的?”寧珏問道。

    “我還知道顧泱泱可能是皇上的私生公主!”

    寧珏徹底的被眼前這個女人給驚住了,她居然知道了這麼多的事情。

    “你是怎麼得知的?是誰告訴你的?”寧珏如星如辰的眸子裏警惕小心。

    “那日我偷聽到皇上和絕血的對話得知的。可是三皇子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顧泱泱真的是皇上的私生女,爲何要想盡辦法的將她殺之而後快?又爲何要將燕國的長公主殺了呢?她又是如何會被顧探所收養?”

    尤可欣意味深長地瞧了寧珏一眼,笑眯眯的繼續說道:“我聽說燕國的長公主當年拋繡球的時候,是故意讓楚國的皇上接到的,兩人其實早就情根深種了。”

    “你的意思是,也許顧泱泱是楚國皇上和長公主的女兒?”寧珏蹙眉問道。

    尤可欣緩緩點點頭:“我曾經聽肖展鴻王子無意間提過,當年他父王也在,卻不是爲了長公主而去的!”

    寧珏瞧着她閃亮的黑眸,瞬間領會她的意思。

    這個男人若不是因爲愛情去找這個女人,那就是爲了野心而去。而且在這些個國中,有誰不知道哈烈國大王的野心快要趕上草原那般的遼闊了。

    “可能是女人想的多些,我總是覺得這個楚國太子不是那麼單純要娶顧泱泱的。畢竟這楚國和晉國可是多年交惡,邊境雖說無大戰事,小戰事卻天天都有的。”

    尤可欣的這些話,寧珏很是贊同的。楚國和晉國之間的關係可是還沒有好到能夠聯姻的地步,而就算是楚國有想法要和晉國成聯姻之好,也應該娶一個公主,而不是一個四品的女官。

    “本殿下聽說最近這個長公主兵權可是在江湖中鬧得沸沸揚揚,難道郡主也聽說過?”寧珏詢問道。

    尤可欣緩緩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聽說過,之前禮部侍郎全家滅門,也是同着兵權有關係。”

    寧珏冷眸微微上下打量着她,總覺得今日的尤可欣不像是平時的她,所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吃驚。

    “這些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又是誰派你來告訴本殿

    下的?”寧珏警惕紅燈閃動,方纔的友好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有冷冰冰的質問。

    尤可欣笑容依舊如同三月日的春風,彷彿他這舉動尤可欣已經猜到了,她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繼續說道:“當務之急,三皇子應該將顧泱泱的真正身份查明,不要給彼此留下遺憾!”

    尤可欣說完就要立刻,寧珏忽的開口:“是不是……”

    這話還沒有說出下文,突然一個人影撞破了窗戶,夾着破碎窗櫺飛到了屋內。

    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到了尤可欣,她愣怔片刻後大叫了起來。

    寧珏冷着眉頭,向着破碎的窗戶望去。只見一羣形形色色之人,將兩個人層層圍住。中間一個人手持金鞭,幾道金光閃過,將前面的幾個人一一擊到,可是後面的一衆人卻蜂擁而上,補足了前面倒地之人的空缺。

    寧珏定睛細細查看,中間兩個人一個是夜浩然,而另一個則是顧泱泱。

    這一羣人不管是人數上,還是內家外家功夫上都要比顧泱泱來的厲害。她手持匕首能將自己護個周全已是不易了。

    寧珏眼瞧着顧泱泱護住了前面,後面一個男子正準備偷襲,她卻沒有發現。當下一個箭步躍起,奪窗框而出,躍到一衆人中間時,向着那準備偷襲的男子,面門上就是一腳。

    那男子應聲而倒,顧泱泱百忙之中抽空瞧了一眼,是誰救了自己。卻又是這一眼,讓她整個人一個愣怔,讓面前的那個持劍男子有了機會下手。

    寧珏大驚,一手扯住顧泱泱的胳膊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另一隻手握着顧泱泱的手,舞動着匕首。不僅抵擋了那男子的長劍,還將他手中的脈門割傷,頓時血如泉涌。

    這幾下顧泱泱彷彿身處雲端霧裏,瞧不清是怎麼回事,那男子就滿手是血的倒下了。她只能覺得全身血液凝住了,身後那熟悉的檀香味道和溫暖結實的胸懷,讓她的心灼烈的疼痛。

    寧珏沒有這樣的感受,畢竟他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這些個招招要命的殺手身上。

    他帶着顧泱泱極速地揮動着手中的匕首,因爲他只要稍稍地停頓一下,自己和顧泱泱就會有命喪當場的可能。

    一旁的夜浩然再一次擊倒一羣人後,瞧見寧珏正摟着顧泱泱,並肩作戰。頓時怒火沖天,他手上的金鞭更加凌厲了幾分,又擊倒一羣人後,一個躍起到了寧珏面前。好生不客氣的將顧泱泱從他的懷中給硬扯了過來。

    他手上的力氣過厲,險些將顧泱泱跟扯倒。他也不顧得現在是什麼情況,支手摟着顧泱泱的肩膀,一副炫耀的模樣道:“顧泱泱已經答應嫁給本宮了,你少打本宮女人的主意。”他手中的金鞭不友好的指着寧珏。

    顧泱泱順着金鞭向他望去,彷彿等待他會有多大的變動,可是他的泰然自若的冷漠,着實讓顧泱泱覺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

    她嘴角冷冷上揚着,自嘲自己的自作多情。對他來說,自己只不過是一個過去式罷了。

    最爲熟悉的陌生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