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5章 得到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25章 得到真相字體大小: A+
     

    冬日的寒冷只是在敲打你的肉體,但是寧珏的問題卻寒冷的敲打着她的心。讓她不經意間全身顫慄。

    屋內的青秋影愣怔片刻後,緩緩說道:“若是我,我會想盡辦法要了皇上的命!”

    寧珏很滿意的發出清脆的笑聲:“那你會不會因爲你意外的刺傷了太子而放手呢?”

    “不會!”青秋影乾脆痛快的回答着。

    顧泱泱瞬間明白了寧珏這話的意思。

    這些黑衣人是衝着殺皇上去的,可一開始他們的動作就不夠的狠利,不夠殺氣十足!像極了在挑釁。

    最後寧珏上來的時候,明明就有一撥人纏住了寧珏,另一撥人有機會殺了皇上,卻還是沒有殺了皇上。甚至也沒有殺了寧珏。直到忽然有一個人對皇上痛下殺手,太子爲了皇上擋了一刀的時候,那些黑衣人就像是捅了簍子的莽撞青年一樣,匆匆忙忙地逃跑了。

    如果真的是朝着殺皇上而來的,他們刺傷了太子的時候,更加有機會對皇上痛下殺手纔對!

    除非,他們的目的並不是要殺皇上,而是要做一場戲……這樣便就能說通了一切。

    在這場戲中,最爲受益的,想必應該是那個在衆人面前展現自己忠孝的太子了。皇上也會因爲太子這樣的舉動,解開對他的禁足。甚至是多以嘉獎!

    “這幾日太子那邊有會些動靜,你好生的留意着。有任何消息,就來通知本宮。”寧珏慵懶的說道。

    青秋影恭敬的答應了下來。

    本以爲青秋影答應了之後便就離開了,可是他好像還有沒有說完的事情,留在房中。

    “白策帶來消息,說顧大人沒有什麼大事,就是稍稍有些着涼!”青秋影輕聲彙報着。

    顧泱泱在聽見青秋影的彙報後,心忽的激動了起來。她很想知道寧珏的反應,或是他會說些什麼。

    “嗯,讓白策囑咐她這幾日冷,別到處亂走。她啊,很難能老實的待着!讓白策囑咐她多穿寫衣衫!”

    顧泱泱雖然沒有瞧見寧珏的神色,卻也能想到寧珏嘴角微微上揚,淡雅淺笑中帶着那關切的情意。

    “是!三皇子,楚國太子已經向皇上請旨要迎娶顧大人爲妃了。您是不是應該……”青秋影將後半段的話給嚥了回去。像是不可違,卻又很遺憾。

    寧珏愣了很久,久久不予作答,讓門外的顧泱泱等待的好生的焦急。她直想推門而入,然後催促他將心中,聽聞這件事的感受說出來。

    青秋影瞧着寧珏低頭不語,他鼓了一股子勁,還是將最後的一句話說了出來:“您是不是應該阻止一下?”

    寧珏笑的苦澀,道:“阻止?你讓本殿下如何阻止?”

    “顧大人已經開始懷疑三皇子是假失憶了。”青秋影說道。

    “本殿下知道。”寧珏不以爲然道,“所以你囑咐白策,不管顧泱泱如何逼問他,絕對不可以說出實話!還有你,你若是讓顧泱泱知道……”

    寧珏的這話還沒有說完,顧泱泱已經將門撞開了。只見她帶着一身寒風刺骨

    的戾氣,很不友好地向着寧珏行去。

    顧泱泱的突然闖入,讓寧珏不僅驚訝,甚至心中開始慌亂,可臉上還是一如既往地冷若冰霜。

    “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假失憶?”顧泱泱冷聲的質問道。

    寧珏緊了緊身上的外袍,向着青秋影使了一個眼色。青秋影點頭後,緩緩地離開了房間。

    “是的!本殿下沒有失憶,一直是騙你的!”寧珏也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再隱瞞下去了,乾脆痛痛快快的承認!這也是他這些日子以來,最想做的事情了!

    “你爲什麼要騙我?爲什麼要說你失憶了?”顧泱泱眼底的慍怒徐徐上升。

    寧珏冷漠的眼眸瞧着她,一聲不響。

    他現在能說什麼?告訴顧泱泱自己是她同父異母的哥哥?還是告訴她,她的母親是被自己的父親殺死的?

    “不想再和你糾纏下去了!”

    “你胡說,你如果真的不想再糾纏下去了,爲什麼還要一次一次的救我?爲什麼還要關心我?囑咐白策讓我多穿點?你心裏根本就沒有放下我!”顧泱泱向着寧珏更近了一步。

    她的咄咄逼人,讓寧珏冷眉緊蹙:“我或是救你或是幫你,原因只有一個,你是晉國的四品女官,又是本殿下從屏州將你給提拔上來的。”

    “就是這麼簡單?”顧泱泱一點也不相信。

    “不然呢?你還想知道什麼?”寧珏冷冷說道。

    他的冷漠像是一把把尖細的錐子,刺痛她的眼眸,扎着她的心底:“那你爲什麼吞毒威脅皇上,讓皇上放我一馬?”

    “你要是死在京城,死在皇宮。不就正好讓太子得了打到本殿下的機會了嗎?我纔不會這麼傻!”寧珏品着茶湯,笑容冷嘲。

    “你不是說過,你會娶我爲妻的嗎?”顧泱泱就像是一個落水的人,揪着那最後一根的救命稻草。

    “是啊!當初本殿下很想娶你爲妻。可是久而久之發現,你越發的無味了,所以……”寧珏緩緩地站起身來,低頭瞧她。

    顧泱泱已能嗅到他那呼氣如蘭的氣息,卻彷彿身在冰窖中一樣。她瞧見寧珏紅脣皓齒緩緩地開啓,繼續說道,“本殿下要跟分手!”

    這比她聽見寧珏失憶時,來到還要痛不欲生。一顆心,在這一瞬間摔成了粉碎,不見一塊的完整。

    “本殿下要謝謝你交給我很多別樣的詞彙,例如這個分手!你說過,分手就是沒有任何的瓜葛了。本殿下倒是希望你能做到沒有任何的瓜葛!”

    顧泱泱已經成了沒有靈魂的空殼了,她只能愣怔的站在原地,口中一遍又一遍的喃喃自語:“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該說的都說明白了!夜色已深,顧大人長留本殿下的府中若是讓旁人瞧見了,很是不妥,還請顧大人早些回去。”寧珏的逐客令客氣的讓顧泱泱真的覺得兩人要從此毫無瓜葛了。

    顧泱泱忽的上前,扯過寧珏衣領後,封住了他薄紅的嘴!

    寧珏沒有想到顧泱泱會突然做出這麼大膽的舉動,甚至是

    顧泱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去強吻一個男人。

    寧珏的心頓時花開四季,卻在理性來臨時枯萎凋謝。他強忍着自己心中灼熱的傷痛,貪婪的享受着這一刻的甜蜜。可是最後,那該殺的理性,還是將兩人硬生生地分來了。

    寧珏冷峻的臉上鍍上一層怒意,那不是對顧泱泱的,是對自己,對命運的憤憤不平。他眼眸中忽的閃過邪惡地詭異。

    “既然顧大人百般引誘本殿下,那就陪本殿下一夜也無妨!”寧珏說着便將顧泱泱橫抱起來。

    隨後,毫不憐香惜玉地扔在了牀上。寧珏整個人壓在了顧泱泱的身上,肆無忌憚地開始瘋狂的親吻了起來。

    說是親吻,到不如說是一種宣泄。

    他的啃噬,他的吮吸,散發着野獸的佔有慾。

    他的手,不斷地拉扯着顧泱泱的衣衫,彷彿想要將她撕裂破開,瞧瞧她裏面的心到底是不是和自己一樣。

    沒有溫柔,沒有柔情,沒有愛到深處的情不自禁,只有慾望,羞辱,和不恥!

    顧泱泱厭惡這種感覺,更加厭惡的是這是寧珏所帶來的。她忍無可忍的從腰間掏出匕首,順着寧珏的赤裸的胸膛,緩緩遞到他的咽喉處。彷彿他再上前一分,便就要見血封喉了。

    那寒若冰霜的匕首,讓寧珏冷靜了下來,喘着粗氣的嘴角冷冷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怎麼?顧大人後悔了?”

    顧泱泱強忍着不讓眼眶中的淚水滑落,可是它們就像是悖逆的孩子,洶涌而出。

    淚水晶瑩的光,刺激着寧珏的眼眸,本是滿目瘡痍的心,被厚厚的鹽包裹着,痛得呼吸都失去了力氣。

    寧珏快速離開顧泱泱坐好,然後冷聲道:“你走吧!”

    顧泱泱聽見後,迅速地起身,顧不得整理自己的衣衫,奪門而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寧珏視線。

    寧珏死了,他的心死了,靈死了,魂死了。活着的只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罷了。

    瞧着枕邊淺淺的一片溼潤,寧珏眼眶也跟着溼潤。

    “啪!”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

    此時,他恨不得掐死自己,或是找來一把長劍多捅自己兩下。彷彿只有這樣,他才能彌補方纔那不得已卻又必須要給顧泱泱帶來的傷害一般。

    淚,沒有過程的滴落到顧泱泱遺落的外袍上。寧珏緩緩拾起後,放在鼻尖輕輕嗅來,就像是她沒有離開,她也今日也沒有過來。

    一路直奔到家的顧泱泱,匆忙地闖進了夜浩然的房間。

    睡得正香的夜浩然,忽然被顧泱泱闖入的聲音驚嚇了起來。已經抽出的金鞭在瞧見是顧泱泱後,殺氣消散。

    他慵懶地打了一個哈欠,戲謔地笑道:“別跟本宮說你做了噩夢了,害怕一個人睡覺!若是這樣,本宮倒是很願意將牀榻讓……”

    夜浩然還沒喲說完這話,顧泱泱一個箭步衝上去,撲進了夜浩然的懷中,哭得更加放肆了起來。

    若是方纔夜浩然被顧泱泱嚇得睡意醒了一半,此時的夜浩然已經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