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6章 我願意嫁給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6章 我願意嫁給你字體大小: A+
     

    夜浩然從未見過這樣的顧泱泱,他驚慌地將顧泱泱推開,上下打量她。顧泱泱那受盡委屈,痛不欲生的可憐模樣,刺激着夜浩然的眼眸。再細細瞧來,顧泱泱衣衫不僅不整,一雙好看的杏眼也已經哭得紅腫了起來。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是那個混蛋把你弄成這樣?告訴本宮,本宮定要將他廢了!”夜浩然怒氣熊熊。

    顧泱泱伸手摟住了夜浩然的腰肢,除了哭泣,此時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夜浩然又是惱怒又是心疼,一張妖孽的臉上,扭曲了起來:“你先別哭,你告訴本宮,到底是那個混蛋欺負的你?”

    “你……你說過娶我……你若是真的要娶我,我嫁給你!”顧泱泱擡着淚汪汪的眼眸說道。

    夜浩然更加驚訝了,他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作答的好。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願望,可是真的到來,夜浩然恍如夢境。

    他扯着顧泱泱的雙肩,不敢置信地問道:“你……你方纔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願意……嫁給你!”顧泱泱沒有一點的歡喜,反而更多是悲傷難過。

    這一個時刻的夜浩然沒有瞧見顧泱泱的痛處,他所聽見的只有顧泱泱那句“我願意嫁給你!”他將顧泱泱緊緊地摟在了自己的懷中,像是要將她揉進自己的體內一般。

    “小泱泱,你知道我等着話多久了嗎?我明日就上奏皇上,讓他賜婚!”夜浩然歡喜的眼眸中晶瑩閃動。

    在他懷中的顧泱泱卻不是這樣,她就像是一個沒有心的布偶,不等什麼叫愛恨情嗔,活着的意義到底是爲何?

    窗外的冬風將厚厚的雲刮來,片片碎玉白雪,悄無聲息地墜落。

    淚水流了一夜還未曾乾涸,卻將一雙好看的杏眼浸溼的腫脹起來。

    清晨,白策夾雜着紛紛揚揚的雪花進到了房間中。

    顧泱泱瞧着他慌張的神色,心中清楚,定是青秋影將昨夜的事情都告訴他了。

    白策撣去身上的積雪,悄悄地坐到顧泱泱的身邊,一言不發的瞧着她。

    “你說,皇上讓我來接收禮部侍郎的案子到底是何用意?他是想要得到燕國的兵權嗎?”顧泱泱端坐起來,認認真真地輕聲道。

    白策瞪大眼眸,顯然對她方纔的話驚訝不已。

    白策只當顧泱泱開口應該是首先會向着自己好一番的訴苦,可是沒有想到,她一開口全是案子。好像昨夜並沒有和寧珏發生什麼不痛快的事情。

    “你說皇上到底是知不知道兵權的事情?”顧泱泱瞧着白策半天沒有說話,於是又問了了一遍。

    “這個?我倒是覺得皇上可能是知道的!只是禮部侍郎滅門一案,爲何不光明正大的找刑部來處理,反而交給你!”白策分析道。

    顧泱泱的想法和白策的一樣,總是覺得皇上知道的要比他們多的多!只是礙於皇上的身份,無法公開的去調查,所以才讓顧泱泱來調查。

    “白策,你將這京城內

    ,凡是曾經在燕國生活過的人都查一查,看看有什麼人可疑。還有,細細打聽下最近京城中的一些外國人,都有那些!我懷疑很多的人都盯上了兵權,只是敵人在俺我們在明!最好就是我們先將兵權找到,定會有人親自上門來討要兵權,這樣就能找出殺害禮部侍郎的真兇了!”顧泱泱眼眸中透着狡猾的笑意。

    白策愣怔着瞧着顧泱泱,她突然將注意力轉到了案子上,總是讓人擔心不已。

    “泱泱,你怎麼突然……”白策謹慎小心的關心着顧泱泱。

    “對了,今日我要和夜浩然一同出去,晚上會很晚回來的。”顧泱泱笑的平常無二,好像昨夜真的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可是她那雙通紅髮漲的眼眸,又將所有的事情都暴露了。

    白策擔憂的瞧着她,總覺得現在的她,只是一個無心的稻草人,所做之事讓人覺得陰森可怖。像是在爲着自己的消失而準備着什麼。

    她笑盈盈地向着白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自己要換衣服,讓他先出去。

    白策苦澀的扯個了一個笑,緩緩的離開了房間。

    皚皚白雪,將整個世界遮蓋的無二顏色,孤寂淒涼,忽然抓住了白策的心。他知道那不是從他而來,而是從身後的房間散出的。

    宮中……

    寧珏恭敬地側立在皇上面前,微微下垂的眼瞼卻遮蓋不住眼下的那片烏青。

    皇上將手中的奏摺緩緩合上,輕聲道:“對了冰魚日遇刺之事,老三你怎麼看?”

    寧珏聽見皇上聲音中帶着絲絲冷意,謹慎地上前一步,恭敬地行禮後說道:“事出突然,父皇受驚,太子受傷。這件事情要徹查!”

    皇上贊同的緩緩點點頭:“這件事情,朕也打算要徹查。只是那些個黑衣人全部被殺,如何是好呢?”

    寧珏不慌不忙,冷靜說道:“可以從兵刃,武功招式上來調查一二。”

    皇上和藹可親的一笑,道:“這件事情就讓三皇子親自來調查吧!用什麼結果,第一時間來告訴朕!”

    寧珏就像是已經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一樣,臉上沒有多出一分的表情,只是恭敬的行禮領旨了。

    “對了,今早楚國的太子上奏,說他與本國四品女官顧泱泱,兩情相悅,一往情深。要娶她爲妃。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辦?”皇上微擡着眼眸,瞧着寧珏的時候,彷彿要將他的一絲一毫的舉動都要瞧的清楚明白。

    寧珏停頓片刻後,冷漠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道:“回父皇,兒臣認爲這是件好事。晉國楚國本就是兩大敵國,常年邊境小戰事不斷。此時若能結成連理之交,想來是能促進兩國的關係。楚國也會想必之下安穩一些!只是若是按照四品女官出嫁,楚國大王定是覺得咱們的晉國瞧不起他,難免多生事端。不如……”

    “不如什麼?”皇上一直瞧着寧珏。

    “不如按照宮中公主的名分,出嫁和親與楚國。這樣不僅讓楚國無話可說,也能因爲晉國公主的原因而收斂一下自己的作爲。父皇

    覺得可好?”

    寧珏說的很是有道理。可就是因爲太有道理,皇上反而大爲驚訝。

    皇上愣愣怔怔地瞧着寧珏好一會,還是低着頭,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驚的淡然。皇上的眼眸緩緩笑彎,他總是擔心寧珏還對顧泱泱餘情未了。甚至對寧珏失憶的事情,有所懷疑。可是今日瞧來,他是真的忘記顧泱泱了,忘記之前兩人的點點滴滴了。

    “好,老三說的即對!就按照你說的來做吧!就冊封顧泱泱爲和親公主!”

    御書房中滿是皇上洪亮的笑聲。可那些笑聲,在寧珏聽來極大的諷刺和痛不欲生。他忍着心中難以自拔的悲慟,緩緩地離開了宮中。

    毫無沾染的雪,將寧珏的眼眸刺的生痛,炙熱的液體彷彿就要奪眶而出。他徐徐地擡起頭,雙目放眼與萬里晴空。深呼吸着冷利的空氣,這樣彷彿才能讓自己心中的傷好過一些。

    當一絲嫋嫋白煙從寧珏的口中呼出時,沒有瞧見寧珏的尤可欣,急急忙忙地撞到他的身上。

    尤可欣擡眸一瞧是寧珏,窘狀羞紅了臉,卻焦急地匆匆向着她行了一禮:“可欣衝撞了三皇子,還請三皇子贖罪!”

    寧珏瞧了她一眼,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這般的慌張?”

    “九皇子他……”尤可欣左右瞧了瞧,在確定兩旁沒有人後,輕聲對寧珏說道:“九皇子他瞧着這雪甚好,於是去了御花園和奴才們打起了雪仗!後來九皇子爬上了假山,現在被困在了其上,下來不來了!我正想要找人將九皇子救下來!”

    “可告知皇上了嗎?”寧珏冷聲問道。

    “沒有,九皇子不讓說!若是讓皇上知道了,定是一頓板子了!”尤可欣擔憂的說道。

    寧珏很是贊同的點點頭,思想片刻後道:“本殿下同你去瞧瞧吧!”

    果然,寧珏同着尤可欣到了假山時,九皇子正一動不動的趴在上面,周圍的一種小宮女和小太監,急得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搓着手來回的在原地踱步。

    而假山上不時的由恐懼而發出的低低抽噎聲,和輕微的牙齒打顫的聲音。

    寧珏細細瞧着那加上,積雪處都已經被踩的結實,旁的地方也因爲天氣太冷所以結上了一層冰。

    這上都已經很是困難,就更加不用說下了。

    “三皇子你瞧如何是好啊?”尤可欣擔憂的問道。

    寧珏快步退了兩步,瞧着山頂上的九皇子,厲聲道:“怎麼?現在知道怕了?瞧你以後還敢調皮搗蛋的!”

    “三哥,三哥你就我下了,我以後再……再也不敢了!”寧珂說着低聲的抽噎了起來。

    寧珏環看了一週的山勢,向着一個相比之下並不是很滑的地方,躍步點地,飛身上前,攀山而上。

    可是沒有攀得兩下,忽的手下腳下一滑,還好寧珏反應夠快,翻身向後,借力躍到了原地。

    這山瞧着不滑,可本就露水凝結一層薄冰,又加上一層的白雪覆蓋,更是滑的不容下腳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